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货架上的存折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张维超 2017-05-02 围观:

货架上的存折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这段时间,女人街正在流行格子店。所谓格子店,就是店主把墙壁装饰成大大小小的格子,然后,再把这些格子以不同的价钱出租。如此一来,不少店的橱窗上都粘帖着这样的条幅:“十元做老板”。

这天晚上,“伊爱精品店”的店主顾玲涓正准备关门,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。小伙子在店里转了一圈,然后停在了那个空格子面前,说:“老板,我想租下这个格子。”

顾玲涓见有人来租,便高兴地说:“好啊,如果你真的要租,我可以给你打个七折。”

小伙子愣了愣,又说:“老板,我想租下这个格子卖存折,你看行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卖存折?存折也能卖吗?”

小伙子看了顾玲涓一眼,好像有着满腹的心事,他说:“老板,你要是同意我卖存折,我就租下来;如果不同意,我就到别的店里看看。”

顾玲涓当然不会轻易放走顾客,再说了,格子出租给人家了,店主只是帮着打理,卖什么那是人家的权利,只要不是非法的东西,店主也无权干涉呀。于是,顾玲涓就笑呵呵地说:“小伙子,我能不能问一下,你卖的是什么存折?——”这一问,顾玲涓倒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于是她接着说:“哦——哦,我想起来了,你卖的是不是那种老存折?就是有收藏价值的那种。”

小伙子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,就是一般的存折。不过,我没把存折带来,你要是同意租给我这个格子,明天我就把存折拿过来。”

事到如今,顾玲涓的好奇心,就像水里的葫芦一样,怎么也摁不下去了,于是,她痛快地答应了小伙子的要求,并与小伙子草拟了一份出租合同。此时,她才知道,小伙子叫刘义瑞,就在附近的一个工地上盖楼,但至于刘义瑞为何要卖存折,却没有问出来,刘义瑞只是说,他之所以这样做,是在帮一个朋友的忙。

到了第二天,刘义瑞果然很守时地来到了顾玲涓的店里,他把一张存折放到了那个格子里,然后对顾玲涓说:“老板,我的这个存折卖价是一千元;而且,如果买主不满意,也可以无条件地退货。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有什么事情请联系我。”说着,刘义瑞递过来一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白纸,然后就走出了店门。

看着刘义瑞渐渐消失在茫茫的人流中,顾玲涓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那份好奇,她慌忙回到店里,从刘义瑞租用的那个格子取下存折,打开——啊?顾玲涓一下子惊呆了,存折上面标注的金额竟然是二十万元。

二十万元的存折,竟然仅仅卖到一千元,这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再说了,如果他只是想得到一千元的话,从存折里取出一千元不就可以了,何必要拿到这里卖呢?这样想着,顾玲涓就看了一眼存折上面的名字:刘义瑞。

这么说,这个存折就是刘义瑞本人的。可是,刘义瑞昨天还说,他是帮朋友的忙,那么,这个存折应该是他朋友的才对呀。顾玲涓越想越糊涂,不过,有一点她明白,这个存折的背后,好像有个陷阱。

就这样,顾玲涓拿着那个存折看了老半天,也没有想通这里面的机关。慢慢地,开始有人进店买东西了,她就把那个存折放进了格子里,然后,拿出一个价位牌,标上一千元和“可以退货”的字样,放进了格子里。刚放进去,店里就来了三个顾客,一男两女,衣着打扮很是时髦,三人在店里逛了一圈,就停在了那个存折面前。那个戴墨镜的男的说:“喂,老板,这存折是卖的吗?”

顾玲涓点了点头,说:“是呀,这个格子我是租出去的。”

“墨镜”从格子里取过那个存折,打开看了看,突然哈哈大笑,说:“二十万元的存折,卖一千元。这种骗人的把戏也太老土了吧。这个存折肯定是故意挂失,然后再摆到这儿卖的。其实,上面已经一分钱也没有了。”说完,三人就笑着出了店门。

顾玲涓想了想,觉得“墨镜”说得也在理,谁会拿二十万元换一千元呢?但有的人并不这么想,这个世上什么稀罕事没有呢?不是说有人打出广告,一辆完好的轿车只卖一元钱吗?几乎所有的人都不信,可有个傻子信了,结果他真的花一元钱就买到了那辆轿车。至于原因吗,卖轿车的是位妻子,她与丈夫离婚,宁肯一元钱卖掉轿车,也不愿这辆轿车让丈夫的情人开。所以说,什么都有可能,只是你敢想不敢想。

你别说,还真有不少敢想的人,他们对顾玲涓店里的那个存折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,短短几天内,顾玲涓的小店里的客流量急剧增加,常常是人满为患。客流量大了,生意也跟着火起来了,此时,顾玲涓突然想到:“刘义瑞这样做,是不是在帮我?想靠这种方式,来提升我的营业额。”但她转念一想,就觉得不太可能,因为这个刘义瑞与她素不相识,他怎么可能会帮助一个陌生人呢?

