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斯诺克风云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黄胜 2017-05-02 围观:

斯诺克风云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、强龙过江

东方红台球厅是登州市最大的台球厅。

这天,由于是周末,东方红台球厅又是顾客盈门,每张球台都不闲着。下午两点左右,大厅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此人四十多岁,他在每张台球桌前都驻足观看片刻,边看边摇头,意似不屑,转了一圈后,他走到服务台前,口吐狂言问服务员:“小姐,今天没有高手来打球吗?是不是登州没有高手?”一口南方口音。

好大的口气,服务员立刻明白了:这一位是专叫阵的。这几年,东方红台球厅名声在外,登州打台球最好的几个人都经常在这里打球,于是,就常有外地的台球高手前来挑战。服务员见惯不惊,说:“高手有的是,不过,人家不轻易出手,今天一个没来。”

中年男人说:“那你能不能给我约一位?”

服务员拿起电话,拨了个号码,说道:“张经理,有高手来挑战了。”

片刻后,一个精明强干的年轻人来到服务台,自我介绍是台球厅经理张伟,问中年男人贵姓,中年男人说:“我姓战,听说你们这里藏龙卧虎,专程来切磋一下。”

张经理说:“欢迎,战先生一定是台球高手,您要是不嫌弃,咱们俩先进去打一局如何?”显然,他是想先试试深浅,考量一下来者球技。

战先生微微一笑,说:“当然没问题,请教了。”

随后,战先生跟随张经理穿过大厅,走进一间贵宾室。刚一进门,他就忍不住叫了一声好。这间贵宾室足有一百多平方,装修极为豪华,设施齐全,不但有球手休息区,四周还设了一圈观众席位。正中间,摆了一张崭新豪华的台球桌,球已摆好。

这时候,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服务生送进来茶水饮料,然后走到台球桌台取过几支球杆,送到战先生面前,恭敬地说:“请您挑支球杆。”

战先生看了他一眼,心说这么高级的地方怎么让个小跛子来当服务员?他挑也没挑,随便拿了一支球杆,握在手里。

张经理对服务生说:“好,虎子,开始吧。”

这个叫虎子的服务生戴上白手套,站直了,朗声道:“远来是客,请客人先开球。比赛开始。”

战先生心中好笑,看他这架势,倒像国际大赛的裁判似的。他走上前,俯身击出了第一杆。

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旁边的张经理心里立刻就有数了,不是强龙不过江,这自己不是这位战先生的对手。事实也如他所料,不到一刻钟,他就干净利落地输了这一局。

战先生问:“还要再打一局吗?”

张经理把球杆交到虎子手里,说:“不必了,我跟您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。战先生,我马上给你约高手。不过……”他沉吟着,露出很为难的样子。

战先生说:“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“是这样的,倒是有几个台球好手经常来这里玩,不过,他们打球一般都要带点彩头,轻易不会跟人交手。当然,大家只是小耍耍,输赢很小,就是图个热闹。”

战先生明白了,微一沉吟,道:“无妨,添点彩头也无伤大雅。张经理,一局输赢是多少?”

张经理说:“可高可低,一般二百块钱一局,另外,输者要付贵宾厅租金。”

战先生痛快地说:“好,就二百。我输了照付,赢了分文不收。”

张经理一愣,打台球不愿意带彩头的球手他见过,但输了愿意掏钱赢了却不肯要钱的倒是头一次遇到,看来,这人若非神经有问题,就是对自己的技术相当自信,他迟疑着,说:“这……不太好吧?”

