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画中藏刀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冰儿 2017-05-02 围观:

画中藏刀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. 怪客登门

在春城,有个画苑一条街,街道不长,却有不下百家画苑,鳞次栉比,煞是壮观。在这百家画苑之中,有家名叫“隆暄画苑”的,更是典雅古朴,风格独特。

隆暄画苑的老板,是春城有名的画家,姓刘名叟,是位须发皆白的花甲老人。如今,一般画苑裱画,大都是机裱或半机裱,而刘叟则全部手工裱,而且是他亲自动手裱画。刘叟裱的大都是名家名作,所以要价较高。其实,这刘叟开画苑的目的,不是为了挣钱,他是想通过画苑,见识更多的画派,从名家的作品中吸取长处,为己所用。

然而,刘叟的画苑开了三年,其间,虽说他也见识了一些名家之作,但让他感到遗憾的是,三年来却没见到真正的精品。他失望至极,准备结束画苑的生意,静心作画,颐养天年。

可是就在刘叟准备关门大吉的当天,突然进来一个人。只见来人蓬头垢面,穿着邋遢,刘叟不由皱了一下眉头。那人进来,不吭一声,就大大咧咧地往太师椅上一坐,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,往八仙桌上一放,然后粗声粗气地对刘叟说:“你看这画,能复不?”他说话的腔调,真让刘叟受不了。可是来的都是客,刘叟没有说什么,但听说要复画,倒让刘叟暗暗惊疑。因为现在能说出复画的人几乎是没有了。刘叟再次打量了来人几眼,再看看画,不由大惊,心想:也许是真人不露相,别看他邋里邋遢,也许真有些来历。于是,刘叟立即给来人沏上上等香茶。

接着,刘叟看了那张皱巴巴的纸。这是一张揭画,至少是揭了四层,而这张就是最后一层。虽然被揭了四层,可是品相依然清晰。更让刘叟惊讶的是,这张画竟然是张大千没有裱过的裸画。

为了探听一下这个男人的来历,刘叟故意问道:“你要裱这画吗?”来人一愣,说:“不,复画。”刘叟假装一愣,说:“我没听说过什么复画呀。”来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被刘叟看到了,他心里不由一紧。那人说:“刘老师,您就别再掖着藏着了。这画的前三张我会在明天九点准时派人送来。”说完,他捧起茶杯一饮而尽,然后转身出门,扬长而去。

刘叟看着这个没有素养的男人,心里很不舒服。他觉得这张画落在这样的人手里,实在是可惜了。看他那一副粗俗的样子,刘叟几乎可以断定,这幅画不是此人的。由此,刘叟便想到自古以来,有人曾在“揭画”、“复画”上大做文章。他们利用揭画的技能,把古画一层层揭开,最多一幅可揭七张,然后复制,一幅可仿制出多幅,冒充真迹,牟取暴利。一般人是辨别不了真伪的。这么一想,刘叟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,他似乎感觉到,此中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。

2. 古怪行为

第二天一早,刘叟就坐在门前,等候那三张揭画。九点刚到,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走了进来,刘叟摆了一下手说:“今天不接活了。”姑娘笑道:“刘老师,这是那三张揭画。”刘叟忙抬眼打量姑娘,只见她梳了两条如今少见的短辫子,红扑扑的脸上有两个不深不浅的酒窝,一笑像一朵刚开放的花。刘叟心想:今天这个姑娘和昨天那个男人相比,反差太大了。这个反差又让刘叟心里产生了压力。

刘叟接过画,姑娘没再说话,转身就走了。姑娘一走,刘叟就忙上了,他关上门,打开灯,拿出那三张画,摆在桌子上,仔细查看一番。随后他把画翻过来,这一翻,刘叟一下呆住了。他没有料到,竟然会有这样的揭画高手,那画的背面,竟然和原画的背面完全一样。揭画能揭到四张已是了不起的高手,能把背面处理得如原本那样光洁,那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了。

谁有如此精妙的揭画技术呢?刘叟再次拿起了放大镜细看。当他看到揭画背面那规律的凹点时,他终于松了口气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这复画绝活是不该绝呀!”

