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一辆山地车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无字仓颉 2017-04-19 围观:

一辆山地车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、“接力”车

何大爷退休后,在一所学校找了个看车的活儿。学校围墙的墙角,有一个学生车棚,何大爷就在这里上班。

这活儿看起来轻松,其实责任很大,现在上学的孩子,个个骑的都是好车子,什么山地车、公路车、越野车,还有一些叫不上名目的赛车。一辆少则上千,多则近万,丢了等于挖了他们的心头肉,马虎不得。

最近几天,一件可疑的事情引起了何大爷的注意:每次上学的时间,学生们放过车子离开后,总有一个四十岁上下男人,悄悄踱进车棚,从里面骑出一辆山地车走了。问他要车牌,也总能掏出来。到了临放学时分,这个男人又骑着那辆车子从外面进来,放下车子,取了车牌,然后离去,每次走时,男人都有一个奇怪的动作:走到围墙边,用手在墙头摸索一下;而到了放学的时候,就会有一个初一新生模样的男孩,把男人骑的那车子骑走,而男孩取车时手里也有车牌,这就奇怪了,要知道,按照学校规定,每名学生限办一个车牌,他们那辆车,怎么会有两个车牌?

何大爷决心弄个水落石出。

这天,何大爷眼睛盯着,看着男人放下车走远了,何大爷悄悄出动,顺着男人划过墙的痕迹细细搜索,终于发现了端倪:在一处不显眼的砖缝中,赫然塞着一枚车牌,何大爷恍然大悟:这里原来是他们传递车牌的“中转站”!

何大爷狡黠地笑了,如果没猜错的话,这一定是父子俩。他突然间有了主意,决定开一开这爷儿俩的玩笑,并进一步解开“父子接力骑”之谜。

第二天早上,上学的孩子放下车散去后,何大爷踱到那个砖缝前,取出那枚车牌攥在手里。不大工夫,那个男人来了。只见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走到“交货地点”,伸手一摸,脸上却变了颜色。何大爷远远地看见,心头暗笑。只见男人四下张望了一下,低头在地上寻起来,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。男人从怀里摸出手机看了看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来。

看到这里,何大爷料他赶时间上班,决定终止这个玩笑,便走上前,伸手拍了下男人的肩膀。男人转过身来,看到何大爷站在眼前,摊开手掌,掌心里摆着那枚明晃晃的车牌,脸一下子涨红了。

何大爷笑着说:“你在找这个吧?”男人红着脸点点头。何大爷说:“车牌可以给你,但你要告诉我,你和孩子为什么要同骑一辆车?”

男人犹豫了一下,道出了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,男人叫刘江,是一家快递公司的员工。刘江有个儿子,是这所学校初一(6)班的新生。儿子考上初中后,离家远了,需要骑车上学。刘江原本打算让儿子骑家里那辆旧自行车上学,可儿子看到同学们骑的都是漂亮的好车,就觉得骑不出门了。可他哪里有钱买昂贵的新车?前两年从厂里出来后,一直没找到满意的工作,最近好不容易找了家快递公司的活儿,工资也不算太高,加上老婆身体不好,经常吃药,家里没一点闲钱买车了。

不过,刘江有辆公司配给的“工作车”,是一辆很上档次的山地车,跟儿子的同学们骑的不相上下。问题是,刘江每天上班都要骑,公司有规定,不骑工作车要扣钱。于是,父子俩一合计,就想出这么个“接力骑”的办法。每天先由儿子骑了上学,然后爸爸再去学校骑了上班。下班时再骑回学校,儿子骑着放学回家。因为只有一枚车牌,两人想出了“墙缝中转”这一招。原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,不想还是露了马脚。

知道了事情原委,何大爷不由心中一阵感叹,这些看起来衣着光鲜的孩子身后,并非都是富裕的家境啊!何大爷对刘江说:“以后放下车后,就把车牌放我这里好了,我替你们爷儿俩保管。”刘江千恩万谢地骑上车走了。

2、丢车

这天,刘江到了公司,接了一个给日报社广告部投递邮包的任务。由于常跑报社这条线,跟那里的几个广告业务员也熟了,有时候时间不紧,就在广告部坐上一会儿,喝口水聊会儿天。正坐着聊天,一个叫何伟的业务员手机响了,何伟接了电话,脸上慌张起来,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,问谁骑电动车了,没人应,可能都没骑。刘江就将车钥匙掏出来:“骑我的吧,赛车,比电动车还快!”

何伟抓过钥匙,道了声“谢谢”,转身下楼了。

何伟这一去就像风筝脱了线,打他手机一直不通,眼看快到儿子放学的时间了,刘江等不及了,便出门搭公交去儿子学校。刚到学校,放学铃就响了。儿子走出校门,见了爸爸,一听车子不在了,小脸马上沉下来。刘江一个劲儿劝慰儿子,说是车子下午就会回来,不用着急。

下午,儿子跑步去的学校,刘江也坐公交上的班。打何伟电话,还是不通,刘江心里有些打鼓了。一下午心神不定。到了临下班的时候,手机响了,刘江连忙接通,是何伟打来的。刘江一听,头一下子炸了:车丢了!

