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怪病之谜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陈效平 2017-04-19 围观:

怪病之谜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大发横财

明朝正德年间,扬州城内出现了一种怪病:患病者全身奇痒难熬,用手抓挠,抓挠处立刻现出梅花状的黑斑,不久黑斑开始溃烂,恶臭扑鼻。患者痛苦不堪。

这种怪病人们闻所未闻,历代医书上也找不到相关记载。郎中们将此病称为黑斑病,对它束手无策。

黑斑病除了病因不明、症状诡异之外,患病者的身份也很特殊:他们不是巨商富贾就是达官显贵,总之,都是有钱有势者。

黑斑病来势汹汹,病人们遍访名医,用尽了偏方、秘方都不见效。正当他们走投无路时,一家名叫“回春堂”的小药铺伸出了援手。

回春堂只有两间门面,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药铺。回春堂的掌柜叫严可喜,原是个江湖郎中。黑斑病爆发后严可喜潜心研究,居然配制出一种神奇的解药,叫作百毒散。黑斑病患者服了百毒散,七日内病体即可痊愈。

据严可喜称,配制百毒散需要大量稀有药材,这些药材来之不易,所以百毒散的药价高得惊人。短短七天疗程,患者至少要花五百两银子。好在黑斑病人大多家资丰厚,拿出五百两银子也不算难事。

来求诊的黑斑病人源源不断,严可喜所赚的银子堆成了小山。不过两年光景,回春堂就成了扬州一带首屈一指的大药铺。

其他药铺非常眼馋,纷纷仿制百毒散,但都没有成功。对此,严可喜嗤之以鼻,他不屑地说:“百毒散乃回春堂独家秘方,岂是尔辈可以仿效的?”

这日晌午,严可喜坐在大堂喝茶闲聊。正说到高兴处,忽然一个仆人急匆匆赶来通报,说知府薛大人有请严掌柜,迎接的轿子已等在大门外。

这薛知府名叫薛文魁,前一阵也患过黑斑病,后来被严可喜治好了。严可喜非但没收薛知府的药钱,相反逢年过节还不断给他送礼,所以两人有了交情。

听说薛知府有请,严可喜不敢怠慢,立刻坐轿赶奔知府官邸。

薛知府亲自出门迎接,把严可喜让进客厅。

客厅上首坐着一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,见薛知府对他毕恭毕敬,一旁的严可喜忙跟着打躬作揖。

薛知府指着中年人,向严可喜介绍道:“这位是赵昆赵大人,连夜从京城赶来,专程来找严掌柜。”

赵昆点点头,对严可喜说:“在下有位亲戚,前几日突发一病,症状酷似贵乡流行的黑斑病,多方治疗都不见效。后来我打听到严掌柜专治此症,所以特来相请。”

没等严可喜开口,薛知府接过话头说:“事情十万火急,赵大人即刻就要动身,严掌柜赶紧回家收拾一下,马上跟赵大人进京!”

赵昆频频颔首,又冲严可喜叮嘱道:“切记,把回春堂最好的百毒散带上!”

严可喜是察言观色的高手,从薛知府的态度上看,这赵昆一定来历不凡。于是他不敢耽搁,立刻回家收拾行装,不到半个时辰便跟着赵昆出发了。

神秘患者

几天后,严可喜和赵昆来到了京城。

赵昆把严可喜安顿到一家大客栈,嘱咐他不得擅自外出。严可喜满口答应,心里却七上八下,觉得此行蹊跷而且诡秘。

天黑时赵昆又回到了客栈,命令严可喜带上药箱跟自己走。

客栈外停着一顶遮得密不透风的轿子,旁边站着四个神色严峻的轿夫。赵昆和严可喜一同上了轿,轿子立刻朝北急行。

在轿子里,赵昆掏出一个黑眼罩,要严可喜马上戴好。

严可喜不解地问:“赵大人,我是去治病的,为啥要戴这个?”

赵昆板着脸说:“事关机密,不得多问!”

见赵昆态度生硬,严可喜不敢再多嘴,乖乖地戴上了眼罩。

轿子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地走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前面忽然传来一声断喝:“站住,出示腰牌!”

赵昆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,递到了轿帘外。片刻后传来了一阵吱吱呀呀的开门声,轿子继续往前走。

严可喜被蒙住了双眼,辨不清方向,但直觉告诉他,轿子在一座很大的院落里穿行。好一阵七拐八弯后,轿子终于落了地。

赵昆牵着严可喜下了轿,领着他一步步往前走。跨过许多道门槛,两人走进了一间大屋子。

屋子里很温暖,到处弥漫着浓浓的药香。这时,赵昆摘下了严可喜头上的眼罩。

严可喜睁开双目,发现自己站在一张红木大床旁,床上躺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。这年轻人正龇牙咧嘴,双手不停地在身上抓挠。

赵昆指着床上的年轻人,对严可喜说:“这位就是朱公子,现在正患着怪病。”

说着,赵昆请朱公子宽衣。朱公子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一股腥臭味立刻扑鼻而来。严可喜凑近细看,发现朱公子全身都有梅花状的溃烂,溃烂处脓水淋漓。

“是黑斑病吗?”赵昆焦急地问。

严可喜点点头。

赵昆长舒了一口气,庆幸道:“这下好了,真是谢天谢地!”

犹豫再三,严可喜试探着问:“朱公子,一年前你可曾出过远门?”

朱公子刚要回答,赵昆忙抢上来说:“没有,绝对没有,朱公子一直呆在京城!”

一听这话,严可喜顿时皱起了双眉,自言自语道:“奇怪,这就奇怪了……”

“为何奇怪?奇在何处?”赵昆不解地问。

见自己说漏了嘴,严可喜赶忙掩饰道:“没,没什么,我是说朱公子的黑斑病来势凶猛,有点奇怪。”

听严可喜这么一讲,赵昆的心又提了起来,不安地问:“严掌柜,朱公子的病能治愈吗?”

严可喜连连点头,拍着胸脯说:“没问题,包在严某身上,几副药下去,七天内便可康复!”

赵昆和朱公子都喜出望外,催着严可喜赶快用药。严可喜打开随身带来的药箱,取出了百毒散……

百毒散确有神效,朱公子连服七天后黑斑病果然治愈了。

这天早上,赵昆又来到严可喜下榻的客栈,手上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大包袱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20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上帝的杰作
下一篇:你得感激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