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车祸奇案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 2017-04-19 围观:

车祸奇案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保罗是个药品推销员,这天,他在郊区推销了一整天,深夜十一点多才驾车返回城里的家。

车子开在偏僻的乡村公路上,保罗有点犯困,好在这是一条空旷的马路,过往车辆很少。然而就在这时,保罗看到对面开来了一辆车,车子的两盏前灯特别亮,晃得保罗睁不开眼,突然,那辆车蹿到了马路中央,直冲着保罗的车疾驰而来。保罗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就遭到了重重一击,车被撞得飞了起来,然后一阵翻滚,摔到了马路边,保罗也被摔出了车子。

保罗觉得自己滚落在路边冰冷的泥地上,血流了出来,突然,他产生了一个可怕的念头:自己可能快死了!这时,他听见远处有声音传来,先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:“这车里没人。”

接着是一个姑娘战战兢兢的声音:“他肯定被抛出去了,找找看吧。”

保罗心想,一定是那辆车子里的人,他们闯祸后在寻找受害者,听起来他们自己倒是没受什么伤。接着,那一对年轻男女打亮了手电,保罗听到他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本想喊一声,告诉他们自己在这里,但很快又改变了主意。保罗本能地感觉到,这两个胡乱开车的年轻人,也许根本帮不上自己什么忙。

“他在这里!”突然,一束手电的光照在保罗脸上,那两人找到了他。那个姑娘蹲下来,看了看保罗,对小伙子说:“他还活着,他的眼睛是睁开的。”

保罗借着手电的光,看了那姑娘一眼,她很年轻,可能只有十六七岁,长得非常漂亮,她正在查看保罗的伤口,保罗发现,她的眼神里一点也没有同情的光泽。

姑娘问道:“你伤在哪里了,厉害吗?”

保罗轻声道:“全身都伤了,里面伤得更厉害。”

姑娘听他这么说,显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接着她冷冷地问道:“要是我们抬你,你受得了吗?”

保罗想了想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这时,一阵强烈的疼痛袭来,保罗倒吸了一口冷气,忍不住说:“我想,我可能快死了。”这句话一出口,保罗就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:那姑娘的表情突然起了变化,她站起身走到小伙子跟前,说:“他快死了。”

小伙子好像松了口气,说:“那就是说,现在去找医生也没用了?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开车回城里去了?”

姑娘回答说:“当然,不过我们得去向警察局报告。”

小伙子显得有点害怕:“警察局?”

“是啊,我们得去报告,你撞死了一个人。这家伙到时候大概已经死了。”

保罗躺在他们脚边,静静地听着两人谈论,他们的口气就好像他已经是个死人了,保罗突然想到了在家等着自己的妻子,但他现在连流泪的力气也没有了。只听那两个人继续小声议论着,小伙子似乎很担心,他问姑娘:“你说警察会把我怎么着?毕竟,这、这只是一起事故啊……”

听到这里,保罗实在忍不住了,他插了一句:“每起事故,都是因为有人犯了错误。”那两个人听到这句话,吓了一跳,他们面面相觑,然后蹲了下来,小伙子问保罗:“先生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保罗喘了口气,艰难地说:“这起事故是你的责任,你没有减弱灯光,还把车开到了马路上的我这一侧来……”

小伙子愣了一下,转脸问姑娘:“我把车开到他那一侧了吗?”

姑娘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:“我怎么知道呀,那时我们正在……”

她还没有说完,保罗就明白她要说什么了,他们当时肯定在搂搂抱抱,或者互相抚摸什么的,正因为这样,小伙子没能打暗车灯,也没能控制好车子,结果,自己却为他们的轻率付出了代价。想到这里,保罗真的有点生气了,他忍不住重新强调了一遍:“你瞧,你把车子开到了不该去的那一侧,所以这是你的过失。”

小伙子听了,有点手足无措地望着姑娘:“怎么办,我会坐牢吗?不过我爸可以拿钱出来,这样我不会坐很久吧,三十天?”

那姑娘说: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要六十天吧,这样就太糟了。”

保罗听着他们说话,心里感到越来越气愤:自己就快死了,肇事者却还在为要坐几天牢而抱怨。

这时,两人沉默了一阵,小伙子突然说:“我想,如果这个家伙不去跟别人瞎说,就没人会知道这起事故是谁的过失了。”姑娘一时没反应过来,问:“瞎说什么?”

