故事中国

侦探悬疑

本栏目包括侦探悬疑故事,推理故事,警察故事,破案故事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鬼啸苍狼山

来源:故事中国 2016-03-20 围观:

悬念故事:鬼啸苍狼山

1米市位于三省交界,是传统果蔬生产基地,产品经陆路运到邻省店市蔬菜中转市场销售,已经形成了产业链,跑运输人很多。邱三平这些年倒腾生意赔了不少钱,待在家里没少受玉香白眼,听了堂兄邱立劝说,贷款买了部小六轮跟着卖菜去了。从米市到店市,要绕开山群走一段国道然后接驳高速公路,耗时多且费用高。为了降低成本,大家摸索出一条新路来。新路不仅缩短了近百公里路程,而且绕开了高速收费,不过,新路线要经过苍狼山。苍狼山卧于米市北侧, 山峦连绵数十里,山势陡峭险恶。抗战时期,这里发生过几起大型战役,死人无数。据米市老人说,几十年前,每到起风晚上,总有大兵成群结队、惨号着到城里掠食。后来米市人请来道士设坛作法,杀了999只雄鸡,洒了一条血路封住门户,又在山上建了山神庙压住邪气,才使米市归于安宁。刚入行, 堂兄邱立带着邱三平熟悉情况。兄弟俩到菜地里跟菜农收了满满一车菜,已近晌午了,便一头往苍狼山扎去。开了十几里山路,邱三平坐在副驾驶上昏昏欲睡, 突然车停下了。邱三平睁开眼,面前是一座破落山庙,门口停着十几辆货车。邱立招呼他下了车,径直往庙里走去,只见他轻车熟路地给山神爷上了香后,掏出20块钱放在左侧一个木箱里,对卧在箱子旁一个少年恭敬地说:“泥哥儿,麻烦给好兄弟们烧点纸钱买馒头吃。”那少年身着破烂道袍,腰间用草绳结着个铜铃,翻着白眼对邱立理都不理。邱三平打量那尊神像: 这山神爷鸡头人身,手执一把开山斧,显十分滑稽。他扑哧一笑:“这卡通形象也太烂了!”刚说完,堂哥便瞪了邱三平一眼。这时,那泥哥儿突然跳起来,冲着邱三平说:“你你你,虎背熊腰有力气,颈上扛着个好兄弟!”说着,疯疯癫癫地跑出去了。货车继续上路, 邱三平问起泥哥儿是谁,邱立说:“这说来话长。”山路开通之后,借路司机也多了起来,出门人花钱买心安,经过山神庙都会停下烧些纸钱祈求鬼神不要刁难, 多年来形成了惯例。那泥哥儿本来是山区里一个傻子,两年前不知怎么通了灵,住到这庙里来。后来,大家为了省事赶时间,就干脆花钱让他帮忙孝顺鬼神了。邱三平不屑道:“哥,是他傻还是你们傻?你们亲眼见他烧了吗?这高速路人收费,走山路还有鬼收费?”邱立脸色一变,说:“不许乱嚼舌头!你见过晚上鬼火通明十万大兵彻夜号叫吗?你遇过鬼打墙,走了一天一夜走不出来吗?这些我都经历过!”邱三平笑道:“鬼火那是磷光,鬼哭那是风吹松涛响!青天白日,你咋这么迷信呢?”邱立说:“我们吃这碗饭,敬天敬地敬山神,今天我带你,让你认一下路线也教你一下规则,明天起你就自己跑了,该跟你说都说了,信不信由你。”说话间已过中午,两人在山路边一家饭店歇脚吃饭。饭店有个独特名字,叫“有家饭店”,老板姓刘,胖乎乎一团和气。刘老板经营饭店,也配套些简单汽车维修,不仅收费合理,有时还会给司机免费烧些暑茶喝,在司机中口碑极好。兄弟俩草草吃了个快餐,便匆匆赶往店市,卖完菜返回家,已经满天星斗了。2首次单独出车, 邱三平一早起来,见老婆玉香在新车前摆着果盘香烛又磕又拜, 不由啼笑皆非。