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离奇事件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沈一译 2017-05-02 围观:

离奇事件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一段离奇的案发现场录像,牢牢地吸引了警方的视线:打开两把高科技锁起码需要三分钟,、凶手如何在半分钟内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?

两分半钟的时间空白,是否会成为警方无法逾越的障碍?

1、设局

2009年5月20日夜里9点左右,一辆押运车缓缓驶向银行的后门口,押运车刚刚停稳,一个蒙面人突然从路边的小车内蹿出来,用手枪迅速射击,击毙了在车外执勤的两名保安,随后掏出一把外形奇特的钥匙,一下就打开了车后门门把上的环形锁,这环形锁是另外加上去的,车后门还有智能锁,蒙面人正要继续开锁,突然看见了银行后门口的监控摄像,于是,蒙面人回手就是两枪,打落了摄像头……现场的监控录像到这里就结束了。

周道警官接手了这起重大案件,连续几天,他都在放映室里,反复观看着劫案发生时的监控录像。周道从警二十多年来,大大小小的案件侦破了一大堆,但从未碰到过如此蹊跷的案子!

这个劫案的蹊跷之处在于:案发后半分钟,银行执勤人员赶到,他们看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:除了倒在地上遇害的两名保安,现场已空无一人;押运车上除了那把环形锁被打开,后车门的智能锁却依旧锁着,等到警方开锁专家赶来,打开智能锁,才看到车里的一名押运员已被匕首刺破胸膛,蜷缩着倒在车里气绝而亡,车厢里满是鲜血,染红了押运员的制服和手套。车内的保险箱也被打开,里面那颗价值300万元的钻石不翼而飞……

周道和同事们一起进行了分析,觉得十分蹊跷:在打坏摄像头后,从解开智能锁、杀死押运员、打开保险箱取走钻石、重新关上后车门的智能锁,到最后驾车逃走,蒙面人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竟然只花了半分钟时间,动作的敏捷简直是匪夷所思!

那一天,周道去银行调查,银行工作人员告诉周道:押运车后车门的智能锁和车内的保险箱都配有最先进的设备,智能锁内含10把子锁,1把子锁对应1把特定的钥匙。关上车门后,智能锁会随机锁上其中的1把子锁,除了车内的押运员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上的是哪把子锁,即使蒙面人有10把子锁的所有钥匙,尝试着一把把开锁的话,平均也需要2分钟才能找到正确的那把。

周道听了,沉思了很久,又问道:“那么,要想打开押运车里的保险箱,需要多少时间呢?”

工作人员十分肯定地说:“即便输入正确的密码,保险箱自动确认、解锁,这些程序也必定会超过1分钟。”

这就是说,要打开智能锁和保险箱,最起码也得3分钟以上,蒙面人根本不可能在半分钟的时间里完成这些事情,可现实的情况却是蒙面人只花了半分钟的时间,就轻而易举地盗走了那颗价值300万元的钻石,犯罪嫌疑人设的局使周道陷入了深深的迷惑之中……

2.迷局

案发后的第三天,周道找到了银行安保的负责人尹仁。尹仁是个体型略显矮小的中年男子,当银行安保负责人有十多个年头了。案发时,尹仁正好轮休在家,等他闻讯后赶到现场,正碰上警方的开锁专家庞思佰解开智能锁,看到倒在血泊里的押运员顾兴,尹仁一下就扑到顾兴身边大哭起来。周道知道尹仁和顾兴是多年的同事,显然,顾兴的遇难使他悲伤不已。

三天后,周道来到银行,看到尹仁的神色仍然十分悲伤,心中有点不忍,但案情十万火急,调查还得进行,于是便问道:“尹队长,要打开智能锁,有没有其他方法?比如说,顾兴锁上车门后,无意中透露出锁上的是哪把子锁,然后,蒙面人就拿着相应的钥匙……”

尹仁不等周道话完,就连连摇头:“这绝不可能,老顾只有在智能锁锁上后,才知道是哪把子锁,但那时他就等于与世隔绝了,押运车的车身是完全密封的,内部是特制的回音壁,老顾在车内不管叫多大声,外面的人都不会听见;另外,手机信号在车里会自动屏蔽,所以除了老顾,没人知道是哪把子锁。”

周道听了,心有不甘,接着问道:“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——案发时,老顾自己从车内打开了智能锁?”

“周警官!”尹仁有点恼怒了,“你是在怀疑老顾吗?你没有根据呀!为了确保安全,智能锁只能从外面用钥匙打开……我希望你能尊重我的朋友。”

周道喃喃自语道:“对不起……看来要打开智能锁,只能是蒙面人用手上的钥匙了,或许那是一把特制的万能钥匙。”

这时,一个年轻保安正巧走进门来,他无意中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忍不住插嘴道:“大家都看到录像里的蒙面人,使用的是一把外形奇特的钥匙,这肯定就是万能钥匙,那把环形锁,是尹大哥担心这次押运的安全,在出发前特地加的,结果还是被打开了。”

周道闻听后内心不免有点沮丧,心想,除了万能钥匙可以立即打开智能锁,其余的开锁方法都要花去不少时间,可是犯罪嫌疑人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高科技的万能钥匙呢?

