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回家的车票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曾子建 2017-05-02 围观:

回家的车票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眼看春节,家里电话催了好几个,陈小东却一直拖着没动身。原因很简单,这一年,他不但没多下钱,还欠了点债,外出这么多年,年年如此,有什么脸面回家?

不回家,那就找大傻去吧,大傻是他的老乡,在另一个城市,名为大傻,其实精灵得很。上次陈小东向他借钱,他就坦白地说:“说实话,借钱,一分也没有,男人就该靠自己赚钱。这样吧,你来找我,我带你去大干一笔,保你衣锦还乡!”陈小东当然知道大傻是干什么行当的,所以并未动心,但眼下却忍不住了,大傻一直混得不错,自己跟他去干一笔,就可风光地回家,有何不可?再说,自己也不贪多,只做一次!

给大傻打了电话后,陈小东就背着简单的行李上路了。上了班车后,他才发觉自己身上没钱买票,好在人很多,也许能蒙混过去吧。于是他找了个最不显眼的地方,掏出手机,给大傻发去一个短信:“我身上没钱,你可以来中转站接我吗?”因为去大傻那要转一次车。大傻很快回了短信:“自己想办法吧,实在没办法了,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班车到中转站的时间是3个小时,此时售票员已经开始卖票,陈小东也不知该怎么应付,干脆窝在角落里抱头睡觉。不知不觉的,竟睡着了,一觉醒来,车刚好到站。他摸摸手机,还在,身上的东西没一件不落,呵呵,售票员显然漏过了他,当下飞速地下了车去。

下车后,陈小东才知眼下已晚,没有去大傻那的班车了,得明天早上才有。心里不仅暗暗叫苦,眼下天气寒冷,自己身上又没钱,唯一值点钱的就是手机,可是这东西是用来联系的,万不能卖,如此一来,晚上怎么度过?

没办法,只好再联系大傻,大傻听后嘿嘿一笑:“真让我失望,亏你还是个男人,这么没用,到我这也干不了大事呀,我指点指点你吧,现在不是天快黑了吗?你找个单身女子跟着,在人少的地方,抢掉她的包,不就有钱了?马上就春节了,人人身上都有几个钱的,弄到路费后来我这,我才敢包你发财!”说完这些,大傻就把电话给挂了,也不理会陈小东的反应。

陈小东也觉得自己别无选择了,可抢劫这东西,他实在不拿手,也没那个胆量。这时,刚下车的乘客已开始四处散去,陈小东神差鬼使地跟在了一妇女的身后,女子一手拖着个大行李箱,一手挎着个小包,看样子是跟他坐的同一班车。十多分钟后,妇女进了一条小巷,陈小东紧张地跟了上去,心想这真是绝好的机会啊,此时小巷里除了他与那个妇女,再无第三个人了。

心里这么想着,腿却不敢加快半步,这可是抢劫啊,对他来说实在是大挑战,就在他满头冒汗地不知如何决定时,异状出现了:小巷边上的胡同里突然冲出两个青年,其中一个迅速地将妇女手中的挎包一扯,另一个则对着妇女一推。妇女哎呀一声,倒在了地上,手里的挎包已到了青年手中。

“抢劫啊,抢劫!”此时的妇女正好面对着陈小东,嘴里嚎然大叫着。

陈小东呆了一呆,当下一个跨步,本能地向着两个逃跑的青年追去,奈何他身上背着包,又不熟悉地形,很快就被甩掉了。没办法,他只好胡乱逛着,抢劫的想法随着一个抢劫风波烟消云散,逛了一会,实在无处可去了,于是又回到了车站。

好在身上还有几个小钱,可以在车站里面的摊子吃上一碗便食,他边吃边观察着车站的地形,思量着晚上该在哪歇息,嘴里则问小吃摊的老板:“老板,车站里晚上有没有免费睡觉的地方啊?”

老板热情地答道:“有啊,候车室嘛,虽然小,睡觉倒不妨,就是冷。不过不太安全啊,贼多,这不,片刻前就捉到一个贼,还是个女贼呢,漂亮得根本不像贼,防不住呀!”

“女贼?”陈小东随口接道。

“是呀,很漂亮的一女娃,住在车站的旅馆里,刚出来买东西被逮住的,现在正被拘在车站保安室,喏,就在前面那个房间里,听说是抢劫犯的同伙。”小摊老板边说边用手指着对面一间灯光大亮的房间。

陈小东一下来了兴趣:难道是先前在小巷里的抢劫犯?吃完后,他就将包一背,轻轻来到了保安室的窗外,偷偷朝里看去,里面果然有不少人:几个保安,一名年轻的漂亮女孩子,此时正微低着头抽泣,还有一个中年妇女,果然是先前小巷遭遇抢劫的那个妇女。

“姑娘,说实话吧,那三个抢匪跟你什么关系,他们现在人在哪里?”其中一个保安在边上劝道:“现在说还来得及,等会公安局的人真要来了,就晚了!”