邱三立问:“这是干吗呢?”玉香说:“堂哥说,出门要拜车神。”邱三平苦笑说:“堂哥不会是拿车神回扣吧? 这车神是谁呀, 舒马赫吗? ” 玉香瞪了他一眼,说:“不要一副没心没肺样子,堂哥还不是为了你好?”邱三平上路了, 经过山神庙时,见门口又停了十几辆货车,他摇了摇头,加了油门呼啸而过。一天经过苍狼山少说也有两百趟车,一辆车孝顺20块,这山神爷也太黑了。接下来,一路畅通无阻,他赶到店市时比昨天还快了一个钟头。卖完菜已经下午4点,走完国道进入苍狼山,暮色已经降临。夕阳西下, 倦鸟归巢, 大山里说不出地空寂,邱三平在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多钟头,这才远远地能望见米市灯火了。这时,一阵铜铃响声传了过来,山路上影影绰绰出现一个身影。一个道人一手晃铃,一手从口袋里掏出米饭撒向草丛,嘴里念念有词:“好兄弟,出来吃饭喽!”邱三平一打量,原来是山神庙里那个傻子。邱三平摇下车窗, 说: “ 泥哥儿,你干吗呢?过来,给你根烟抽。”泥哥儿惊恐地看着他,做了个噤声手势。邱三平莫名其妙地说:“看什么?”泥哥儿突然拍着手笑起来,说:“你你你,虎背熊腰有力气,颈上扛着个好兄弟!”邱三平被他唱又阴森又恼火,开了车门下去,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泥哥儿,说:“谁叫你来这里装神弄鬼,跟哥说一下,这钱就给你。”泥哥儿接过钱,把它塞进一棵老树树洞里,拍着树干说:“好兄弟,这位哥哥给你钱娶媳妇啦!”邱三平又好气又好笑,说:“傻子,你还没告诉我谁让你来这里装神弄鬼!”泥哥儿突然回过头,阴森森地说:“山神爷说了,十天之内,你会被你车撞死!”说完,摇着铜铃就走了。邱三平无端了这个晦气,十分郁闷。回到家里, 玉香问:“你给山神爷上香了吗?堂哥知道你脾气犟,让我督促你。”邱三平说:“上个屁!”玉香惊慌地问:“怎么了?”邱三平没好气地说:“那只山鸡说了,十天之内,我会被自己车撞死!”因为山神爷问题,邱三平和老婆怄了一晚上气, 他下定决心与山神爷杠到底了。邱三平不敬鬼神, 司机们都对他敬而远之,不愿与他结伴。这天,邱三平菜收顺利,不到中午已经到了“有家饭店”。邱三平要了酒菜,还把刘老板拉了过来陪酒解闷。几杯酒下肚,邱三平牢骚起来了,问:“刘老板,你一天到晚在这做生意,用不用给山神爷上贡呢?”刘老板笑着说:“邱老板,我这小本生意, 哪有钱给鬼神烧香!”邱三平说:“你就不怕鬼神责怒? ” 刘老板豪气冲天, 说:“大丈夫行走江湖,但求无愧于天地,生死由命,富贵在天!”这番话让邱三平十分敬重。据刘老板说,他原本是邻省一个药材商,常到山区里收些药材,后面生意不好做了, 就在这里开了个饭店讨生活。酒逢知己千杯少。邱三平说起泥哥儿咒语,刘老板笑道:“这车又不是牲口,你车由你开着,别人还能使唤它不成?”邱三平一想也对呀,总算解开了心结。卖完菜,晚上转回苍狼山,邱三平看到“有家饭店”灯火还亮着,就停了车下去,兄弟俩整了几个菜继续吃。正吃着,一辆货车停在门口,刘老板亲热地说:“丁老板,今天生意不错吧?”邱三平一看,原来是老同学丁力。