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林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事关前程

故事中国 2017-02-28 围观:

婉丽所住的单元楼前边有个垃圾池,她平时上下班或在楼上凭窗眺望的时候,总能看见一个年逾六旬的老大妈在垃圾池上用钉钯扒垃圾。一般情况下,捡垃圾的人大都灰头土脸,浑身脏兮兮的,可这位大妈的衣着却干净整洁,虽满头白发但梳得一丝不乱。这样,婉丽就对这位捡垃圾的大妈有了不同的看法。她想,这位大妈这么大年纪了,咋还干这种营生?她的儿女们呢?也许她是位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吧?想到这儿,婉丽的心里又平添了许多同情和怜悯。

这天上午,婉丽从抽屉里拿出钱包准备去超市购物,顺便将两岁的儿子涛涛送到他外婆家。走到客厅里,她把钱包放在茶几上去卫生间,当她从卫生间出来后,却找不到钱包了。她想,一定是淘气的涛涛拿着钱包玩把它弄丢了,于是就在屋里到处找,边找边问涛涛把钱包扔哪儿了?两岁的涛涛尚处于蒙昧状态,用手指指这儿、指指那儿,可哪儿也找不到。钱包里装着500块钱,500块钱对婉丽来说算不了什么,说少不少,说多也不多。婉丽心想反正是丢在自己家里,早晚也能把它找出来,于是又从柜子里取出500元装进口袋里,去厨房提上垃圾袋,带着涛涛下楼去了。

婉丽平时扔垃圾,若遇上那位捡垃圾的老大妈,就主动把垃圾从垃圾袋里倒出来,让她把有用的东西捡走。可这时,那位老大妈还没来,于是她就把垃圾袋往垃圾池里一扔就走了。

中午,婉丽从外边回来,老远就看见在垃圾池上捡垃圾的老大妈,同时还看见大妈的身旁插着一块纸牌。走近了,才看清纸牌上写的字,字是用从垃圾堆里捡的蜡笔写的,字写得很工整:

楼上的居民请注意:上午我在此捡垃圾,从一垃圾袋内捡到一个钱包,里边有钱且为数不少,请失主尽快来认领。

拾物人:吴桂荣

2003年3月4日

婉丽一下子明白了,上午一定是淘气的涛涛把钱包扔到垃圾袋里了,所以才找不到。她一下子对这位捡垃圾的老大妈肃然起敬,她这么大年纪了,还来捡垃圾,一定是她家里非常困难,可她捡到钱却不动心,足见她老人家品质高尚。

婉丽停下来问她:“大妈,你就是吴桂荣老人吧?”

捡垃圾的老大妈朝她笑了笑,说:“是的。”

婉丽接着赞叹道:“吴大妈一笔好字啊!”

吴大妈谦虚道:“老了,手不听使唤了。”

接着,婉丽说那钱包是她丢的,并说明了原因。吴大妈出于对失主负责,问她的钱包是什么样的,里边装多少钱。婉丽说是个黑皮包,里边有500块钱。吴大妈笑了,解开衣襟,从内衣口袋里摸出那个钱包,递到婉丽手里,这才说:“你打开钱包点点,看看钱对不对。”

“我还不相信你吗?”婉丽接着问,“吴大妈,你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还干这活?多脏多累啊!”

吴大妈叹气说:“哎,这都是命啊!”

原来,吴大妈是城北大张庄人,去年老伴患病住院,为治病向乡亲们借了几千块钱。老伴死后,乡亲们看吴大妈孤寡无靠,就对她说这钱不用还了。可吴大妈一辈子要强,对乡亲们说:“自古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钱是一定要还的……”

听吴大妈说完,婉丽唏嘘不已,取出钱包里的500元递给大妈说:“大妈,这钱你拿去还债吧。”

吴大妈忙说:“你的好意我领了,这钱我是不能要的。”

看吴大妈坚决不要,婉丽只好作罢。她又问:“大妈,你捡垃圾一个月能卖多少钱?”

吴大妈说:“二三百元吧。”

婉丽说:“碰巧呢,我正想雇个保姆,今儿个就在这儿遇上了你这个好人。大妈你到我家来吧,我每月给你500元,也省得你这样劳碌奔波,风里来雨里去的,多遭罪啊!”

吴大妈感激道:“谢谢你的好意,不过,找保姆还是要找小姑娘,我一个老婆子了,眼睛不好使,手脚也不利索,怕是不能让你满意。”

婉丽说:“小姑娘不懂事,我就喜欢像大妈你这样的人。”

在婉丽的再三恳求下,吴大妈这才答应到她家当保姆。

吴大妈到婉丽家当保姆后,一天到晚忙个不停,把屋子收拾得窗明几净,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,做的饭、烧的菜也合婉丽的口味。有时候,婉丽怕大妈累着了,就跟她抢着干家务,吴大妈总是说:“你歇着吧,我劳碌惯了,闲下来反而觉得不舒服。”

再说,婉丽的丈夫江山在下边的一个县里当县长。星期天,江山从县城回来,一进屋看见吴大妈在家里,也不知为什么脸色顿时变了,大声斥责道:“你怎么到我家里来了?我早就说过不认识你,你赶紧走!”

