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妈妈在远方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钱岩 2017-04-19 围观:

妈妈在远方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1.接母进城

孙学文是省城二十七中的一名教师。这天,他突然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的电话,说他母亲到地里干活,不小心从高坡上摔了下来,要不是有棵树挡着,很可能一条老命就没了。

邻居说:“这人上了岁数,身边没人照应就是不行。我看你还是劝劝你娘,让她跟你到城里去吧。”

放下电话,孙学文双眼模糊了,他仿佛看到母亲正在悬崖上痛苦地挣扎,一声接一声“文仔,文仔”叫着他的乳名。这么想着,他的心都要碎了。

孙学文的老家在几百里外的农村。十多年前,他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。现在老家只有母亲一个人了。他知道,当年母亲结婚后不孕,四处求医,苦药喝了两大水缸,直到三十六岁才生下了他,而且生他时又难产,差点把命都给丢了。孙学文六岁那年,他父亲去山西挖煤,不幸死于矿难。从此母子二人相依为命。母亲含辛茹苦才把孙学文拉扯成人。

如今母亲上了岁数,孤单一人在农村,孙学文一心想把她接到身边,尽尽孝心。谁知跟老婆陈露露说了一次又一次,陈露露就是不同意,还嘴一撇嘲笑他说:“你看这巴掌大的房子,你妈来了住哪儿?只要你孙老师能买栋大房子,我陈露露绝不反对你当孝子。”孙学文哪能买得起大房子?当初他们结婚时,就是因为缺钱,只能买个一居室,就这还是按揭,每月还得还贷呢。

孙学文明白,养儿防老,自古就是天经地义的事。可是真要和老婆闹翻了,硬把母亲接来,母亲在家也呆不安宁。为了这事,这些天来孙学文可是愁得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。

有个朋友知道孙学文的苦处后,唏嘘不已。正好,他在离孙学文家不远的地方,有一小间老房子空着,于是他建议孙学文把母亲接到省城,暂且先住那儿,方便照顾。

孙学文很感激朋友帮了他一个大忙,心想:母亲接来了,不和老婆住在一个屋子里,朋友又不要自己一分钱房租,老婆就没有反对的道理了。

为了怕节外生枝,孙学文还是决定先瞒着老婆,等把母亲接来安顿好了再跟她说。到时候,老婆闹就让她闹一下吧,反正他孙学文不能再让人家戳脊梁骨,骂他是不孝子了。

这天,孙学文又背着老婆来到朋友借给他的那间老房子,打扫卫生,粉刷墙壁,正忙得热火朝天时,突然感觉身后不对劲,回头一看,顿时吓得目瞪口呆,只见老婆陈露露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……

陈露露的突然出现让孙学文慌了手脚,一时间只能“我、我、我……”不知说啥好。

陈露露撇了撇嘴角,冷冷地说:“怪不得这几天我见你鬼鬼祟祟的,敢情是在布置新房啊!是不是嫌我人老珠黄,在外面找了个小三呀?”

孙学文尴尬地说:“老婆,你、你胡说什么呀!”接着,孙学文只好把母亲跌倒,差点丢了命,以及朋友把老房子给他母亲住的事,一一跟老婆汇报。说完后,孙学文便紧张地看着老婆,等着她大吵大闹。

但让孙学文没料到的是,陈露露听他说完,既没吵,也没闹,她平静地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问孙学文:“你是铁了心要把你妈接到城里来?”

孙学文忙说:“是的。我妈就我一个儿子,人老了,再不把她接到身边,我良心不安啊!其实,我妈到城里来,吃得少,住的这间房子又不要钱,老家的房子好歹还能卖点钱,足够她生活好几年的……”

没等孙学文说完,陈露露便打断他说:“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是孝子,我成全你。只是这房子,又暗又潮,不适宜老人居住。你给我把这房子还给人家,这人情债可不好欠啊!”

