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一块抹布就能解决的事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周锦 2017-04-19 围观:

一块抹布就能解决的事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赵一凡和妻子李亿都是一家银行的中层干部,虽然小权在握,可他们很讲原则,基本只依靠工资生活。上个月他们的儿子赵小宇要读初中了,为了让他接受最良好的教育,他们听从了一个关系户的建议,决定送儿子去“培帝”学校念书。

这“培帝”学校,是一所着名的寄宿制私立中学,号称“贵族学校中的贵族”,学生非富即贵,任教老师也都是各学科的顶级人才,校园管理也是一流的,因此即使一年学费高达二十多万,而且至少得三年一交,赵一凡夫妇也咬咬牙决定了下来。毕竟儿子成材是大事嘛,而且儿子在“培帝”读书,说出去多有面子!

开学了,赵一凡夫妇又花了万把块钱,为儿子置办了豪华的被褥和高级学习用品,高高兴兴地送他上了学。

谁知才过了一个星期,赵小宇回家后就闹着不肯返校了,赵一凡连忙问他原因,赵小宇哭着说:“谁叫你们开着破车接送我的?我的同学坐的车不是宝马就是奔驰,有几个家里还有法拉利呢!他们看我的眼神就像你们平时看路边的乞丐似的,我实在受不了,要不是学校大门看得牢,我第一天就跑回家了!”

赵一凡红着脸为难地直挠头,也难怪儿子闹了,他在“培帝”门口接送儿子时也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。

你想啊,学校门口的停车场犹如在办名车展,他这部十万出头的车停在那里,怎么看怎么像鸡立鹤群,把他以往心底的那点子小小的优越感扫荡到西班牙去啦!他也想换一部好车,可为了交学费,他们已经把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都卖了,现在拿什么去买宝马呢?

李亿见丈夫为难的样子,不满地说:“有什么好为难的?现在别人都知道咱小宇进培帝了,他要退学我们脸往哪里搁?何况我们已经交了三年的学费,可不能打水漂了。依我看,咱们把这破车卖掉,再分期付款买部好车得了!”

赵一凡以为李亿发高烧了,用手摸摸她的额头,却不觉得烫,不由地发起火来骂她有病,说买车不是买萝卜白菜,他们一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才几万块钱,现在小宇每月的生活费就要一万块钱,还要还近万块的贷款,再加上其他的开支,还过不过日子了?

李亿毫不客气地回骂道:“亏你大小还是个干部,没听过‘再穷不能穷教育、再苦不能苦孩子’的道理啊?”

赵一凡顿时没词了,李亿知道,他是默认了,于是赶紧找关系户帮忙,他们很快以最优惠的价钱买了一部1系宝马。

李亿乐得是见牙不见眼,可赵一凡摸着崭新的方向盘却高兴不起来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买了辆好车的效果立竿见影—儿子赵小宇不用爸妈哄着上学了,星期天下午,他早早地钻进新车催赵一凡送他上学去喽!到了学校门口,儿子下了车,神气地向豪华的校门飞奔而去,看着他的背影,赵一凡心里很是欣慰,觉得这宝马买得还真值!

没想到赵小宇的满足感还没维持一个星期,第二个周末,赵一凡夫妇去接儿子时发现又出状况了:儿子耷拉着脑袋,好像又受了莫大的委屈。

夫妇俩都急了,问儿子是谁欺负他了,赵小宇委屈地说是同学笑他家穷,家里的宝马准是租来的,不然怎么连个“古驰”的限量版拉杆书包都买不起?让他别来“培帝”丢人现眼啦!

李亿一听火了,她气呼呼地骂道:“这群小毛孩真没家教,也不知道得意什么,他们谁家有我经手的钱多啊?儿子别难过,妈妈这就带你去买!”

赵一凡一听,不肯开车啦,他急了:这“古驰”的包是出了名的贵,一个限量版的拉杆书包至少得两三万!

见丈夫一副猴急上火的样子,李亿不高兴了,她说,“人要脸,树要皮”,小孩子的自尊心强,不能让儿子受委屈!以后省她的,她不去做美容也不买新衣服啦!

话说到这份上,赵一凡还能怎么样呢?他犹豫了半天,还是找了一个帮得上忙的关系户,打了折扣,买了一只最好的古驰拉杆书包,整整花了两万五!

关系户本想分文不收,可赵一凡坚决地拒绝了,作为一个银行干部,他深知必须得守住底线!

回到家里,想想自己身上背的债,赵一凡觉得心都在滴血。

星期天下午,赵一凡目送儿子拖着新书包,欢天喜地地走进了学校的大门,他暗暗祈祷着:但愿下星期来接时,儿子还能这么开心!

可现实是严峻的,赵一凡的祈祷不但没起作用,那个星期情况反而更糟糕了!

星期五下午,“培帝”学校的大门一打开,赵小宇就拖着书包冲了出来,上车后气呼呼地命令爸妈带他去买笔,他要买20支“万宝龙”钢笔!

原来,赵小宇买了新书包后觉得扬眉吐气了,回学校时特地拖着书包在校园内溜了一圈,谁知道反被几个同学笑得半死。

那几个同学还狠狠地挖苦了一顿,说人穷也就算了,偏偏爱装富,用个新书包都满世界炫耀,也不嫌丢人!

