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找妹妹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童存云 2017-05-02 围观:

找妹妹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那一年春天,上海滩来了一个叫赵前的南京小伙子,他为了寻找他失散十三年的妹妹,在码头上先打了一份工。每天晚上收工后,他都会早早地来到了黄浦江边,希望能在游人之间找到失散的妹妹。算起来,妹妹今年该有十八岁了,不知她过得好不好?还在不在人间?

妹妹是他弄丢的,为这事,母亲的眼睛都哭瞎了。

那是十三年前,十三岁的他领着五岁的妹妹去街上买糖,他让妹妹站在一边等他,可等他买完糖回来时,妹妹却不见了,他急得在街上疯狂地找着喊着,可就是没有妹妹的踪影。后来,有个要饭婆婆见他可怜,悄悄地告诉了他,妹妹是被一个说着上海话的骗子拐走了……

第二天,他就踏上了寻找妹妹的旅程,他四处打探妹妹的下落,这一找就是十三年。这十三年里,他要过饭,偷过东西,挨过打,练过功夫,也读过书,可以说是尝尽了人间的辛酸,但是为了找回妹妹,他无怨无悔。

一天,由于天下了大雨,码头上无法开工,赵前就冒着雨在外面打听妹妹的消息,但由于时隔太久,他又不知道小英现在是什么样子的,在他眼里,凡是年龄相仿的都很像妹妹,他常常拉着人家姑娘就喊妹妹的名字,可等待他的总是失望。快天黑时,他突然听到一声沉闷的枪响,紧接着第二声,第三声,枪声密集起来,准是外面又有黑帮在抢地盘了,来上海这么久了,赵前对这些也渐渐习惯起来,为了不惹祸上身,他只得先回到了租来的小屋。

过了一会儿,枪声远了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赵前决定再出去碰碰运气,谁知他刚一拉开了门,就见一个浑身是血的中年男人顺着门滚了进来:“救救我……”说完他就昏了过去。

赵前犹豫了一会,还是找来布条给男人包扎了伤口,又打了些水给他擦掉了脸上身上的血,见男人伤势很重,赵前又出去抓了几副草药,煮给男人喝。这样过了三天,男人伤势好些了,他见赵前的住处有不少砂袋、双节棍之类的健身用品,才知道他是个武术迷,男人又问了一些赵前的情况后,就拐着受伤的腿告辞了。

赵前救他是本份,也没指望着他会怎么样,这件事他也没放在心上。

半个月后,赵前正在码头上扛着下船的货物,忽然有工友叫他,说是有人找他。他出来一看,竟是他半月前救的那个受伤的男人,不过他现在穿了一身警服,原来他竟是警察局的金局长,他因为办案子得罪了黑帮,被对方报复致伤,幸亏遇到了赵前。

金局长一直就觉得身边少一个靠得住的助手,这次遇到赵前,他认为是老天安排给他的助手,所以就亲自来请赵前,赵前本来并不想去的,可一想在警察局里当差,找人也方便些,于是收拾了行李跟金局长走了。

一身武艺的赵前果然成了金局长的好帮手,他帮着金局长破了好几桩棘手的案子,很快得到了金局长信任,两个月后,他被提拔成侦察科科长,然而他却并没有半点喜悦,眼看着初夏已至,他依然没有妹妹的半点消息,他急坏了,开始四处托人打听。

这天,金局长告诉赵前说他明天要在家搞个晚宴,邀请本地一些有头有脸的人来作客,让他过去帮着照顾客人。

到了第二天晚上,赵前如约前住,在客人们的窃窃私语中,赵前才知道金局长这次请客是为了女儿容容的婚事,原来金局长有个才貌双全美的女儿。

见客人都坐定了,酒菜也已上了桌,金局长示意仆人去请小姐,然而仆人去了半天才回来,支支吾吾地说到处找遍了,就是没看见小姐的影子。金局长一听脸色就变了,他对客人们打了声招呼,就匆匆带着赵前来到女儿的房里,金小姐不在房里,她的书桌上有一幅未完成的画,画上面有一片草地,草地上有一只老虎在捉一只小白兔,老虎凶相毕露,白兔茫然无助。

金局长告诉赵前,容容向来都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,她喜爱画画和刺绣,从来不在外面瞎跑,除了偶尔去街对面的粥铺里吃一碗八宝粥,说到这里,金局长忽然想起了什么,忙命仆人去街对面的粥铺里看看。

“煮粥的不在了,他的粥铺子也关门了!”仆人回来说。

金局长顿时呆在当场,嘴里吼道:“马上去查!”

客人们见金家徒生变故,纷纷告辞了,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,金局长就越来越不安,而赵前却一直在看金小姐画的那副画,看得久了,他竟发现画上那只兔子的眼里有泪,他怀疑自己眼花,用手一摸,湿润润的,难道是金小姐绘画时流的泪?

两人在金小姐房间呆到第二天,也没见容容回来。天亮时,派出去调查粥铺的手下回来了,他们说毛四已经跑了,撬开了粥铺的门后,在里面找到了两样东西,一个是黑色发夹,另一个是一块带血的丝帕。

金局长一看见那块丝帕,立刻激动起来,说:“这是容容常用的那块!”

天放大亮时,又有警察局里的巡警来报,说有人报案,今早渔民在海边发现了一具年轻的女尸。

金局长的身子晃了几晃,差点没跌倒在地,好在赵前及时扶住了他,金局长这才稳了稳神,他虚脱地说:“走,去看看!”

海边早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,赵前分开人群,扶着金局长来到的女尸旁边。只见女尸面朝下趴着,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短旗袍,金局长一见就止不住哭出声来:“我的好女儿!你死得好惨啊!”

