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小偷遇上大盗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张东兴 2017-05-02 围观:

小偷遇上大盗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有个小偷王毛,看中了一个作案的好地方,出手前信心不足,就携了一壶酒,一只鸡,去求祖师爷保佑。

小偷的祖师爷是梁山好汉时迁,王毛来到供有梁山好汉的庙宇,找到时迂的泥像,摆上鸡,上了香,慎重考虑后,向祖师爷念了一首打油诗:

夜半三更拜祖神,

但愿人家不闭门。

值钱之物摆当路,

偷罢报警不追寻。

祝罢,倒酒三杯,磕了头,王毛心里踏实多了,他根据计划,来到自己事先踩过点的地方,那是一个单位的招待所,主楼是幢三层小楼,既不高大,也不辉煌。这种招待所外表越寒酸,里头越是别有洞天,最近“偷盗界”盛传,招待所里刚进了一批好东西,王毛这次来,就是想赶在同行前面,先下手为强。

戴上假发,粘上胡须,王毛就翻墙进去了。他伏在暗中看清哪里有摄像头,然后能躲就躲,低头而过。

看到二楼一个房间灯火通明,王毛就顺着下水管爬了上去,躺在一楼的遮阳板上偷听。听了半个小时,他大体明白了,屋里共有这么几个人:秦局、王处、钱处,还有一个齐总,但听起来不是总经理,应该是管账的总会计之类的,都是这个单位的关键人物。招待方是这个招待所的所长,姓时。另外还有一些莺莺燕燕,想必是服务员。

这时就听时所长吩咐:“兰子,去,把咱新进的那批十五年的五粮液搬一箱上来,让各位领导尝尝。”

王毛一听大喜:十五年的五粮液,能卖到一千多元一瓶,自己只要弄他两箱,那就不虚此行,看来这就是圈子里盛传的“好东西”了。想到这儿,他哧溜下楼,伏在暗处等着,一会儿就听到清脆的高跟鞋走下楼来的声音,那人一边走一边述嘟嘟囔囔:“都这时候了,还要一箱,喝死你们!”不用说,这就是兰子了,跟着吧。

兰子开了库房,搬了一箱酒,出来拿脚向后一蹬,库房门“咔嗒”锁上,但是钥匙插在锁孔里,忘记拔了。

王毛眼睛一亮,想起自己求祖师爷的第一句:“但愿人家不闭门”,应验了!他扫了一眼那串忘在门锁里的钥匙,赶紧打开随身携带的百宝囊,从里面取出几把没用的旧钥匙,几秒钟的工夫,就组装成了一串山寨版的钥匙串,和兰子忘在库房门上的那串钥匙个数、外型完全一样,只是钥匙牙不一样,不过只要不开锁,别人就发现不了。这时,兰子才刚走出十步,王毛施展绝技,将那串山寨版的钥匙无声无息地装进了兰子的口袋,兰子还一无所知,抱着那箱酒继续走。为什么要用山寨版的钥匙串呢? 一是王毛发现那串真钥匙上有把车钥匙,于是他有了一个更大的计划;二是兰子回去肯定得交还钥匙,发现钥匙忘了肯定得再回来,那不耽误事吗?王毛来到库房门前,打开库门,进库一看,天啊,里面足有100箱五粮液!他锁上库门出来,镇静地直接走到门岗那儿,拿烟散了一圈,晃了晃手中的钥匙:“哥儿几个,时所长请几位搭把手,把库里那批酒装车上去。”

几位保安不认识王毛,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是个小偷,听说是时所长下令,那就搬吧。跟着出来,王毛这才摁了摁车钥匙上的遥控器,一辆客货两用车“嘀”的一声,王毛又摁了一下,车门锁打开了。王毛把车倒进库房,几个保安一起动手,百来箱酒很快搬上了车。这时,有个保安突然问:“这酒刚送来,怎么又装车了呢?”

王毛指指二楼,说:“秦局、王处、钱处、齐总喝着这酒都说味儿不对,时所长恼了,让我连夜退给他们。这帮兔崽子,眼让钱糊上了,连咱都敢坑!”

保安们听他把楼上的贵宾说得一个不错,本来还有点怀疑这人怎么不认识,现在连这点小疑问也打消了。一个保安一溜小跑过去打开大门,王毛挥挥手,开车出去了。他心里一个劲地感谢祖师爷:“值钱之物摆当路”,人家不单把东西摆当路,还提供车,还都给搬车上了,这祖师爷,可真没白敬他呀!

看看车开出了保安的视野,王毛一溜烟把车开出二百公里,在当地租了个房子把酒卸下,又连夜把车开到另一个城市,想找个下家先把车出手。可是刚到郊区,车出了毛病,不走了,王毛只得弃车,搭车回来。

王毛回来后顾不上歇息,赶到招待所附近,找个茶馆坐下来,打听消息。这时他换了衣服发型,就算和那几个保安面对面,他们也认不出来。

茶客中不少是穿拖鞋的,应该就是这附近的居民,可是闲谈中没谁提到招待所招了小偷、来了警车之类的。

这倒不出王毛的意料,一批就进100箱五粮液,每箱4瓶,每瓶就算1000元,还得40万呢,一声张出去,公众难免会问:钱怎么来的?给谁喝?这不要了他们的命吗?所以他们多半不会报警的。

自己只要求“偷罢报警不追寻”,没想到人家连警都没报,这祖师爷可真没说的了!

可是租房时交了2000元押金,王毛那点启动资金快没了,虽然现在处理赃物很危险,但也不能饿着呀!王毛不敢大批量的卖,就用自行车驮了两箱五粮液去礼品回收店,店老板仔细看看包装,一摆手:“你这酒是假的。”

王毛好像给兜头浇了一盆凉水,但他一点没露出来,还骂了一句:“他妈的还托老子办事呢,就送这酒?去他妈的!”转身出来,又问了两家,都说是假的。

王毛可就沉不住气了,一阵风跑回来,一箱一箱打开,全是假的!王毛这个气呀,辛辛苦苦一晚上,没挣着钱倒赔了两千多!他越想越不对,一进就是40万的酒,这样的招待所所长,钥匙串上的车钥匙不是豪华小车的,竟然是客货两用车的,打死我也不信!这里头肯定有鬼!

王毛不甘心,晚上又偷偷进了招待所,正好那个叫兰子的服务员下楼催菜,王毛趁机一把将她拉进早已看好的空房里。

这个兰子可真不简单,一不惊叫二不慌,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样子,说:“你可来了。”接着,她变戏法似的从旗袍里拿出一沓钱:“一万块时时带身上,特别是我们穿旗袍的,你不知有多难受!”

王毛傻了:“什么意思?”.

兰子说:“我们所长说,这几天一定会有人找来。如果找到我,让我给这个人一万块,还让我转告你一句话:领导喝的是真酒。”

王毛略一思索,全明白了:所长故意事先放出风声,让众多小偷盯上他进的这批假酒,而他给领导喝的却是真正的五粮液。酒失窃后,那些领导深知利害:这种事就跟洗澡被抓一样,都不宜声张,自然是一捂了之。这样,不管失窃的酒是真是假、所长进假酒是有意是无意,都没事了,高!

人家虽然有耍他之嫌,但活儿做得漂亮,还给了王毛一万块辛苦费,也算对得起他。王毛说了声:“佩服!”拿钱走人。兰子在后面说:“我们所长还让我告诉你:他姓时!”

王毛一愣,祖师爷时迁的后人?赶紧向北作了个揖,这才扬长而去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2010年第01期段子
下一篇:一言之祸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