赵小宇红着脸和他们争辩,一个同学就说如果星期一他能拿出10支万宝龙钢笔就算他家有钱。

赵小宇一听哪肯服软?你不是让买10支万宝龙吗?老子偏偏买20支给你们看看!

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赵一凡傻了,那万宝龙钢笔什么价?五六千块一支呢!赵一凡什么话也不说了,发动车子就往家里开。赵小宇见线路不对,在车上又哭又闹地撒起娇来,李亿赶紧骗他说爸爸是上家里取钱去呢。

到了家,赵一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生闷气,过了一会儿,李亿走了进来,小心翼翼地说:“你别生气,儿子还是懂事的,我劝过他了,他答应只买10支了,我们去找找那些关系户,看看能不能叫他们打个两折三折的……”

赵一凡狠狠地抓起烟灰缸往墙上砸,嘴里大声吼道:“买买买,你就知道买!就算打一折,那些笔得多少钱?看看这些天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!天天参加那些无聊的饭局,应酬那些庸俗透顶的商人,就为了省些伙食费还分期付款的钱!现在这小子一张口就要20支万宝龙,保不定下个星期还要亿宝龙呢,你拿什么给他买?你打算卖房子呢还是做假账?要不然,我们也谋划一下抢运钞车?”

李亿气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,她也不服软,伶牙俐齿地回敬道:“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呀?送儿子去‘培帝’是我一个人的主意吗?苦日子是你赵一凡一个人过的吗?你有什么资格冲我撒气?有种就想办法弄钱去呀,让老婆孩子跟着过苦日子还算什么男人呀!”

他们夫妻两人,平时习惯了过两人世界的生活,一吵起来,完全忘记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上街的儿子,两人越吵越凶,后来竟厮打了起来。

李亿被赵一凡扇了一巴掌,越发不依不饶,大叫着日子没法过了,要拉着赵一凡一起跳楼一了百了。

正在不可开交的时候,房门被推开了,赵小宇走进房间,泪流满面地说:“爸,妈,你们别打了,都是我不好,我不去‘培帝’读书了!”

这怎么行?赵一凡和李亿赶紧停止了打闹,强颜欢笑地解释说他们刚才是在闹着玩呢,马上就带他买“万宝龙”的笔去。

赵小宇摇着头说他都听到了,他是真的不想在“培帝”读书了,同学个个都比他家有钱,都瞧不起他,他要转学到乡下去读书,要像小学时一样当班长。

李亿双手一摊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儿子,妈交的是三年的学费,你只能在‘培帝’读初中了,不然爸妈交的七十多万都得打水漂。你别急,别人有的你都会有,爸妈哪怕抢银行也委屈不了你,你只管读好书就行了,啊?”

赵小宇吓得又哭了起来,他不要爸妈抢银行,那样会挨枪子的,到了那时候,别人就更不会理他了。

赵一凡夫妇知道,儿子有一个小学同学,那同学的爸爸贪污巨款,被判了刑,从此,那同学在班里成了过街老鼠,儿子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呢!

多懂事的孩子,赵一凡赶紧安慰他,说爸妈是讲着玩的,哪会抢银行呢,要他放心。

赵小宇还是咬着嘴唇不肯说话,赵一凡夫妇看着他那样子,心里七上八下的,他们知道儿子这一次是真的受刺激了,在他眼里,这个家一直是温情脉脉的,爸妈哪会撩胳膊动腿地打架呢!

一家三口沉默着吃完了晚饭,赵小宇也没像往常一样去玩电脑游戏,而是呆呆地站在厨房里,看着李亿收拾碗筷。

突然,赵小宇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对李亿说,他不买万宝龙的钢笔了,他要爸妈赶快带他去买一件“迪奥”的线衫。

赵一凡和李亿问儿子,买“迪奥”的线衫干吗?赵小宇就是不肯说。

为了哄儿子开心,夫妇俩虽然满肚子嘀咕,可还是开车带他去买了一件“迪奥”最新款的线衫,花了四千多元。

赵小宇把它像藏宝贝一样放进了书包的最里层,星期一的早上,带着它到学校里去了。

送走了赵小宇后,赵一凡和李亿难过极了,他们觉得自己太没用,委屈了儿子,不知道儿子没有买万宝龙钢笔,会不会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?同学会不会拿新的东西来刺激儿子?赵一凡夫妇只觉得心理越来越不平衡了:都是孩子,为啥别人有的东西他们的宝贝儿子只能干眼馋?那些暴发户的孩子有什么资格笑话儿子?小宇明明比他们聪明多了、优秀多了,为什么只能像个灰孙子那样低声下气呢?

那天晚上,有人登门拜访,他就是那个当初推荐儿子上“培帝”读书的关系户,是个老板。寒暄了几句,那老板便请赵一凡“帮个小忙”,随即递上了一个大号密码箱,赵一凡掂了掂箱子的分量,半天没有说话。那老板是个人精,当即喜出望外,拍着赵一凡的肩膀说:“赵主任果然是个做大事的人,这事帮老弟上心一点,以后有财一起发!”

老板走后,赵一凡把箱子交给了李亿,让她收好,留给儿子过好日子,万一日后出了事,即使要他把牢底坐穿也不能拿出来!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11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不死之神
下一篇:真的伤不起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