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无效行动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楚横声 2017-05-02 围观:

无效行动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奇怪的生意

吉米是一个落魄的杀手,穷得连老婆都要和他离婚了。没想到,这天他突然接到一笔生意,有人请他去杀一个叫约翰逊的老人。

吉米按客户提供的地址找到约翰逊,小心翼翼地监视了两天,心里不由产生了疑问:约翰逊独自住在一所破房子里,每天只有义工来照顾他,而且看样子他病得很厉害,看来活不了多久了,怎么还会有人花钱来杀他?

不过,吉米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去了,完成任务,拿到酬金才是他最关心的。这天,义工离开之后,吉米便大摇大摆地走进约翰逊的房间,掏出手枪,瞄准了约翰逊。可奇怪的是,约翰逊对吉米的到来似乎一点都不惊讶,反而长舒了一口气,对吉米说道:“你终于来了,动手吧。”

吉米以前杀过不少人,但从来没有人表现得像约翰逊这样。这让吉米十分费解,忍不住问道:“你难道知道我会来杀你?”约翰逊哼了一声,说:“虽然我不停地换名字,不停地搬家,可我知道你们是不会放过我的,不然你们就没法保住那笔奖金。”

约翰逊说话的神情让吉米心里一颤,似乎在哪里见过,但他更关注的是约翰逊提到的“奖金”。

吉米的好奇心再次被激发了出来:“奖金?什么奖金?为什么杀了你就能保住奖金?”

约翰逊愣了一下,疑惑地问:“怎么?你不是康威尔博彩公司的人?”

吉米也愣了,康威尔可是一家很有名的博彩公司,难道自己的雇主居然是他们?为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出那么多钱,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。只听约翰逊继续说道:“先生,似乎你对钱更感兴趣,我想我们可以做一笔交易,请问康威尔公司付给你多少钱来杀我?”

吉米想了想,决定撒个小谎,于是回答说:“十万块。”

约翰逊似乎对这个数字很失望,喃喃地说:“太可笑了,他们竟然认为我只值十万块钱吗?”他顿了顿,冲吉米说道:“放过我,我给你五十万。”吉米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约翰逊,又打量了一下他的屋子,嘲讽地说:“五十万?你该不会给我打张欠条吧?”

约翰逊笑了:“这只是一次小小的赊账,七天,你只要再等七天,就可以拿到五十万的现金。怎么样?”

吉米真想放声大笑,这老头真会开玩笑。约翰逊似乎看出了吉米的怀疑,便继续说道:“你应该听到过一个叫梅森的演员吧,那就是我。”

私下的交易

听到梅森的名字,吉米一下子惊呆了,那是他曾经的偶像,怪不得眼前这个老人有些眼熟。可是,梅森是一个体形剽悍、气势逼人的家伙,吉米无论如何都无法将他和眼前这个瘦小干枯的老头联系起来。

吉米疑惑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老人。老人突然挺直了腰板,平静地说:“我会坚强地活着,等着击败你们的那一天。”

对,是梅森,这是他最经典的台词之一。那神情、音调和吉米记忆中的一模一样。吉米一下子回想起了那些关于梅森的事情。十年前,四十岁的梅森凭着一部描写杀手的影片一举成名,但随后却因为投资失败赔光了所有的财产,雪上加霜的是,他被诊断出得了晚期肝硬化。如果不做手术,最多只能活两年,而这种手术成功的概率不超过百分之二十。

可梅森却想要挑战医学的权威,他相信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能够战胜病魔。为了表示自己的信心,他和康威尔博彩公司打了一个赌,赌自己能够再活十年。当时,梅森拥有很大的号召力,康威尔公司觉得这是一个炒作的好机会,而且医学证明,梅森几乎没有赢的机会。于是,康威尔公司以三百比一的赔率接受了梅森一万美金的赌注。这件事在当时被炒得沸沸扬扬。

吉米想到这里,大喊起来:“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你输定了,虽然你的手术获得了成功,可你只能躺在床上,医生说你随时都会死。难道……难道你真的活到了现在?”

梅森脸上露出骄傲的神色:“是的,我不但离开了病床,而且一直活到了现在。只是我一直想方设法躲开康威尔公司的视线。为了保住三百万的赌金,他们肯定会对我下手,现在只差七天,我就可以赢得奖金了。”

吉米动心了,比起梅森的许诺,那点杀手酬金实在太少了。以梅森现在的状态,不要说七天,再活七十天都有可能。于是,他说:“我可以放过你,还可以帮你躲过康威尔公司的追杀,不过,我要一百万。”

梅森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可能,我只能付给你五十万,否则的话,我宁可你杀了我,因为那二百五十万是留给我的朋友的,当年因为他我才得以渡过难关。”

见梅森的态度如此坚决,吉米只能接受了他的条件。等到晚上,他悄悄地把梅森带到郊区藏匿起来,再去医院偷了具尸体运到梅森家,放了把火,把一切烧得干干净净,然后向雇主汇报说完成了任务。

增加的筹码

就在吉米为自己的聪明暗暗得意的时候,雇主突然打来电话,把他臭骂了一通。原来,他偷来的尸体惹了祸,死者的家属发现尸体不见了,便报了警。经过齿痕比对,警方很快确认梅森家的尸体就是失踪的那具。因此康威尔公司知道吉米欺骗了他们。

电话那头,雇主愤怒地说:“真没想到你这么不守规矩。不过,如果你现在干掉梅森,一切就当没发生过,否则,我们不会放过你。”

吉米毫不客气地拒绝了,只要有了五十万,他可以到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去,谁也别想找到他。但吉米想得太简单了,仅仅过了两个小时,他又接到雇主打来的电话:“吉米,你的妻子现在在我们手里,如果你不干掉梅森,就等着为你妻子送葬吧。”

电话里传来了妻子的哭叫声,吉米一下子惊呆了。看到吉米的样子,一旁的梅森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,他向吉米比划着,让吉米杀死自己,自己不愿连累无辜的人。

然而,吉米却狂笑起来:“杀死她吧,我还得感谢你们呢,你们让我节省了一大笔离婚费。”说完,他轻松地挂断了电话。

梅森吃惊地看着吉米:“你……你居然为了五十万,而放弃你妻子的性命?”

