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直起你的腰来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於全军 2017-04-19 围观:

直起你的腰来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一、打尖

许津大学毕业,在城市里求职碰了几回壁,就扛起行李卷回了老家万安镇。

万安镇不大,却是全省有名的粮食加工基地,几十家面粉厂一家挨一家。许津想,镇里厂子这么多,自己这个刚出炉的大学生还怕找不到工作?可是他和寡母两个人一家一家去问,人家都答复说,暂时不缺人。

娘儿俩这就愁上了,上学时满以为一毕业就会有好工作,想不到还得闲在家里,实在无奈,许津对娘说:“要不我去找一下王叔?他和我爹以前可是好朋友,这个忙他一定会帮。”

许津娘叹了口气,说:“他那个活儿不好做啊,他就是答应,我还怕你干不了。”

这个王叔绰号大老王,都五十开外了,但身子骨依然硬朗,他干了一辈子装卸工,现在还领着六个小伙子做粮食装卸。镇上每天运粮车出出进进,都要靠大老王他们两只肩膀一双手,装粮卸粮。这活儿拼的是体力,讲究两百斤的大包扛起来就走,许津从七岁读书读到二十三岁,哪干得了这个?所以许津娘才放心不下。

可许津再也不愿意闲坐在家里了,第二天他就去找大老王。此时大老王刚把一袋小麦扛上汽车,听了许津的请求,不由左一眼右一眼,打量起了许津的身板儿。看完正要说话,旁边一个瘦小的小伙子先开口了:“你是识文断字的秀才,怎么也干我们这力气活儿?”

大老王呵斥一声:“刀子嘴,给我打住!”那瘦小伙吓得一吐舌头,拿过装满凉白开的塑料桶,猛灌起来。

大老王这才对许津说,这里还真缺一个人,但装卸工这活儿又苦又累,先做一天试试吧,然后吩咐刀子嘴:“你来和小许打尖!”

许津心里纳闷:什么是打尖?却见刀子嘴笑嘻嘻地给他示范:一个大包装两百斤麦子,装卸工自己是扛不到肩上的,必须有另外两个人抬起来,放到他肩膀上。因为要捏着袋子的四个尖角来抬,所以叫“打尖”。

刀子嘴喊了个号子,许津和他同时抬起一包小麦来,许津只觉得腰椎咯咯地响,两只胳膊像要断掉一样,有心放下不干。可是偷眼看刀子嘴,见他抬着麻包像抬着棉花团一样,还冲自己一脸坏笑。许津一时好胜心起,咬着牙用力一举,终于把麻包放在了大老王肩上。大老王喊了声“好”,说你刚开始做成这样就算不错了。

两百多个麻包终于都装上了车,许津觉得腰部酸痛难忍,不由弯下腰来。这时刀子嘴又开腔了:“许秀才满肚子墨水,应该挺胸叠肚,直起腰来才对,怎么弯得像个虾米?”说着就伸手来直他的腰。

许津有心发火,想想自己是新来的,只好忍了。一扭脸,见大家都去喝塑料桶里的凉白开,他也走过去喝,没想到又被刀子嘴拦住:“秀才你喝这个。”刀子嘴递过来的是一个搪瓷缸,里面有水。许津不明所以,像别人一样接过来就灌,想不到一下子烫了嘴,这里面是热水!这下许津彻底爆发了,抡起拳头就要教训刀子嘴,还好被大老王及时拦住了。

大老王对许津解释,刀子嘴本来姓李,因为嘴皮子爱损人才起了这个绰号,其实为人很不错。他刚才让许津喝热水,是因为刚干完活肠胃正热,一喝凉的会闹病。至于别人喝凉白开没事,是因为他们多少年都习惯了,肠胃像铁打的一样。

许津还是不高兴,问刀子嘴为什么要笑话自己弯腰,还动手动脚直自己的腰。大老王说:“他这是为你好!做装卸工腰部最受力,如果不是常常有意识地直起腰来,不久就会成驼背!”

原来是这样!许津觉得刀子嘴不那么讨厌了,他对大老王说:“那么我可以加入装卸队了吗?”

