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民间故事

本栏目讲述给类古今中外给类民间故事,民间传说故事,民间故事大全。故事丰富,内容精彩!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羚牛复仇

来源:故事中国 2016-09-12 围观:

民间故事:羚牛复仇

“刷,刷……”山高头传来席唏疎的响声。

白山娃抬起头,乍起两耳朵,眯起黑胖脸上的大眼睛,向山高头了去。松树尖梢扎向云天,茸茸针叶纹丝不动;稀疏的楸树丛,没有鸟儿低飞;没有野物游走,也没有人影儿出现。粗壮的白山娃站着,人像蓝色的树桩,心里似泪泪山泉遇阻,激起了白浪:土枪被没收了,有野物也别想往,没口福尝那野味了。“刷啦,刷啦……”响动大起来,离他很近。很快,却渐响渐远了。不像是跑去的免子、松鼠之类,也不是野狗或狼。管它是啥呢,你上你的山,我捡我的板栗子,井水不犯河水,谁也不惹谁。他仍低下头,执竹竿张蛇皮口袋,捡刚搕下的板栗子。手里捏着毛剌刺的一颗,却不由又直起腰身,抬头向高头的山崖望去。忽然,他的手僵住了,板栗子没往口袋里投。不远的山崖上,站着一只兽。目光一接触,白山娃黑红的胖脸上,现出不安的神色。不是熊瞎子。也不是野羊,或者野牛。却像牛似羊。隆起吻鼻,颌下是金黄的络腮胡子,耳垂犄角扭。牠抬头扎犄角,定定张望了,又左右瞄了,埋吻鼻俯腰身,跳下山崖,穿过原路,向野生板栗树丛移来了。白山娃一惊,清楚牠要来干啥。急忙低头猫腰身,竹竿和半口袋板栗也不要了,疾步往坡边窜去。至山坡崖坎,探腿缩身跳下。身子还没站稳,手把自行车平衡了,偏腿上了车座,车子摇晃了两下,疾蹬了就往山下跑。秋收时节离群独自下山的不速之客,十之八九,是为争夺配偶不成,情伤失意了,下山来撒野的。疾逃中不由悲叹:“咋就碰上牠了呢!”心里后悔起来,不由埋怨自己:该和娃他妈去地里扳包谷的,逞得啥强呢,野生板栗树上,又没刻白山娃三个字,就凭你打过猎,抢先上山来捡,和村邻争现钱,不是寻着出事吗?又后悔已擦肩而过了,不该又站起来抬头二次望牠。刚才谁没发现谁,相互间没理识,本来是相安无事的……心里烦乱如煮,脚下疾蹬不已。羚牛果然瞄上了他。牠已不再矜持,“刷啦刷啦”越过揪树丛,穿过板栗树,一头跳下崖坎,顺着公路就追。和众多山间公路一样,东山的盘山公路,也逞之字形。白山娃不敢捏闸,任车轮加速度,一直往下冲;头皮发麻,崩紧了每根神经,简直不要命了;只在拐弯处,急忙扭车头,丝毫不敢减速。一颗石子滚下山,也要加速弹跳得多高呢!白山娃不管那,他要活命。最是年迈失意撒野的金毛扭角羚牛,不是好惹的。这会儿,只有使出不要命的劲儿,才能保住他三十六岁的性命。追他的羚牛,却不顾公路的那个之字。牠横穿公路,踏荆棘穿灌木丛,任坎高路低,往下一层折来的路面就跳。路边有排水的沟,听得抄捷径的羚牛,似乎在那儿打了个趔趄,“哗啦”带下土石,迅即又疾追的蹄声。自行车没有弹飞,却“咣铛铛”撒下乱响。脚下拼命骤蹬,一圈儿一圈紧点脚踏,不敢任其空转缓速。羚牛仍抄捷径。趔趄打得更甚,坠落的土石更响。灰土中三两下调整腰身,追赶中挟带呼呼的风声。为抄捷径,羚牛跳下一道塄坎,看着接近拐弯,踅回头向上跑了一段,跳下去堵截目标。眼见要被羚牛追上了,白山娃趁牠打趔趄之际,箭一般射出老远。这样折来拐去,终于冲下山坡,骑上了平路。排除了弹出公路裁向山渊的危险,白山娃吁了一口气,神情仍不敢松懈,脚下也不敢怠慢。后面的羚牛一往直前,紧紧追逐目标。平常公路上车来人往的,今儿个是咋啦,光秃秃不见车去,也不见人来,唯有兽与他在追逐!刚刚上了平路坦途,看见两个汉子,甩手弯腰往山上赶路,对险情毫无觉察。白山娃疾跑中大喊:“黄胡子羚牛来了!”俩人在吃惊中看到,喊话人兜起蓝布衣襟,狼狈的飞一般逃跑;后面撒野的羚牛,一耸一耸紧紧追他。