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乞丐的财富生活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方冠晴 2017-05-02 围观:

乞丐的财富生活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. 友谊是一笔财富

庙生是个乞丐。他的身体严重畸形,没有腿,一对胳膊也瘦细得像竹篾似的。他就靠这竹篾似的双手扒着地,牵引屁股下面带轮子的木板“坐骑”,穿街过巷,乞讨为生。

乞丐也是有地盘的,“游乞不如坐丐”,说的就是地盘的重要性。庙生14岁的时候,已在城里乞讨了两年,还是没有自己的地盘,所以,常常受同行的欺负。

这一天,庙生爬到市文化广场,几个路人瞧他可怜,扔给他几枚硬币,他还没来得及将那几枚硬币从铝盆里捡起来,一个流浪汉走了过来,将铝盆里的钱全倒进了自己的口袋,然后对着庙生吼起来:“滚!这是我的地盘!”庙生碰到这样的事情太多了。平时,他碰到这样的情况,都是乖乖地离开,但今天,他没挪窝。他的心里很不平,这个流浪汉四肢健全,完全可以自食其力,凭什么来抢乞丐的饭碗,还占着能容纳几万人的文化广场做地盘?这些话庙生当然不敢说,他只是赖着不走。

见他不走,又过来一个同样是健全人的流浪汉,这两个流浪汉开始骂他,轰他走,其中一个还动手打了他。就在这时,有人叫了起来:“不能打他!”

叫喊的是个小女孩,五六岁的样子,白胖白胖的,很可爱。

小女孩“吧嗒吧嗒”地跑过来,张开小手护着庙生,对两个流浪汉说:“你们不能打他,我们老师说了,不能欺负没腿的人!”

两个流浪汉当然没有理睬小女孩,还是动手打庙生。

小女孩急得哭了,叫着:“你们不能欺负没腿的哥哥!”她转过身来将庙生抱住了,哇哇大叫起来:“妈妈!妈妈,快来呀!”

女孩这一叫,远处有妇女应了声,往这边跑过来,两个流浪汉吓得住了手,悻悻地离开了。

小女孩这才用双手捧着庙生的脸,稚气地问他:“他们打你,你觉得痛吗?”

女孩的脸上还挂着泪珠,一边问一边抽泣,一颤一颤的,泪珠就跟着往下掉。

庙生一句话也答不上来。从小到大,没人为他哭过,这小女孩,是第一个。看着女孩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眼睛,他也流泪了。

小女孩慌了:“痛是不是?我帮你摸摸。”小女孩真的伸手来摸庙生的脸,那小手那么柔软和光滑。就在这时,女孩的妈妈跑了过来,一把将女孩的手从庙生的脸上拉开,啧啧地直叫:“哎哟,脏死了,你没看到他身上有多脏吗?”妈妈赶紧掏出卫生纸来擦女孩的手,女孩可不管这些,跟妈妈说:“他们打这没腿的哥哥了,哥哥好可怜。”

“是的,是的。”妈妈不耐烦地应着,拉起女孩就走。女孩被动地跟着妈妈走,还扭过头来冲庙生喊:“没腿的哥哥,别怕他们。我明天还来看你。”

庙生喉头哽咽,郑重地点头。在这个世界上,居然还有人许诺,明天来看他,他觉得自己像个人了。所以,当天晚上,他虽然还是被流浪汉赶出了文化广场,但他没离开多远,在广场外面一个中转垃圾的黄色车斗旁停了下来。这里一天到晚臭烘烘的,没有同行会将这里作为地盘,所以庙生在这里很安全,不会有人来赶他走。

第二天,小女孩果然来看他了。她背着个小书包,去不远处的幼儿园上学,路过这里。她手里拿着根冰棍,伸长舌头舔着,望到他了,跑过来,叫他“没腿的哥哥”,跟他说话,还请他共吃一根冰棍。

庙生不敢吃。女孩问他:“为什么不吃?”

他红了脸:“我脏。”

“我不嫌你脏。童话书里说,没腿的哥哥都很善良,长大后会变成王子的。吃吧!”

庙生说:“不,我自己嫌。我从来没刷牙,会弄脏冰棍的。”

女孩将小小的手指伸到他嘴里,摸他的牙齿:“你的牙齿好黄,你为什么不刷牙?”

庙生没法回答了。他一出世就被父母遗弃在一个乡间破庙门口,是破庙里那个半路出家的和尚收养了他,但破庙的香火差,养个和尚都够呛,添人添口,和尚能让他一日三餐吃上东西就不错了,哪有钱给他买牙膏牙刷?到他12岁时,破庙拆了,半路出家的和尚还了俗,回儿子家养老去了,他没地方去,才出来当了乞丐。对于他这样的乞丐来说,能混饱肚子就是幸福,哪敢奢望刷牙之类的讲究事?

庙生没法回答,小女孩却自以为是地想到了答案:“你没有牙刷是不是?我明天把我的给你。吃吧,明天你刷牙了,就不脏了。”

与其说庙生想吃那根冰棍,不如说,他想享受这份不带歧视的平等的友谊,他最终还是吃了。哪知道小女孩的妈妈推着小货车出来做生意,刚好看到了这一幕,跑过来,揪住女儿,抡起巴掌,照着女儿的屁股上就打,一边打一边骂:“小盈!瞧你这点出息,跟个要饭的共吃一根冰棍,丢脸不丢脸?”

庙生吓得嘴里含着的一块冰棍溜出嘴来,掉在地上。

小盈的妈妈骂完小盈又来骂庙生:“你是什么人你自己不知道吗?哄个不懂事的孩子,你难道就不害臊?你知道自己多脏吗,还敢与我女儿共吃东西?”妈妈像拎小鸡似的,将小盈拎走了,临走还警告小盈:“再也不能跟要饭的在一起玩,让我发现了,我打死你!”