大老王正要说话,队里的几个小伙子说话了:“后天的事关系着大伙儿的饭碗,要加人也不能加新手,恐怕会输掉。”大老王想了想,才说:“先把活儿做完,小许你上汽车点点大包数,总共三百包小麦。不要装多了,亏了货主。”

许津顺着架板上了车,开始点起来。司机随后也上了车,看着他点,可是连点了两次,都是三百零一包,正在疑惑,司机悄悄叫他到驾驶室,摇上车窗说:“小麦确实多了一包,你别声张,咱哥俩二一添作五。”说着递过来一百块钱,许津推挡过去,说:“这昧良心的事不能做。”司机一竖大拇指,随即收起钱,下车去喊老王:“喂,你的考核过关了!”

许津这才省悟,原来干装卸工也要搞招聘考核的一套啊,幸好自己一向不爱占小便宜,不然这个饭碗还真砸了。大老王拍一拍许津肩膀,话却是对大家说的:“装卸工过去有个名字,叫苦力!但咱们凭力气吃饭,对得起天地良心。做人最重要的,就是腰杆要直,良心要正。小许的良心大家都看到了,是我们一伙儿的,就是后天当真输了,我们也要收他。”

五个小伙子不言语了,最后还是刀子嘴打破沉默:“我们大老王装卸队以前七个人,号称七星聚会,现在八个人了,那就是八仙过海,你们说小许像不像韩湘子?”

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起来。许津知道自己被大家接纳了,也很高兴,可是转脸一看大老王,却发现他脸上愁云密布,不由想起刚才的话来。后天的事是怎么回事?自己这个新人会不会拉后腿?

二、叠罗汉

第三天上午,许津被告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原来,上个月镇上来了个外地口音的装卸队,打头的叫铁塔刘。这支队伍看上了新成立的永胜面粉公司,声言要揽下这个公司所有的装卸活儿。大老王知道,永胜公司论规模全镇第一,有了它的活儿大家再不愁没活干,所以也去永胜公司揽活儿。结果,大老王就和铁塔刘对上了。

大家都是同行,有话好商量,大老王就提出扛包较技,三天后看哪个队扛得多,扛得快,永胜的活儿就归谁。铁塔刘欣然答应,他们队总共八个人,大老王的队伍也得八个人才好比,所以才招了许津,但他这个新手自然比不上铁塔刘他们,所以前天才有队员反对。

比赛场地是在永胜公司的五号库,两队各自把仓房里的面粉装车,谁的卡车先装完谁就获胜。事已至此,许津只好咬牙上了,他暗暗告诉自己,万万不能拖大家后腿。

毛竹制的架板往卡车后桥上一架,两队的比赛就开始了。面粉五十斤一袋,不需要专门打尖的,由各人自己往肩膀上扛。大老王当先出马,朝自己肩膀上装了四袋,一个摞一个,用行话叫“叠罗汉”,这就是二百斤。他照顾身后的许津新来不久,说:“你装三袋就行了,小心累坏。”

许津一看,见包括刀子嘴在内,人人都是四袋,不服输的性子又冒上来,说:“你们行,我也行!”

四袋面粉上了肩,许津就觉得四肢百骸的骨节都好像在嘎吱嘎吱直响,压得直想弯腰。大老王大喝一声:“直起腰,朝前走,跟我上架板!”

架板向上倾斜四十五度,还是竹制的,一踩上去就打战。这时大老王喊开了号子:“一二一!小许,我喊一你抬左脚,喊二抬右脚!”许津咬牙点头,终于把面粉扛到了卡车上。

两队都是八个人,都是一趟四袋面粉,许津虽然扛得勉强,但总算没拖后腿,所以速度始终差不多。装了一半的时候,铁塔刘换了战术,他们每个人扛的不再是四袋,而是五袋,二百五十斤!铁塔刘人如其名,高大黑壮,扛着五袋面粉还有说有笑:“五袋面粉才叫叠罗汉,大家伙儿再加把劲!”

大老王和刀子嘴他们也都跟着扛起了五袋,许津知道自己也必须扛五袋才不会落后,就试着加上一袋,顿时两条腿就打起了哆嗦,不过还是一步一移,上了架板。这时他觉得两条腿像灌了铅,每迈一步都要吐出一口长气,当走到架板中央时,他只觉头晕目眩,再不敢迈腿,就弯着腰悬空停在那里。

铁塔刘一看,操着外乡口音大笑:“你这两条腿是面条做的吧,怎么那么软?”