复画是刘家祖传的绝活,如今几乎没有别的人再会了。而这复画先得有揭画,揭画本身就是一个高难度的活计,掌握的人也是凤毛麟角。

一连两天,刘叟都在研究这幅画的复原。就在他定下来复画方案的时候,却突然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没想到,这次自己会栽了。因为这时,他才发现,这张画是赝品。先前他一门心思钻研这个揭画的手法,而忽略了画的真假。

刘叟明白了,这就是他之前疑虑的陷阱。当时,他跟那个男人说这画是真品。虽然没有签定一纸合同,但这事传出去,他丢不起这个人呀!刘叟知道,这张画如果是真品,至少也得值个二三十万。那他辛苦了一辈子挣的钱,算是打水漂了。

第二天,刘叟病倒了。这一病就是三天。三天后,刘叟爬起来,按着方案开始复画。这是一个精细活、技术活,只有他刘叟能完成这样的活。这幅画,他一复就是十天。

十天之后,刘叟打开店门,脸色苍白的他坐在阳光下,显得老了很多。当那个男人再次出现的时候,刘叟如同木雕一般,坐着一动不动。

刘叟见那男人,依旧是原来那邋遢模样,晃晃悠悠地走过来,老远就闻到了酒气。刘叟知道,他是来找自己要钱的,可是自己却连一点拒绝的办法都没有,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那男人走过来,问道:“画复好了吗?”刘叟没有回答,转身进店,那男人也跟了进来。刘叟拽了一下桌子上的画。那个男人走过来,拿起画,盯着瞧了半天没吭声。刘叟的汗就下来了。他潜意识中期待那男人没有看出这张画是假的,但那男人看了半天,还是说了一句:“这张画是假的。”刘叟闭上了眼睛。

当刘叟睁开眼睛的时候,只见那男人把画放到了水盆里。刘叟一愣,心里琢磨:他到底要干什么?突然,那男人把手伸进盆里,一阵乱搅,那画被搅成了纸浆,接着,他端起盆,把纸浆水倒到了门外,然后放下盆,给刘叟深深地行了个礼,说:“对不住,刘老师!我本不应该这样做的。”刘叟一时还真摸不准对方这么做的用意,便没有开口。那男人接着说:“这张画是假的,让您老担心了。明天我把真迹送来,要再次麻烦您了!”说完,把一万块钱放到了刘叟的八仙桌上,就走了。

刘叟呆呆地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,半天没缓过劲来。

3. 绝世孤品

第二天,刘叟起来打开店门,见那男人站在门外,衣着整洁,与前两次判若两人。他双手抱着一个长长的盒子。

刘叟把他让进屋,那男人把盒子放下后,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周立明,这画是我周家祖传的,祖上将画揭了。我们一直在找复画的人。我知道,我终于找到了,麻烦您老了!”男人又恭恭敬敬向刘叟行了礼,然后就走了。

男人出门之后,刘叟马上关了店门。他双手颤抖着打开盒子,把画拿了出来,打开看一眼,顿时呆住了。原来这画竟然被揭了七层,看来能复原此画的除了他刘叟,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。刘叟把灯光调得更近一些,用放大镜细看。这一看不要紧,他的血压猛然升高了。此刻,他虽然还不敢确定这幅画的真假,但能基本肯定此画定是大有来头。他倒了杯水,吃了降压药,稳定一下情绪后再次拿起放大镜,反反复复、仔仔细细看了半个小时后,刘叟望着画发起呆来。他不敢相信,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。他更没有想到,在他有生之年会看到这幅画!直到外面传来“咚咚咚”的敲门声,他才惊醒过来,慌乱地用报纸把这幅画盖上,才去开门。

来人是刘叟交往一生的一位过命老友,叫孙迹夫。刘叟忙把孙迹夫让进屋,等人一进门,刘叟随即就把门关上。孙迹夫见了不禁一愣,他知道,在画界只有弄到了绝品,才会这么神神秘秘的。可是刘叟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,而且搞了一辈子的画,阅画无数,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幅画,让他如此紧张呢?

刘叟见孙迹夫一脸疑问,便指了一下桌子。孙迹夫走过去,把上面盖着的报纸拿下来一看,也顿时目瞪口呆。他自言自语道:“这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……”说着,他几乎是趴到画上,看了好一会儿,终于激动地点了点头。

这究竟是一幅怎么样的画,让两位在画界混了一辈子的老人这样失态呢?说起这画的来头可就大了。这幅画正是江南风流才子唐寅唐伯虎的《骑骡归思图》。而且既不是当今传说的那幅,也不是放在国家博物馆的那幅。说起唐伯虎画这幅画,还有个心酸有趣的故事呢!

