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惊心的扣扣结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王应良 2017-05-02 围观:

惊心的扣扣结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三桩离奇的命案现场都留下了一粒玻璃纽扣,是巧合,还是阴谋?一个触目惊心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……

1.年年买年年偷

兰溪镇派出所所长刘晚,今年四十来岁,他遇事沉着冷静,对侦破工作很有一套。这天,他正在办公室里津津有味地看晚报上的一则新闻,上面刊登了今年全市高考文理科状元的消息。突然,他接到石头嘴村村长石大全打来的电话,说他们泵站的电动机又被盗了。

刘晚听完,浓眉一皱,说了句:“你一定要保护好现场!我们马上就来。”说罢,他带着侦查员小木,跨上摩托车,直奔石头嘴村而去。

这石头嘴村,临近长江边上的策湖,地肥水美,适合种植水稻。村里为了便于农田排灌,便在策湖旁边修了一个抽水泵站。可是接连三年,一到农忙季节,泵站的电动机就被小偷偷走。那真是:年年买,年年偷!

刘晚和小木很快就赶到石头嘴村。简单说了几句后,村长石大全就把他们带去策湖泵站看现场。可是这一看,气得刘晚吹胡子瞪眼睛,原来现场已经被人全部破坏了,就连泵站被小偷撬开的大铁锁,也丢进了策湖里。

刘晚没好气地说:“石村长,我跟你说了,要保护好现场,保护好现场!你看看,这现场被破坏得这么厉害,你让我们上哪儿找犯罪赚疑人去?”石村长支吾着说,等他打完电话回来,村民们已经把现场搞乱了。

显然,刘晚他们已经无法从现场获得破案的蛛丝马迹,只能另寻突破口了。经过仔细分析,刘晚突然想到:这个小偷为什么总是选择在村里急需用电动机之时偷呢?

刘晚认为:一、这小偷十分清楚村里的情况。他知道这时候农田都等着灌溉呢,少了电动机,村里肯定要想办法尽快去买新的;二、往往这个时候,大家都忙着,会把这种失窃的事暂时放在一边;三、这个小偷眼下急需一笔钱,便打起了电动机的主意。但他又觉得奇怪:难道三年来,每到这个时候小偷就需要用钱?想到这里,刘晚便回头问石大全:“对了,你们村谁家一到这个时候,总是最缺钱用?”

石大全想了一下,突然叫起来:“没错,肯定是陈三!”原来,村民陈三的儿子正在读高中,这三年来,一到这时候,陈三就像狗婆子淹死了儿,急得到处向人借钱给儿子上学。今年,陈三的儿子刚刚参加了高考,大学几千块钱的学费,简直快要把他逼疯了。最近几天,陈三连农活儿也不管了,每天早出晚归的,就是给儿子筹学费。

刘晚朝小木看了一眼,说:“高中三年,是要不少学费啊!走,我们去陈三家看看。”

陈三家住在村东头,两间破旧土砖房,大门敞开着。石大全站在门口,喊了两声,没人答应,便和刘晚一起走了进去。陈三家一眼就望对穿,显然这里是无法藏住一台电动机的。小木正想往里查看,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。小木忙问:“你是陈三吧?”从里屋出来的,原来是个少年,他望着刘晚等人,问:“你们找我爸吗?”

石大全一见,忙上前问:“状元,你爸哩?”

这个叫“状元”的少年说:“我爸去借钱了,还没回来。你们坐吧,我去倒水。”

趁着少年去倒水时,刘晚问石大全:“这孩子咋叫这个名字?”石大全忙介绍说,这孩子叫陈志和,现在大家都叫他“状元”,因为他是今年全市的高考理科状元。刘晚一听,心说:原来全市理科状元是陈三的儿子!于是,他向这孩子投去了欣赏的目光,只见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,举止斯文。等他把茶水端过来时,刘晚还激动地说:“我早上还看到晚报上刊登了你的新闻哩,不错,真不错!”陈志和只是腼腆地笑笑,没有说话。

就在这时,陈三从外面回来了。刘晚不动声色地朝他打量了一下,发现此人是个五短身材的猥琐汉子,敞开的衣服里,竟然也时髦地戴着一个饰品。刘晚定睛一看,心里不免好笑,原来陈三戴的是一粒不值钱的玻璃纽扣。

刘晚不想让陈志和知道他们的来意,便把陈三叫到门外,问他昨晚去了哪儿,干了些什么,刚才出去又是干什么?陈三一边抹着头上的汗水,一边一一作了回答。石大全上前直截了当地说:“陈三,你要是偷了电动机,就趁早承认,刘所长会从轻处分你的。”陈三一听,紧张得连忙摇头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“什么没有没有!”石大全大喝一声,“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家状元上大学要钱。你说,村里最值得怀疑的人,除了你,还有谁?”

