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网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神偷“我来也”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顾建平 2016-02-03 12:23:24 围观:

故事会:神偷“我来也”

数九腊月,纵然是江南,也是寒风刺骨,霜雪交逼。时已深夜,一间破旧瓦房里,四壁空空,只有一盏如豆的油灯在那破败门缝吹进的风中摇晃着,似乎在挣扎。板床上坐着夫妻俩,蜷缩着,合拥着一条又破又硬的被子。灯光中可见,夫妻俩都是面黄肌瘦,憔悴不堪,看那样子已经是饿了好几天了。那饿,那冷,使他们无法入睡。男的说:“娘子,如此模样,还不如让我一死为好。”女的说:“相公,你怎能有这念头,你若去死,我可怎么办 ”男的说:“娘子,我一生实在对不起你,自从你嫁给我这个穷秀才,没过上一天好日子,我想只有待我死后,让你另改嫁个比我好些的人,也算我对你的一点儿报答。”女的听了,不禁哭了起来:“相公,这话错了,你我夫妻一场,穷虽穷,却恩爱相敬,你果真要死,不如让我们俩一起死吧!”男的急忙说:“不可不可,我是个没用的书呆子,蒙你几年来体贴照顾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,怎可让你跟我一起去死呢!”

女的说:“我主意已定,要活一起活,要死一起死!”男的见此模样,不由十分痛楚地长叹一声:“苍天啊苍天,我刘秀才一生忠厚老实,只知善良做人,谁知竟落到如此地步。也罢也罢,让我们夫妻一起死,也可在黄泉路上做个伴!”说着,泪如雨下,夫妻俩抱头痛哭了一阵后,便找出一包老鼠药,用水调了,分成两碗,最后依依不舍地对望了一眼,各自端起一碗,闭上眼,就要喝下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却听得“啪啪”两声响,从屋梁上飞来两个黑乎乎的东西,不偏不斜,把夫妻俩手中的碗一齐打落在地,随即听到屋梁上有人一声喊:“死不得,我来也!”接着,一条黑影如飞燕一般,寂然无声地轻轻落下。这一下,可把刘秀才夫妻俩吓得不轻,一时手足无措,只是浑身发抖。

只见此人身材不高,瘦骨嶙峋的,穿一身深黑色紧身衣服,手脚灵活,眉目清秀,约二十来岁年纪。而刚才飞下来的那两个东西,却是两只鞋子,此刻他落地时一眨眼间,已经穿到脚上,那动作之快,不可想象。只听他说道:“刚才你夫妻俩的话,我全听到了,我劝你们快快不要走此没出息的绝路!”刘秀才虽说惊魂未定,但听他口气,似乎没有什么恶意,便叹口气说:“多谢好意。可是,我们夫妻俩实在无法过下去了,除此一条路,别无选择了。”那人说:“别急,我来帮你们的忙,请稍等片刻,我去去就来!”说罢,只见他身子一纵,像猿猴一样跃上房梁,霎时就从那小小的气窗里消失了。

要问此人是谁,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神偷,号称“江南第一偷”,没名字,只有一个古怪的外号:“我来也”。因为他偷了东西后,一点踪迹也查不到,但总在墙上留下三个字:“我来也”。神偷平生练就三门绝技,一是浑身柔软得像没骨头一样,上下关节无一处不活络,身子骨能缩能伸,屈曲自如,像是狸猫一样,只要是脑袋能探得进的洞,身子就能钻得进。所以穿门入户,根本不需凿壁撬锁,只要有一个花窗洞或气窗口,就绰绰有余了。二是身轻如燕,脚蹬一双特制的鞋,那鞋底是用稻草灰做衬底,走起路来一点声音也没有,能像壁虎一样贴壁而上,能如蝙蝠一样倒挂在屋檐头。黑夜在屋脊墙头上跑跳蹿纵,如白天在大街上逛荡一样轻松。曾有一次与人打赌,把一个朋友的帽子挂到了城外法清寺七层宝塔顶的定风葫芦上,别人都以为是被吹上去的呢。三是一张嘴一条舌头,能学天下各种声响,不管是男女老少,南腔北调,鸡鸣犬吠,箫鼓琴钹,风雨车船,无不惟妙惟肖,逼真得找不出半点破绽。此外,能吃能喝能睡,而又耐得饿耐得冻耐得辛劳。就凭着这几手,所以才被称为“江南第一偷”。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上一篇:砍头迷案
下一篇:血色迷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