丁力敬神礼佛,也避着邱三平,但现在碰上了,只能过来搭个伙。邱三平中午喝酒伤了肠胃,中途他到山路拐弯处蹲着方便。山风微凉,他抱着双臂感到一阵寒意。这时,刘老板突然大叫起来:“三平,小心!”邱三平抬头一看,自己货车正悄无声息地一头冲他撞来。邱三平腾身跳开,车头“砰”地撞在岩壁上,驾驶室里,居然空荡荡!刘老板赶紧跑过去,邱三平惊魂甫定,打开车门一看,汽车手刹被放下了——停车时候他肯定是有拉上。刘老板也看出了端倪,扫了丁力一眼,说:“你走开时候,我们都没离开饭桌过。”这时,丁力突然跪下来磕起头来:“山神爷、好兄弟,不关我事,我不该和他在一起..”在刘老板追问下,丁力说,刚才邱三平离开时候,他恍惚看到一个瘸腿大兵上了他车,然后那车就冲他撞过去了..再追问,丁力什么都不肯说了,避瘟神般躲开邱三平,匆匆走了。邱三平后脖一阵发凉,想起泥哥儿歌谣,脑中出现一个画面:在他蹲下去时候,一个瘸着腿大兵从他脖子上溜了下来,走过去打开车门..刘老板喃喃地说: “ 这铁牲口还真能听鬼使唤?邪门了!”邱三平突然腾起了一股怒火,冲着山群吼道:“土鸡神,老子就是不信邪,有种继续来撞死我!”3汽车损伤并不严重, 刘老板帮他简单地修理了一下。回到家已经很晚,邱三平躺在床上一直睡不着,明天就是被诅咒第五天,自己真会被自己车给撞死?看来接下来几天,要车不离人,人不离车, 看它怎么撞! 邱三平迷迷糊糊思忖着,突然听到一声高亢鸡啼,他翻身起床走到院子里,看到一只硕大公鸡在院里闲庭信步,看到邱三平,公鸡扑棱着跑开了。一阵喘气声传来,黑暗中,两只大眼睛射出幽绿光芒,接着一阵轰响,停在院子里货车咆哮一声冲他撞了过来,碾过了他身体..邱三平“啊”一声醒了过来,玉香扭开灯,说:“三平,你怎么了?”邱三平呆了半晌,说:“没事, 做梦了。” 玉香担心地说:“三平,我也做梦了。要不你还是不要开车,干点别吧。”邱三平说:“你梦到什么了?”玉香犹豫了半天,红了眼睛说:“我、我梦见你出车祸了。”邱三平搂着她,柔声说: “ 老婆, 不要胡思乱想了,过几天就是你生日,我要给你一份精美礼物。”邱三平在车里备了工具, 他下了狠心,神挡杀神、鬼挡杀鬼!四天后晚上,邱三平在刘老板饭店吃了宵夜后回家。开出一公里后开始进入下坡路段,这时,耳边老有“咔咔”微响,邱三平停车熄火四处张望,声音却消失了,继续前进时,“咔咔”又如影随形。这次邱三平听清楚了,声音来自车腹下。他再次停车,拿了工具箱卧在车底下查看,原来是连接传动轴几个螺丝松动了——天天跑山路,车也被震快散架了。邱三平嘴叼手电筒, 持着扳手给螺丝加固, 随着一阵猛烈撞击,手电筒从邱三平嘴里掉在地上。车被撞了!邱三平一身冷汗,货车被冲击力撞出近一米,后轮眼看就压上自己肚子了。邱三平狼狈地钻出来,看到肇事车上惊慌失措地下来一个人——是堂哥邱立!邱立今天出车晚, 回程开急,哪想到拐弯山道上、黑灯瞎火地居然停着一辆车!如果不是他刹车快,恐怕邱三平已经没命了。兄弟俩呆立了半晌,彼此都想到了那个问题: 如果刚才车没刹住话,岂不是应了被自己车给撞死咒语?山神爷真震怒了?第二劫逃过了,接下来呢?突然,邱立脸色一变,指着山壁上说:“山、山神爷!山神爷显灵了!”月色下,一个鸡头人身,着大红袍冠身影在雾气中渐渐隐去。