三个抢匪?陈小东顿觉不对劲,明明是两个啊!

“我说了,我不认识他们,我和他们没有关系。”年轻女孩开口说话了,却依旧低着头,不停地抽泣着。

“胡说,你明明认得他们,我在车上看得一清二楚,侄儿,这贼娃嘴硬着呢,你还让我先别报警,我看早该叫警察来,把她抓去打一顿,她才肯说。”中年妇女在边上叫道。

听这对话,陈小东心里有了底:妇女遭遇抢劫后,就来找这个保安侄子,正好遇上这个年轻女孩,巧的是,她在车上又看到了女孩和抢匪在一起,于是就先把女孩子控制起来逼问了。可是,那三个抢匪是怎么回事?不会把自己也算进去了吧?

想到这,他脑子不由得轰了一声,这可不行,自己得进去解释清楚。这时,年轻女孩又开口了:“我说过很多遍了,我真的不认识他们,我是见过他们中的一个人,当时我就站在他身边,看到他给别人发的短信,说他身上没钱,后来又睡着了,我猜想他身上可能真的没钱,又见他年纪和我差不多大,不像是坏人,就把他的票一起买了。我从头到尾都没和他说一句话,更不知道他是哪里人,叫什么。”

“开玩笑,不认识的人你给他买票?那个人跟了我很久,说不定你们在车上就打上我的主意,准备抢我了。”妇女的叫声很大,硬生生地将陈小东前进的脚步喝住了:现在进去万一解释不清怎么办?岂不是自送虎口!可是,这女孩是好心帮自己,自己怎能不进去帮她开脱?但是,万一被那妇女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抢匪,不是更为糟糕?

犹豫良久,陈小东最终还是悄悄退了回去,离开车站,找到一处墙角,睡了一夜,这一夜,他翻来转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倒不全因为环境太差天气太冷,还因为他脑海里总会出现年轻女孩哭泣的面孔。

次日一早,陈小东又悄悄潜回到车站,站在车站良久,竟茫然得不知上哪趟车:哪里来哪里回?还是去大傻那?或者回家去?正想着,一辆车内突然出现骚动,上前一看,车内一个人正被几个大汉狠揍着,大汉们边揍着,边骂道:“敢坐霸王车,我打得你下次不敢坐车!”被揍的人,浑身都是血,直到行凶者散去,也无一人敢上前拉扯。

陈小东身子猛地一颤,突然坚毅地转过身来,直向车站保安室而去。却被告之,女孩已被送往派出所,在保安的陪同下,他又匆匆去了派出所,面对着民警的问讯,陈小东一五一十地将详情说了,民警突然一声大喝:“老实点,这不是编故事的地方。”

陈小东掉头看了看可怜楚楚的女孩,点了点头,说:“你先放了这个女孩吧,她真的是无辜的,她仅仅是帮我买了一张票,根本就不认识我,不信你们可以调查,一查就清楚了,她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民警一边在问讯陈小东,一边派人对女孩与陈小东的身份展开调查,一个多小时后,女孩终于被证实是无辜的,在民警的一再道歉后,被释放了。而陈小东却没那么好运气,妇女一再肯定,他是抢匪之一。临走时,陈小东突然对女孩开口:“呃,那张车票可以留给我吗?”

女孩迟疑了下,从包里取出一张车票,交给他,沉默片刻,又轻声说道:“我希望你可以改正。”陈小东微笑着点点头,女孩红楚的双眼,也出现了笑意。民警不禁叹气:“现在的年轻人呀,哎!”

在女孩走后,戏剧性出现了,有人报案说,街上有两个青年在青天白日下抢劫,被民众当场抓住,请派出所派人去将劫犯押走。当劫犯押到一看,陈小东不禁乐了,竟然就是昨天傍晚抢夺妇女挎包的两个青年。很显然,没过多久,陈小东就被释放了,得到的补偿是民警的一餐午饭,以及中年妇女给他买的一张回家车票。

回到家里,已是春节前一天了,虽然身无分文,但陈小东的心情却相当不错。年后数天,正当他准备外出好好工作时,大傻因盗窃被捕的消息传了回来。听到这个消息时,他不禁摸出那张女孩留给他的车票,会心地笑了。

当然,陈小东再未见过那个女孩,但是,那张车票,他却一直牢牢地保存着,因为,那是一张回家的车票!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1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百变机关术
下一篇:忧郁的玉米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