再说那个存折,这些天倒是有不少人问及过,但大多也只是问问罢了,没有人肯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来。不过,也有例外,这天来了一个胖子,他进店就说:“这个存折,我买了。”说着,就掏出了一千元钱,递给了顾玲涓。临出店门时,胖子又说了一句:“老板,你这个存折是可以退货的呀。”

卖了那个存折,顾玲涓就给刘义瑞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存折卖了。刘义瑞听后,说:“谁买的?那人长得什么模样?”

“是个胖子。”顾玲涓说。

刘义瑞说:“他可能不是我要找的人,用不了多久,他会把存折退回来的。”

果然如刘义瑞说的,到了傍晚,那个胖子又把存折送了回来,临出店门,还叹了口气,好像很失望的样子。顾玲涓估摸着,胖子肯定是想取出存折里的二十万元,可是他又无法破解密码,只好灰溜溜地把存折送来了。

不过有一点错不了,顾玲涓凭借那个存折带来的广告效应,的确赚了个钵满盆满。又过了几天,女儿黄晓蓉出差回来,于是她就毫不犹豫地在附近的顶牛火锅城摆了一桌。席间,顾玲涓向大家讲了那个奇怪的存折。

还没讲完,黄晓蓉就打断她的话说:“妈,那个人给你留电话了吗?”

顾玲涓疑惑地点点头,说:“怎么了?你有什么事吗?”

黄晓蓉说:“我知道那个存折的密码。”

大家谁也不信,说等到吃完饭,一起拿了存折去银行试试。但试的结果,却令大家都吃了一惊,黄晓蓉果然知道那个存折的密码,而且,那个存折里,也的的确确存有二十万元钱。事情到了这里,很显然,黄晓蓉肯定与刘义瑞有什么联系,刘义瑞当初之所以把存折放到这里来卖,也肯定与黄晓蓉有关。但是,黄晓蓉什么也没说,只是打了个电话,说让刘义瑞马上过来一下。

半个小时后,刘义瑞赶了过来,黄晓蓉说:“梁子茂呢?他怎么没和你一块儿来?”

刘义瑞看着面前的女孩,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梁子茂要找的就是你。梁子茂已经死了十天了,那天盖楼时,他从楼上掉了下来,没送到医院,就不行了。在他死的头天晚上,他反复地给我说,等他存够了二十万元,他就会去女人街的‘伊爱精品店’租个格子,不卖别的,就卖一张二十万元的存折。当时,我怀疑他疯了,问他为何要这样做,可他死活也不给我说。到了第二天,他就死了,临死,他告诉我,他是个孤儿,赔偿金全部给我,只是让我答应他,实现这个愿望,他还说存折的密码设为20060829。所以,办完了梁子茂的后事,我就来到了女人街。”

黄晓蓉这才意识道,梁子茂早就知道了‘伊爱精品店’的主人是谁,而他之所以这样做,肯定有他难言的苦衷,于是就喃喃地说:“这个密码,就是我俩相识的日子。”

顾玲涓忙过去扶着女儿,说:“孩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黄晓蓉哭着说:“三年前,我和梁子茂从网上认识了,我们很谈得来,并慢慢地产生了感情。后来,我俩见面了,此时我才知道,梁子茂是个农民工,在一个工地上盖楼。我不愿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,就对他说,等到你有了二十万元钱,再来找我吧。我以为,一个农民工一辈子也存不够二十万,可我没想到,他还是做到了。”

听了这些解释,刘义瑞一下子想通了:难怪这些年来梁子茂发疯般地挣钱,在工地上,什么活儿危险他干什么活儿,联想起梁子茂坠楼的那天,刘义瑞不无伤感地说:“那个活儿,给多少钱都没人干,可子茂偏偏去干,不然他也不会死啊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6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你会识宝吗?
下一篇:大忽悠当县令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