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新新聊斋·大漠里的厮杀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 2017-05-02 围观:

新新聊斋·大漠里的厮杀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一个没权没势的老头竟能感天动地、调动鬼神,他的力量是打哪来的呢?

王有福最近很闹心,他的儿媳李秀怀胎已经十一个月了,可孩子就是生不出来。

一个月前,李秀快到预产期了,高高兴兴住进了医院,住进医院的当天夜里,就发生了一件怪事,整个医院到处都传来厮杀声!只听兵器碰撞叮当作响,喊杀之声不绝于耳,更奇的是,只闻杀声却不见人影。

这里的人对这厮杀声并不陌生。这是个小镇,小镇在大沙漠的边上,传说古时候这沙漠是个战场,自古以来,一到夜里,沙漠里就常常传来厮杀声,号角喧天,战鼓齐鸣,好似千军万马在作战。可半年前,大漠里的厮杀声却突然停止了,大家正在奇怪,厮杀之声竟出现在了医院里。

李秀在医院里住了十多天,厮杀声也持续了十多天。算算日子,预产期早就过了,李秀却丝毫没有生孩子的迹象,医生给李秀做了检查,一切正常,就决定实施剖腹手术。

一切都准备好了,李秀上了手术台,医生拿起了手术刀,可就在这时,手术刀好像被谁抢去一样,“当”的一声,从医生手里掉到了地上。医生大惊,颤栗着换了一把,可手术刀刚到手,忽地一下,又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扔到了地上,医生惊魂难定,只得放弃手术。第二天,另一个不信邪的医生给李秀做手术,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,手术自然也没做成。

再也没有医生敢给李秀做手术了,一转眼,李秀入院一个月了,算算日子,这已是怀胎的第十一个月了,王有福一家人心急如焚,而此时,医院里的厮杀声也越来越凶。

这天,王有福来医院看儿媳,刚到医院门口,一个老者走了过来,这老者相貌奇特,铁面虬髯,不怒自威,老者对王有福说:“我是个中医,或许有办法让你儿媳顺利生下孩子。”

王有福大喜,忙把老者领到了李秀的病房,老者给李秀号了号脉,微微一笑,说:“我只需一剂药,就可让你儿媳生下孩子。”说着,老者取出一张黄纸,拿起笔刷刷点点写了起来,写完后,把黄纸扔向了窗外。

王有福不解,老者一笑:“刚才那张写错了,再写一张。”老者又取出一张黄纸,写好了药方。

王有福的儿子拿着药方到药房抓药,药剂师看着药方念道:“熟地黄、山茱萸、牡丹皮、山药、茯苓、泽泻……咦?这不就是六味地黄丸吗?抓啥药啊,还不如直接买中成药。”

六味地黄丸?王有福的儿子纳闷了,六味地黄丸只是滋阴补肾的药,能让媳妇生出小孩吗?哎,死马当活马医吧,他还是让药剂师拿了药,煎好后让李秀喝了。

李秀喝完药后,老者对王有福说:“放心吧,明天中午之前自有分晓。我听说你这几十年栽了不少树,可不可以领我去看看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王有福雇了辆三轮车,带着老者来到了小镇外自己植树的地方。王有福在这里已经植了四十多年的树,树林连绵成片,延伸几十里,老者指着树林问:“这些树都是你和家人种的?”

王有福点点头,老者不住地赞叹。平时,王有福和家人都在这里住帐篷,当晚,老者也在帐篷里住下了。

第二天一早,王有福起床后来到帐篷外一看,吓了一跳:这里一夜之间栽了很多树,可是栽得七扭八歪,有的很密,有的太疏,有的还栽倒了,树根朝上,树梢埋到了土里,很多树都要返工重栽,是什么人栽的树呢?

王有福正在奇怪,儿子打来了电话,说李秀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!

