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林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童工呼妈

故事中国 2017-02-28 围观:

宁小冬刚满十六岁,就从县城来到大都市打工,不知求问过多少招工单位,一个个都把他拒之门外。这也难怪,小冬既无专长又属童工,人家犯不着自找麻烦。

十天过去了,小冬仍未找到活儿,身上的钱也快用光了,急得他不知流过多少泪。这天上午,他来到一个建筑工地上,求一位老工人把他留下来。老工人不敢作主,把小冬领到包工头韩经理那里。韩经理瞥了小冬一眼,问他会做什么,他说会搬砖。韩经理说,砖块是用机器传送的,不需人力搬运。小冬忙说自己不干这个干那个,反正不闲着,保证不偷懒,不计较工钱,只想混碗饭吃。韩经理犹豫许久,让小冬填了张简单的表格,还是收留了他。

第二天,宁小冬就开始干活了。韩经理封他为“勤务兵”,让他到架板上去伺候建楼的师傅们,给他们递送一些建筑工具和香烟茶水。活儿不算重,但架板高耸在三楼上,要处处当心。小冬毕竟是个孩子,又有恐高症,就在那天上午,一不小心从三楼上摔了下来,小冬惊叫了一声“妈”,就昏了过去。幸好楼下悬着一张绳网,小冬恰巧掉在绳网里,保住了一条命。韩经理当即把小冬送往附近的医院。

小冬没受什么大伤,很快就苏醒过来。醒来后他时哭时笑,并不时地呼叫妈妈。韩经理知道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住院的一切费用便主动承担下来。他原指望小冬三五天就能出院,不料小冬病情依旧,经常瞪着惊恐的两眼呼叫妈妈。医生告诉韩经理,小冬因极度惊吓而导致神经错乱,单凭药物治疗短期内难以恢复,最好叫来小冬的妈妈,以母爱抚平他心灵的创伤。韩经理无奈,只好打电话到小冬的家,请小冬的妈妈尽快赶来。

小冬的妈妈叫郭莉,高颧骨,大眼睛,不苟言笑,看上去三十七八岁的样子。郭莉千里迢迢赶到医院后,韩经理向她道歉说:“实在对不起,没想到刚上班就出现了这种事。明知小冬是童工,出于同情心才留他做个临时工。小小年纪,父母怎么舍得让他出来?”郭莉长叹一口气,幽幽地说:“我和老公都下了岗,老公又有糖尿病,无力同时供养两个孩子上学。小冬的学习成绩虽说全校拔尖儿,但他不忍心让弟弟辍学,就跑到这里打工来了。”

郭莉在医务人员的陪同下走进小冬的病房。小冬正斜躺在病床上,两眼望着天花板,看见郭莉进来很吃惊,立时欠起身来,一脸恐惧。郭莉上前微笑着说道:“孩子,妈妈看你来了。”小冬很紧张,身子哆嗦个不停,向床角里缩了又缩,连说:“我要亲妈!我要亲妈!”医务人员见小冬吓成这个样子,知道郭莉平时待他不善,只好让她暂且出去。

为了对症下药,医生向郭莉询问了小冬一些情况,终于明白了小冬的亲妈叫杨娟,十三年前由于郭莉的插足,小冬的爸爸下狠心同杨娟离了婚。郭莉过门后生了一个儿子,看得格外娇贵,对小冬则动不动就狠狠训斥。小冬渐渐变得沉默寡言,一见后妈就惶惶然手足无措。医生问郭莉,杨娟现在住哪里?郭莉说离婚不久杨娟就改嫁离开了县城,从此便没了音信。医生们认真分析了小冬的心理状态,建议郭莉找个中年妇女扮作杨娟去见小冬,也许小冬会把那人当作亲妈,因为小冬离开杨娟时只有三岁。郭莉面对众人责备的目光,心里很不是滋味,觉得过去自己实在对不起这个可怜的孩子,她决心找来个“妈妈”尽快治好小冬的病。

郭莉来到附近的一条大街上,开始物色合适的人选,一连找了三位中年妇女,但一个个听了郭莉的陈述都摇着头而去。郭莉十分懊丧,正想转身返回的时候,忽见过来一个骑着电动摩托的中年妇女。那妇女四十来岁,身穿一袭蓝裙子,慈眉善目,端庄朴素,郭莉便抱着试一试的念头上前打招呼:“大嫂,我想求你一件事。”“蓝裙子”停下摩托,郭莉便将这件事讲给她听。真是谢天谢地,“蓝裙子”听后居然爽快地答应了。二人来到医院,医生嘱咐了“蓝裙子”一番,便让她前去看望小冬。

病房内,小冬烦躁不安地走动着,这时,“蓝裙子”走进来,微笑着朝他喊了声“冬儿”。小冬转回身,当二人目光相撞时,小冬不由全身一颤:“你是谁?”“我是你亲妈呀!”“你真是……是亲妈?”“傻孩子,不是亲妈,能来冒认一个生病的孩子?”

小冬站在那里,上下打量着“蓝裙子”,当目光第五次相撞时,他突然叫了一声“妈”,便上前依偎在“蓝裙子”的怀里,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“蓝裙子”眼里满含泪水,和小冬相依着坐在病床上,小冬边哭边诉,把自己多年的委屈一古脑儿地倾吐出来,直到护士过来说病人需要休息,“蓝裙子”才起身离开。

走出病房,郭莉迎上来夸赞“蓝裙子”演技高超,并塞给她五十块钱的劳务费。“蓝裙子”坚决不要,说:“我是出于同情心才肯帮你的,这孩子也真够可怜的。”

郭莉红着脸说:“大嫂,我知道自己过去做错了。医生说,今后还必须你再来几次,我求求你……”“别客气,谁还没个难处?帮人帮到底,我会尽力照顾这个孩子的。”

从此,“蓝裙子”每天都来探望小冬,还常带一些好吃的。小冬的病情渐渐好转,一星期后,小冬向医生恳求说:“让我出院吧,我想到亲妈那儿去住!”医生们商议后认为,小冬现在跟着“蓝裙子”去住,有利于精神症状的尽快康复,于是就让郭莉去做“蓝裙子”的思想工作。

郭莉恳求“蓝裙子”说:“无论如何,要让小冬到你家住一段时间,彻底康复后我就接他走,一切费用我承担!”“蓝裙子”笑了笑,坦然地说:“我和老公开了一家杂货店,眼下正缺人手,不过有言在先,我只管吃管穿管零花钱,不再另外开工钱。”郭莉大喜过望,当即亲自把小冬送到“蓝裙子”的店中。郭莉发现杂货店的生意很红火,就掏笔记下了店中的电话号码,心想小冬认她做干妈才好呢。

第二天,郭莉搭车回到了县城,把事情经过向老公叙说了一遍。老公听后当即拨通了“蓝裙子”店中的电话:“喂,我是小冬的父亲,非常感谢你对小冬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,痊愈后就让他长期在你那里打工吧?”

话筒里传来“蓝裙子”的声音:“打工?他需要读书啊!不瞒你说,小冬现在已背起书包上学去了。费用?放心吧,一切费用我承担,待小冬大学毕业后,我再把小冬还给你。”

“你的口音很耳熟,好像……对了,你是杨娟?”

“啪!”“蓝裙子”突然挂了电话。小冬的爸爸怔怔地站在那里,许久没有放下话筒,眼睛里蓄满了泪花……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难圆美梦
下一篇:贼女的爱情

相关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