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鱼肠剑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康润 2017-05-02 围观:

鱼肠剑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肠中有剑

五代十国时期,有个叫朱温的人当了皇帝,他对手下的大臣疑心重重,动不动就大开杀戒。

这天,朱温突然来到大将军李勇家,这李勇是跟朱温一起拼杀过来的大将,朱温能够当上皇帝,李勇出了不少力。李勇见皇帝亲临,好不高兴,立即带着全家人恭迎。朱温在酒桌坐下,就对李勇说:“朕喜欢听书,你去叫个说书人,在一旁说书助兴吧。”

李勇连忙布置下去,请来一个说书人,朱温点点头,对说书人说:“朕爱听热闹戏文,你就给朕讲一个《鱼肠剑》吧!”

《鱼肠剑》说的是春秋战国时期,勇士专诸以一柄藏在鱼腹中的短剑,在酒席间将吴王僚刺死,助公子光登上吴王之位。看来这部书是说书人的拿手好戏,直讲得声情并茂,朱温听得连声叫好。

正在这时,厨子端着一盘鱼上来,来到朱温面前,还没放上桌,朱温突然脸色一变,一脚将面前的桌子蹬翻,厨子被桌子一撞,倒在地上,盛鱼的盘子也摔在一旁。朱温身后的卫士饿狼般扑上去,将厨子死死按在地上,李勇见状大惊,急忙问:“皇上,出了什么事?”

朱温“哼”了一声,说:“此人竟然藏剑于鱼腹,又想玩鱼肠剑的老故事。”那名厨子连声喊冤,朱温对身后一名卫士说:“去将这条鱼腹里的剑拿出来,朕要让他死得心服口服。”

卫士应了一声,走上前去,伸手将那条鱼撕开,取出一把短剑。

众人顿时目瞪口呆,厨子吓得身子都软了,朱温一挥手,卫士拖着厨子出了门,不一会,呈上来一颗人头。

朱温大叫:“李府里竟然有人效法公子光,莫非想抢朕的皇位?”

他话音刚落,门外拥进一队官兵,将李家大小人等全部控制起来,刚才还好好的府宅,此时喊冤声和哭嚎声响成了一片。

李勇铁青着脸,一言不发。他早看出来了,刚才卫士去撕鱼腹时,那剑是卫士先塞进鱼腹,然后再抽出来的,其目的就是找一个杀人的理由。

李府的人全都捆着拉到院子里,朱温扫视一圈,目光落在一名女子身上,命人将这名女子拉出来,冷笑着说:“除她以外,其余全部斩首!”

这名被拉出来的女子是李勇的小儿媳,名叫夏侯珠,她本来也在哭泣,听了朱温的话,知道自己有了活路,于是看了李勇一眼,停止了哭声。

朱温哈哈大笑,在他的笑声中,官兵们挥起屠刀,李家人一个个身首异处,鲜血淹没了院子的地面。

最后轮到的是李勇,久经战阵的李勇昂首挺立,朝朱温骂道:“你这个老混蛋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,一定会让你死在鱼肠剑下……”

随着刀光一闪,李勇倒了下去。

心中无剑

难怪朱温会把夏侯珠从死人堆里拉出来,这夏侯珠长得实在太漂亮了,朱温带着她离开李府,直接将她带入皇宫。这夏侯珠不光人漂亮,而且颇能知人冷暖,把朱温服侍得舒舒服服的,朱温越来越喜欢她了。

喜欢归喜欢,朱温身边的女人可不只夏侯珠一个,这家伙天生好色,虽然后宫中美女无数,仍不满足,连自己的几个儿媳都不放过,常常召她们进宫入侍,几乎和后妃一样常住宫里,几个儿子都敢怒不敢言。

这些儿媳中,朱温最喜欢的是二儿媳王氏,王氏仗着朱温的宠爱,常常对夏侯珠冷嘲热讽,但夏侯珠脾气特好,总是逆来顺受。这天,两人又在皇宫的花园里碰了面,王氏用非常刻薄的话挖苦夏侯珠,夏侯珠忍不住还了一句嘴,王氏大怒,一巴掌就朝夏侯珠扇过来,夏侯珠被打了一掌,身子连退两步,一脚踩空,跌进了旁边的水池里。

夏侯珠在池中不断挣扎,大喊救命,王氏在一旁也吓傻了,这时,朱温听到声音从花园另一头赶过来,将夏侯珠从水池里拉了上来,他铁青着脸,怒斥王氏:“你们都是朕喜爱之人,为何相互争斗?”