“这女人年轻时还算漂亮,可现在每天只知道唠唠叨叨,我早就烦透她了。”吉米毫不在意地说,“只要我拿到了五十万,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?”

为了保险起见,吉米带着梅森又换了一个地方,并且关掉了手机。一个杀手和一个老人躲在屋子里,两人整日里守着一台电视过日子。

梅森和康威尔公司约定的最后日期到了,这天,吉米正在考虑该怎么花掉那五十万美元,突然看到电视屏幕的下方正在滚动一则启事,竟然是自己妻子刊登的,要吉米尽快与她联系,这样就能得到一大笔钱。

难道康威尔博彩公司的人没有杀掉她吗?得到一大笔钱是什么意思?吉米有些疑惑不解,于是给妻子打去电话,在听筒里他听到了雇主的声音:“吉米,我们没有杀你的妻子,你可以听听她的声音。”

电话里传来妻子的咒骂声,吉米才不理会呢,他问雇主到底有什么事情找他。雇主叹了口气说:“我们知道,一定是梅森许诺给你更多的钱,所以你才选择了背叛我们,该死的市场竞争就是这样,我们不怪你。但是现在我们可以重新谈谈价钱,我们出一百万怎么样?”

吉米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,他努力让自己用平静的声音说:“一百万?梅森已经出了这个价钱,我觉得二百万更合理一些,而且我要你们签下协议,永远不会找我的麻烦。”

“一百二十万,我们发誓不找你的麻烦。”雇主冷冷地说,“这是我们的底线,干不干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不需要考虑,哪怕只有一百万都已经足够了。吉米满意地放下电话,伸手去抓自己的枪套,是该解决掉梅森了。可是,没想到,他的手却摸了个空。吉米大吃一惊,只听梅森冷冷地说:“你是想掏这把枪吗?”

黑黢黢的枪管顶在了吉米面前,吉米呆呆地望着这个仿佛随时会病死的人,不明白他怎么能悄无声息地取走自己的枪:“你怎么做到的?”

梅森不屑地说:“如果我愿意,在你刚见到我的那一天我就能杀了你。对不起,我忘了自我介绍,我叫弗尔曼,一个假冒的梅森。”

意外的结局

眼前这个人不是梅森?这怎么可能?他的脸型和气质,和梅森这么接近。更何况他说的那句台词……吉米不相信有人会模仿得这么像,他傻傻地问:“你冒充梅森?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要保护他啊,你这个笨蛋。”对方用枪管戳了戳吉米的脑袋说道,“我跟他长得很像,这并不奇怪,因为我一直是他的替身,他在电影中很多的危险动作都是我做的,生活当中的危险当然同样由我来承担。”

见吉米还是不懂,对方继续说道:“我不但是梅森的替身,而且还是他的朋友。他得了绝症之后,希望自己能够创造奇迹。我决心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。但我们都知道,康威尔公司一定会提前干掉他。于是我开始拼命减肥,让自己跟他病后的体形保持一致,然后,让他隐姓埋名藏起来,由我冒充他来假装躲避博彩公司的追杀。”

“可是你现在满脸的病容,一个健康的人无法扮成你这个样子。”

对方开心地笑了:“我满脸的病容是饿出来的,这几年来,我每顿饭都只吃三分饱,我现在这样子难道不像一个饿了十年的人吗?”

这一切让吉米听得目瞪口呆,他终于相信,眼前这个人不是梅森,他疑惑地问:“可你当初为什么不杀了我呢?”冒牌梅森笑了:“如果我干掉了你,康威尔公司就会怀疑我的身份,他们就会去寻找真正的梅森,我不会冒这个险,即使被你杀掉,我能配合朋友梅森上演一幕人间奇迹,我觉得也是值得的。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了,康威尔公司就算知道我是替身,他们也没机会找到梅森。”

说到这里,冒牌梅森的眼睛突然一亮,他抓起电视遥控器,把声音放大,只听播音员用激动的声音说:“十年前一个被所有人认为必死的人,现在依然站立在我们面前。只要再过二十分钟,坚强的梅森先生将赢得康威尔公司的三百万奖金。梅森先生,能谈谈你的感想吗?”

画面镜头转向坐在轮椅上的真正的梅森,他带着一丝苦涩的笑意,说:“很多的人都不知道,我有一个跟我长得很像的替身,他身手特别好,帮我完成了很多危险的动作。可以说,我的成就有一半是属于他的。当我病魔缠身的时候,他依然陪在我身边,如果没有他的话,我想我活不到今天。”说到这里,梅森哀伤地注视着摄影机,“弗尔曼,我希望你还活着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4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铜锤花脸
下一篇:与老师的零分约定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