小伙子慢慢地说道:“瞎说谁没关灯、谁开到了马路另一侧什么的……如果他死了,他就没办法瞎说了。”

姑娘好像一下子明白了,她的声音有点异样:“那倒是啊……不过,他已经快死了……”

小伙子的声音变得很急促,有点歇斯底里:“可是,他只是快死了,他还没死,我们得确信他死了才行。”

保罗心里猛地一颤,只见小伙子突然跪了下来,用手电直射保罗的脸,保罗第一次看清楚了那小伙子,他真是年轻啊,和那姑娘一样年轻,看来小伙子也被撞伤了,脑袋左侧有一道难看的伤疤,头发上还沾着血污。小伙子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了,先生?”

保罗没有回答,他现在感到疼痛一阵比一阵厉害,但他不想说出让他们满意的答案。他看到小伙子显得挺失望,站起来对姑娘说:“他看上去伤得不厉害,不像会死的样子。”

其实保罗知道,损伤在自己身体内部,非常致命,但自己不会告诉他们的,让他们害怕去吧,也许自己可以坚持到有人路过,也许自己还可以见上妻子最后一面……保罗正这么想着,突然,他听到姑娘尖叫了一声:“你干什么?”原来,小伙子正想用什么方式攻击保罗,小伙子的情绪也很激动,他大声回答姑娘:“可是他得死!我得帮他死!”

或许是出于女性的本能,那姑娘冲着小伙子喊起来:“你不能杀了他!”

小伙子的声音显得很狂躁:“那又怎么样?他已经受伤了,别人会以为他是被撞死的。”

姑娘不说话了,保罗觉得,这一刻,整个世界安静得可怕,他看到那两个人投在地上的影子,他们正拥抱在一起,看得出,姑娘很爱小伙子,他们在做最后的心理挣扎……终于,保罗听到姑娘说出了这句话:“那……好吧。”

保罗只好继续躺在那里,一点办法也没有,他想:自己可能会被打死,或者被踢死,随便哪种方法,都可以轻易把他这个虚弱的人干掉。虽然保罗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,但这种死法太恐怖了!他突然拼尽全力朝那两个人喊道:“不!”

他的喊叫好像吓坏了那两个人,小伙子紧张地看了看姑娘,姑娘却镇定地问:“你能行吗?”看得出来,现在姑娘才是更坚定的那个。小伙子默默地点了点头,保罗看到他向自己走来,不由闭上了眼睛。

突然,保罗听到姑娘说:“等等!你这样做身上会沾血的,他们会查出血迹的。”

保罗心里燃起一丝希望,他睁开眼,只见小伙子就站在自己面前,神情有些犹豫。似乎过了好久,小伙子突然说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他说完就走开了,保罗听到他在路边的乱草堆里翻找着什么,过了一会儿,就听他叫那姑娘:“来,快来帮帮我,帮我把它搬起来!”

姑娘跑过去帮他了,过了一会儿,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,保罗看见了他们,他们弓着身子,合力抬着一块沉甸甸的巨石。小伙子气喘吁吁地对姑娘说:“那家伙不是被抛出汽车了吗?那就好了,他一头撞在了石头上,就这样!”

这次保罗没有叫,他叫不动了,他觉得自己的大脑快麻木了,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那两人走过来,一直走到他身边,现在,那块沉重的巨石就悬在他脸部上方。

保罗知道,这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,忽然,他想到了什么:这两人的谋杀有一个破绽!他心中感到一丝欣慰,默默祈祷:这案件会遇上一位精明的警官……

第二天一早,负责高速公路管理的巡警万尼克中尉接到了报案,他是一位精明的警官,现在,他正在查看着马路上轮胎的印记。他找到的线索越来越多:尸体被挪动过,周围有一片杂乱的脚印,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他已经找到确凿的证据了!

万尼克中尉从泥地里爬起来,走到报案的那对情侣跟前,小伙子脸上满是恐惧,颤抖着问:“怎么了,警官?”

万尼克中尉缓缓地说道:“一块石头分为两部分,顶端常被雨水冲刷,是很干净的,底部埋在泥巴里,自然粘着泥土。现在你跟我说说,小子,保罗先生怎么会从汽车里被抛出来,一头撞在那块石头的底部?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