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给铁公鸡拔毛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彭晓风 2017-05-02 围观:

给铁公鸡拔毛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阿亮最近跳槽到金海啤酒公司,在收购处当上了质检员,甭提有多神气了!来卖大麦的对他都赔着笑脸,为啥?他手里拿着验粮器,往你卖粮的麻袋里一插,取出一点大麦,看看成色,再试试干湿,看你不顺眼,稍微降一下等级,价格上你就得受损失,谁跟钱过不去呀!

来金海啤酒公司卖大麦的都是些粮贩子,为使自己的大麦卖上好价钱,他们都讨好阿亮,经常塞盒好烟给他,或吃饭时捎上他撮一顿。可是,有一个粮贩子不仅没给阿亮送过烟、请他吃过饭,若阿亮在检验时稍有不公,还会跟他较真顶牛。这个粮贩子叫大牛,阿亮向别人打听过他,他们提起大牛都直摇头,说他是出了名的铁公鸡、死脑筋,只会蹭别人的,想让他请别人吃饭?比登天还难。

阿亮见过几次大牛蹭饭,大牛挺能喝啤酒,放开了量,最多能喝八瓶,超过这个量他就醉了。大牛把这个分寸掌握得很好,只要是别人请客,他每次都不多不少,正好喝八瓶,这样既不会过量,又能占到最大便宜,真是算计到家了。不过阿亮不信这个邪,他偏想给铁公鸡拔毛。

机会很快就来了。这天上半晌,大牛开着他的东风车进了收购处,等到给大牛验收时,已经快中午了。阿亮手拿验粮器,爬上大牛的东风车,往一个麻袋里一插,抽出来一看,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,暗道:大牛啊大牛,今天你总算栽到我手里了!阿亮把验粮器往跟上来的大牛眼前一伸,眉毛一挑,说:“大牛,你这次收的大麦沙子多不说,还有芽麦!”说完又拈了几粒大麦放在嘴里咬了咬,“也没晒干!就凭这几点,给你个三等价,水分按百分之五扣!”

金海啤酒公司收购大麦,价分三等,三等就是末等,价钱每斤比一等的低一毛钱,大牛这车大麦有十来吨,若按三等卖,就比一等少卖两千块,这还不算扣除的水分。大牛一听不干了,不过这次他没跟阿亮理论,而是赔着笑脸,递上一支烟,说:“通融一下,给个二等吧,总不能让我空跑一趟、还赔上油钱吧?”

“你们是无利不起早,会空跑?”阿亮斜了大牛一眼,推开他的烟,跳下车回办公室了,“要卖就这等级,不想卖就拉走!”阿亮这是故意为难大牛,这样的大麦,虽说评不上一等,但二等还是可以的,他这么说,就是让大牛知道,自己这个位子很重要,跟自己对着干就要吃亏。

其他卖大麦的粮贩子都走了,阿亮进办公室后就不再理会大牛,看起了报纸,附近收购大麦的只有他们啤酒公司,他想难难大牛。中午下班时,阿亮见大牛果然没走,蹲在东风车前抽烟,一副不甘心的样子。阿亮微微一笑,故意说:“大牛,你怎么还不走?”

“已经中午了,卖了一时也卸不完。”大牛搓着手,吞吞吐吐地说,“阿亮,要不你中午别回了,跟我一块吃,好早点回来给我过磅。”

阿亮正等着大牛这句话呢,他装模做样推了一下,见大牛还坚持,就跟大牛去了一家餐馆,坐下后也不客气,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菜,又让服务员拿来他们公司生产的啤酒。阿亮心想:给铁公鸡拔毛,千载难逢,索性一次拔个痛快。

酒菜端上来后,阿亮就大块吃肉、大口喝酒起来,大牛乖乖就范,阿亮心里那个美呀,可是吃着吃着,阿亮觉得有点不对劲,再一看大牛,一下愣住了:大牛眼里分明含着泪珠!

