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领导的关怀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辛春华 2017-04-19 围观:

领导的关怀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李炜是个业余作者,专门从事官场小说的创作。最近,他的一篇文章在某个征文比赛中获了奖,为本地争了光。文化局特意举办了一场庆功宴,还邀请了主管文化工作的李副市长出席。

李炜作为主角,当然也收到邀请。当他得知自己要跟副市长一桌吃饭后,就有些自我膨胀,用征文比赛的奖金买了一件风衣,用来装点门面。

出门前,老婆小丽亲自数了十张百元大钞装进老公的风衣口袋,体贴地说:“今天跟你一起喝酒的都是大人物,认识了,说不定以后咱们会求人家,你多带点钱,该花钱的地方别小气,让人笑话。”

李炜立刻表扬了小丽,说:“你挺有觉悟,想得比我还周到。”小丽又叮嘱说:“领导到时候说不定会问你有什么困难,你千万别客气,该提的就提,你的工作、咱儿子上重点高中……”

李炜伸手摸了摸老婆的脑门:“没发烧啊?你是不是看电视看多了?异想天开,哪有这种好事啊?”

“那可不一定,现在不是到处都说重视人才吗?你为他们争光长脸,他们还不该关怀一下你?”

李炜懒得跟她多说,整整衣领,兴冲冲地出了门。

晚上六点,李炜准时来到酒店。服务员将他领进包间,只见里面开了一桌牌局,有七八个人,文化局长、作协主席、文化馆馆长等领导都在。作协张主席一一为李炜介绍,完了对他说:“今天这个庆功宴,你是主角,我们这些都是陪客。”他看看表,“你们先坐下等一会儿吧,李副市长很忙,他今晚要先去应付另一个饭局,完了才来咱们这儿。”

李炜忙说不着急,掏出刚才在路上特地买的香烟,挨个双手敬烟。文化局长瞟了眼李炜手里的烟盒,赞道:“大作家,你档次不低嘛,比我平时抽的档次可要高多了。”

张主席插话说:“他们作家当然抽得起好烟,笔头一动稿费就来了,有时候一篇文章就抵得上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呢。”

李炜心中羞愧,忙说哪里,现在稿费很低的。

文化局长笑道:“别谦虚,今天又不让你花钱请客,烟也不抽你的。”回头吩咐服务员,“再上两盒中华。”

随后,大家打牌的打牌,聊天的聊天,等候李副市长过来。屋里暖气开得足,不一会儿李炜身上就冒汗了,就脱了风衣,挂在衣架上。

一个小时后,李副市长的大驾终于到了。他年龄跟李炜差不多,身材也相仿,穿的风衣颜色也跟李炜穿的那件一样。李副市长和蔼可亲,平易近人,一进门,就先问李炜来了没有,顺手把自己的风衣脱下,放在了衣架上。李炜激动地走到他跟前,李副市长握住他的手,高兴地说:“久仰大名啊!大作家,大才子,你是我们市的骄傲呢。等会儿,我一定敬你一杯。”

酒还没喝,李炜几乎就醉了,浑身轻飘飘的,幸福得脸儿都红了,一个劲地说谢谢,谢谢领导关怀。

接下来,众人入座,酒宴开始,此时酒宴上的中心已转移到了李副市长身上,众人一门心思关注领导,李炜成了边缘人,没人再关心他。一席的人都敬了李副市长,这个时候,李副市长说:“各位,真的不好意思,市里面有急事,我先走了,你们要尽兴啊!”

李副市长走后,李炜依旧没成酒宴上的中心人物,他最后无趣地出了酒店,拦下一辆出租车,上车说了声去梨园小区,就不胜酒力,昏昏睡了过去。等他醒过来,头疼欲裂,仔细辨别了一会儿,发现自己站在梨园小区的大门外,付没付车钱都不记得了。

李炜踉踉跄跄地走到自家门前,防盗门紧锁,浑身上下摸了半天,却没摸出钥匙来,看来是忘带了。别看他酒醉,平常习惯还保持着,怕深更半夜敲门惊扰邻居,就掏出手机,要给家里打电话。手机掏出来后,他去按号,却按了个空,嘴里“咦”一声,大是奇怪,自语道:“这手机怎么没按键啊?”原来,他拿出来的是一部高档触屏手机,没有那么多按键。