失声说了句“不好”,脚下分开左右,跳进路两边的包谷地里躲避。那条羚牛也怪,稍事放缓蹄脚,伸吻鼻摆头一望,并不理睬他们,盯紧白山娃,仍穷追不舍。平坦的沙石路面,人和兽疾跑猛追。兽的四只蹄子,毕竟比不过两只轮子,距离在一点点儿拉大。兽不顾其余一往直前,人随车轮飞速旋转左右搜寻。秋忙时节,看着搜寻到的村邻,半是报险半是求救,撕扯嗓子大喊:“黄胡子羚牛来了!”一声接一声地喊:“黄胡子羚牛进村了!”秦岭山中的西岔村,村子不大,住户不多,住得又分散。夹在山洼里的庄稼地,被公路、交河和水渠竖着隔开,又被条条横起的小路、塄坎、地埂,划成一块一块。散布在自家地里忙着秋收的人,这一个,那一个,稀稀拉拉的。却都耳闻目睹了一幕惊险。虽处于不同位置,从不同角度,看出了各异的场景,却都吓了一跳,瞅清了羚牛的吻鼻扑哧直喘大气,扭角犄和金色的络腮胡子,沾着绒白的腊毛。.胆子小的只知跑着躲避,胆子大些的望着想,擦西岔村通往东山的公路,前年洪灾中,被冲去了大半边,多亏灾后重建,不但恢复了路面,平整并铺了细沙,不然坑坑洼洼布满尖石,纵是打过猎的白山娃,这阵也难逃脱追逐。思想中停下活路,要帮白山娃一把。回绿转黄的川里,七零八散呈现丛丛花木,一丛花木座落一户农家小院,房或呈一字形,或成品字型,或者成直角,砖瓦房屋里,这会儿大都空着。地里无处可躲,路上又不见一辆汽车,白山娃扭了车头,毅然出公路,飞过渠上的石桥,直往家里骑去。他家在村外。山在这儿突过来一块,三间平房,当中一间,安了双扇门,房后是院坝,两边砌有卵石做根基的土围墙。后面齐茬茬的土崖,直连突来的山体。早上山庆去上学了,娃他妈随后也去地里扳包谷了,他睡了个回笼觉,眼看太阳在东山上冒花花了,才捏竹竿夹了口袋骑车子上东山。东山上的野生板栗,谁收了是谁的,出手就能变现钱。村人都忙着去收秋,唯白山娃去抓现钱。村里的精壮劳力,都出去打工了,没人和他争那一口。这会儿,娃还在学校上课,他妈在地里忙活,唯有回家,才能等来村人相帮,躲过今儿个这要命的一劫。到自家门口,慌忙中回头一看,羚牛埋头扬蹄,几下越过了石桥,直向他逼来。白山娃前后闸一齐捏,车子猛得刹住,任它“哐啷”倒地,人已跳下去,一头扑进门。转身关了门扇,牢牢上了门栓,拿起依墙立着的半截木椽,死死地顶住门扇。扒门缝惊看,羚牛已迫来了,风似窝在门外。伸吻鼻顶撞自行车,甩前后蹄狠踏猛踩,只几下,两只圆轮圈扁了。莫非要踩断加重车的钢梁?惊恐中,竭力定住神,怕屋里不保险,白山娃又退到后院,上下左右四顾,才发现家里也不一定能藏住,一时作了难。院中有一棵柿子树,树不大,主杆仅胳膊粗,爬上去躲吧,树杆被顶断了咋办?齐茬的土崖,有一丈高,上去没有梯子,就是有梯子,爬上去又能咋样?两边的围墙好翻,翻出去,凭两条腿,能逃脱羚牛地追逐吗?实在不行了,借围墙上房……闭了后门,门拴在屋里,外面没法关,也没法顶。正不知怎办才好,前边的门扇“哐唧”直响,顶门的木椽已“咣当”倒地,门扇带门框“哗哗”响,整个儿摇摇欲坠。情急之中,白山娃黑红圆脸上那双大眼,盯向院里的水井,落在井口旁,定向盘在井石上的井绳上。抓井绳“哧溜”地溜了下去。井底很黑,白乎乎的水面,被他的身影一搅,麻麻的阴森怕人。坠井下正惊魂未定,上面忽得竟捂严了——羚牛破门而入,至后院爬井口偏视呢。要是掀石下井,还不被砸成肉饼?白山娃急忙甩脱井绳,钻进井壁一侧的窖里。隔年的红苕气味扑鼻,刚转身将嘴鼻移向窖外,井绳被弄断了,“刷”地落下井来,躲闪之际又盯见,拴井绳的石头,随即落下井,“咕嗵!”溅起了沉重的水花。接着是骤雨般的碎石头和土块儿,“沙沙”在井水里激起密集的响声。白山娃缩在黑古隆冬的井窖里,忍着难闻的气味儿,不由打起了冷颤。西岔村虽处秦岭深山,隔公路的南山下,却流淌着交河,地下水位并不深。白山娃家的水井,也就七八丈见水吧——却堆着隔年剩的红苕,霉烂加之阴沉沁凉的气息,在里面呆久了又憋闷。他的胖脸依窖壁挺在窖口,不时想探出去呼吸。