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舞呀么舞天狮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王应良 2017-05-02 围观:

舞呀么舞天狮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.你把狮头让出来

位于长江北岸的巴河镇姜家嘴村,有个老汉叫姚国友,是个舞天狮的好手。这年腊月二十四晚上,姚老汉正和老伴在家忙活,突然,他家的大门被推开了,两个和他年龄相仿的老人,裹着一阵寒风闯了进来。

姚国友回头一看,一个是隔壁望江村的刘老二,另一个是金盆村的左水荒。姚老汉忙放下手中的活儿,笑呵呵地说:“贵客!贵客!是什么风把你们二位吹来了?”

两人抖了抖满身的雪花,各自从棉袍里掏出一只嘎嘎直叫的大白鹅,然后一齐冲着姚国友拱了拱手,说:“狮头!给你拜早年来了!”

姚国友一听他们的称呼,又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只白鹅,心里立刻明白了几分。送大白鹅,是巴河一带的古礼。别看大白鹅不值仨瓜俩枣钱,可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,讲的就是一个意蕴,不是德高望重的,送礼的人不会送,受礼的人还不敢收呢!

姚国友赶紧把他们请到上座,说:“我怎么受得起这么大的礼?”两人嘿嘿笑着说:“应该的!应该的!早就应该来给狮头请安了!”

姚国友冲着正在灶房里忙活的老伴姜桂英,喊道:“老婆子!赶快给我们哥儿仨上三盘六碟九碗大菜,烫一壶热酒,我要和两位老弟好好喝一杯。”

不一会儿,姜桂英就把一桌酒菜搬上了桌。三个老伙计一边扯着闲话,一边推杯换盏起来。酒至半酣,刘老二和左水荒互看了一眼,然后端着酒杯,站了起来。刘老二说:“姚哥,我和水荒今日来,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我们想请你这个狮头出山!”

左水荒也忙说:“狮头,今年这风调雨顺的,国家的政策又好,我们的‘天狮’是不是该闹一闹?”

说起这个“天狮”,那可是巴河地区独有的传统文化。在大江南北玩狮子,基本上都是两个人一前一后,穿着狮衣,举着狮头,随着锣鼓节奏,在地上扑腾打滚,巴河人把这样的狮子称为“地狮”。

而巴河的天狮,是用韧性极好的楠竹篾片,扎成长六尺六寸的狮身,裹上杏黄绸缎狮衣,粘上五彩锡纸,披上金丝银线,而四条腿就是四根手臂粗的竹竿。这天狮由一名身手敏捷的壮汉,把前面两条腿攥在手中,把后面两条腿拴在肩上,然后耸肩提臀,将狮子在空中舞得上下翻飞,眼花缭乱。到了晚上,狮头、狮身、狮尾的篾笼里还要点上三支红烛,照得狮子灯火通明,舞起来流光溢彩,宛如九霄的天狮腾云驾雾而来,煞是好看,所以称之为“天狮”。这个习俗由来已久,每到正月十五,乡亲们纷纷赶到镇上,把几条狭窄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,百十头天狮沿街舞动,就连对江的燕矶百姓也赶过来观看,那场面蔚为壮观。

此时,姚国友一听舞天狮,顿时停下了酒杯,吃惊地看着两人说:“你们想舞天狮?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老胳膊老腿儿的,舞得动吗?”

刘老二听他这么说,脸上有点挂不住了,面红脖子粗地说:“狮头说哪里话?我们年纪是大了点,但这些年的功夫可没搁下,不信你瞧瞧!”说着,他起身离席,拿起一条长板凳,当成天狮,就地来了一个“睡狮抬头”、“雄狮哮天”的架势。

姚国友见他身手不减当年,心里暗暗喝了一声彩,但还是不动声色地端起酒杯,美美地喝了一口,哈哈笑道:“老二兄弟还是老当益壮啊!唉!可我这身子骨是一年不如一年,别说舞天狮,就是扛捆稻草也要喘口气,我是舞不动了。再说,这么多年没动过,扎天狮的手艺,怕也是丢到爪哇国去了。”

刘老二和左水荒没想到,过去一听舞天狮就浑身有劲的姚国友竟然拒绝了,两人不禁面面相觑。过了一会儿,左水荒才讪笑着说:“姚大哥,俗话说得好,人无头不走,鸟无头不飞,既然这样,你总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,那你就把狮头让出来吧!”

