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谁能帮我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石高杰 2017-05-02 围观:

谁能帮我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找上门的民工

张建设是一家报纸的主编,每天经手的奇闻趣事,多得能用箩筐装。

这天上午,他正忙着审阅稿件,门卫室打来电话,说有个叫牛二宝的人有重要的事,一定要见见他,张建设放下电话,来到报社门口,只见一个三十几岁的农民工站在门外,正在炎炎烈日下徘徊,就上前问道:“你找我?”

这个人正是牛二宝,他一见张建设,连忙说:“是的,张主编,我有点要紧事麻烦您!”

张建设连忙把牛二宝请进接待室,给他倒上一杯水,送到牛二宝手上。牛二宝哆嗦着接过杯子,也许是太过紧张,茶还没进口,就晃了出来,洒在脖子上的吊坠上。张建设和气地说:“别急,慢慢说。”

牛二宝渐渐缓过劲来,这才说明来意。原来,他是一家公司的送水工,前天下午,他的电动车刹车出了问题,失去控制,不但划伤了旁边的一辆奔驰轿车,接着又撞倒了站在路边的一位老太太,老太太被撞骨折,送进了医院。现在老太太的家属追着牛二宝讨要医疗费,奔驰车主也要牛二宝赔偿损失,两项算下来,他得赔人家四万多,可他平时赚的一点钱全供孩子上学了,乡下的亲戚朋友都跟他一样穷得叮当响,没钱赔人家,人家又逼得紧,牛二宝连死的心都有了。

听了牛二宝的叙述,张建设颇为同情,说:“你的确遇上了难事,但我们城市太大,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,报社毕竟不是慈善机构,你的事情,我们恐怕帮不上忙!”

牛二宝连忙说:“张主编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张建设问:“那你找我干什么?”

牛二宝一脸不自然,尴尬地说:“我是安阳王家坡人,遇上这么大的难处,昨天突然想起父亲生前提到的一个人,我父亲说过,那个人七十年代在我们那里插过队,有一次得了重病,得到过我父亲的帮助,当时我年龄还小,只记得那个知青名叫张建设,后来他回到省城,就再也没有消息。我现在真的走投无路了,想找他借点钱,帮我先渡过这个难关。我们公司有个年轻同事,帮我在网上查到您也叫那个名,也有插队的经历,所以,我就过来问问,您是不是当年受过我父亲帮助的那个人?”

张建设皱了皱眉头,说:“那个年代叫张建设的人很多,但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张建设。”

牛二宝叹了口气,说:“那—您能不能帮我在报纸上登个寻人启事?”

张建设为难地说:“我们报社的广告版面是要收费的,少说也得五六百块,不太适合你吧?”

牛二宝摇了摇头,失望地走了。

不能发的新闻

下午,一位实习记者送来篇新闻急稿,还附了照片,张建设一看,照片上的人正是牛二宝,原来,牛二宝离开报社后,居然跑到广场上跪起来,跟前摆一张纸板,在上面写上寻找当年的知青张建设。张建设一看就把稿件压下来,对实习生说:“这种事情不太有新闻价值,就不要占版面了。”

没想到,其他几家报纸都在第二天报道了这件事,连电视台都把这事作为新闻播出了。

到了下午,那位实习记者又交上来一篇稿子,张建设一看,写的还是牛二宝,有些不高兴了,说:“怎么又写这件事?不是跟你说过不发了吗?”

实习记者说:“这件事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,牛二宝找的那个人现身了,更巧的是,那个人正是被牛二宝划伤车身的车主,他看到报道后,这才得知牛二宝是当年恩人的儿子,不但不要他修补车子的费用,还帮牛二宝支付了老太太的医药费和营养费。这世界,真是奇妙啊!”

张建设听得愣住了,过了片刻,问:“你有没有那个张建设的联系方式?我想找到他,再深入地了解一下。”

实习生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建设,说:“那位张建设回城后改名叫张德铭,现在是一家酒店的老板。”

张建设按照名片上的电话,很快联系上了张德铭,约好在张德铭的酒店见面,张德铭找了个安静的包厢,两个人几杯酒下肚,张建设便不客气地问:“张老板,请你跟我说实话,你为什么要骗牛二宝?”