战先生哈哈一笑:“没事。不瞒你说,我在南方也开了一家台球厅,生意还不错。我打球不是为了钱,只是爱好。像我这种半吊子水平,人家职业球手不屑跟我打,一般爱好者又不是我对手,所以,我这才到处找业余高手切磋交流,不图别的,就是求一乐趣。”

张经理竖起拇指,感慨道:“战先生是真正的绅士,台球本来就是一项优雅的绅士运动,沾染上铜臭气就有些大煞风景了。哈哈,我们这些人是俗人,只好委屈战先生您了。”

战先生说:“哪里,还请张经理帮我约到真正的高手。”

张经理满口答应,说绝对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

当然没问题,登州城数得着的几个台球好手接到张经理电话,听说赢了有钱拿输了不出钱后,一个不少,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。

2、初露身手

登州台球圈内公认的第一高手张东方是在晚上九时开车赶回登州的。

等他来到台球厅时,比赛已近尾声。一名本地球手灰头土脸地呆坐在休息椅上,那位战先生则神情轻松,正绕桌一杆接一杆击球,弹无虚发。而观众席上,登州其他几个所谓的台球好手,个个垂头丧气,显然已败下阵来。

众人看到张东方进来,个个面露喜色,纷纷招呼:“张老板,您可回来了,就等您教训这个家伙了。”“这家伙也太狂妄了,师父您一定给他点颜色看看,别让他以为我们登州没人。”

张东方抬手示意大家肃静,随后,他找了一个空位坐下,凝神观察场上比赛。

他越看越是心惊:这位战先生沉着冷静,击球挥洒自如,无论是角度,还是力度,都恰到好处,就是自己,只怕也是难以企及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张东方曾做过职业球手,退役后,他在登州开办了这家台球厅,开门授徒。今天傍晚,身在外地的他接到经理电话,说来了一位高手,无人能敌,他便赶回来见识一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。他边看边想:看此人身手,像是职业球手出身,看年纪,跟自己差不多,会不会是自己那一代的球手呢?

此时,场上形势已趋明朗,台面上只剩一颗红球,位置又极佳,战先生只要轻松打进红球,分数就可领先,剩下的彩球也很有希望一杆清台。只见他略一沉吟,观察了台面上各球位置后,俯身击出了一杆。但是,意外发生了,红球竟然不进,众人哗然,刚想欢呼,但随即鸦雀无声。原来,战先生竟然匪夷所思地做出了一个难度极高的斯诺克:红球停在了蓝球跟黑球之后,且紧贴底库库边。而白色母球则落在对侧顶袋入口处,前方被一颗黄球挡住了去路。要解此斯诺克,唯一的线路就是将母球避开黄球横向击球,经边库的两次反弹后,从蓝球和黑球之间穿过,再经边库反弹,才能击中红球。这一杆要求力度、角度必须拿捏得丝毫不差,母球才能从黑、蓝两球的狭小缝隙中穿过。

张东方见此局势,不由叹了口气,心说,别说在座各位了,就是顶尖职业球手来,要想解开此局,也非易事。

场上那位老兄差点挠破了头皮,拿着球杆横竖比划了半天,才试探着一杆击出,但角度差得很远。观众席上传来哄笑声,他见此情景,不愿意再丢人,丢杆认输。不过,他为找回面子,不服气地对战先生道:“我解不开,你解给我看看呀,你解开了我们大家才服气。”

战先生笑道:“你不成,我恐怕也不成。”俯下身子,瞄了瞄,一杆击出,角度差了一点,母球碰到了蓝球。

那个叫虎子的服务生马上将各球摆回了原来位置。

战先生重新看了一下线路,又一杆击出。这次,母球却又碰到了黑球。他摇摇头,自嘲道:“我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,解不开。”

那位本地球手登时得意洋洋,像是自己解开了似的。

两杆未解开,战先生也不再试,问张经理:“张经理,还有没有来跟我比的?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张东方。

张东方却站起来,喜容满面地大声问:“你是战风云战大哥,对不对?”他终于想起此人是谁,刚才这个斯诺克让他心头一亮,想起当年自己参加的那届全国大赛中,正是此人布局了一个相当难解的斯诺克,令对手直接认输。

“你是……”战先生一怔,凝目看着张东方,猛一拍脑门,欢喜地道,“……想起来了,张……张东方,对不对?”

两人热情地握手,寒暄。

旁边一人低声嘟囔道:“师父,你跟他客气啥?上场教训一下他,不然今天我们登州这面子可就丢大了。”

张东方哈哈大笑:“我上场?哈哈,我上场也是孔夫子搬家——出了输(书)还是输(书)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2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为啥不开枪
下一篇:这张订单不简单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