姚国友听了,没好气地说:“不就是个狮头吗?无职无权的虚名,吃力不讨好,我也不想占这茅坑了,你们谁想当就当去吧,我没意见。”说着,他走进里屋,拿出一杆磨得光溜溜、顶上有个红彤彤木雕绣球的木杖,重重地往地上一杵,冷冷地说,“你们谁要,就拿去!”

听到这里,一旁的姜桂英再也忍不住了,她把手中的酒壶往桌上一放,气呼呼地瞪了老伴一眼,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你说不当就不当,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爹的?”说罢,她转身过去,抓起堂屋边那两只大白鹅,摔在左水荒和刘老二脚边,冷笑道,“原来两位今天来,是夜猫子进宅――没安好心啦,就凭你们那两把刷子,也想当狮头?”

2.活人莫让尿憋死

姜桂英为啥上火,说出这话呢?原来在巴河镇,数三家天狮舞得最精彩:一是姜家嘴的姜家班,二是望江村的刘家班,三是金盆村的左家班。而三套班子中,自古以来又以姜家嘴的天狮扎工最为考究,舞狮的功夫最为精湛,因此各村的天狮班公推姜家班为首。姜桂英的父亲就是上一代的狮头。当年,姜父见姚国友为人机灵,狮子舞得好,就把他招赘当了上门女婿,将扎天狮的手艺倾囊相授,临死前,他亲手把象征狮头权柄的木杖传给了姚国友。

姜桂英的话噎得刘老二和左水荒直翻白眼。刘老二心急气躁地说:“桂英嫂子,不是我们想争这个狮头,还不是国友大哥在其位不谋其政嘛?”

左水荒也接过话茬,说:“是啊!我们巴河的天狮代代相传,传到我们这一代,没有上千年,怕也有好几百年,我们这些老家伙,再不玩一玩,传给下一辈,难道要把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带到棺材里去?”

姚国友见老伴发火了,连忙赔着笑脸说:“桂英,你听我说,爹临终交代的话,我咋能忘呢?”说着,他又盯着两位老友长叹一声说,“不是我撂挑子,我做梦都想带着大家好好玩一回,可如今不比当年,这天狮弄起来,得花大钱呀!这钱从哪里来?”

姚国友说的的确是实情。这天狮做工讲究,要扎百八十头狮子,至少要个万儿八千的,而且按祖辈传下来的规矩,每年正月十五天狮舞过一回,到正月十八,就要将它扛到狮王庙前,当众焚化,说是送高贵的天狮回天,来年要想再玩,得重新扎制。在过去,这钱都是由乡绅富户出资。如今,虽然村民的日子好过了,有钱的大户也不少,但让他们出钱舞天狮,门儿都没有!

刘老二和左水荒听姚国友这么一说,就相视一笑。左水荒笑哈哈地说:“狮头,钱的事儿就不劳你老哥操心,现在不是讲市场经济吗?我与老二都商量好了,镇上有几百家单位商家,我们的天狮队在他们门口耍一耍,收他们百儿八十的赞助费,说得过去,说不定我们还有赚呢!”

“这可不行!”姚国友一听,脸上陡然变色,说,“亏你们说得出口,祖宗留下的规矩还要不要?玩天狮怎么能向乡亲们收钱呢?你们把天狮当成什么了,沿街乞讨的狗?”

两人听了,脸上顿时青筋暴出,血泼一般。刘老二性子急,脸红脖子粗地嚷起来:“你算哪门子的狮头?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难道让这天狮就在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手中完蛋?”

一旁的姜桂英见老哥儿仨,像三只好斗的老公鸡,耸着毛,气呼呼地大眼瞪小眼,当即上前给他们倒酒打圆场:“不就是钱嘛?活人咋能让尿给憋死?你们三个合计合计,到底要多少钱?”

左水荒扳着手指头算了算,说:“我们三家班子每家出三九二十七人,得扎九九八十一头天狮,紧打紧算也得要一万八千!”

姜桂英听了,转身看着姚国友,笑眯眯地说:“老头子,不就是一万八千块钱吗?这几年,我们老两口勤扒苦做,再加上儿女们孝敬的,我手头上有点钱,你是狮头,我们家出一万!”说着,她看着刘老二和左水荒,试探着问,“要不,剩下的你们两个班主一人摊一点?”

