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无法完成的任务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李谦 2017-04-19 围观:

无法完成的任务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接到任务

卢建开了一家讨债公司,生意冷清,屋漏偏逢连夜雨,最近老妈又患上肺癌住进了医院,卢建急等着用钱。

这天,卢建终于盼来一个客户。这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气度不凡,就是走路的姿势有点怪异。

客户进来就把一个信封拍在桌子上,卢建打开信封,里面是一沓钱,还有一张照片,照片拍的是湖岸边一间孤零零的茅草屋,下面附着地址。客户开口说:“这一万块钱是预付款。你只要把照片上的茅草屋烧了,并且拍照为证,我就再付你一万。你干吗?”

卢建看了看,照片上的是两千里外的落日湖。他知道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,他想说:“讨债公司不放火杀人。”但看着桌上的真金白银,又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拿。

这时,客户“啪”地一下按住了他的手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听好,只烧房子不害命!里面的人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丝,我和你玩命!”

卢建连连点头,要不是老妈治病急需用钱,纵火这种事他是怎么也不肯干的,又怎么会伤人呢?等客人一离开,卢建立刻赶到医院把钱存上,他安顿好老妈,又做了充分的准备,就动身前往落日湖了。

一天之后,卢建在离落日湖十几里远的一个小站下了车,他打听了半天,才知落日湖根本不通汽车。卢建正在着急,恰好身后有一辆马车过来,便赶紧上去问路。

驾车的老头回头看看卢建,脸色很不好看,他不客气地问道:“你是哪儿来的?干什么来的?”

卢建早已编好了词,说自己是来落日湖采风的作家。

老头的脸色这才和缓起来,还说自己就住那附近,让卢建上车,自己顺路载他过去。

没走多远,空中响起了嘹亮的鸣叫声,卢建一抬头,见天边飞来一群白天鹅,它们绕着马车盘旋飞翔,发出了欢快的叫声。

卢建躺在车厢里,阳光暖融融地照在他身上。他想起了小学课本上《丑小鸭》的故事,又联想到小时候母亲一天打三份工,赚钱供自己读书的日子,不由心里发热,暗自发誓,为了老妈,就算这票生意不地道,也一定要干好!

想到此,卢建又强打精神,和老头攀谈,想多了解点此地的情况。

老头告诉他:落日湖是天鹅自然保护区,吸引天鹅的同时也吸引了很多盗猎者。自己姓丛,是个护鸟志愿者。说到这,他还不好意思地说:“刚才对你那么凶,也是见你面生,怕你是来打鸟的!”

卢建听了,心说:丛叔,虽说我不是来打鸟的,可也不是什么好人啊!这么聊着,三轮车又颠簸了许久,落日湖到了。此刻已是傍晚时分,这里水光潋滟,一派宁静祥和。卢建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,他凭着记忆,往远处看去,果然看见了照片里的茅草屋。

丛叔顺着卢建的视线看去,乐呵呵地指着那茅草屋说:“这方圆几里就我一户人家,你若不嫌弃,就住我那儿,我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跟你说呢!”

原来是他

卢建听了,心中翻江倒海,自己要烧的居然是丛叔的屋子啊?事已至此,他也只好先随丛叔来到茅草屋,再一探究竟。等走到屋前,他再次震惊了。

只见大门被踢开了,屋子里一片狼藉,五月的北方风还很凉,屋子里凉飕飕的。

丛叔呆了片刻,一言不发走进了茅草屋。卢建紧随其后,小心翼翼问道:“是……是什么人干的?”

丛叔淡淡地说:“还能有谁?是那些靠天鹅发财的混蛋。他们嫌我挡了他们的财路,要把我这孤老头子赶尽杀绝!”

卢建心里一跳,就觉得脸上热辣辣的,嗫嚅着说了一句:“那您为什么还坚持住在这里呢?”

丛叔苦涩地笑了,开始用破塑料布钉着窗户,卢建帮着打扫屋子,忙完了,两人坐在炕上,丛叔讲起了往事:

原来,落日湖每年春天都有大批天鹅飞来,有一些人便瞄准了这个机会,专门盗猎天鹅,然后卖给城里那些高档野味酒楼。二十多年前,丛叔是个知青,插队落户来到这里后,也曾学着用滚钩设置陷阱,捕捉天鹅。

有一次,丛叔和一个同伴捉到了一只翅膀受伤的小天鹅,他们断定还有大天鹅在照顾它,于是,同伴就把小天鹅绑到湖滩边的一个大铁笼子里,笼子口敞开着,附近的地上布满了尖利的滚钩。