陈三用充血的眼睛,瞪着石大全,结巴了半天,最后极力分辩道:“我……没偷……你不要血口喷人,兔子急了也要咬人……”

刘晚见陈三的儿子陈志和在向这边张望,不知为什么,心里特别怕伤害这个少年,便连忙对陈三说,这只是一般性的调查,并不是就怀疑他。告别陈三后,刘晚对石大全说:“在没有确切的证据前,我们是不能随便下结论的!”接着,他吩咐小木对村里另外几个怀疑对象进行排查,自己则骑着摩托车走了。

2.石灰窑里沉尸

第二天一大早,刘晚匆匆从县城赶了回来。还没听完小木的汇报,就接到石大全的弟弟石大明的电话,说他哥哥石大全死在了一个废弃的石灰窑里!

刘晚大吃一惊,连忙打电话向县公安局作了汇报,然后就带着小木匆匆赶到出事现场。这是一个很普通的石灰窑,是去年村里改建办公楼时掘的,就在村部办公楼的下边,约有三十平米宽,七八,米深,前几天下雨,已经积了半窑雨水。石大全的尸体已经被人捞了上来,放在一旁的一张凉席上,刘晚和小木仔细地察看了尸体,没有发现外伤,看样子像是不小心失足溺水而亡。

这时,小木发现石大全身上有些红斑,如果是失足溺水而亡,说明死者生前半个小时还喝过烈性白酒!一问,这个石大全果然嗜酒,而且早上一起床就要喝酒,往往一喝就控制不住自己。今天早上也不例外,他喝了半斤白酒后,就骑着摩托车去了村部,却一直没有回来,还是放牛的孩子发现石灰窑里浮着个东西,好奇地跑去一看,才发现是具尸体。

很快,县局刑侦大队来了人,法医对石大全的尸体进行了解剖,经取样化验,结论却是:死者身上无打斗痕迹,初步断定系酒后溺水,意外死亡。可刘晚却对这个结论有些怀疑:石大全每天都喝酒,每天喝了酒就骑摩托去村部上班,每天都从这石灰窑经过,怎么会轻易掉下去淹死呢?

刘晚不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觉得石大全的死,与泵站电动机失窃案有某种关联。于是,他带着小木再次来到石大全出事的石灰窑旁,正碰上石大明在给他哥哥烧纸钱。刘晚便走上前,一边和石大明说着闲话,一边仔细地察看。

就在这时,小木忽然发现石灰窑一旁的草丛中,有个东西在发光,过去捡起来一看,竟然是一粒玻璃纽扣。

石大明一见这纽扣,不禁冲口而出:“这……这不是陈三的扣子?”接着又说,村里人人都知道,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陈三脖子里就挂着一粒玻璃纽扣,有人问陈三,他却笑而不答,挺神秘的。石大明气愤地说:“这个该死的陈三,一定是他挟嫌报复杀人!”

小木一听,皱了皱眉头,看着刘晚说:“难道陈三为了一台电动机就杀人,犯得着吗?”刘晚则十分肯定地说:“偷电动机的另有其人,不是陈三!”刘晚为啥这么肯定呢?

原来,昨天刘晚从石头嘴村回去后,就直接去了县城。他认为既然石头嘴村每年被偷的电动机都是刚买的,估计小偷不会当废品卖掉,一定是卖给了农机销售商店。于是,他走访了县城里所有的销售网点,结果却让人大为惊诧,不仅这些商户没有收购来历不明的电动机,而且他们查了近几年的销售记录,根本没有卖过一台电动机给石头嘴村。那么,石大全每年买的电动机是从哪里来的?这说明:一种可能是,石大全监守自盗,谎报窃案;另一种可能是,石大全与小偷串通,让小偷先偷了电动机,然后再从小偷手里买回来。刘晚这么想着,便转身直视着石大明,问道:“如果说陈三是杀人犯,那肯定不仅仅因为石村长诬赖他偷电动机,你这么肯定是他,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天大的仇恨不成?”

石大明躲闪着刘晚的眼光,低下头,叹了一口气,很不情愿地说,他哥哥石大全生前,曾和陈三的老婆偷偷相好,两个人明铺暗盖十几年。陈三那个老婆,天生水性杨花,听说和村里不少男人相好过。陈三对这事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唯独对石大全,他总是耿耿于怀。就在昨天晚上,当他得知老婆偷偷跑去村部和石大全相会,便气冲冲地拿着锄头,扬言要一锄头砸死石大全……

刘晚听了,默默地接过小木手中的玻璃纽扣,看了看,这是一粒再普通不过的玻璃纽扣,银灰色,圆形,四只眼,上面系着一条小红绳子,显然是为了方便挂在脖子上。此时,红绳子断了,从留在上面的纤维看,绳子是被人用力拉断的。

