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中篇故事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一错再错

故事中国 2017-05-26 围观:

1

一错再错

徐磊、张恺、薛俊和韩健伟都是江南大学环保系的学生,他们意气相投,亲如兄弟,号称江大“四剑客”。韩健伟足智多谋又慷慨大方,平时对三个好朋友很照顾。徐磊、张恺、薛俊都把他奉为大哥。大三上学期韩健伟考上了驾照,为了庆贺,他打算请三个朋友去80公里外的云水镇好好嘬一顿,因为那儿正在举办海鲜美食节。

星期天下午,韩健伟开着父亲的汽车,带着徐磊、张恺和薛俊来到云水镇。他们找了一家大饭店,点了许多海鲜。因为要开车,韩健伟不敢喝酒,就用饮料代替酒水。徐磊见状连连摇头,皱着眉说:“无酒不成席,像娘们一样喝饮料,那多没劲啊!”张恺跟着帮腔:“是呀,稍微喝点没关系。”薛俊也说:“韩哥,咱们晚些回去,不会碰到交警的。”韩健伟被说动了,便让服务员上红酒。接下来四个小伙子大快朵颐,开心地吃了起来。起初韩健伟比较克制,不敢贪杯,但喝着喝着就失去了分寸。到聚餐结束时,他已灌下一整瓶干红。另外三个人更是喝高了,徐磊醉得站都站不稳。

此时临近午夜,外面电闪雷鸣,下起了瓢泼大雨。薛俊还算清醒,他考虑到韩健伟是个新手,眼下又喝了不少酒,在风雨中开夜车有危险,于是建议大家今晚就住在云水镇,明天上午回城。可韩健伟说明天一早父亲要用车,必须连夜赶回去。就这样,韩健伟醉醺醺地发动汽车,拉着三个好朋友向城里疾驶。

车开出去没多远,徐磊、张恺和薛俊就呼呼大睡起来。韩健伟强打精神操纵着方向盘。刚拐上一条偏僻的乡村公路,前面突然冒出一个穿雨衣的行人。韩健伟吓了一跳,赶紧踩刹车。由于处在醉酒状态,慌乱中他把油门当成了刹车……只听“砰”一声巨响,那人被撞出去七八米远,摔在地上一动不动。韩健伟吓坏了,他立刻叫醒三个同伴下车查看。徐磊醉得挪不动窝,就留在了车上。

被撞的是个中年男子,浑身是血,惨不忍睹。张恺弯下腰仔细检查中年男子的伤势,看到中年男子折断的肋骨已经穿破肚皮,他摇着头叹道:“唉,这人伤得太重,就算送到医院也救不活了!”

听了这话韩健伟如遭雷击,他明白酒驾撞死人是啥后果,不在监狱蹲上五六年甭想出来。果真如此,自己的前途就彻底完了……想到这儿,韩健伟不寒而栗。他朝四周望了望,除了倾盆大雨和电闪雷鸣之外,四周空无一人,猛然间,韩健伟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——刨个坑把这个奄奄一息的受伤者埋掉,这样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躲过一劫!

韩健伟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张恺和薛俊,他俩吓得面如土色。“他,他还活着呢……”薛俊指着鼻孔仍在冒血泡的中年男子,结结巴巴地说,“那、那样做等于是杀人……”韩健伟瞪了薛俊一眼,恶声恶气地骂道:“胆小鬼!你要害怕,就给老子滚开!”张恺犹豫着问:“韩哥,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?”韩健伟摇了摇头:“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。如果你们还把我当兄弟,就帮我一把,否则有多远滚多远!”张恺和薛俊对望了一眼,在酒精和哥们义气的共同作用下,他们咬了咬牙,异口同声地说:“韩哥,我们跟着你干!”韩健伟感激地点了点头。三人迅速行动,在附近的小树林找了个隐蔽处,然后用木棍在地上拼命刨坑。由于泥土被雨水泡得十分松软,很快就挖出一个大坑。紧接着,他们把受伤的中年男子丢进坑中,又在上面盖上泥土,将坑填平。回到车上,韩健伟、张恺和薛俊累得几乎虚脱。

开车前韩健伟说:“现在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要把今晚的事捅出去,大家都甭想活!”徐磊、张恺和薛俊连连点头。韩健伟继续说:“我们一起发个毒誓,谁要背信弃义,就不得好死!”说着,韩健伟犀利的目光扫过三个同伴的脸。徐磊、张恺和薛俊不住点头,齐声道:“谁要背信弃义,就不得好死!”

2

回到城里,韩健伟先找了一家地下修车行,悄悄把受损的汽车前保险杠换掉。接下来的几天,江大“四剑客”强打精神,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内心一直惶惶不安。尤其是韩、张、薛三人,因为知道自己犯了杀人罪,始终处于极度的恐惧中。然而一个月过去了,什么都没发生。韩健伟认为是大雨起了作用,如注的雨水把车祸现场所有痕迹都冲掉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“四剑客”渐渐放松了警惕,生活恢复了正常。

徐磊家境不好,但喜欢打肿脸充胖子。最近他结交了一个同样爱虚荣的女孩,开支成倍增加,很快就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。情急之下,徐磊想到了韩健伟。

这天,徐磊找到韩健伟,劈头就说:“韩哥,请你借我2000元,我有急用。”韩健伟一摸兜里只有150元,摇摇头说:“我身边没这么多钱,你找别人借吧。”一听这话,徐磊的脸立刻拉了下来,冷哼道:“切!还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呢,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。说完,他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警官 游泳 浑身 中年男子 冷饮店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石墨矿疑案
下一篇:神眼凤凰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