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谁也别忘记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冯海鹏 2017-04-19 围观:

谁也别忘记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俗话说:树有根,事有因。可是最近,住在市区文化路的张建却碰到了一件没头没脑的事情。到底是啥原因呢?事情还得从头说起。

张建今年三十多岁,当年他鲤鱼跳龙门,考上大学,从山沟里走了出来。毕业后,张建在市里找了工作,成了家,再加上父母去世得早,渐渐地就和老家断了联系。这些年,张建拼命工作,可还是蜗居在三十多平米的老房子里,为此,妻子经常和他怄气。前段时间,张建一咬牙,决定砸锅卖铁买房子。

这天,张建正在一个刚竣工的楼盘看房子,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个民工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惊喜地叫道:“你是建娃吧?刚才我还不敢认哩!这一晃都多少年了!”张建一愣,只见那人模样脏兮兮的,他用力甩开胳膊,后退几步,说:“你是谁?”那人笑道:“你牛明哥啊,忘了没?”张建仔细一瞧,终于想起来,是老家村西头的。他连忙点头,表示认出来了。

牛明顿时高兴得哈哈大笑,突然他想到什么,一把将张建拉到旁边,悄声说:“买房子吗?我告诉你,房子的好坏你别问开发商,他们打死不会说真话;更不用问建筑商,人家死老鼠也说是活大象!这里面有门道儿哩!”张建一听,疑惑道:“那问谁?”牛明用手指了指自己。张建说:“问你?”牛明点点头:“是哩,问建筑工人!楼里用多少钢筋,有多粗,混凝土比例多少,量足不足,咱盖得多,心里清楚得很!”张建想想还真是,就来了兴致:“好,牛明哥,就听你的,咱不要楼脆脆,楼歪歪。楼倒倒!”

于是,两人东奔西跑看了不少楼盘,这些楼盘都是牛明和老乡们以前做过活儿的。不久,张建终于挑选了一套满意的房子。牛明告诉他:“建娃啊,这房子的质量我可以打包票的,你就安心过好日子吧!”张建却心想:这房子好是好,但超出了原先的预算,这下首付就成问题了!接下来的几天,张建是求爷爷告奶奶地到处借钱,可还差了两万多哩!咋办呀?

这天,张建愁眉苦脸地准备出门,远远地看见有个人正在向邻居打听什么。他走过去一看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老家的牛明。

见张建来了,旁边的人忙指着他说:“这不是你要找到人嘛!自个儿来了!”牛明转过头一看,喜出望外地扑过来,有是激动又是责怪道:“哎呀,建娃啊,总算找到你了!你看你,那天走得急,连你住哪里都没告诉我。幸好我听你说过什么文化路,只得一座楼一座楼挨个打听过来。”

张建这才注意到牛明胡子拉碴的,满头都是大汗,连忙不好意思道:“都怪我,都怪我!”话还没说完,牛明抢过去又说:“还怪啥,这不是找到了嘛!咱赶紧说正事吧!”张建好奇道:“啥事啊?”牛明不回答,却低下头,把手伸进怀里摸索了好一阵子,才从里面摸出个信封递给张建。见张建一脸的莫名其妙,牛明又笑道:“自己打开看看!”张建打开一看,顿时愣住了,里面是一沓钱!

张建疑惑地看着牛明,牛明笑呵呵地说:“还愣啥?都是给你的!可不是我一个人出的,这是咱村十二户人家专门托我转交给你的,一户两千,总共两万四。都知道你要用钱哩!你点点!”张建更糊涂了,心说:自己和老家多少年都没联系了,这平白无故地送这么多钱来,到底是为啥啊?

牛明看出了张建的疑惑,抬手拍着他的肩,说道:“甭瞎琢磨了,这钱本来就是属于你的,大家给你存着哩,你就瓷瓷实实地用!对了,这是十二家人的名单,你收着,我得赶紧去工地干活儿了。”说着,他递给张建一张纸条,便转身急急忙忙地走了。张建摊开纸条,只见上面用不同的笔迹写着十二个名字,每个名字的上面还按了手印!张建稀里糊涂地捧着钱站在那里,百思不得其解。等他回身上楼的时候,才想起来,自己还没请牛明哥到家里坐坐呢。

这些钱就像及时雨啊,虽然疑惑,但张建还是忍不住把钱用上了。他心想:日后再还上不就行了?这下问题都解决了,张建放心了,妻子看他也越来越顺眼。可是,没多久,张建又碰到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。

这天下午,张建刚走到大门口,门卫大爷就冲他喊道:“哎呀,张建啊,乡下有亲戚就是好啊!咱城里缺的就是绿色无害的粮食,你快过来看看,人家整整送来六大麻袋啊!”