刘晚想到昨天,石大全一口咬定陈三偷电动机时的情景,看得出陈三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难道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真的会报复杀人吗?这么一想,他把纽扣用塑料袋装好,交给小木,说:“走,到陈三家里去。”石大明一听,放下手中的纸钱,站起身说:“我也跟你们一起去。”

当他们再次来到陈三家,陈三正好在家。儿子陈志和正在牛栏里给一头黄牯牛喂草,见到刘晚来了,很客气地打了一声招呼。陈三好像挺怕儿子知道什么,忙从屋里出来,对刘晚小声说:“我们到路边说去。”来到路边,陈三面对着刘晚,急得像要哭出来:“刘所长,我对天发誓,我真没有偷泵站的电动机!”

刘晚说:“我不问这个。我想让你看样东西。”说着,向小木使了一个眼色,小木便把那粒玻璃纽扣掏了出来,递到陈三面前问:“陈三,这个东西你见过吗?”石大明也在一边说:“陈三,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陈三见到纽扣,先是一惊,慌忙把手伸向自己的脖子里摸索起来,很快,脸上露出一丝宽慰,他从脖子里拽出根红丝线,指着上面的玻璃纽扣,对刘晚说:“刘所长,我的扣子还在哩!”

小木上前仔细一对比,陈三脖子上的玻璃纽扣,和自己手中的玻璃纽扣竟然一模一样!

刘晚回过头问石大明:“你们村里除了陈三,谁还戴过这种纽扣?”石大明摇着头说:“没见别人戴过。”

刘晚又追问陈三:“那你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戴这粒玻璃纽扣?这是谁送给你的?”陈三愣了一下,然后挺神秘地笑了一下,说:“菩萨!”

原来几年前,陈三的儿子志和考取了县一中,他便带着儿子到大王庙里烧香许愿,祈求菩萨保佑儿子学业有成,将来能够考一个好大学。当他跪在菩萨面前磕了三个响头之后,一抬头,惊奇地发现神龛上竟然出现一粒亮晶晶的纽扣。陈三摸遍全身,发现不是自己身上掉的,便拿起纽扣,心想:这大概就是菩萨准了他的愿,送给他的信物?于是,他拿回家找了一根红丝线穿起来,像宝贝一样一直戴在脖子上。

刘晚听完了陈三的话,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突然盯着陈三的脖子,出其不意地问:“陈三,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?是谁抓伤的?”

陈三一听,脸就红了,低着头,吞吞吐吐地说:“是我老婆。今天早上,为了孩子上学差点钱,她说我没用,我顶了一句,她就……”

“你老婆现在在哪里?”

“一大早,她就回山里的娘家去了,说是找孩子的舅公借点钱。”说着,陈三突然上前,一把抓住刘晚的手,急得面红脖子粗地说,“刘所长,你不会……真的怀疑是我杀了石大全吧?”

刘晚把手抽了出来,安抚地拍了一下陈三的臂膀,说:“我们只是问问,放心吧,我们公安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,也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!”说着,他笑眯眯地与陈三的儿子陈志和打了一声招呼,就带着小木离开了。

3.牛栏里的狂舞

从陈三家里出来,小木不解地问:“所长,陈三的作案嫌疑还是很大的,我们就这样放过他?”

刘晚回过头看了一眼小木,边走边说:“不错,陈三的确有作案的动机和嫌疑,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充分的证据,不能打草惊蛇。你刚才看见没有,陈三的颈部有抓痕,我现在就去县局法医科,看石大全尸体的指甲缝里有没有皮屑,如果有,就作一个DNA。”说着,他挑起手指,亮给小木看,“这是我刚才拍陈三时,顺手拈了他一根头发,如果DNA鉴定是一样的,说明陈三就是凶手;如果不是,我还得把这粒纽扣送到省厅技术处检验,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点线索。”接着,刘晚吩咐小木就住在石大明家里,随时监视陈三,等陈三的老婆一回来,马上通知他。刘晚说,陈三和石大全的矛盾都是因她而起,她是此案的关键人物。

接着,刘晚急匆匆地赶到县局,法医说他已检查过石大全的指甲缝,只有石灰,没有皮屑。还说,人指甲缝里的脏物,如果不是有意剔除,是不会被水冲掉的。由此断定,陈三身上的抓痕,不是石大全抓的。县局刑侦大队的人听说刘晚还在查这个案子,都笑他没事找事,这案子显然是意外死亡。但刘晚仍觉得有蹊跷,于是,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省城。省厅技术处检查了纽扣后,结论是:这是一种十几年前生产的普通纽扣,多用于衬衣,材质是有机玻璃。虽然现在市场上没有销售,但在农村人的破旧衣物上还是能找到的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6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谢谢你的中转站
下一篇:为啥不开枪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