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林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可爱的小偷

故事中国 2017-02-28 围观:

丁老师的班是市级优秀班级,这个班无论在哪方面都非常出色,不仅他们全校找不出第二个,就是在全市也很难找到第二个。班里的每一位同学都为此感到自豪,可近来却出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。

这天,班里的撖冰同学从家里带来100元钱,准备交书费,却不翼而飞了,撖冰伤心地哭了。同学们都很气愤,“这不是往我们这个市级优秀班级脸上抹黑吗!”同学们纷纷向丁老师反映说弘钧非常可疑。弘钧在丁老师的印象中是个热心助人的同学,丁老师不愿相信弘钧会偷同学的钱。可同学们说得有眉有眼,有根有据,说是撖冰刚把装钱的衣服在寝室里放了一会儿,再去寝室穿衣服时钱就没有了,当时单独在寝室呆过的只有弘钧。班长说想利用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让全班同学检举,给每人发一片纸,让大家把自己的怀疑对象写上,这样一来,贼自然就出来了。然后再把这个害群之马赶出班级,千万不能让他玷污了优秀班级的声誉。

丁老师想了想说可以。到了下午课外活动时间,班长早已准备好了54张小纸片,单等丁老师来班里一宣布,他就立马发下去。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来到了。丁老师走进教室,全班同学都在等着丁老师发话,班长就立马给他们发纸片。丁老师说话了,他说:“同学们,你们都是中学生了,在生活上应该有较强的自理能力,千万不能今天丢这,明天丢那。家长挣钱供你们上学很不容易,你们可不能轻易地就把钱丢了。撖冰同学就应该特别注意。今天下午上第一节课时咱校的邵老师说,她拾到100元钱,我说我们班的撖冰同学丢了100元钱,邵老师已经把钱还给了撖冰。这次教训大家都应该记住,以后不要再出类似的事了。另外我再说一点,以后大家应该多一些理解和关爱,互相之间不能无缘无故地猜疑,那样会伤害别人的自尊心,对我们班集体的声誉也不好。”丁老师说到这里,有不少同学的目光都扫向班长和弘钧。班长满脸的羞愧,弘钧一副无所谓的神色。

这件事刚过去两天,又一件事发生了。这时丁老师才真正意识到,他的市优秀班级能否再优秀下去已成了问题。事情是这样的:今天一下早操,同学们回到寝室,发现所有人的被褥、衣服都被翻过了。大家一检查各自的东西,不少人都丢钱了。不知是谁说了一句:“弘钧今早没有上操,昨天晚自习后,弘钧又去了校外,夜里很晚才回来。”经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被提醒了:弘钧偷了大家的钱跑了。

这时撖冰说他有一个秘密,在心里藏了两天了。他说两天前他丢的钱很有可能是丁老师垫的,根本就不是邵老师拾的。因为他丢的那张钱是红色的1999年版本,而丁老师给他的那张是蓝色的1990年版本,这是一;二是他往寝室脱衣服前特意摸了摸衣兜,那张钱的确还在,可从寝室拿出衣服时,钱却没有了。这说明那100元钱肯定是在寝室里被人偷的,和邵老师根本不沾边。如果邵老师确实拾到了钱,那也应该是别人丢的。有人当即反驳道:“那你当时就不应该接钱。”撖冰说:“我也不想接,可丁老师非让接下不可。他说:‘你们为什么非要怀疑咱这市级优秀班有贼不可?’他这一说我只好收下了,我认为这是保我们班荣誉的大事。”

班长立即把同学们丢钱、弘钧旷课的事告诉了丁老师。丁老师听后很吃惊,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但他仍平静地对班长说:“这也许是场误会,在弘钧未回来,事情真相未弄清之前,不要胡乱怀疑。”班长说:“丁老师,你不要再骗我们了,你为了保住自己班的荣誉,自己掏钱为弘钧铺垫台阶。”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!什么保住荣誉?你知道一个人的名声和自尊有多么重要。它能成全一个人,也会毁掉一个人。如果我们错怪了弘钧,导致他走向邪路,我会受到终生的谴责。记住,今后无论遇到什么事,千万不能先把别人往坏处想,更不能把人往坏处推。”

班长走后,丁老师坐不住了。学生偷钱后又失踪了,这的确不是小事。尽管刚才他对班长那样说,但他自己在内心深处对弘钧还是有意见的。上次那件事我为你垫了钱,铺了台阶,让你下了台,但你却像没事人,也不来说一声,认个错,更不用说还钱了。这说明你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!上次那件事刚过去才两天,今天又出了更大的事。弘钧呀,你连句话也不留就走了?他决定到弘钧家找找弘钧的家长。