王有福高兴得流出了眼泪,他给老者深深鞠了个躬,说道:“谢谢您了,神医!”老者赶紧扶住了王有福,说:“我哪是什么神医啊?我给你儿媳开的只是一剂补药,这药和生孩子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没关系?”王有福很奇怪,“那我儿媳……”

老者说:“我得从头跟你讲。”接着,老者给王有福讲起了故事。

北宋初年,这里还是一片大草原,水草丰美,牛羊成群,有一次,两个部落为了争夺这片草原打了起来,战斗十分惨烈,每天都有大批将士战死,那些战死的将士变成鬼后不肯去投胎,又重新投入了战斗。后来草场退化,这些鬼就在大漠里接着厮杀,这一杀就是一千年。

半年前的一天,众鬼正在厮杀,忽听不远处传来了哭声,哭声碎心裂胆,众鬼停止了打斗,过来看缘由。

痛哭的是王有福一家人。王有福共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的孩子生病了,王有福一家人忙于植树,忽略了孩子的病情,以为没什么大事,结果孩子的病越拖越重,他们这才领孩子去医院,医生看了看,摇摇头:“孩子不行了,你们来得太晚了。”

孩子最后的愿望是来大漠看看爷爷的树,王有福把孙子抱到了这里,孙子看着成片的树林,闭上了眼睛。

孩子一死,一家人悲痛欲绝,众鬼听到哭声,无不动容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的叹气,有的摇头。

原来,王有福刚来这里治沙的时候才二十出头,那时,黄沙已侵入小镇边缘,镇里很多人都迁走了,王有福却扛了把铁锹,来到这里植树。众鬼见了,都觉得好笑,一千年来,他们目睹着黄沙吞没了无数村庄城镇,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,竟想靠一己之力让小镇逃脱厄运?

王有福干了起来,风餐露宿,饱受艰辛,结婚了,妻子跟来了;儿子长大了,也跟来了。镇上不少老百姓在王有福的感召下,也加入了植树的队伍……一转眼四十年过去了,王有福六十多岁了,可外表却像八十岁一样,面色黝黑,皱纹堆垒,但黄沙没有再前进,反而步步后退,小镇没有没落,反而欣欣向荣。

众鬼都非常崇敬王有福,他们厮杀时从不破坏树苗,树苗栽到了他们的战场上,他们就后退,退到没有树苗的地方接着厮杀,这几十年,众鬼没有破坏过一棵树苗。

那天,众鬼听到王有福一家悲的哭声,无不感动,老人为了植树连孙子都……他们看看自己脚下,过去是滚滚黄沙,现在却树木成行,厮杀为了什么?当年是为争夺地盘,现在又是为了什么?无非是赌气。

众鬼觉得这样太没意义了,于是决定休战,该投胎的投胎,该转世的转世,一千年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。

王有福听老者说到这里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,他看着不远处的树林,那儿有个新坟,孙子就埋在那里,老者提到孙子,又勾起了王有福的伤心事。

王有福擦了擦眼泪,问道:“既然决定休战,后来医院里怎么又出现了厮杀声?”

老者接着讲了起来:

众鬼休战之后,接下来就该投胎了,他们见王有福小儿子的媳妇李秀正身怀六甲,均大喜,能做王有福的孙子,那是多么荣耀啊!和王有福相比,高官富豪在他们眼里就是粪土。李秀住进了医院,众鬼也跟了过来,他们为了争做王有福的孙子又打了起来,原来是两方作战,这回是大混战。

众鬼争了一个月也没争出个结果,那些从其他地方赶来投胎的也被众鬼赶跑了,所以李秀迟迟生不出孩子。当然,手术刀也是众鬼抢走的,还未分出胜负,怎可手术?

这天,医院里飘来一张黄纸,纸上告诉众鬼,想做王有福的孙子不难,去栽树,以一夜为限,谁栽的树最多,谁就去做老人家的孙子。于是,王有福植树的地方一夜之间出现了很多树,鬼着急,只追求数量,有些树都栽倒了,但终于有了结果,有一个鬼胜出,如愿地成了王有福的孙子。

王有福听得瞠目结舌,问老者:“那张黄纸就是你扔到窗外的那张药方吧?”

老者一笑,并未回答。

王有福说:“现在好了,问题解决了,鬼也可以走了。”

老者一笑:“不,事情还未结束,很多鬼还没有离开。”

王有福很疑惑:“他们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

“他们在等,等你的孙子生儿育女,他们要再等上二三十年。”

王有福愣了,生不出孩子的事还会发生?他手一松,手里的铁锹掉了下来,奇怪的是,铁锹掉到一半,在半空中忽然停住了,然后,铁锹又回到了王有福手中。

老者哈哈大笑:“看,这个鬼在拍你的马屁。”说完,老者冲王有福一拱手,“告辞了,后会有期!”话没说完,人已不见踪影。

王有福冲老者消失的方向深深一揖,然后回过头来,大喝:“呔,众鬼听令,如果不去投胎,就在这里好好跟我植树,不许打架!”

四下里,众鬼齐声应和:“得令!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铁刀浮水
下一篇:为你埋单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