却不得不忍着。发了疯的羚牛,是不会善罢干休的。牠肯定静守在井口,不知歇足了劲儿,还要往井下扔啥呢!冒然探出头去,突然落石下井,拳头大一块卵石,就能砸他个头破血流,致人于非命的。从窖里翻捡尚好的隔年红苕,白山娃从最坏处着想,做长久厮守井窖,和羚牛抗衡到底的准备。井上传来响动,他仍不敢轻举妄动。莫非发疯的羚牛,要挖破围墙墙基填井?不对,响动好像来自崖上。不是羚牛造出的。耳贴井壁静听,嗡嗡中像有人声。村邻赶来了,心中一喜,继而转忧,人来了又怎能奈何羚牛?心中七上八下,人在井窖里被折磨着。“山娃!”“山娃!山娃!”嗡嗡中的喊声,响在井口。听那声气,是近邻铁柱叔。仔细听了,真是铁柱叔,白山娃探出头,喜出望外,扯起嗓门回应:“铁柱叔,黄胡子羚牛呢?”铁柱扒井口大声喊:“没事了,你上来吧!”随着声响,吊下来一根带铁勾的小绳子。白山娃抓住它,伸水里捞起井绳,让井上人往上拉。待井绳那一头上去了,他抓住这一头,忙往身上系。往腰间系牢了,拉直了绳子仰头说:“我往上拔呀!”“缠好了么?”上面问。“好了。”上面收着绳,他在下面蹬井壁,趁合力往上移动双脚。不一会儿,人就出了井口。爬井沿一抬头,猛地看到羚牛,惊叫了一声:“我的妈呀,”像电影里突遇不测发作心脏病的老汉们,歪头身子一软,趴地上昏过去了。“山娃,山娃!”“你醒醒,醒醒!”铁柱和几位村邻,围着他呼喊。“爸,爸耶!”他儿子山庆,尖声惊叫着。听出是山庆,微微睁开眼,看清了铁笼中的羚牛,瞪着白眼死了。一激凌坐起睁大眼,声色俱励质问:“谁叫你们把羚牛给弄死了?”“羚牛没死,”铁柱叔指着穿豆绿色制服的保护站人员说,“要不是人家赶来,用麻醉枪击倒羚牛,这会儿你还在井里闷着呢。”“野生动物保护站的?”“对,我们是野保站的。”“用的麻醉枪?”“麻醉枪。”两个穿豆绿色制服的野保站人员一个让他看钢蓝的枪,另一个介绍说:这是保护站的杜站长。杜站长笑着夸他:“你保护动物的法律意识蛮强嘛!”“我,我……我没事了,”白山娃跳起来说,“我搭伙跟大家抬羚牛。”“你歇着吧,人手够着呢。”杜站长说。“不,我搭伙抬。”他走向铁笼说。铁笼子是用粗螺钢焊成的,结实得很,份量不轻。横起穿了两根沙杆,得八个人抬。杜站长见他人年轻,又生得虎背熊腰,让他搭手肩抬。公路上停着一辆130汽车。往车上抬的路上,杜站长向白山娃:“你是咋样遭遇羚牛的?”白山娃说了东山上的经过,对方听了问:“你没惹牠?”回答说:“没”。杜站长介绍说:“羚牛和大熊猫、金丝猴一样,是我国三大珍兽之一,属法律明令保护的一类动物,是不能伤害的。”白山娃听着,没吭声。抬铁笼时,他直盯卧睡的羚牛搭在笼孔的一只后腿,掌上面腿杆上,像树杆上的结疤,缺了一垞毛,长得弯扭了,明显负过伤。想起发洪水前那年,有天上东山,远远看到这只羚牛,被他设的铁夹子夹住了一条腿,没等他开土枪打,却硬挣脱铁夹子,瘸着后腿逃跑了。没料到今儿个,真和牠狭路相逢,险些遭报复……这事他窝在肚子里,当时没说,回来也没说,给谁都没说。送走羚牛回家路上,他歪起黑胖脸,对铁柱叔露了半句,“多亏土枪被收了……”连忙打住,换了话题说:“叔,过两天收完了秋,咱一块上东山去捡板栗。”“你还要去捡?”铁柱叔斜他一眼问。“野生板栗繁得很,不捡可惜了。”油然顺口又说,“又不是吃独食,咱一块儿去捡。”“你不怕再碰见黄胡子羚牛?”“我才不怕呢!”铁柱叔说:“行,咱去捡。看村里谁还去,大伙一块捡。”说话间分路回家,他一直守口如瓶,没提羚牛报复他的真实缘由。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民间故事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大师和他的徒弟
下一篇:假冒县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