邱三平也被吓住了, 呆了半晌说: “ 哥, 我错了。我不该对山神爷不敬,明天我就去向山神赔罪。”邱立如释重负,说:“你能这么想就好了!明天备齐三牲向山神爷赔罪,以后天天上供,厄运就会过去。”邱三平点了点头。翌日, 邱三平备了猪头鹅鸭等一大堆祭品,一早就到山神庙去了。邱三平准备“洗心革面”消息经邱立传出去后,很多司机都来凑热闹。祭拜完毕, 大伙儿在庙前席地围坐,把祭品分着吃了。席间,邱三平不停地给众人敬酒、握手,一场祭祀大礼,倒办像婚礼一样热闹。邱三平笑着过去搂住泥哥儿说:“泥哥儿,吃多点,以后可要替我向山神爷美言几句。”司机们都笑了起来,泥哥儿也跟着傻笑起来:“山神爷说了,你会被你自己车撞死!”司机们被吃在嘴里东西给噎住了,识相都悄悄溜走了,邱立拍了拍邱三平肩膀,叹了口气也走了。邱三平心里窝火极了,从车里拿出一把榔头,返身进庙砸起神像来:“你这鸡头也欺人太甚了,今天就是第十天,有种就把我撞死啊!”邱三平怒火过后冷静下来,他认真地检查了车子后继续出发,他就不信,一个大活人待在车上,会被自己车给撞死!一日无事。今天是玉香生日,邱三平在刘老板饭店匆匆吃了点饭就往回赶。已经是晚上9点了,离家越近,邱三平开越小心,只要今天撑过去,那个狗屁咒语就失效了。很快,他就拐入了司机谈之变色“羊癫疯”。“ 羊癫疯” 路段濒临危崖,山径十弯八绕,丛林茂密阴森,传说羊群走到这里都会迷路失魂。一阵铃声传来,泥哥儿撒着米饭从远处走近,米饭撒向处,草木瑟瑟摇动,仿佛万鬼争食。邱三平强作镇静,放慢了车速小心驾驶,脑袋里却充斥着怪叫惨号之声,接着身体慢慢向左边倾斜,迷糊中听到“咔嗒”一声响,人已经从驾驶座摔了下去,滚动车轮已到了眼前..邱三平惨叫一声,车子失控地冲下悬崖,数秒后发出一阵轰响,响声在群山中迂回传荡,变成了一阵凄厉笑声..4山神咒语在第十天终于应验,邱三平被自己车子压死后和车一起坠入山谷,尸骨无存,玉香哭死去活来。邱三平死后,山神震怒,连续几晚,山路上满是鬼哭神号之声。白天,山神庙香火更加兴旺起来,除了司机,附近一些居民也纷纷过来拜神请愿。邱三平头七这天,玉香央托邱立到邱三平出事地点帮她祭拜,邱立心里发怵,说不过情面也只能答应了。晚上返回“ 羊癫疯” , 邱立战战兢兢下了车,在山崖边给邱三平烧了纸钱,马上跳上了车。车刚启动,发现前面路中间站着一个人影, 邱立一看, 眼珠都快掉出来了:邱三平!邱立暗暗叫苦, 头七正是回魂夜, 自己烧香把这死鬼引出来了。邱立壮着胆子说:“三平,是玉香让我给你烧纸,你安心上路吧,不要出来吓人了。”邱三平瓮声说:“哥,我死冤啊!”邱立问:“那你想干吗?”邱三平说:“我要等司机们都到齐了,向你们一起申冤。”邱立又急又怕,可邱三平拦在路中间,他这车也不敢过去啊,僵持了半小时,后面就塞了十几辆车,司机们纷纷下车过来查看,看到邱三平,都惊呆了。看着人差不多了,邱三平终于说:“各位,我是活人,不是鬼,但是真正‘鬼’被我抓到了。”司机们半信半疑,心里还是发虚。邱三平点了根烟, 说: “ 鬼怕火,你们看我怕吗?现在,我先让‘鬼’现身一下。”说着,邱三平攀上一处岩壁,跺了下脚,四面八方突然响起了鬼叫声,忽而如泣如诉、忽而尖厉惨号..