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公安备案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李大勇 2017-04-19 围观:

公安备案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欣喜中奖

鲁鹏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,整天忙忙碌碌,挣得却不多,日子过得有点拮据。这天,他加完班回到家,拖着疲惫的身子刚把门打开,老婆突然快如闪电地将他一把拽了进去,随即迅速地把门关上。鲁鹏感觉莫名其妙,不耐烦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谁知,老婆一脸幸福地上前双手搂住他的腰,压低声音说:“老公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们中了彩票三等奖50万!”

一听这话,鲁鹏幸福得都快晕过去了,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,有些不敢相信地连声问道:“真的吗,这是真的吗,你没看错吧?”老婆放开鲁鹏,转身走到电脑旁,打开中奖的网页,然后拿出彩票递给鲁鹏。鲁鹏瞪大了眼睛,一个号码一个号码地对了一遍,果然这一切都是真的!

当晚,夫妻俩躺在床上兴奋地谈论着今后的美好生活。说着说着,老婆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老公啊,你去兑奖的事情,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啊,弄不好会惹来麻烦的!”鲁鹏知道老婆说的意思,是怕朋友借钱,也怕小偷惦记。他连忙拍拍老婆的肩膀,安慰道:“你放心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”

话虽这么说,其实鲁鹏有自己的想法:该彩票有个兑奖规定,凡三等奖以上的大奖,必须到省城的彩票中心去领取。这兑奖的事情,周围的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瞒过去,可万一到了省城,谁敢保证没人盯上你呢?虽然现在兑奖都是转账划到卡里,但听说还是有人打兑奖人的主意,要是被盯上了,多少要出点血的。鲁鹏就听朋友说过,有个人去兑奖,一出来就被人盯上,结果花了五万多才把事情解决了。万一自己也遇上这事,可怎么办呢?

鲁鹏一夜没合眼,天亮时突然想到了对策。他有个朋友叫二黑,是高中时的死党,两人的关系那叫一个铁。后来高中毕业鲁鹏上了大学,二黑没考上,就在社会上到处找活儿干,一次因为失手伤人进了监狱,半年前才放出来。

鲁鹏心想:二黑在社会上混的时间长,见的世面多,有主意敢扛事,而且人又特仗义。要是让他陪自己去,那就放心了。

“黑道”朋友

第二天,鲁鹏拨通二黑的电话,说:“二黑,我找你有点急事。”二黑忙问:“有什么事尽管说,咱哥们谁跟谁呀!”鲁鹏有些结巴地说:“这……这事电话里说……说不清,你晚上有时间吗?”二黑好像知道鲁鹏的心思,略一思索后,说:“行,兴隆街新开了个‘福隆砂锅’,晚上六点,我们不见不散。”

下班后,鲁鹏准时到了福隆砂锅。进去后,他被服务员领到一个四人台的小包间里,二黑正坐在里面抽烟呢,显然已经等候多时了。见鲁鹏来了,二黑赶忙把手中的烟屁股往烟灰缸里使劲地按了按,说:“哥们,我跟你也不客气,菜都点完了。”

鲁鹏哈哈笑了笑,两个人便坐下闲聊了一会儿,问问彼此最近的生活情况。不久,服务员端上来两个砂锅,两碟凉菜。二黑对服务员说了声:“出去把门关上,我们叫你,你再进来。”服务员出去后,二黑打开一瓶白酒把两个酒盅都斟满了,然后说道:“哥们,这里就你我两人,说话也方便,你就说找我有什么事情吧。”

鲁鹏心想:二黑真是自己的好哥们啊!从今晚的安排,就能看出他对自己的了解。于是,鲁鹏就把自己中奖、想去兑奖、找人陪同等等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。谁知二黑听完后,并没立即表态,目光凝重地对着酒盅,似乎在想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他才说:“不是兄弟不帮你啊,我不能去,你还是找找别人吧。”

鲁鹏急了:“二黑,这趟不是白去,我付劳务费的。”二黑摆摆手,说:“不是钱的问题。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,我目前还在假释期里,离开居住地,要得到监督机关的批准。你说我能跟他们说是去陪人兑奖的吗?”鲁鹏听了,一时也没了主意。

“这样吧,我给你找个信得过的人,让他陪你去,保证没问题!”说着,二黑端起酒盅,“到底行不行,你再考虑考虑吧。咱哥俩今天痛痛快快地喝一场,来,再干一盅!”