庙生心灰得要命,他知道小盈今后不会和他玩了,难得有个人将他当人看,今后不会有了。他很难过。

但是,小盈第二天还是偷偷摸摸地来看他了,而且还真的给他带来了牙刷和牙膏,那牙刷很小,柄上画着一只小白兔,漂亮极了。庙生拿着小牙刷去喷水池边刷牙,高兴得一整天都没合拢嘴。

从此之后,庙生在垃圾车斗旁安家了,虽然这里讨的钱少,但他哪儿都不去,他就认定这儿了,因为这里有个人叫他“没腿的哥哥”,实实在在地将他当着一个人了。他觉得他比任何乞丐都幸福都富有,因为,他拥有了别的乞丐无法拥有的东西,那就是小盈对他的友谊。

庙生和小盈的友谊,整整经历了十年,从小盈读幼儿园,到读小学、读初中,到……到小盈读高中时,小盈已经长成了好看的姑娘了,她对庙生的态度也有了些变化,她不再叫他“没腿的哥哥”了,见了他,只是“哎”的一声算是招呼。到后来,“哎”的次数都少了,很多时候,她从他面前经过时,总是急匆匆的,连看他一眼都顾不上。

庙生知道,读书是很累人的,小盈总在赶时间。

有一天,小盈和几个同学一起从他面前经过,走得很悠闲,小盈仍然看都没看他一眼。他已经有好长时间没与小盈说话了,实在忍不住,就小声喊了小盈一声。小盈的同学都看向他这里,小盈还是头都没回。第二天,小盈一个人来找了他,说:“哎,今后有人的时候别叫我,同学们会笑话的。”

庙生怔了一下,但还是点了头。这一天他才知道,小盈有点嫌弃他了,但他不难过,小盈妈妈说得对,他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,小盈对他,已算是不错的了。

2. 真正的财富时光

那天晚上,庙生正倚着垃圾车斗睡觉,迷迷糊糊的,有一个人从文化广场那边跑过来,后面有好几个人在追,其中还有一个是警察。那个在前面逃的人,跑到车斗边时,顺手将一只黑色的包扔到了垃圾车斗里,然后径直逃走了。追的人中也没人注意到那人扔包的细节,都从庙生的身边一路追下去,谁也没停步。

庙生一下子就没有睡意了,那个人扔了个包在车斗里呢,包里有什么?有钱?还是有吃的?

庙生费了好大的劲够着那只包,拿过来拉开拉链,他的眼睛瞪得快爆出来,人都快呼吸不过来了:那满满的一包,全是百元大钞,有多少钱,他都没法估算了。

有这么一大包钱,他下半辈子不用愁了,庙生先是发愣,后来就忍不住咧开嘴笑,但是,笑着笑着,他笑不起来了。那个扔包的人要是回来找怎么办?他着起急来。看来,这里不能呆了,他赶紧将包藏在自己那捆破衣烂裳里,用手扒着地,离开了。

但去哪里呢?这么多钱随身带着可不安全,还有,那个人会不会找自己?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左思右想,他想到了小盈,只有让小盈帮自己保管这些钱,才是最安全的。小盈的家在三元巷,离这儿不远,这些庙生早就知道,但这十年来他一次都没去过三元巷,他怕小盈的妈妈。现在,他不能不去了。

进了三元巷,但他不知道小盈的家是哪一间,于是在巷口等着。这天是星期天,刚好小盈与几个伙伴一起看夜场电影回来,在巷口碰上了。

他激动地喊她:“小盈,小盈,我有个东西要……”小盈不理他,目不斜视地往巷子里走。有个伙伴问小盈:“你认识这个乞丐,他是你亲戚?”小盈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,生气道:“是你家亲戚才差不多。”她站住了,冲庙生喊:“我不认识你,走开!”

庙生愣在那儿。他有些后悔,小盈早就说过,有人的时候不能叫她,他让小盈难堪了。等伙伴们走后,小盈皱着眉,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为什么不去别的地方乞讨呢,偏偏要守在我家附近?”

庙生终于知道,小盈厌烦他了,像所有的人一样。他只得离开了巷子,找了个远离路灯的花坛,装着趴在花坛里睡觉,其实是用他吃饭的不锈钢勺子,偷偷摸摸地挖花坛里的土。挖了两个小时,挖了一个坑,他将那只黑色皮包放进坑里,埋了起来。

第二天庙生的脖子像安了转轴,一会儿盯着那个花坛看,看有没有人去他埋包的地方,一会儿又向三元巷那个方向望,看小盈有没有来,但小盈始终没有出现,他不知道,小盈为了躲开他,已经绕道走了。

晚上,一个瘦高个的年轻人来找庙生,那年轻人说:“我记得,前天晚上在垃圾车斗旁睡觉的就是你。我丢了个包在车斗里,你是不是拿了?”

庙生吓蒙了,不敢吱声。

那人开始搜他的身上,然后搜他身后那一大捆肮脏的破衣烂裳,自然什么都没有搜到,但瘦高个并不就此罢休,开始逼问庙生将包藏在哪了。庙生紧闭着嘴唇不吱声。他不可能说出来,没有谁能比他更加懂得钱的重要性了。一元钱就能填饱一次肚子,那么多钱,够他后半生花的,到什么时候动不了,讨不了钱,他可以靠那些钱活命。

他不吱声,瘦高个更加认定包是被他拿走的,开始动手打他。他咬着牙就是不吭气,心里说:只要你不打死我,那钱就是我的;你就是打死我,那钱还是我的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鲶鱼哈
下一篇:绿帽子卖给谁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