刘老二和左水荒一听,咬了咬牙,当即表态道:“行!既然狮头大哥出了大头,我们哥儿俩就一人出四千。”

姚国友听了,脸上顿时笑逐颜开,猛一拍桌子,说:“好!就这么定了!时间紧迫,我们马上开始分头准备……”

3.大火烧了狮王庙

第二天一大早,三家各自带了人马到狮王庙集合。姚国友带了十几个弟子踏着积雪,上山砍竹子,准备扎天狮。刘老二开着自家农用三卡,载着几个有经验的人,上县城买绸布锡纸、金丝银线。剩下的则跟着左水荒,挨家挨户地将各家的长板凳收集到狮王庙前的空场上,以备练习之用。

且说姚国友带着大家,来到白雪皑皑的后山,这儿是一大片参差不齐、粗壮不一的楠竹林。他的儿子姚志刚带着伙伴们,扑进竹林里,举起斧子准备开砍。

姚国友一见,忙上前拦住他们,笑呵呵地问:“志刚,你们说说,我们扎天狮,砍什么样的竹子最好?”

姚志刚指着面前一棵笔直的竹子,说:“当然是这样又粗又大的。”

姚国友摇了摇头,大步上前,来到一棵瘦竹面前,只见这棵瘦竹的枝头被积雪压得弯成一张弓,但仍然没有折断。姚国友举起斧头,应声砍断,然后回过头说:“错!扎天狮的竹子,每年都要等到降雪的日子来砍,要的就是这样的竹子!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姚志刚和伙伴们开始一听,疑惑不解,接着便豁然开朗。姚志刚说:“爸,我明白了,大竹子虽然刚劲,但容易折断,而这种竹子虽然瘦弱,但风吹不折,雪压不断,最有韧性。”

姚国友欣慰地点点头,大手一挥,说:“现在就开始砍吧。”

只半晌工夫,他们就将百十根精选的竹子,扛到了山下的狮王庙前。这时,刘老二已经将缝制狮衣的材料买了回来。姚国友马不停蹄地挑了几个会篾工的好手,与他一起劈竹削篾,赶制天狮。

刘老二和左水荒也没闲着,两人将几十个年轻人组织在狮王庙门前的空场上,将四条腿的长凳当成天狮,挨个儿手把手地传授着舞狮动作。这帮年轻人手脚灵活,没几日就能把一条板凳舞得风生水起,煞有介事。他们一边舞着,一边就拿两位老汉打趣道:“过去听你们说舞天狮有多难,这个,简单着呢!”

刘老二听了,朝左水荒一使眼色,返身走进庙里,抱出一堆蜡烛,笑哈哈地说:“你们将这些蜡烛点燃,每条板凳上插三根,再耍耍试试。”

结果,这帮年轻人再次舞凳时,那蜡烛不是掉下来,就是被扬起的风吹灭,还有的被泼下来的滚烫蜡油烫得哇哇大叫。左水荒这才笑道:“我们巴河天狮,到了晚上,里面可是要点上蜡烛的。这天狮外面是纸糊的,以你们现在的把式,还没舞三下,就会把蜡烛打翻,搞不好就把天狮烧着了。你们还差得远呢!”

刘老二也接过话茬说:“你们什么时候能练得烛不倒,火不熄,蜡不流,那才叫八九不离十!”

转眼就过了年,到了正月初八。姚国友扎制的八十一只五彩斑斓的天狮,栩栩如生,摆满了狮王庙的大殿。八十一个壮小伙子,经过十几天的演练,把一条插着蜡烛的板凳,也舞得虎虎生风。

这天一大早,姚国友他们三个老汉打开狮王庙的大门,爬到庙堂的阁楼上,把放置在这里几十年没动过的锣鼓响器搬下来。三个老汉看着小伙子们在锣鼓家伙的伴奏下,真刀真枪地把天狮舞弄了半晌,直到一个个舞得像模像样,得心应手,这才罢休。

到了中午,好不容易落得空闲的姚国友回到家里,刚端上饭碗,就听见村头有人震天动地大喊一声:“快来人啊,狮王庙失火了!”

姚国友一听,惊得丢下碗筷,撒腿奔到村口,只见狮王庙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,他心里叫苦不迭:完了,这下全完了!八成是有人到庙里烧香,结果遗下了火星,引燃了这场大火。

4.吃了一个闭门羹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24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