酒足饭饱后,鲁鹏正要结账,二黑一把拦住,说:“不用了。地方是我订的,这账当然得由我来结。”鲁鹏见状,便也只好算了,心说:下次再还这个人情吧。

回去后,鲁鹏想着二黑的提议,心里十分矛盾:这事本来就不想让外人知道的,这下二黑去不了,反倒让一个陌生人掺和进来了;可自己一个人去呢,又有点顾虑,到底该怎么办呢?鲁鹏拿不定主意,这样犹犹豫豫的,几天就过去了。

这天,二黑突然来鲁鹏公司找他,把他叫出来,问他想好了没有。鲁鹏也不把二黑当外人,就把自己的顾虑一股脑儿说了出来。二黑点点头:“你的这点心思我早就知道。我就问你一句话,你信任我吗?”鲁鹏连忙说:“那当然。我不信任你,还跟你说这事干嘛!”

二黑说:“好,既然你信任我,那这事我就做主了!我有一个特好的哥们,虽然人没进过监狱,但他在公安局是有备案的,一路上有他照应,我也就放心了。这事我问过他了,他已经答应下来,现在就看你的态度。”

“二黑,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嘛!”鲁鹏有些生气地说,“你总得让我好好想想吧。”二黑嘿嘿一乐:“就别跟我装蒜了!你犹犹豫豫的,哪像个大老爷们。这事你既然找到我头上了,我就帮你负责到底。”事已如此,鲁鹏心里再不愿意也没办法了,只得点头答应了。

心理安全

第二天一早,二黑领着那个朋友来火车站见鲁鹏。一见面,二黑便向鲁鹏介绍说:“这是我朋友李呈祥,他老家就在省城,也算是半个地头蛇了。”

鲁鹏打量了一下李呈祥,只见他个头不足一米六,精瘦精瘦的,模样看上去很本分,这样的人怎么会在公安局有备案呢?他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。

二黑好像看出了鲁鹏的心事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说道: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呀!”这话让鲁鹏的感觉好了很多,他心说:对呀,海灯法师也不高,却有二指禅的功夫呢。

一路上,鲁鹏和李呈祥并没有什么交谈,鲁鹏本身顾虑对方知道自己太多的情况,而李呈祥不是看着外面的风景,就是坐在那里闭目养神。等下了火车,两人刚出站台,就听有人骂道:“你小子赶着投胎呢?”鲁鹏不知道怎么回事,忙停下脚步回头一看,原来一个黑大个正冲着李呈祥发火呢。只见李呈祥委屈地说:“人那么多,我……我又不是故意踩着你的!”

黑大个还是不依不饶:“不是故意的就没事啦?连个‘对不起’都不会说?”说完,他抡起胳膊就给了李呈祥一个大耳光,而后还嘲笑道,“哎呦,人那么多,我又不是故意抽你的!”鲁鹏一看,这事闹大了,他以为这个有公安备案背景的家伙一定会大打出手,没想到李呈祥捂着脸,却是连个屁都不敢放。鲁鹏一见这情形,赶紧上前跟黑大个赔礼,好说歹说,算是把他给劝走了。

看李呈祥这个窝囊样儿,鲁鹏心说:哪有一点该出手时就出手的“黑道”精神呀?但转念一想,也许李呈祥是因为有要事在身,不愿意招惹太多是非。这么一想,鲁鹏也就不再追究了。

接下来,鲁鹏顺利地兑了奖,然后原路返回,一路倒也无事。到了火车站,按照事先约定,鲁鹏给了李呈祥一千元的劳务费,两人就此别过。回到家后,鲁鹏按计划该花的花,该存的存,生活压力一下减轻了不少。

这天,鲁鹏又把二黑约出来一起吃饭。席间,突然想起李呈祥挨揍的事情,鲁鹏便说:“二黑啊,这李呈祥也太怂了!我们刚下火车,他就被人家打了一耳光,竟然连手都不敢还。”

二黑却嘿嘿笑道:“正是因为这样,我才对他放心,他老实本分,是个正经过日子的人。要是真找里面出来的朋友陪你去,我还怕他们瞄上你呢!再说,这趟谁陪你去并不重要,你图的不就是个心理安全吗?”

鲁鹏恍然大悟,原来二黑这是为自己着想啊,但他随即埋怨道:“那你也不该糊弄我说他在公安局有备案呀!”二黑乐了:“我真没骗你,他真在公安局里有备案,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?”鲁鹏摇摇头:“不知道,这一路我们连十句话都没说到。”

二黑神秘一笑,随即得意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吧,其实他是个锁匠,锁匠都得在公安局备案,要不然领不了特种行业许可证啊!”

“原来……你说公安备案的就是个修锁的呀!”鲁鹏大吃一惊,他终于明白了二黑的用心良苦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6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表妹打工
下一篇:娘的那盏灯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