张德铭一愣,接着哈哈大笑,说:“真不愧是大主编,没想到我这个冒牌货,一眼就被你识破了。不过,我这个张建设是冒牌的,但想帮他的心却是真的,我也是农村出来的,从小就受穷,七岁就成了孤儿,要不是左邻右舍的帮助,恐怕早就饿死了。牛二宝遇到这么大的难事,他本来可以一走了之逃避责任,但他却想方设法承担责任,这样的人,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帮他?”

张建设笑了笑,说:“难得你有这样的善心,不过我得告诉你,我就是他要找的那个张建设,牛二宝来找我时,我没承认。”

张德铭大吃一惊,说:“原来这样。听说,他父亲在你落难时帮过你?”

张建设苦笑着摇摇头,说:“你注意过牛二宝脖子上戴的那只弥勒佛翡翠吊坠吗?那是我家的传家之宝啊!我下乡时,我母亲亲手把它挂到我的脖子上,说是能保佑我无病无灾。当年,牛二宝的父亲是大队书记,他看到这只吊坠,硬说那是封建迷信之物,要没收,硬生生从我手里拿走了。后来有一次我得了疟疾,发着高烧,也不知牛二宝父亲是不是对我心里有愧,就找到一种秘方,为我熬了几服汤药,我喝了后病就好了,但他抢走了我们家的祖传宝贝,所以我也从来没觉得他对我有恩。”

张建设一席话显然大出张德铭意料之外,两人沉默了好一会,都不知说什么好,这时,服务员敲门进来,说有个叫牛二宝的人想见张老板,张德铭看了看张建设,吩咐服务员:“你带他到这里来。”

飞回来的旧物

张建设见牛二宝要来,便对张德铭说:“我先回避一下吧。”

张德铭说:“他脖子上还挂着你家的祖传宝物,过会我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,要不,先委屈你一下,坐在屏风后面听听吧?”

毕竟是自己家的祖传之物,张建设心里还是放不下,就真的搬了张椅子,在屏风后坐下来。

不一会,服务员带着牛二宝上来了,等服务员关上门,牛二宝突然“扑通”一声,跪在张德铭面前,说:“张老板,我们家对不起您啊!”

张德铭连忙扶起牛二宝,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牛二宝哽咽着说:“今天中午,我去医院看望那个被我撞伤的老太太,正好遇上她有个亲戚来看望,那亲戚是个收藏爱好者,看到了我脖子上的这只吊坠,说这是好东西,能值不少钱。我就专门跑到一家珠宝店,请店里的老师傅帮我看看,那位老师傅端详了半天,说这是一只价值不菲的老物件,遇上好买主,没准能卖个十几万,要我好好放着。这吊坠是我父亲临死前交给我的,我们家世代务农,不可能有这样的好东西,于是,我就给在老家的叔叔打了个电话,我叔叔说,他记得您刚到我们村子的时候,脖子上挂着这样的吊坠,可能是您后来送给我父亲了,但我知道,这么贵重的东西,您不可能随随便便送人的,一定是我父亲做了对不起您的事,才得到这只吊坠。想不到您不但不记恨,还这样帮助我……”

牛二宝取下翡翠吊坠,交到张德铭手中,说:“这本来就是您的东西,请您收下吧!”

张德铭笑着说:“这吊坠的主人,不是我。”接着,他朝屏风后喊了声:“张主编,你是不是应该出来了?”

张建设从屏风后走出来,握住牛二宝的手,说:“我原来一直以为,自己在农村呆了几年,很懂得农民,今天你给我好好上了一课啊!”

一旁的张德铭拍拍牛二宝的肩膀,说:“他才是你要找的张建设,我是冒牌的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张建设红着脸,给牛二宝鞠了一躬,说:“对不起,上次我一看到你脖子上的吊坠,我就猜到可能是你,当时我没承认,是我心胸太狭隘了。”

牛二宝看看张建设,又看看张德铭,说:“我这不是在做梦吧?怎么遇到的全是好人啊?”

张德铭叫来服务员,吩咐说:“你重新弄几个菜,再把最好的酒拿上来,今天我们哥仨好好喝一通!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0年第23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和珅家的厨娘
下一篇:新年一号令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