原来唐寅当年耻不就官,傲世不羁。他三十一岁时开始游历四方,足迹遍及江、浙、皖、湘、鄂、闽、赣七省,这个时候他正处于贫困凄苦之中,靠卖画为生。这幅《骑骡归思图》就是唐寅在今天的湖南省张家界画的。那么刘叟又是怎么知道这幅画的呢?

这话说起来就长了。原来当时刘叟的祖上,在张家界开了一个酒馆。一天唐寅来到这里,虽然兜里没钱,但他酒瘾上来了,也不管有钱没钱,就钻进刘家酒馆,来了个一饮为快。等到唐寅酒醉之后,准备起身要走时,却被刘叟的祖上给拦住了。唐寅付不出酒钱,一时性起,操起摆在账台上的笔墨,“刷刷刷”画下了《骑骡归思图》。那个时候,唐寅已经在外面游历了两年之久,思念家中的父母,他想有头骡子驮自己回家,便作了这么一幅画。这可是当时唐寅的心声写照啊!

刘叟的祖上是一个喜欢字画的人。他见了唐寅的画,惊喜得目瞪口呆,并断定此人将来必成大气,于是便把这画珍藏起来。这一传就是几百年。可是当传到刘叟太爷那辈,画不见了,只留下一张记录这件事的黄纸。刘叟一生就是想再见到这幅裸画,而不是摆在博物馆里的那个已经裱过的《骑骡归思图》。如今,这幅早就不见踪影的裸画,竟摆在眼前的桌子上。你说刘叟能不惊喜得目瞪口呆吗?

刘叟怎么也闹不清这幅画怎么会落到这个男人的手里的?然而刘叟觉得这毕竟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,一时让他去哪儿弄清楚?他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复画。这《骑骡归思图》已经被揭了七层,刘叟只得一层一层仔细翻看,当看到第四层的时候,刘叟的手突然一哆嗦,险些把那画给扯坏了。他停止翻看,却冷汗直流,心跳加快。一旁的孙迹夫忙扶他坐到椅子上。

足足过了一个小时,刘叟才平静下来,这才向孙迹夫说出了刚才他发现这幅揭画第四层的秘密。孙迹夫听了也惊讶得张大了嘴巴,半天没合上。

4. 刨根问底

刘叟再次拿起那第四层的揭画,把放大镜凑近细看一阵后,很肯定地说:“没错,这揭画手法除了我们刘家,没人会的。”

这个秘密是刘叟在看第四层揭画的时候发现的,他发现这层揭画所用的手法竟然是“倒揭”。也就是说,揭画的时候,前三层是顺着揭的,而第四层却是倒着揭的。这种揭法绝对艰难,每揭一下,画都会撕开,就像人们常说的戗喳,那一揭必定要坏的。但是,刘家就会这么一手,那是祖传的。刘家这样做出的揭画,无论归谁所有,到最后,必定要找刘家的后人来复这个画。由此,刘叟断定这画就是当年祖宗传下、后来失踪的那幅画。可是现在这画是人家拿来的,得先把画给人家复上,再追究其来龙去脉。

接着,刘叟很快又发现,这张画已经复过一次,只是复到第四层的时候失败了,又揭了回去。从手法上看,此人复画的功夫也是了得,且隐隐约约含有刘家复画的手法,只是显得稍嫩了一些。这让刘叟惊疑不已,这个人到底是谁?跟刘家有什么瓜葛呢?

刘叟开始复画。这个复画的工艺非常复杂,尤其到第四层。这第四层绝就绝在重复上。这个秘密只有刘家单传的人知道。这就是,刘叟在把前三层复完后,要过一个星期,等画胶干透后,再将第四层复上,而且要倒着复上。等画干了后,再揭下来。这时候的第四层画,已经是薄如蝉翼了。这还没完,刘叟又在第四层复上一张白宣,把第四层的飞羽打立过来,为第五层复画的羽毛对上喳口。就在刘叟把白宣复上去后,等待它干透的时候,又有人“咚咚咚”地敲门了。

刘叟听到敲门声,透过门缝往外一看,见是那个送画的男人。刘叟打开门,却拦在门口,不让他进来。那男人问道:“刘老师,复得怎么样了?”刘叟沉默了半天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:“难呀!”那男人一听惊道:“我想看看画。”刘叟摇了摇头说:“绝对不行。”男人急得硬往里闯,刘叟拦也拦不住,那男人闯进屋里。当他看到桌子上的画竟是一张白宣时,顿时大叫起来:“这……这你可赔不起!”