周道皱皱眉,接着问道:“对不起,能不能告诉我老顾押运时具体负责哪些事?”

那个保安抢着回答:“老顾在我们银行工作这么多年来,专门负责贵重物品的在外提取、路上押运和银行入库,所以,他知道保险箱的密码。这次押运,老顾也按照以前的流程,从委托方那里提取了钻石,一路押运回来,想不到在银行门口出了事……”

一旁的尹仁接过了保安的话头,补充说道:“周警官,老顾的确知道保险箱的密码,但是他如果想打开保险箱,也要一分钟的时间,还有,我再强调一次,老顾在这里工作三十多年了,人品是大家公认的。”

周道没有做声,他心里清楚,智能锁的线索暂时不会有什么眉目了,或许那个被打开的保险箱,会成为破解这个迷局的关键所在。

3.死局

周道从银行回到了局里,他希望通过开锁专家庞思佰的调查得到一些线索。在技术鉴别部门,周道找到了胖乎乎的庞思佰,他正半蹲在地,摆弄着从现场搬回来的保险箱。周道俯下身去,问道:“思佰,看出点眉目吗?”庞思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摇了摇头:“暂时没有,我检查了半天,可以确定这个保险箱的设置,与银行工作人员的描述是相符的,它只能靠输入密码开启,开锁过程至少需要1分钟。这个密码程序是做死的,要想对它动手改制、减少开锁时间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周道沉吟了一会儿,接着说道:“那么,我们是不是能够判定一一即使蒙面人威逼押运员说出密码,也必须要1分钟的开锁时间?”庞思佰转了转眼珠,肯定地点了一下头。

怎么会这样呢?周道一屁股坐了下去,盘着腿暗暗沉思着:万能钥匙是哪里弄来的尚无线索,又新冒出一个保险箱如何打开的难题。原本周道猜测,智能锁和保险箱都经过改制,缩短了开锁的时间,但现在的情况却并非如此,这样的话,打开押运车后车门上的智能锁最起码要2分钟,打开保险箱最起码要1分钟,而蒙面人从解开智能锁到最后驾车逃走,完成所有的环节竟然只花了半分钟时间,这怎么可能?这时,周道的手机接连响了起来,检查科、侦讯科、影印科的同事分别告诉周道:经过对现场的进一步勘查,在现场痕迹和遗留物中,没有任何对案情有帮助的发现。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,周道默默地点了支烟,他心中还有两个疑惑:为什么蒙面人拿走钻石后,还要关上车门?为什么蒙面人不用手枪,而要换用匕首杀死押运员?但是,在首要的开锁问题解决前,这两个疑惑就显得不重要了。墙上的指针此时正好指向了午夜12点,周道带着一身的疲惫,回到了家中,妻子早已熟睡,刚念初中的儿子趴在书桌上,头枕着书进入了梦乡。周道把儿子抱到床上,轻轻盖上被子。周道平时习惯了早出晚归,此刻他还没心思睡觉,便随手拿起了儿子桌上的《新编三十六计》,坐到沙发上看了起来。看着看着,周道看到了书中的“瞒天过海计”和“苦肉计”,突然,心中隐隐察觉到什么,仿佛感觉到案件有了转机,可是转念间这种感觉又消逝了,周道苦笑了一下,心想,或许是因为这起离奇的案件让自己变得敏感了。翻了半个多小时的书,疲惫不堪的周道蜷在沙发里,打起鼾来,渐渐地进入了梦境。睡梦中,周道置身于白天的案件里,一幕幕场景不断地闪现:打落的摄像头,被害的押运员,打开的保险箱,染血的白手套,还有蒙面人那咄咄逼人的骇人目光……

周道突然惊醒,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坐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手中的书,默默低下头,在脑海里又重新把案情梳理了一遍,他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,拿起警服,又冲出了家门……

4.破局

银行所有人都惊呆了:银行安保的负责人尹仁被拘留了!一天之后,在审讯室里,尹仁一脸坏笑地看着周道,以十分轻松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:“周警官,我在这里已经超过了23个小时,你们要是再找不到证据,就得放我走了。”

周道缓缓地点了支烟:“这个你无需提醒我,我倒是纳闷,凭你的头脑怎么竟然在银行里屈才当一个小小的安保负责人?”

尹仁“嘿嘿”一笑,坦然地说道:“周警官,不用拐弯抹角,我知道作为安保负责人,我确有监守自盗的可能,但是如果没有证据,你们也不能抓我吧?”