一个大老爷们,不就是请一顿饭吗,至于这么委屈吗?阿亮看了看四周,见没有人注意他们,就用脚踢了踢大牛,小声问:“大牛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,我是可怜牛洼的乡亲们啊!”大牛擦了擦眼泪,仰脖喝了一口啤酒。接着,大牛解释说,他老家是牛洼的,前段时间接连下雨,牛洼地势低,待收割的大麦都泡了,等好不容易天晴了,大麦有好多都出芽了,结果其他粮贩子要么不收,要么价压得贼低,最后乡亲们找到了他。

阿亮还是一头雾水:“我又没说不收,只是价低一点而已。” 大牛看了阿亮一眼,没说话,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,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。阿亮接过来一看,是张收购单,每个人名后面都记着收购多少大麦。大牛说:“你若按三等价收,他们今年就赔了,因为今年人工、化肥、农药都涨了,即使按一等价收,他们也仅仅保本。辛苦了大半年,就是这结果,你说农民可怜不可怜!”

阿亮有在农村生活的经历,至今老爹还在农村,知道农民的疾苦,大牛虽然没责怪他,可他觉得脸上一阵发热。阿亮正要说话,只听大牛继续说:“阿亮,我知道别人在背后说我是铁公鸡,我不是不近人情,他们那些人收购大麦时在秤上做手脚,价压得低,这边又捧着你,你会给个好等级。 我是实打实地收购,不忍心对农民动手脚,只挣些辛苦钱,实在是……”“大牛,你别说了。”想想大牛平时的表现,阿亮知道他说的是实话,自己被别人捧在手心里惯了,养成了坏毛病,今天自己故意刁难大牛,确实有点卑鄙,于是忙打断他说:“今天我请你!”“这不是一顿饭的问题。”大牛抬头看了阿亮一眼,“收购时我跟乡亲们说了,说我跟你关系很好,这大麦你能给一等价,即使你给我二等价,我回去也不好交差,乡亲们会怎么看我?还以为我贪了中间的差价呢。”

阿亮明白了大牛的意思,他是想让自己给他那车大麦一等价啊!从情感上说,阿亮同情牛洼的乡亲,可芽麦是卖不上一等价的,于是正色说:“大牛,这我无能为力。”大牛苦笑了一下,说:“其实啊,那些人都蒙你。跟你混久了,他们知道你爱检验车上哪些麻袋,就在那里放上好的大麦,他们的大麦跟我的差不多,可都评上了一等。”大牛说的情况是存在的,但阿亮当时没查出来,过后就不能再追究了,所以他仍然摇头说:“大牛,这不行啊!”

大牛眼巴巴地看着阿亮:“一点也不能通融?”“大牛,你这不是为难我吗?”阿亮猛喝了一日啤酒,说,“每人都有能力范围,就像你吧,你最多能喝八瓶啤酒,要是喝十瓶,你就醉了,因为这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了。”

大牛看了一眼手中的啤酒瓶,眼睛一亮,说:“假如我能喝十瓶呢?”

“你今天若能喝十瓶而不醉,我就破一次例!”阿亮知道大牛最多只能喝八瓶,索性就跟他打起了赌。

大牛眉开眼笑,抓起酒瓶就喝了起来,一瓶、两瓶,他喝一瓶阿亮就给他开一瓶,渐渐地,阿亮的眼睛越睁越大:大牛前后真的喝了十瓶啤酒,而且连一点醉的迹象都没有!

真是活见鬼了!阿亮瞪大眼睛问:“你、你以前是在骗我?”

“没有,我以前最多只能喝八瓶。”大牛微微一笑,指着啤酒瓶说,“可是,以前这酒是600毫升一瓶,现在改500毫升一瓶了,十瓶也只比八瓶多一点而已。”

阿亮愣住了,他不相信地看了又看手中的酒瓶,千真万确,这酒正是自己公司生产的,可公司什么时候把啤酒瓶改小了,他还真没注意。

这时,只听大牛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们公司的酒少了,可价钱没变,这不是变相涨价吗?但你们还坚持以前的收购价,这也太不公平了吧?”

愿赌服输,阿亮给了大牛那车大麦一等价。原本想给铁公鸡拔毛,谁知拔了自己的毛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天下父母心
下一篇:笑话12则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