弘钧父母听了丁老师的叙说,也很吃惊。弘钧的父亲说:“钧儿这几天向我要了两次钱,他说学校让交这钱那钱,问他究竟啥钱,他支支吾吾说不上来。我知道这孩子平时很少撒谎,也很少乱花钱,所以还是给他了。”弘钧的母亲也说:“他走后,我们也发现家里钱少了。不过,开始我们并没有往他身上想。现在看来,这钱无疑是他拿的。”丁老师问最近是否发现他有啥异常?弘钧父母都说没发现有异常,只知道他天天在学校,虽然家离学校不远,但不到星期天很少回家。那么弘钧会去哪呢?他身上现在应该有一千多块钱,难道他会带上钱离家远走?可是他又为什么要离家呢?弘钧父母与丁老师都很着急,都怕他在外面出事,可是去追去找又没个目标呀!

忽然,丁老师的手机响了,原来是校长让他立即回去,有急事。丁老师风风火火地回到了学校,校长告诉他,医院打来电话,说弘钧在医院,要学校立即去人。丁老师问医院为何没有通知弘钧家长,校长说医院不知道弘钧家的电话号码,医院是通过弘钧身上的学生证知道他的学校和姓名的。丁老师又问,弘钧发生了啥危险?校长说医院电话只说让学校赶快去人,并要学校通知家长也赶快去医院。丁老师立即跟弘钧家打了电话,告诉他父母弘钧现在在医院,叫他们尽快赶到医院。

丁老师到了医院,很快弘钧父母也来了。他们心急火燎地找到了弘钧,弘钧安详地躺在病床上。弘母见到儿子泪水都流出来了:“钧儿,你怎么在这儿?可把妈急死了!”弘父也说:“钧儿,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弘钧半闭着眼睛,没有回答。护士说:“他要卖血,谁知刚出血库就倒下了,我们根据他身上的学生证给学校打了电话。”“钧儿,你为什么要卖血?你需要钱跟我说呀。”弘钧睁开眼睛,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已经从家里拿了不少钱,也跟你要了不少了。”他看了看丁老师又说:“还有你丁老师,我很对不起你,上次那100元钱还没有还你,这次又借了同学们不少钱,况且也没有经过同学们同意。不过,我想,等卖血有了钱,还给大家,再告诉大家钱干什么用了,大家是会原谅我的。”“弘钧,你到底遇到啥难事了,非要这么多钱不行?”

“原来你们还都不知道呀?这孩子呀,真是的,没见过。来,请你们跟我来,看看你们的孩子、学生为何要卖血。”护士说完,领他们三人走出弘钧的病房。

他们跟着护士来到四楼405房间,在405房间里见到一位老婆婆。护士小姐对她说:“崔奶奶,弘钧的爸妈和老师来看你了。”丁老师赶紧上前说:“崔奶奶,您这是怎么啦?我是弘钧的老师,我们来看您了。”被护士称为崔奶奶的老婆婆听说弘钧的爸妈和老师来了,话就多了:“你是弘钧的老师,我要感谢你培养教育了这么好的学生,这回要不是他,我可没命了。”听了崔奶奶的一番话,丁老师和弘钧爸妈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原委——

崔奶奶是军属,她仅有的一个儿子在部队工作。儿子因部队工作忙,没时间回家照顾母亲。崔奶奶很孤独,弘钧常抽空去看望崔奶奶。近来崔奶奶的身体不太好,弘钧去照看的次数更多了。两天前崔奶奶突然病重住院了,崔奶奶正好这段时间没钱了,可住院又急需钱。崔奶奶只有等病情好转了,才能给儿子打电话,让儿子寄钱。可是没钱崔奶奶就住不了院,看不成病,于是弘钧就采用了不太恰当的“借”钱方式。崔奶奶听说弘钧为了给她看病“偷”同学们及家长的钱,说:“小钧毕竟是个孩子,不知道该怎样借钱。他偷的钱,等我儿子寄来了钱,我如数归还。如果说小钧是个‘小偷’,这个‘小偷’还真可爱!”其实弘钧为崔奶奶卖血的事她还不知道,要知道了,她会说弘钧更可爱呢。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事关前程
下一篇:广告效应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