“这个自然不会。”周道拿起了笔,吐了口烟圈,“我还真佩服你,竟然设计得比好莱坞电影里的还精彩。”

尹仁把二郎腿一跷,目光幽深地看着周道:“什么设计?不妨说来让我听听。”

周道用笔在纸上边写边分析:“首先是车后门的智能锁,你成功地运用了瞒天过海的计谋,其实智能锁在开锁专家到达前根本就没打开过,你故意在车后门的门把上加了一把环形锁,然后在监控镜头前,用那把外形奇特的钥匙轻易地打开了环形锁,并随后装出要接着去打开智能锁的样子,看现场录像的人受到打开环形锁的影响,被你误导,感觉你拿着的是万能钥匙之类的工具,并且认为你下一步将要打开智能锁,而实际上,你打坏监视器后,就马上驾车离开了,所以,在执勤人员赶来时你已没了踪影。”

周道顿了顿,喝了口水,说:“别急,我知道你要问什么——既然智能锁没有打开,车里的保险箱是怎么被打开的?顾兴又是如何在封闭的车内被杀死的?事实是,你和顾兴一起用了苦肉计,保险箱是顾兴在路上打开的,他知道密码,打开自然很容易;顾兴也不是被蒙面人杀死的,他是在押运车抵达目的地时用匕首自杀的。作为押运员,他本来就戴着手套,因而也不会在匕首上留下指纹。我原先一直感到困惑:为什么两名保安是被枪杀的,而顾兴却是被匕首刺杀的?顾兴的自杀也就解释了这个疑问。他这么做,是为了帮你造成杀人抢劫的假象,至于顾兴为什么要用自杀的方式来帮助你,经过我们昨天的调查,已经获悉,顾兴在上月的银行体检中,得知自己患了严重的肺癌,他可能是想在死前为自己的家人骗取巨额的保险金,于是他就找到并说服你,一起精心策划了这起抢劫案。”

“精彩,精彩!” 尹仁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周道,“推理和分析得太漂亮了!不过,周警官似乎忘了件事,钻石呢?现场的人都能作证,车门打开时,钻石已经不在了,如果我在打坏监视器后离开的话,钻石怎么会被我拿走?老顾就算是自杀,保险箱就算是路上打开的,可钻石始终是在密封的车厢里,我是用什么办法拿走的呢?”

周道的手慢慢转着笔,悠闲地玩弄着,他的眼睛却直视着尹仁,说:“自杀前,顾兴打开保险箱,把钻石藏在身上的某处,而你乘警察打开车门时,抢先扑到顾兴身边,表面上你是在关心顾兴的状况,实际上,你是利用现场混乱之际,将他身上的钻石转移到自己身上。由于你是银行的安保负责人,又是顾兴的老朋友,设人会对你扑向他的举动产生怀疑。”

尹仁喘着粗气问道:“那钻石呢,是不是在我家里找到了?”

周道耸了耸肩,说:“没有,我们在你家里还没搜查到钻石,也没有找到其他相关的物品。”

尹仁叹口气站了起来:“谢谢你告诉我这样精彩的故事,不过现在离24小时最长询问查证时限还有5分钟,没什么别的事我要告辞了。”

周道摆了摆手:“你是不会再留在审讯室了,你马上要去我们的拘留室,当然,必须把你鞋子里的钻石先留下。”面对突然僵住的尹仁,周道接着说:“我上次询问你时,就发现你穿的增高鞋是崭新的,但偏偏鞋跟处有不协调的刮痕,而且鞋跟部分的大小,正好可以放下钻石。如果在你家里找不到钻石,钻石肯定是藏在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,那就是你的鞋底!”

尹仁此时不自觉地瘫倒在椅子里,喃喃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?”周道摇了摇头:“我是从一开始就怀疑你的,一是车门一打开你就抱着顾兴号啕大哭,给我感觉你事先知道他已经死了;二是犯罪嫌疑人肯定是银行内部人员,唯有他们,才能精确拿捏抢劫和逃走的时间点,并利用这时间点来制造现场的假象,但是我苦于没有其他的证据,当然也不能排除他人作案的可能;更重要的是,在整个案件最关键的开锁和杀人问题上,你分别用了瞒天过海计和苦肉计,成功地误导了我们开始断案时的思维和判断,对破案造成了很大的阻力。我只是偶然得到灵感,才回到了正确的推理方向。”

周道示意旁边的警察取出尹仁增高鞋里嵌藏的钻石,然后披上外套,回头对尹仁说道:“接下来的事就转交给其他科室了,我得马上回家去睡个好觉,噢,不,我打算多看看儿子的书,或许我还能从那里挖掘很多有益的东西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闯关东的一家人
下一篇:最后一次机会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