孙学文一听,急了:“还给他?那我妈接来后住哪?”

陈露露瞧着孙学文那着急的样子,“扑哧”一下笑了出来,她说:“你说住哪?你妈来了,当然要住在她儿子家里了。我想好了,你妈接来后,就和我住一间房。不过这样一来,就要委屈你了,我决定给你买个行军床,晚上你睡在客厅里。你觉得如何?”

孙学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自己的老婆怎么一下子变了个人似的?他又小心翼翼地问:“老婆,你说的是真心话?不会是逗我开心吧?”

陈露露生气道:“你不信?好,那就算了!你就继续在这打扫这破屋子吧。”说完抬腿就要走。

孙学文顾不上多想,忙上前拦住老婆,赔着笑脸说:“信,信!老婆的话我哪敢不信?老婆,你今天让我好感动。你真是我的好老婆!”

陈露露用手指点了点孙学文的额头,嗔道:“傻瓜,我不需要你甜言蜜语,我这么做,还不是为你好?你好歹是个人民教师,名声要紧。这样吧,过几天你抽空回趟老家,把你妈接来吧!”

孙学文哪还等得及过几天?第二天就向学校请了假,立马赶回老家去接母亲。

开始时,孙大娘以为儿子在骗她。孙学文见母亲不信,就拨通了电话,让陈露露在电话中亲自邀请母亲进城同住。孙大娘接了儿媳妇的电话,立马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为了让母亲进城后不再牵挂老家,孙学文卖了家里的老屋和不能带走的物件,在乡亲们的夸赞声中,欢欢喜喜地把母亲接到了省城。

孙大娘接来后,陈露露待她还真的不错,又是给孙大娘买衣服买鞋,又是带孙大娘去做头发,甚至还给孙大娘买了瓶瓶罐罐的化妆品。陈露露说,她要让婆婆脱胎换骨,做个时髦的城里老太太。

一开始,孙大娘感到很别扭,又不好拒绝,只得听任儿媳妇摆布。可是经陈露露这么一打扮,孙大娘顿时显得年轻了许多。孙大娘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怪洋气的老太婆,就是她自己。

这一切,孙学文是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啊。不过,他心里一直有个没解开的疙瘩:老婆以前一直反对他把母亲接来,现在咋会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?难道她有什么别的打算?

2.推销“包袱”

其实陈露露会同意孙学文把母亲接来,的确是有她的算计的。

这陈露露在一家超市上班。她脾气躁,心眼小,但她勤俭会过日子。孙学文是在苦水里泡大的,所以他很珍惜自己好不容易组成的家庭,而且他很看重老婆会持家的优点,所以事事处处都让着她。

刚开始,当陈露露得知丈夫背着自己准备把他母亲接来时,是很生气的。陈露露之前反对孙学文把他母亲接到城里来,除了因为住房小,更觉得多一个人,就多一笔开销。如今,一分钱对陈露露来说都是好的,她要拼命攒钱,将来换个大点儿的房子,要不结婚后她咋连孩子都不敢生呢?

那天,陈露露怒气冲冲要去找丈夫算账,在小区门口碰上了一位姓马的大爷,态度便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这马大爷七十多岁,几年前老伴去世了,唯一的女儿还在美国,他就成了孤家寡人。然而这个马大爷是个幽默有趣的老人,这么大岁数了,人却很新潮,就那几根花白的头发,还束成一个小马尾辫拖在脑后,穿的衣服也是花花绿绿,色彩鲜艳的。因为马大爷经常去陈露露上班的超市购物,一来二往,他们就熟悉了起来。

那天,马大爷见陈露露满脸怒气,知道她肯定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,为了逗她开心,就上前拦住她,装着生气的样子问:“我说丫头,你干吗躲着我呀,你不是答应帮我介绍个老伴吗?我都请你吃过美国的巧克力了,但是你答应的事,怎么到现在还没影儿呢?”