司机们脸色大变,邱三平蹲下身,从岩石下拿出一个播放器来,拽着电线扯了几十米,在一个隐蔽树冠里找到了一个喇叭。邱三平笑道: “ ‘ 山神爷’ 可真舍投资啊,我这些天找了一下,光这种喇叭就藏了七八个。”司机们面面相觑,有些明白了。邱立说:“那、那我有一次遇见‘鬼打墙’,又是怎么回事?”邱三平笑着说:“这个要问山神爷了,走,我先请大家去吃个宵夜吧。”二十多辆货车浩浩荡荡地往“ 有家饭店” 开去。饭店已经打烊,邱三平让司机们先在附近埋伏着,自己上前敲门。刘老板一见邱三平,脸色一变:“你没死?”说着吹了声口哨,从饭店后山头扑下来两个黑影。邱三平大声喊道:“兄弟们,‘鬼’现身了,出来吧!”二十多个司机蜂拥而上,和刘老板人对峙起来。邱三平笑着说:“装神弄鬼人终于承认了,亏我一直那么相信你!还好我命大,不然就死太冤了!”那天晚上, 邱三平迷糊之间感觉车门“咔嗒”一声,人已跌落车下,在后轮碾过一瞬间,他滚进了旁边灌木丛。邱三平昏沉中听到有人说:“老大,死人了,怎么办?”另一个声音说:“我也不想杀人,可是这小子太犟了,不杀了他,以后生意怎么做..”第二个声音居然是刘老板!邱三平急怒之下昏了过去。半夜大雨过后,邱三平醒了过来,回想之前幻觉和昏迷,感觉奇怪,心想肯定在饭店那里吃饭时被下药了。为了弄清楚这一切,邱三平真成了“孤魂野鬼”,白天在山里了解情况,晚上就住在山神庙后。一天夜里,泥哥儿半夜起身方便,突然看到邱三平,吓大叫起来。邱三平索性扮作恶煞,向他逼问内幕,泥哥儿便把刘老板如何教他编造鬼话、以及交代他故弄玄虚喂鬼事情抖了出来。邱三平见他身上鞭痕累累,不忍心继续吓他,让他走了,没想到给自己惹了麻烦。泥哥儿把遇见“ 鬼” 事告诉了刘老板,刘老板大为紧张,连续几天让手下在路口巡查,要求见到邱三平格杀勿论。还好过了几天后,刘老板也疑惑了,猜想是泥哥儿傻糊涂了,才让邱三平有机会联系上了邱立。不过这些天,邱三平已经把刘老板底细摸了个一清二楚。刘老板突然大笑道:“邱老板可真有趣,光凭一个傻子疯话,就把脏水泼到我身上。”邱三平冷笑说:“刘老板,你那些鬼叫喇叭我已经拆掉了,如果我没猜错话,那套山鸡行装就在你屋里吧?还有,你暑茶是什么烧,我能进去看看材料吗?”刘老板恼怒地说:“我这是好心变成驴肝肺,我去拿给你们看!”说着,和两个黑衣人走入了饭店。几分钟后, 刘老板还没有出来,邱三平心想不好,带头冲了进去,发现他们已经从一个暗门里逃跑了。地上一片狼藉, 山神鸡头套装扔在地上。邱三平从橱柜里拿出一把草药,说:“这就是刘老板给我们煮‘暑茶’。”这草药学名曼陀罗,根部煮水喝了有麻醉、迷幻作用, 当地山民称之“ 洋金花”。在有需要时候,刘老板会在给司机喝茶水中加入,在喇叭和光影技术配合下,活生生地制造出一个鬼域来。原来这些年都被玩弄于股掌当中,司机们一个个听义愤填膺,可恨是刘老板已经逃跑了。邱三平笑道:“跑了和尚跑不了庙,我们现在去向山神要人!”向山神要人?司机们又愣了,但还是一窝蜂跟着去了山神庙。邱三平观察了一下, 拿着榔头敲打起神像来,说:“山鸡头,快把人交出来,不然灌屎撒尿,把你砸个粉碎! ” 榔头敲了几下,神像终于有了动静,从底部口哗哗掉出很多钱,接着钻出一个人来,正是刘老板。