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如果这人死了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劳伦斯·布洛克 2017-05-02 围观:

如果这人死了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第一封信来之前的晚上,埃德加·卡夫特在萨拉托加赛马场选了“斑点带子”。这匹马从第一的位置上跑了九比二,卡夫特在它身上押了两百块,一半买独赢一半买位置。斑点带子跑在最前头并且保持优势。一匹颇被看好的,名叫希拉之子的四岁的马,冲过终点处的拐弯,被挂在了外面。卡夫特在琢磨能赢多少钱准备数钱了。可在最后关头,斑点带子迈着大步,疯狂的奔回家,它立刻被取消资格,只能名列第四。卡夫特气愤地撕了票,回家去。

当然第二天早晨他没心情开玩笑。他打开早晨寄来的信,连着五封都是账单,没有一张眼下有希望偿还。他把它们扔进桌子的抽屉里,那里面早已有不少账单了。打开最后一封信,他先是很宽慰,因为那不是账单,不是贷款的催款单,也不是威胁要收回车或者家具。相反,那是一封信,简单的几句话打印在一大张打印纸中央。

先是一个名字:

约瑟夫·H·内曼先生

下面是:此人死后你会收到五百美元

他根本没心情开玩笑。那些一直领先却在最后时刻崩溃的马儿,对人的幽默感没什么帮助。他看着那张信纸,翻过来想看看反面是否还有什么东西,又翻过来读一遍,拿起信封/。他只看到他的名字和本地的邮戳。他骂了几句上不了台面的话,白痴或者骗人的把戏之类,然后把信纸和信封统统撕掉扔了。

之后的一个星期,他有一两次回想起那封信,仅此而已。他觉得自己有问题了,他从没听说过叫约瑟夫·H·内曼的人,而且也不寄希望于在那个人死后收到五百美元。他也没有把这封神秘的信告诉他老婆。当“超级财务”公司的人打电话来,问他是否有希望按时还钱时,他也没说任何有关内曼先生打算留给他遗产的事儿。

他日复一日的干活,带着一股平静的绝望:明知自己的收入少的聊胜于无,总是入不敷出。他又去了两次赛马场,一晚赢了三十块,第二晚输了二十三。他就要完全忘掉约瑟夫·H·内曼先生和那封神秘的信。

接着第二封信来了。他机械的打开信,拿出一大张白色信纸,十张崭新的五十美元钞票掉落到桌上。在纸的中央有打好的字:

谢谢你

埃德加·卡夫特并没有马上联想起第一封信。他试着回想自己是否做过什么,以得到谁的酬谢,更不必说谁的五百美元。过了一会,他回想起那封信,于是冲出去到杂货店里买了一份早报,翻到讣告部分。

约瑟夫·H·内曼,67岁,住公园路413号,住院几个月后于昨天下午在医院病逝。他留下一个寡妇、三个孩子还有四个孙辈。将不公开举行葬礼,谢绝献花。

他把三百块放进支票,两百放进钱包。他付了车款,还了房租,还付了几张小账单。抽屉里剩下的账单基本上不太重要了,而且也不可能完全还清。他仍然有钱,但要比约瑟夫·H·内曼死的时候少了点。“超级财务”公司的人允许他做分期付款,他再也不用自己操心那些破事了,至少目前不用。

那天晚上,卡夫特带他妻子去了赛马场。他甚至让妻子赌了几把,那根本不可能赢。他白花了四十块,可他一点都不在乎。

下一封信来的时候,他没有马上撕开。他认出信封上打印的字迹,打开之前,他在手上翻来覆去的看了几分钟,像个孩子把玩包装好的礼物。比起拿着礼物的孩子,他更有点忧虑,因为他禁不住想到那个给钱的神秘人,会因为那五百块而索要回报。

他打开信封,然而,没什么要求。仍旧只是一张白纸,中间打了另一个名字:

雷蒙德·安德森先生

下面是:此人死后

你会收到七百五十美元

此后的几天他一直对自己说,他不希望雷蒙德·安德森先生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。他不认识这个人,也从未听说过。而他也不是那种人,那种盼着完全陌生的人去死的人。然而——

每天早晨拿到报纸,他马上打开讣告部分,查找雷蒙德·安德森先生的名字,几乎是在和自己的大脑对抗。每次他都会想,我并不希望他倒霉。但七百五十美元不是个小数目。如果雷蒙德·安德森先生出点什么事儿,他就可能能拥有这笔钱。这似乎并不是他想要做点什么,来促成安德森的死,他甚至并不愿意看到那个结果。但如果事情发生……

事情还是发生了。收到那封信五天后,他在早报上发现了安德森的讣告。安德森是个老人,一个很老的老人,他久病之后死在家里的床上。读到这则消息,他的心跳交织着激动与负罪感。但这时为什么会有负罪感?他什么都没做。而对于一个像雷蒙德·安德森一样的老病人,死亡是悲痛更是解脱,是悲剧更是祝福。

可是,为什么有人要给他七百五十块钱?