帮马大爷介绍老伴,这是陈露露以前和他开玩笑时说着玩儿的。现在听马大爷这么一说,她脑子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:这马大爷有钱又有房。只要我把婆婆这“包袱”,好好包装一下,然后“推销”给马大爷,那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?

这么一想,陈露露顿时转怒为喜,笑道:“马大爷,我不是正在物色嘛,您老要求高,我总得给您找个适合的人选呀!”

告别了马大爷,陈露露的心情一下就明亮起来了,她决定这就去跟丈夫说,同意他把母亲接来,而且就住在家里。

婆婆接来后,陈露露除了打扮婆婆,还教会了婆婆使用各种家用电器,教会婆婆烧几个马大爷爱吃的菜。

一个月后,陈露露觉得自己已经把婆婆“改造”得有模有样了,她便准备开始行动,给婆婆做媒了。陈露露决定行动前,还是先和丈夫通通气。

孙学文听老婆说了她的计划,惊得嘴都合不拢,他有点生气地说:“我说陈露露,敢情你同意我把妈接来,是心里早就有了这么个馊主意?亏你想得出来呀!”

陈露露一听就拉长脸嚷道:“什么,我这是馊主意?孙学文,那你想个不馊的主意呀!我这么多天委曲求全,可是给足了你面子,你别不知好歹!你觉不觉得这一个月,咱家已经不像个正常的家了?两口子连个亲热的机会都没有,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你把你妈从乡下接来了?孙学文,没钱买大房子,就别想着当孝子!再说了,马大爷怎么了?有钱有房,难道还配不上你妈?我现在担心的是人家看不上你妈呢!”

见老婆火了,孙学文只得忍气吞声,他可不敢跟老婆争吵。他解释道:“我是说,我妈都这么大岁数了,思想又传统,年轻时都没改嫁,你现在让她改嫁,她肯定不会愿意。我们要是强迫她,这传出去,那不让世人耻笑了?反正,这话我开不了口……”说着说着,孙学文眼睛就红了。

接着孙学文告诉老婆,在他念小学那会儿,母亲曾和邻村的一个姓王的木匠有来往,后来母亲问他,同意不同意这个王叔叔来给他做爸爸?可他就是梗着脖子不答应,还说那姓王的前脚进他家的门,后脚他就离家出走!母亲忧伤地说:“儿子,你以后翅膀硬了,肯定是要飞走的,那留下妈妈一个人多孤单!”他就安慰母亲说:“妈妈,儿子不走,一直陪着妈妈。就是走,走到天边都把妈妈带着,让妈妈跟着自己享福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母亲搂着他嚎啕大哭,说:“妈妈什么人都不要,只要儿子!”从此,母亲不但和那个王木匠断绝了往来,而且任何人跟她提改嫁的事,她都坚决拒绝。等到孙学文考上大学,离开母亲时,他才明白自己当年多么幼稚,多么自私,竟一手葬送了母亲的幸福!说到这儿,孙学文已是泣不成声了。

听孙学文说了这些,陈露露动情道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不过,这事还得要说,由我找机会来说。你不要担心你妈会怪你。这一个月相处下来,我发现你妈其实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只要是为了我们好,我想,她肯定会答应的!”

3.含泪应允

再说孙大娘来到城里儿子家,原先最担心的是儿媳妇陈露露嫌弃她,不给她好脸色,让她吃受气饭。没想到,陈露露却是难得的孝顺,对她好得没话说。

孙大娘来之前就知道儿子家房子小,但没想到会这么小。为了她,儿子儿媳妇小两口不能睡在一起,这让孙大娘很内疚。她提出让她睡客厅,可儿子儿媳妇就是不同意。孙大娘很难受,她觉得自己这个“累赘”害得儿子儿媳妇不得安宁了。所以,表面上孙大娘有说有笑,可她心里头却压了一块大石头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10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溅人游戏
下一篇:这只八哥不简单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