刘老板哭丧着脸说:“邱三平,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里?”邱三平哈哈大笑:“你小金库就在这里,你舍丢掉吗?”这些年来,刘老板把山神像当成储蓄罐,赚黑心钱很多藏在里面。前几日邱三平栖身庙里,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。司机们报了案,一个车队押着刘老板,浩浩荡荡向城里开去。路上,邱立忍不住问:“那个咒语是怎么应验?”邱三平点了根烟,说:“堂哥,在中间时候,我已经隐约知道不对了。可我为什么不说出来?为什么不逃掉摆脱这个咒语,而是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!最后把大家堵在这里,就是为了让大家直面‘ 鬼’ , 消除内心恐惧。‘鬼’都是藏在心中..”不畏鬼神邱三平一开始就引起了刘老板注意,但他反而支持邱三平无鬼论,并和他成了好朋友。刘老板一心想赚钱,一开始并没起杀心,只是暗中让泥哥儿吓唬邱三平一下。第一次撞车,刘老板只是想教训邱三平一下,给他个警示而已。事情发生后,邱三平明白肯定有人搞鬼,也怀疑过很多人,只是暗鬼难捉。那天他给老婆买香水当生日礼物,灵机一动多买了一瓶味道浓郁,洒在了车各关键位置上。刘老板设计第二次事故,是在邱三平停车吃饭时,派人把传动轴几个连接螺丝拧松了,计算好差不多时间出故障,那里正是下坡拐弯路段,邱三平卧在车下修理时候很容易被后面车追尾撞击。他设计很完美,也刚好给邱立碰上了。这时候山神适时现身增加威慑力,而邱三平追上山崖时闻到了熟悉香水味,更坚定了人为猜测。邱三平化攻为守,佯装向山神爷赔罪,请所有人吃饭时候他一一握手,就是想找出香水味接触体,但是没有在司机中找到。按说,邱三平服了软,刘老板应该会放过他,但是,邱三平调查企图也被暗中观察刘老板知道了,于是,“山神”震怒,不杀人不足以慑众了。第三次事故,邱三平不知情之下喝下了迷幻药,开到“羊癫疯”时药性上来,在喇叭声音配合下眼前出现了幻觉,昏昏沉沉中身体偏向左侧,人从被破坏车门里摔了出来。刘老板想要就是他被自己车撞死效果,可邱三平意志力极强,一瞬间还是滚进灌木丛中保住了性命,货车却冲下了悬崖。直到这个时候,邱三平才震惊地知道幕后黑手原来是刘老板,于是,开始了游魂野鬼暗访生活..说话间, 远处米市灯火已经点点可见,突然,邱立猛地刹住了车,眼睛发直地盯着前方,身体哆嗦起来。前方灌丛中, 突然钻出两个大兵,一瘸一拐地向他们走来。邱三平紧握榔头,死死地盯着他们,走近了,两个人突然大叫起来:“大哥,捎我们一程吧,我们迷路了, 走不出去, 那件缺德事都是姓刘, 跟我们没关系啊!”邱三平看着邱立怂样,莞尔一笑,这两个投案自首,正是刘老板两个手下,还穿着平时演戏大兵服。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狼山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熟女也疯狂
下一篇:看到异世的小女孩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