天黑了,两只大天鹅飞了过来,它们看到滚钩,不肯落到湖滩,只是围着笼子一边飞一边凄惨地鸣叫,而笼里的小天鹅也凄凉地回应着,场景很让人不忍。

当时同伴躲在苇丛后,手里拉着一根铁丝,铁丝深深勒进小天鹅的伤口里,只要他一扯动铁丝,小天鹅就是一阵凄厉的惨叫,连带着大天鹅就是一阵疯狂的鸣叫。这样僵持到快天亮,同伴不耐烦了,伴随他急速的扯动,大天鹅对着笼子发起了疯狂的撞击,它们用沉重的身躯一次次撞击着铁笼,铁笼上留下了洁白的羽毛和斑斑血迹。丛叔几次提出放了小天鹅,都被同伴拒绝了。丛叔再也看不下去,飞跑过去解开小天鹅的绑缚之绳,这时大天鹅已经双双跌落在湖滩上,被滚钩牢牢钩住了。

说到这里,丛叔沉默了,卢建和他谁也没吭声。

好半天丛叔才接着说:“我抱着大天鹅和小天鹅,想起我娘临死前的一幕,我不由得使劲抽自己的嘴巴,骂自己不是人!”丛叔的眼角似乎泛起了泪光。从那天起,他不再捕杀天鹅,还尽力规劝大家也停止盗猎。后来他还帮着有关部门拆除盗猎者设下的滚钩、天网。没多久,他得罪了好多人,疯狂的报复导致他妻死子“残”,最后儿子也离开了他……

听完这些,卢建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,他真没有勇气看一眼这个可敬的老人。他也清楚了自己这个奇怪任务的缘由。可想起躺在医院的老妈,想起两万正好够老妈交手术费,卢建软下来的心又慢慢刚硬起来。

良心挣扎

太阳快落山了,丛叔要去巡查,卢建借口体验生活,也跟着出了门。

落日下,湖面上到处是飞翔起落的天鹅,两人穿着水靴走了很远,他们费力地破坏那些遍布湖里的天网,可水里那些拌了毒药的小鱼却怎么也捡不干净。

看着卢建干得很卖力,丛叔欣慰地说:“真不好意思,我开始还以为你是盗猎者呢!作家同志,你回去一定要好好写,把这些都写出来给世人看!”

卢建心里又是一阵难受,不由回头看了看岸边那座茅草屋。他刚刚在那里动了点手脚,不出意外的话,这房子……很快自己就能完成任务了。

忽然,两人身后传来响动,紧接着是一排密集的火铳声响和天鹅的叫声。天鹅被惊得满天飞,有一只趴在草丛里的白天鹅被打中了。它扬着优美的长脖子,用力扑闪着流血的翅膀,艰难地想起飞,可怎么也抬不起翅膀。

丛叔大声喝骂着追过去,岸边一辆摩托车飞快地逃跑了。卢建急忙跑过去抱起天鹅,天鹅用力挣扎着不肯离开趴伏的地方,卢建觉得不对劲,低头一看,原来它的身下有一堆天鹅蛋。

天鹅的眼睛里流出了眼泪,叫声也越来越微弱……卢建呆呆地看着死去的天鹅和那堆鸟蛋,忽然拔腿回头就往茅草屋跑,耳边传来丛叔的惊呼:“房子!房子着火了!”

可不是么,远处那座孤零零的茅草屋正在被火舌包围,暮色里格外醒目,卢建似乎被烧醒了,飞跑着狂喊起来:“来人啊,救火啊!”

卢建用最快的速度跑回茅草屋,屋子已经被笼罩在火海里,他拼命地拿起地上的小水桶,想去岸边提水救火,但胳膊却被人拽住了,是丛叔。火越烧越旺,把黑漆漆的夜空燃得通明。

“幸好没有烧掉我最宝贝的东西!”丛叔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,用粗糙的手抚弄着,狠狠地说:“让他们烧吧!只要烧不死我,我就跟这些强盗斗到底!”

卢建给骂得心惊肉跳,他硬着头皮凑过去一看,那是一张丛叔的全家福。他似乎明白了一切,关心地问:“丛叔,您不怕吗?我看您还是回城里吧。”

丛叔苦笑着说:“老婆死了,儿子被他们打残逼走了,我光棍一个,还怕啥,我死也要死在这里!”

第二天,卢建决定走了。临走前,他身上只留下够买一张车票的钱,其余的都给了丛叔。

卢建在车上第一时间发布了微博,放上了自己拍摄的照片,有天鹅临死前流泪的照片,也有丛叔抱着死天鹅站在废墟旁的照片。

这些微博立刻引发了网民的热议,很多网友跟帖,有说要加入保护动物组织的,还有要落日湖的地址,说要捐款帮丛叔重新盖房子的。

回到城里,卢建约见了客户,一见面他就拿出了那些照片。客户的脸抽动了一下,他没有一张张验收照片,只是拿出一个信封。

卢建不用摸也知道,信封里装着剩下的一万元。他没有接过信封,而是说:“等等,我还有最后一张照片给你看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18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做一回经理
下一篇:上帝送来的吻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