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尼娅太太的短信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叶仲健 2017-04-19 围观:

尼娅太太的短信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尼娅是个可怜的女人:她的丈夫在她年轻的时候患病去世了;一年前,她的儿子哈瑞因为参与了一起抢劫案被关进了监狱。尼娅的生活孤单而有规律,她除了每个月去一趟监狱探望儿子外,还会每隔几天就给一个叫阿尔密的年轻人发短信。

阿尔密是哈瑞的朋友。哈瑞被捕后告诉母亲,说他有个叫阿尔密的朋友曾经向他借了3万美元,要母亲代他去把这笔钱要回来。同时他给了母亲一个电话号码。

尼娅回到家后拨打了这个号码。话筒里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。可当尼娅说起3万美元的事时,阿尔密否认了。他说:“是的,我是你儿子的朋友阿尔密,但我自始至终都没向他借过钱。”说罢,他挂了电话。

得知这件事,哈瑞气得暴跳如雷,骂自己瞎了眼认错了朋友。3万美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,足可以让贫穷的尼娅生活上好几年。邻居鼓励尼娅去状告这个叫阿尔密的人。尼娅无奈地说:“没用的,我儿子借钱给他时,根本没叫他打欠条,也没有旁人在场。”邻居们说:“那就没辙了,唯一的希望是阿尔密能良心发现,主动把钱还给你。”

邻居的这句话让尼娅灵机一动。从那时起,尼娅就开始隔三差五地给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发短信。短信里,尼娅道尽了自己生活的艰辛,并总会留下自己的银行帐号。她在短信里说:“亲爱的阿尔密,今年的夏天特别热,我没有足够的钱开冷气,只好去邻居家避暑,真是太打搅他们了……”;“亲爱的阿尔密,今天又到了给哈瑞寄生活费的日子,但政府发放的救济金实在少得可怜,我不得不分两次给他寄……”;“亲爱的阿尔密,我知道你不是想存心赖掉这笔债,只是你最近手头比较拮据罢了。我相信你会把钱还给我们的……”

知道了尼娅的做法后,邻居们都同情地说:“尼娅,这是没用的,如果这个年轻人有良心的话,早就把钱还给你了。”可尼娅还是一如既往地给阿尔密发短信。

半年后,尼娅终于等来了阿尔密的回电。但这个期待已久的电话却像一盆冷水浇到尼娅的头上。对方在电话里说他不是阿尔密,也不知道这个叫阿尔密的人跟尼娅发生了什么事。这个号码是他上个月刚买的,请尼娅不要再浪费精力给这个号码发短信。

年轻人的语气显得礼貌而陌生。这个电话让尼娅伤心了好一阵子。可直觉告诉尼娅,他就是阿尔密。因为阿尔密的声音就是化成灰她也听得出来。

6天后,尼娅又重振旗鼓地给阿尔密发去了一条短信:“亲爱的阿尔密,我知道你就是阿尔密。你给我回了电话,说明你在意我的短信;你在逃避,说明你在受良心的遣责。”

一年快过去了,除了那一次,阿尔密再也没给尼娅回过电话。但尼娅坚信,她的短信总有一天会感化阿尔密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尼娅给阿尔密的短信也有了新的内容。比如尼娅会在短信里问候阿尔密的生活和健康状况;会问阿尔密找到女朋友了没有;会说起儿子哈瑞小时候的趣事;会提到哈瑞获得减刑的好消息;还会欣慰地说起前几天政府送来的生活救济品……

圣诞节到了,在看望完哈瑞回家的路上,尼娅给阿尔密发了一条“圣诞快乐”的祝福短信。令她意想不到的是,阿尔密也很快地回复了一条“圣诞快乐”。短短的四个字,令尼娅的这个圣诞节过得格外开心。从那以后,似乎阿尔密回复的任何一条短信都会令她开心上好几天。

又一年的春天来了。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,尼娅收到了一个来自加拿大的电话:“您好,尼娅女士,我是阿尔密。我现在在加拿大,那3万美元我已经汇进您的帐户里了。对于这几年来亏欠您和哈瑞的债务,我深表歉意……”

尼娅手里的三明治差点儿掉到了地板上。她喜极而泣,高兴得说不出话。

在地球的另一端,阿尔密也被尼娅的情绪感染了。握着话筒,他激动不已。这3万美元是他来到加拿大挖到的第一桶金,是他自强不息努力奋斗的成果。曾经,当他无数次收到尼娅发给他的短信时,他甚至想换个号码——那是极其轻易的事。可一想到有个孤独可怜的女人正频频地向这个号码发短信,他还是止住了进电讯店的脚步。

5年后,哈瑞刑满释放。一到家里,他便迫不及待地给远在加拿大的阿尔密打电话。他想谢谢阿尔密这个老朋友,谢谢阿尔密能把3万美元还给他,即便那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可一聊起来,哈瑞就觉得不大对劲。因为除了声音上的异样,对方似乎对哈瑞的过往一无所知。在哈瑞再三追问下,对方终于承认他并不是阿尔密。哈瑞惊呆了:“既然你不是阿尔密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对方接下来的话令哈瑞潸然泪下。

原来,那一次,他并没有骗尼娅,他并不是真正的阿尔密,他只是一个同样拥有一副磁性嗓音的年轻人。但对于一个老人多年来永不放弃的坚持,真相和金钱已不再重要。他说他是一个孤儿,在他最孤单无助和因为遭遇生活挫折而自暴自弃时,尼娅的一条条短信竟让他感受到了母爱的温暖和亲情的责任,尤其是那一条条充满着春天暖意的问候,像一缕缕明媚的阳光,洋溢在他心里。

“是的,真相已不再重要……你也会是我的好朋友,永远的好朋友!等有了钱,那3万美元,我一定会还给你!”哈瑞哽咽地说。

哈瑞最终没有告诉他:哈瑞的母亲尼娅,早已在他入狱第二年的圣诞节前夕就患病去世了。后来一直给阿尔密发短信的是另一个女人。那个女人生活贫困,无儿无女,丈夫瘫痪在床。哈瑞的母亲可怜她,知道自己病入膏肓,就将讨债的事交托给她,说如果讨回了钱,那些钱就归她所有。起初她不肯接受,说这样做毫无用处。哈瑞的母亲对她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人都是善良的,爱像温度一样会传递。只要传给对方足够的温暖,即便是一座冰山,也有融化的一天。”

是的,“阿尔密”终于被她的一条条短信融化了。这个善良的女人也没有将这3万美元占己所有,这么多年来,一直都是她给狱中的哈瑞寄生活费。

但正如所说的,这件事的真相已不重要。因为在每次给“阿尔密”打电话或发短信时,这个女人总是称自己叫“尼娅女士”;在每次收到来自加拿大的书信时,寄件人那一栏也总是写着“阿尔密”3个字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3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鸡脖子与命运
下一篇:含泪活着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