然而,就是有人给了。经历了一个翻来覆去糟糕的夜晚,他在猜想信来与不来之间斗争,第二天早上信就来了。信来了,带着先前许诺的七百五十块钱,都是五十和一百面额的。信里同样写着:

谢谢你

这到底是为什么?他摸不着头脑,但他还是又看了一遍这三个字,然后小心的收起来。

你真客气,他想,你实在是太客气了。

之后的两周没有收到信。他一直等着来信,盼望再得到类似前两次的意外收获。有好几次他在桌子前面一坐就是二三十分钟,眼睛盯着空中,想着那些信和那些钱。他本应该把心思放在干活上,但那很困难。他工作每年收入五千块,为了拿到这个数,他必须每周工作四十到五十个小时。他那个不知名的朋友已经送给他年收入的四分之一,而他什么都没做就得到了。

这七百五十块很有用,因为他手头很紧。他老婆有时会突然幻想着装修一下起居室。房租要交,买车是钱也要还。他在赛马场度过了一个惬意的晚上,但另外几次把赢来的钱输掉,甚至赔进去更多。

然后,信又来了,夹杂在一份邀请他购买地下室除湿器的宣传单,还有一个可疑的慈善组织呼吁捐款的请求里面。他把其他东西扔进废纸篓,撕开普通的白色信封。信的格式和往常一样:

克劳德·皮尔斯先生

名字下面是:此人死后你会收到一千美元

卡夫特在桌前把信纸从信封里拿出来的时候,手轻轻的抖动着。一千块,数目又提高了,这次达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。克劳德·皮尔斯先生,他认识叫克劳德·皮尔斯的人吗?不。克劳德·皮尔斯病了吗?他是一个孤单的老人吗?他就要因绝症而死在某个地方吗?

卡夫特希望如此,他恨自己会这么想,但他抑制不住。他盼着克劳德·皮尔斯的死。

这一次他做了点调查。他从电话簿里面翻,直到他在哈尼戴街发现一个叫克劳德·皮尔斯的人。他合上电话簿,竭力不去想注定失败的结局,最后他放弃了。他又打开电话簿,看到那个人的名字,他想那个就要死了。死是难免的,不是吗?有人在信里寄给他某些人的名字,然后这些人死掉了,而后埃德加·卡夫特得到钱。很显然,克劳德·皮尔斯是那个注定要死的人。

他拨了皮尔斯的电话,一个女人接了,卡夫特问皮尔斯先生是否在家。

“皮尔斯先生住院了,”那个女人说“您是哪位?”

“谢谢,”卡夫特回答。

当然,他想,不管他们是谁,只是发现医院里有要死的人,在那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后,他们就付钱给埃德加·卡夫特,就是这样。原因肯定是不可理喻的。在卡夫特的生活里,没有几件说的通的事情,他根本不愿意仔细想想整件事。可能那个不知名的寄信人,就像电视里那个每周送出一百万的疯子。要是有人想要给卡夫特钱,他是不会跟对方吵架的。

那天下午他打电话到医院,一个护士告诉卡夫特,克劳德·皮尔斯两天前做了一次大手术,他的记录上显示情况良好。

恩,他的病情会恶化的,卡夫特想,他命中注定——写信人早已确认了他的死亡。他为克劳德·皮尔斯感到那么一点点抱歉,然后他就将注意力转向萨拉拖加。那有一匹名叫橘子点的马,卡夫特已经注意它有段时间了。这匹马现在位置很好,如果它能赢,现在正是时候。

卡夫特去了赛马场。橘子点跑输了。第二天早晨,卡夫特没有发现皮尔斯的讣告。他打电话到医院,护士告诉他皮尔斯恢复的相当不错。

那不可能,卡夫特心想。

之后的三周,克劳德·皮尔斯一直躺在医院里,而这三周里让埃德加·卡夫特更感兴趣的,是皮尔斯的主治医师早该消失掉。一旦皮尔斯的情况恶化并且开始昏迷,电话里护士的声音会严肃起来,卡夫特会点着头,听命于这不可避免的结果。一天后,皮尔斯的精神恢复的很好,护士听上去确实很快活,卡夫特抑制住愤怒,一种恐惧向他袭来。

打那时开始,皮尔斯恢复的很稳定。他从病中解脱出来,最终,又成了健康的人。这让卡夫特对已经发生的事实无法理解。一定有什么出了岔子。皮尔斯死了,他就能收到一千块钱。皮尔斯已经病了,皮尔斯已经病入膏肓,接着,不可理解的是,皮尔斯又从鬼门关爬了出来,同时一千块也从卡夫特的指头缝里溜走了。

他等着下一封信。却没有信来。

有两周没有付房租,买车的贷款也超期了,“超级财务”公司的人频繁地给他打电话,卡夫特的意识开始和他对着干。信里说过,只要他死了,并没有其他附加条件,皮尔斯的死并没有时间限制。当然,皮尔斯不会长生不老,谁都不会。等到皮尔斯咽下最后一口气,他就能拿到那一千块钱。

假如皮尔斯出点什么事——

他这么想着,压抑自己的内心。他不停对自己说,那不会很难。没人知道他会对克劳德·皮尔斯有什么兴趣。要是他瞅准时间,要是他干了这桩买卖,趁夜色快点返回来,没人会知道。警察决不会把他和克劳德·皮尔斯想到一块。他不认识皮尔斯,也没有明显的杀害皮尔斯的动机,而且——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7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阿P自驾游
下一篇:执着的越狱犯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