刘叟微微一笑说:“你说,这画你复过是吧?”男人一愣,犹豫了一下支吾道:“复、复……是复过。”刘叟问:“谁?”男人不耐烦地说:“这你就别管了。我告诉你,这画要是复坏了,我把你告上法庭,你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。”刘叟说:“这个你放心,就是你花钱让我毁了它,也是不可能的事。”男人一听,这话里有话,就没再说什么,转身出门走了。

刚才,刘叟在跟这男人说话的时候,注意看了他的肘部,并断定他不是画的主人,至少他对复画一点不懂。刘叟知道凡是复画人的肘部,即小臂处,那块皮肤都比常人的要黑。因为,在复画的时候,一定要用肘部抚平。如果这男人懂得复画,而且能把唐寅的《骑骡思归图》复到三张,那功力也很了得了。那他至少要揭上几千乃至上万张的生宣,也至少要复上几千、上万张的生宣,那么他的小臂一定会留下一块黑色的皮肤。可是,让刘叟不解的是,要说他只是代人办事,但瞧他刚才看那画的神情及生气的样子,又不像是装出来的。对那男人,刘叟一时还真弄不明白。

一个星期后,刘叟揭掉画上的白宣,把飞羽顺过来,又花了半个月,清理了白宣留下的飞羽。但他并没有急着把画复上,而是放下了手里的工作,把画锁到保险柜里后,就去找孙迹夫喝茶。

刘叟和孙迹夫在靠窗的桌子前坐下,边品茶边聊天。这时,只见一个姑娘走上楼来,坐在东南角的一张桌旁。刘叟立即认出来,她就是送画到他店里的那个姑娘。不过刘叟没有和她打招呼,他要看看这个姑娘到底在等什么人。可是过了好半天,也没看到有人找她,而她喝了一杯茶后,就站起身来,绕过桌子,从刘叟的前面走了过去。就在姑娘走过去的一瞬间,刘叟一下就呆住了。只见姑娘的胳膊露在旗袍外面,而她右小臂下的那块皮肤是黑的。很明显,这就是复画所留下的。

当刘叟追出去时,已经不见了姑娘的身影。刘叟感到事有蹊跷,急忙赶回画苑,打开保险箱,看到画还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当天晚上,刘叟便开始复画,直到第三天的晚上,才把最后三张画复完。他把画展开,挂到墙上又仔细看了几遍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。现在,他就等那个男人来取画了。可是,他天天等,日日盼,这一等就是一个月,那男人也没有出现。当初,他曾让那男人留下地址、电话,可那人却说不用。如今,天南地北,往哪儿去找?时间过得越久,刘叟感觉心里越没底。他焦急得寝食不安,他想莫非这画有什么问题?他又看了好多遍,也没有发现问题。

刘叟等了半年,那人还是没来取画。这期间,刘叟也曾四处找过他,结果均无功而返。不料,就在刘叟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,一件怪事发生了。

这天早晨,刘叟起床后,习惯性地往挂在墙上的那幅《骑骡思归图》望去,这一望惊得刘叟倒退了几步,“噌”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幅画上竟然出现了一把带血的刀。过了半天,刘叟才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,走到画前,仔细查看。觉得这把带血的刀是那样的立体,那样的逼真,似乎是画上去的。可是,再细看的时候,刘叟不由大惊失色。他觉得如果是画上去的,那完全可以处理得和原来的画一样,可现在他发现,这刀并不是画上去的,而是从画的中间透出来的,应该是在中间几张揭画中的某一张中渗出来的,现在这幅原画是没有恢复的可能了。

刘叟此刻才明白,这画毁了,他这回就是舍上老命也赔不起了。他颓丧地坐到了沙发上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5.复仇血刃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0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