刀子嘴再也忍不住了,大声说:“人家是新毕业的大学生,一时没工作才来的。这场比赛我们认输可以,但是不能嘲笑他。”

铁塔刘一听,忽然就不笑了,反而喊起来:“大学生?你能放下面子做装卸就是好样的,直起腰,把这一趟装完!”

大老王和刀子嘴也喊起来:“直起腰,往前走!”在众人的鼓励下,许津再次迈腿,终于走上了卡车。

当他再次进仓库扛起面粉时,铁塔刘那边发出惊呼,出事了!

在走架板的时候,所有人必须排着队鱼贯而上,迈腿的节奏则要靠着领队喊号子,这样竹架板的起伏和迈腿节奏正好一致。而刚才铁塔刘可能是一时分神,竟然迈错了腿,结果被架板弹到了外面。要知道,他肩上还扛着二百五十斤面粉,便一齐砸在他身上。不过这人真像铁打的,一骨碌爬起来跟没事人一样,一拱手说:“我这边出了事故,就算输了,永胜的活儿我们不会再沾边!”

刀子嘴一声欢呼,却被大老王打断:“输的是我们才对。人家是看小许为人硬气,怕一个大学生累出病来,才故意出错的,不然一个经验丰富的领队,哪会迈错腿?人家讲仁义,咱们也不能让人小瞧,走,输就是输了!”

大老王坚持认输,永胜公司的装卸活儿自然由铁塔刘去接。不料没过多久,永胜公司的周老板就打来电话,告诉大老王,说他听说比赛结果了,但是他信不过外乡人,以后的活儿还是由大老王他们本地人做。大老王听了闷闷不乐,做人要讲信用,输了就要让出活儿,可现在业主周老板这么说,不做又不行,想来想去,他决定亲自去和铁塔刘商量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大老王才回来,他向大家说了和铁塔刘商量的结果:人家周老板明说不用外乡人,谁也没办法,不过以后要是有大活儿急活儿,就两个队一起干。大家听了都表示同意。

许津回家和娘说了这消息,娘却叹了口气,心疼地抚摸着儿子被压得红肿的肩头,说:“你做装卸工,总不是长久之计啊!娘托了一个亲戚,人家和一家厂子的老板认识,现在去说说看,要是能找到工作,就不用扛大包了。”

许津听了也没往心里去,他觉得做装卸工也挺好的,虽然比较苦,时间长了就习惯了,再说这帮装卸工为人都不错呢。

三、撒豆成兵

这天下午,永胜公司有三辆卡车的小麦要卸到六号库,一车二十吨,三车就是六十吨,而天色阴沉,眼看要下雨,需要及时入库,大老王估摸着自己八个人卸不过来,就向周老板请示,最好让铁塔刘的人来一起做。周老板看看天色,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

卡车直接驶到六号库门口,长长的架板伸入仓库内部,两队十六个人不分彼此,排成一列长队,扛着小麦包下架板。许津有了这些天的锻炼,扛起二百斤的小麦包轻松多了,再说又是卸货,显得游刃有余。

刀子嘴没有扛大包,他的任务是用一把小刀在车上割开绳结,这样大家扛包进仓的时候,可以直接把小麦倒在粮堆上。当然扛的时候开口要朝上,不然就撒了。这时刀子嘴一边割,一边嘀咕:“这批小麦里混了不少生黄豆,看样子是机器收割的,货主也不挑拣一下。”

哪知就是因为这些黄豆,发生了一场事故。

这时候扛包下架板的顺序,第一个是铁塔刘,第二个是大老王,第三个就是许津。只见铁塔刘左脚一软,肩上的大包就有点歪,大包可是开口的,立刻有不少粮食撒到架板上。如果粮食都是又尖又长的小麦还好,可是里面还混有圆圆的黄豆,大老王的脚正好踩在黄豆上,脚下一滑就摔下架板,掉在仓库硬邦邦的水泥地面上。

大老王马上捂着腰“哎哟哎哟”地叫起来,大家慌忙把他送到医院,小麦一卸完,许津他们连招呼也没跟铁塔刘打,就急匆匆去医院看望大老王。医生告诉他们,大老王没大事,已经出院了。他们又去了大老王家里,大老王的家人告诉他们,医生拍了片子,说脊椎有个小黑影,多少有点骨折,休养一百天再说吧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杀手与保镖
下一篇:不平常的雪夜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