赵前上前轻轻地将女尸翻过来,看到的却是一张被毁容的脸,根本看不清面容,但从金局长悲切的神情看来,定是金小姐无疑了,只听金局长一边哭一边咬牙切齿地说:“准是那个卖粥的下的毒手!让我抓住他,非把他碎尸成万段!”

金局长哭到伤心处,掏出手帕擦了擦泪,可一看见手帕他又难过起来,原来手帕上有他女儿绣的图案,那是一棵老槐树,赵前看了一眼,眉头不由皱到了一起,这个手帕唤醒了他心中关于老槐树的一段记忆……

小时候,他常和妹妹在村口的老槐树旁玩耍,有一次他不小心铲伤了妹妹的手掌,那伤口后来发了炎,很久才愈合了,从此还留下了一道月牙形的伤疤,妹妹走失以后,槐树下的那一同幅画面就深深地刻在了赵前的心中……

想到这里,赵前小心地问道:“局长,金小姐是您的亲生女儿吗?”金局长一愣,没好气地说:“怎么了?她是我多年前收养的,我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。”

赵前心中一紧,他忙握起死者的手仔细检查着,幸好,死者的手心没有任何疤痕。

金局长说:“赵前,这次容容的后事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替我抓住毛四。”

很快,赵前根据一些蛛丝马迹,在一家废弃的工厂里找到了吊在悬梁上的毛四尸体,在他口袋里还有一张金小姐的照片,照片上染了血,很显然是畏罪自杀。赵前轻而易举地破了案子,金局长对他的表现很满意,他说在金小姐的葬礼后,要安排他去香港旅游。

金小姐的葬礼上,金局长心情不好多喝了几杯,等客人散去后,他已经倒在书房的沙发上不醒人事,赵前就亲自到厨房去给他煮醒酒汤。不料等他煮好汤端过来时,金局长却不见了,奇怪,他喝得烂醉能去哪儿呢?

赵前四处找了找,没人看见金局长出来,赵前只得又来到书房,却看到金局长正弯腰在向书橱旁的痰盂里呕吐,赵前倒愣住了。

金局长见到赵前,不高兴地问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赵前上前扶住他,说:“我不放心您,留下来给你煮了醒酒汤。”他注意到金局长一直捂着脖子,就问道:“脖子怎么了?”金局长说:“没什么。”说完,他端起桌上的醒酒汤一饮而尽,然后说:“赵前啊,我之前不是我们答应过让你去香港旅游吗?这样吧,你明天就启程,去好好的玩一趟吧!”临出门前,赵前看到了金局长的脖子上的伤口,像是被利器所伤。

第二天,金局长亲自把赵前送上了去香港的船,他还拿出一瓶洋酒递给赵前:“路上喝。”说完,他习惯性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汗,赵前一见那手帕,心中不由一动。他发现金局长这块手帕是新的,上面绣的竟是金小姐出事前那副未完成的恶虎扑兔图,只不过这回小白兔的身下多出了一本书,书名是用英文字母拼写的《烈女传》,赵前好像在哪儿看过这本书。

等他回过神时,他发现金局长已经回到岸上了,这时,船要起锚了,赵前果断地拿起行李,大步跑上了岸,趁着混乱的人群,他离开了码头。

他直接去了金局长的家,他把金局长送的那瓶洋酒送给了一位仆人,仆人很高兴,也没有跟着他。赵前直接来到书房里,发现书架上有本《烈女传》,它暗示着什么吗?他伸手去取那本书,不料书没拿起,整个书柜却忽然快速地向一边移动着,竟露出后面的一扇门来,他走过去,发现门后有间密室。密室并不大,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正坐在床边绣花,一见他进来,一脸戒备地站了起来。

赵前没来由的激动起来,他一步,但姑娘机警地后退,并举起手中的剪刀,赵前一楞,忙停脚下脚步,他问道:“能告诉我你是谁吗?”

姑娘说:“我是金容容,你是不是发现了我绣的手帕上的秘密?”

赵前点点头:“这么说……你并没有死?河边那具女尸,是金局长布的局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容容说:“近两年来,他常常对我言语轻薄,令我苦不能言,几天前,我正在房间作画,他突然冲进来把我带到这里来囚禁,并告诉我,从此只能听他的摆布了。”

“我记得小时候我常和妹妹在一棵老槐树下玩,但是后来妹妹被人拐走了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今年应该十八岁了。”赵前的话让容容大为震动,她忽地回过头来,盯着他看:“早听说过一位赵先生在找妹妹,你找到妹妹了吗?”

赵前激动得声音发抖:“没有,我妹妹她……”

就在这个当儿,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响声,原来是金局长来到了书房,两人连忙噤声了,只听金局长哼着小调,很开心地打开书柜,然后就走向了密室。

容容悄声说:“你先躲躲,他有枪。”赵前四处看看,苦于无处藏身,只得硬着头皮躲在了床下。

金局长进来了,只听他得意地说:“容容啊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:我今天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,只要除掉了他,从今往后我就不再害怕失去你了。”忽然,他一皱眉,厉声说:“不对劲,这里面怎么多了一种烟草味?你是不是藏了男人在这里?”说完,他掏出手枪四下查看,因为地方小,他马上注意到床下。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他掀起床单的那一瞬间,赵前早已一个懒驴打滚翻身滚了出来,金局长一见是他,倒愣了愣,问道:“你不是去了香港吗?”赵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说:“为什么要去香港?就算去也应该带妹妹一起走啊!”金局长脸色一变,只见他举起手枪,就要扣动板机。容容一见,不假思索地挡在了赵前面前,赵前忙上前将她扑到在地,只听“砰!”地一声,子弹打在了墙壁上。

金局长的脸色变得异常可怕,他吼道:“我干脆把你们都杀了,让你们到阴间相认!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5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请你帮我答道题
下一篇:阿P充大佬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