王氏吓得立即跪了下来,夏侯珠顾不得身上湿淋淋的,跟着也跪在地上,说:“皇上,刚才是我自己失足掉下去的,与姐姐无关。”

朱温听了一怔,说:“你不用怕她,有朕给你做主!我明明看见是她扬手打了你,你才掉下去。”

王氏吓出了一身冷汗,谁知这时夏侯珠又说:“刚才姐姐夸我长得漂亮,还摸我的脸,问我是如何调养的,她没有打我。”

朱温见夏侯珠这样说,只好带着夏侯珠离开。回到寝宫,朱温又问夏侯珠:“我明明看见她打了你,你是不是当着她的面不敢说?她虽然是我儿媳,你也不用怕她。”

夏侯珠笑道:“真是我自己掉下去的,大家都是一家人,何必相互猜疑呢?”

朱温明白了,这夏侯珠顾忌的不是王氏,而是他和二儿子的关系,真是深明大义!从此,他更加宠爱夏侯珠了。

打这之后,王氏也对夏侯珠感激不尽,这天,她对夏侯珠说:“谢谢你那天给我解了围,没让皇上责罚我。”

夏侯珠一笑,说:“其实我并不是想帮你,只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”

王氏好生奇怪,问:“留啥后路?”

夏侯珠笑道:“如果有一天姐姐变成娘娘,能给我一条生路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王氏脸色一变,问:“你是说,皇上有意了?”

夏侯珠望了四周一眼,慌慌张张地说:“我刚才什么都没说,姐姐你就当什么都没听到。”然后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其实王氏在宫里向朱温邀宠,除了为自己,更是为她的丈夫,她丈夫是朱温的二儿子,朱温的大儿子早死,二儿子朱友文只是义子,但颇受朱温喜爱,他也很想继承皇位,而朱温一直在义子和亲生儿子之间摇摆不定,没有明确将来由谁继承皇位。刚才夏侯珠一番话,似乎在暗示朱友文可能会在今后即位,王氏心中大喜,为了多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,从此主动讨好夏侯珠,没多久,两人就好得和一个人似的。

穿肠之剑

王氏高兴,但另一个人却越来越心烦,这人不是别人,就是朱温三儿子朱友的老婆张氏,她早听说朱温想传位于二儿子,现在看到二嫂脸上得意的样子,又与夏侯珠好得像一个人,已经隐约猜出了几分。

这天,朱友进宫禀报事情,话语中无意犯了朱温的忌讳,被朱温打了一顿板子。看着朱友一瘸一拐地走了,夏侯珠说:“皇上,三皇子毕竟是您的亲生儿子,我和三姐去安慰安慰他,您看可好?”

朱温点点头,让她马上和张氏一起去看看朱友,张氏正想找机会讨好夏侯珠,夫妻俩热情地请夏侯珠留下用餐。

夏侯珠推辞不过,顺势答应,她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拿出一瓶酒,说:“我出宫前,皇上特地赐给三皇子一瓶酒,让三皇子喝了解乏。”说罢,打开酒瓶,给朱友夫妻俩每人倒了一杯。没想到,夏侯珠倒酒时手有些发抖,一不小心,洒了一些酒在地上,随即,地上冒起一股轻烟。

朱友吓了一跳,抓起面前的杯子往地上一泼,地上又是轻烟冒起,他大惊失色,一把将夏侯珠推倒在地,问:“是谁让你对我下手的?”

夏侯珠大声叫道:“不能复命,唯死而已!”拿起酒瓶,往嘴里直灌,随即在地上一阵抽搐,不一会就死了。

朱友看得目瞪口呆,他一直希望朱温有一天良心发现,将皇位传给自己,万万没想到,朱温非但没有传位的打算,还对自己下如此毒手!

当天晚上,朱友跑到禁卫军中,拜见一位与自己相好的统军,接着,两人率领数百名禁卫军潜入禁宫,半夜时分,众人随着一声大喊,杀到朱温的寝殿。

朱温被这阵潮水般的杀声惊醒了,急忙喝问:“谁在造反?”

朱友冲了过来,大声喊道:“不是外人!”

一名兵丁冲过来,一刀捅入朱温的腹中,将朱温捅了个对穿,鲜血狂涌。朱温大声叫道:“就算白天我责罚了你,你也不能这样置我于死地,我是你的父亲啊!”

朱友怒道:“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又怎么样?你还是派夏侯珠带毒酒去害我,有你这样当父亲的吗?”

这时,朱温突然想起李勇临死前的诅咒,他记得夏侯珠止住哭泣时,看过李勇一眼。李勇一定是从夏侯珠的目光中,看到了她的决心,从那时开始,李勇已经将一把复仇之剑,扎进了朱温的身体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7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一瓶“果汁”的代价
下一篇:渴望成功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