据何伟讲,他在单位接的电话是医院打来的,说是他父亲被车撞了,正在急救。等他赶到医院,父亲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。所幸伤得不太严重,手术做得很成功,过两天就可出院了,不过让人郁闷的是,他将赛车放在急诊室门口,情急之下可能没锁好,等他出来给父亲买饭时,车已不见了……

放下电话,刘江脑子里有点晕了,在车祸这么严重的事件面前,丢一辆自行车,似乎已成了微不足道的事,可对自己来说,这辆车意味着“吃饭”,意味着儿子的“尊严”。

傍晚下班,刘江还是坐的公交去了儿子学校,他不忍心把真相告诉儿子,只说是车子坏了,正在修理。儿子有点不信,却也无可奈何。

爷儿俩整整跑了两天路,还是没有车子的消息。刘江有些沉不住气了。这两天里,他都没好意思往报社跑,碰到有那里的投递任务,他也让别人去。他行动上回避着何伟,心理上却在期盼着车子的到来。

又是两天过去了,何伟那边仍然没有消息。刘江真有点扛不住了,儿子上学不便不说,自己跑业务也大受影响,天天搭公交投递不是个事儿啊,时间一长,公司若知道丢车的事,非逼着自己买辆新的不可。

3、赔车

自己没车,接的业务少了,提成也少了,刘江心里颇不平静。他想,若再等不来何伟的消息,只有自己掏钱再买辆了,生活不能再乱了。

第二天,刘江拿出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,准备到车行买辆车,就在他快到车行门口时,手机响了,是何伟打来的,让他去报社取车。

刘江兴奋乘了公交车,直奔报社,到了大院,刘江一眼就看见院中间停着一辆新车,和自己原来那辆一模一样。何伟早已等在车旁,一见刘江,连连道歉,说车来晚了。刘江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:这几天,何伟为给父亲看病,手头很紧,一时没钱买车赔给刘江,不得已,他拉了一个赛车的广告业务,还是他求爷爷告奶奶争取来的。车行老板不愿给现金,答应给辆车充抵广告费。因为出报有周期,老板又是见报才付费,所以才等了这些天。

刘江听了,百感交集。他知道,何伟的家境也很一般,母亲死得早,家中只有他和老父两个。老父亲一把年纪了,还在外面给人值班挣钱。

刘江在走出报社大门时,和门卫打了个招呼,平时投递总见面,都很熟悉,门卫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:“哟,这车好漂亮,那天有人从院里骑出去一辆车,跟你这辆一模一样。”刘江忙问:“是何伟吧?那天他借我车骑了。”谁知门卫说:“不是何伟,是个陌生面孔,我以为跟你有什么关系,所以没拦他……”

听完门卫的话,刘江脑子里“轰”地炸开了:那天何伟接到电话后急着借车,其实那个时候刘江的车已经被门卫说的“陌生面孔”偷走了,大概何伟有要紧事走得急,也没顾得上跟刘江说清楚,事后,可能也觉得说不清了吧,于是就默认车是在他手里被偷的……

刘江的眼眶一下子热了,他急忙回身去找何伟,将准备买车的钱还给他,可没找到他,广告部的人说何伟到医院接父亲出院去了,于是刘江赶忙骑上车子上医院。

到了医院,正好在住院部交费处看到何伟,他正在结账办理出院手续。刘江上前一把将那叠钞票塞到何伟手中,转身就走,身后何伟在大喊“刘哥……”可刘江已经跑出去很远了,

4、又一辆车

第二天,刘江父子俩照样又开始了“接力赛”,儿子先骑车到学校,刘江随后赶去,他走到车棚门口,赫然看见自己的车子停在车棚外面,正诧异是不是何大爷知道他来,所以先替他推出来了。正要道谢,却发现值班的不是何大爷,而是另外一个人——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叔。

值班大叔走过来说:“何师傅出了点事,被车撞了,不能来值班了。这辆车,是他儿子何伟送来的。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掏出两枚亮晃晃的钥匙递给刘江。

刘江脑子里飞快地转了一下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他转身进了车棚,果不其然——车棚里还有辆一模一样的新车!

值班大叔又对刘江说:“何大爷还让带句话给你,说车千万不要再还回去了,丢车双方都有责任,赔也是应该的。你们爷儿俩一人一辆骑着,孩子腰杆直了,他心理也舒坦。对了,他还特别嘱咐说,给新车买副结实点的锁啊,别让车再丢了……”

刘江听了,泪眼朦胧,说不出一句话来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3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杂技
下一篇:意外伤害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