张建连忙走进门卫室,一看还真是,一袋袋整齐地码在那里。他愣愣地问道:“真是给我的?谁送的啊?”门卫大爷一摊双手说:“这我哪能骗你啊!一个胡子拉碴的农民用车子推过来卸在这里的,说得清清楚楚就是给你的。这不,他还留了个纸条。”

接过纸条一看,张建明白了,又是牛明送来的!纸条上依旧写着十二个名字,按着十二个手印。张建仔细看了一眼名字:第一个是张喜来,住在村西,自己应该叫他叔;第二个是牛四清,住在村东,应该管他叫三哥...看着这一个个名字,张建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他们的样子,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特别亲切。可是,自己已经很多年没回去了,不知道他们现在都什么样了啊。

这天晚上,张建一夜无眠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急急忙忙地买了回老家的车票,心想:自己应该回去一趟,问个究竟。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张建终于回到了离开多年的老家。一下车,他发现村子里已经模样大变,土瓦房全换成了小楼房。

张建第一个敲开牛明家的门。一看是张建回来了,牛明先是一愣,接着兴冲冲地说:“哎呀,喜来叔说得没错,你真回来了!”张建一愣:“喜来叔知道我要回来?”“是啊,不知道为啥,但他跟我说过!走,咱干脆都到喜来叔家,一块儿喝一盅。”

一见到张建,喜来叔高兴得不得了,一个劲儿拉着他的手不松开。几个人热热闹闹吃了饭,张建早已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些日子来的疑问弄个水落石出,便问道:“喜来叔,咱村里又是给我送钱,又是给我送粮的,这到底是为啥啊?我感激乡亲们对我的这片心意,但也得弄个明白啊!”

喜来叔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,缓缓说道:“感谢啥啊,那是你应得的,本来就是你的嘛!”见张建还是满脸疑惑的样子,才又说,“我这话可一点不假啊,这钱啊粮啊都是你家集扇儿集出来的,我们本就该给嘛!”

张建听糊涂了:“集扇儿?啥叫集扇儿啊?”喜来叔愣住了,突然想到什么,连忙说:“你还不知道?我以为你知道哩!哎呀,我好好给你讲讲吧!咱农村啊,以前家家困难,逢大事,想红白事儿啊盖房子啊,单凭一家拿不下来,于是,几家十几家就联合起来。你家办事,别家就无条件添米添面添物件添人手,等下一家办事,别家一样办,等这些人家的事儿都办完,就算集完一扇儿。有话说得好嘛,‘集扇儿,集扇儿,集一个圆儿,集一个圈儿,家家户户都过坎儿!’咱这十二家就是集了一个盖房的扇儿,你爹娘去得早,其实啊,他们早把别家的集完了,大家都等着给你集哩!建娃啊,我说这是你应当收的,不错吧?”

张建听喜来叔慢条斯理地说完,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,然后看看一边的牛明,说:“所以,牛明哥看到我要买房子,就立马回来跟大家说了,大家就赶紧又是送钱又是送粮还我这个扇儿?”牛明点点头:“那是哩,大家都惦记着哩,咱吃了你家的扇儿,咋能不还?那可不是咱村人的做法儿啊!”

张建突然又觉得不对劲,他皱着眉头说:“喜来叔,那也用不着这么多钱和粮啊?”喜来叔笑了:“咋啦?俺们都还嫌少,觉得对你不公平哩!那时候的每家一百块钱、30斤粮,你算算,现在物价涨了多少倍?”

听完这话,张建感慨不已。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看看满头白发的喜来叔,又看看胡子拉碴的牛明哥,动情地说:“大家都惦记着我,惦记着这件事,我已经过意不去了。那些粮我收下,钱我还得送回来!牛明哥,你早就应该跟我说明白啊!”

“是我不让牛明说的!”喜来叔突然抬高声音打断了张建的话。

“为啥啊?”

“为啥?要是说明白了,你今天还会回来这一趟吗?建娃啊,多少年了,虽说你爹妈去世得早,可这里是咱的家咱的根啊!大家没忘你的扇儿,你也不能忘了家啊!没事的时候,多回来走走啊,要不都生分了!”

张建愣住了,他细细地品味着喜来叔的话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6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办卡潜规则
下一篇:王老蔫卖粮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