吴大妈的脸上却很平静,她说:“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家,我要是知道就不来了。”

吴大妈说完,也没向婉丽打招呼,转身走出门下楼去了。

这事太突然了,婉丽先是一愣,待吴大妈下了楼才回过神来,赶忙追到楼下,朝吴大妈喊道:“大妈,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

吴大妈头也不回地说:“你还是回去问问你丈夫吧。”

婉丽带着满腹的疑问回到楼上,问丈夫是怎么回事,江山说:“她去年到县政府找过我,说自己有困难也就算了,可她硬说以前有恩于我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婉丽犯疑道:“奇怪,吴大妈不是那种人啊!”

江山说:“人都有伪装的一面,你只是没有识破她的庐山真面目罢了。”

婉丽不再追问丈夫。在她看来,这里边必有隐情,但从江山嘴里是问不出真实情况的。于是,她决心找吴大妈问个水落石出。

星期一,江山回县城了,婉丽向她所在的单位请了假,雇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城北大张庄。在村上一打听,乡亲们都说吴大妈为了还债,去年就到城里捡垃圾,不常回来,听说她在城里租有一间民房,但具体说不出在什么地方。

婉丽回到城里,不禁犯起愁来。这么大个地级城市,到哪儿去找吴大妈的住处呢?再说,自从她那天被江山赶出家门后,再也不来她住的单元楼前边的垃圾池里捡垃圾了。婉丽又想,吴大妈以前既然经常来这儿捡垃圾,说明她的住处离这儿不远,如果去附近找找,兴许能遇见她。

几天来,婉丽就在她的住处附近寻找吴大妈的踪迹,想来在短时间内她是不会改行的,所以逢人就问近处哪里有垃圾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婉丽终于在一处垃圾池边找到了吴大妈。吴大妈正拿着钉钯吃力地扒垃圾,婉丽走到她跟前,抑制住激动的心情,颤声叫道:“大妈!”

吴大妈慢慢地抬起头,好像不认识婉丽似的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

婉丽心想,一定是江山把吴大妈伤害得太深了,所以才这样。于是,她顾不得自己的体面了,跳到垃圾池里,动手就帮吴大妈捡垃圾。吴大妈急坏了,赶紧拉住婉丽说:“闺女,你这是折煞我呀!快放下,我求你了!”

婉丽说:“大妈,我也求你了,求你跟我说说你跟我丈夫江山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吴大妈的眼里一下子涌满了泪水,脸上也满是酸楚和哀伤,几次欲言又止,最后才叹了口气说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,还是不提它吧!”

婉丽说:“大妈,我这些天到处找你是为了什么?你不说出来,我这一生都不会安宁的。”

“闺女,也真难为你了!”于是,吴大妈一边流着伤心的眼泪,一边向婉丽道出了那段令人辛酸的往事——

“文革”期间,江山的父母被作为“走资派”下放到城北大张庄村,江山就是在大张庄出生的。当时因为子女多,又是在那种受迫害的情况下,父母养不起,就打算把他送人。但当时因为父母的身份,大队造反派不让他们把孩子送给贫下中农,无奈之下就选择了家庭成分是富农的吴大妈。吴大妈和丈夫膝下无子,于是就把小江山收留了下来。吴大妈夫妇把江山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百般呵护,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大,可是到后来,江山却无情地离开了他们。那是1980年,江山的父母平反回城,而江山作为吴大妈的养子留在了大张庄。江山不愿在农村受苦,几次跑到城里,回到生父、生母身边,都被生父、生母送了回来。最后一次,江山死活不回去,父母也没法。吴大妈通情达理,看实在留不住江山,就答应他回到生父生母身边。江山回城后一二年,吴大妈还时常去城里看他,给他带些瓜果蔬菜之类的食品。后来江山就不认她了,还不客气地跟她说:“以后不要再来了,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!”当时吴大妈的心里像插了一把刀,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去城里看过他。后来听说江山考上了大学,再接下来又听说他大学毕业后没几年当县长了,乡亲们都劝吴大妈和老伴去城里投靠江山,可吴大妈却说:“如今他当县长了,就更不会认我们了。”

听了吴大妈的话,婉丽又吃惊又气愤,自言自语地说:“江山怎么会这样呢?”

见吴大妈收拾起捡来的垃圾要走,婉丽这才回过神来,拉着吴大妈说:“大妈,你去我家里吧,我先替江山认下你这个母亲!”

吴大妈无奈地苦笑道:“江山都不认我,你认我有什么用?再说,我也不想再见到他。”

婉丽想了想,问:“大妈你住在哪儿?我让江山登门向你谢罪,主动认你这个妈,并让他请你回来。”

吴大妈并不知道婉丽的家庭背景,只是摇头叹气地说:“闺女,大妈看出来你是个好人,只是江山不会听你的。”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贼女的爱情
下一篇:可爱的小偷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