正想不明白,手机叮叮咚咚响起来了,铃声以前根本没听过,他一拍脑袋:嘿,肯定是刚才拿错了手机。他想接电话,却根本不会用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通话键,拿手在屏幕上乱点,试了几次也没接起电话。

外面的手机铃声响个不停,小丽在家里听到动静,透过猫眼,发现是李炜,于是打开门,立刻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,不由埋怨说:“你怎么喝成这样啊?快进来,站在外面干什么?”伸手将他拉进屋内。

李炜扬扬手机:“看,高科技。快帮我接电话。”

小丽更是从没见过这种手机,也不会接,鼓捣了半天,依然没接起电话,两人瞅着手机干瞪眼。

好在瞅了一会儿,铃声终于停了。小丽抬头看了李炜一眼,发现了疑点,一把拽起他来,上下一打量,问:“你是不是穿错风衣了?这件根本不是你的呀。对了,那一千块钱呢?”

李炜一吓,摸了摸口袋,没有钱,只掏出几张购物卡,都是新的。另外,他还掏出张照片,上面是李副市长搂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,他明白了:“肯定是穿错了,衣服架上那么多衣服……”

小丽急得跺脚:“你呀……那一千块钱要是丢了,我……你现在马上回去换回来!”

李炜浑身软塌塌的,眼睛都睁不开,根本不想出门,说:“人家早散了,明天再说吧,睡觉!”说完,将风衣一脱,往床上一倒,呼呼大睡。

睡到半夜,只听“咚咚”有人使劲拍门,很凶。小丽紧张地推醒李炜,李炜嘟囔着说谁呀,这么粗鲁,强盗呀?出去开门一看,门外站着四五个人,有小区保安、作协张主席,还有一个陌生的年轻人。

李炜惊讶道:“张主席,你怎么来了?”

张主席盯了他一眼,先打发走两个保安,然后和那个年轻人进了屋。关上门后,他拽着李炜走到里间,沉着脸问:“你怎么回事?是不是把李副市长的衣服穿回来了。”

李炜顿时松了口气,笑道:“原来是为这事呀。我是穿错衣服了,本来准备明天去和李副市长换回来的。”然后,冲外面喊,“小丽,快把那件风衣拿给张主席。”

张主席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,问:“刚才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?”

“那手机我不会用,不会接啊。”

张主席埋怨道:“你呀,差点惹了大祸,李副市长以为你故意不接,以为你是故意穿错风衣,差点要报案呢。

李炜一怔,气愤地叫起来:“什么意思?他以为我偷他的衣服是不是?嘿,我那件风衣也不便宜啊,是新的不说,口袋里还有一千块钱呢。他这件有什么?口袋里就几张破购物卡,还有张照片……”

张主席突然脸色一紧,伸手捂住他的嘴,凑到李炜耳边说:“你小子要是不想惹事就少嚷嚷,外面那人是李副市长的秘书,你在外面千万别说你看到照片的事,明白没有?”

李炜摇摇头,眨眨眼,表示不明白。

张主席松开手,叹口气,低声说:“你不明白也好,总之,这事我是为你好,你以后对任何人也都不要提起此事。”

李炜此时酒已醒了大半,心里隐隐约约有些明白:为几张卡半夜三更追上门来,显然照片里面有见不得光的事情。

两人从里屋出来,秘书正在打电话,看到他俩,就收了电话,笑着对李炜说:“原来是场误会,大作家,这件是你的风衣,完璧归赵,里面的钱一分不少,你数一数。”

“不说了,肯定错不了。”李炜见自己穿回来的那件风衣此刻已在秘书的手上,手一指,随口说,“你也查一查,口袋里面的卡和照片也……”猛然想起张主席的嘱咐,想收口却来不及了,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,“……也一张没少。”

秘书脸色一变,旋即恢复正常,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购物卡,递给李炜,“这是李副市长的一点心意,半夜三更跑来打搅你休息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李炜哪里敢收啊,刚想推辞,却见张主席冲自己连使眼色,好像是让自己收下,就接在手里,随即明白对方给这张卡的用意是封自己的嘴,让自己不要出去乱说,忙表示:“谢谢,请放心,今天酒喝多了,给李副市长添了麻烦。”

离开前,秘书又说:“以后有什么困难或者什么要求,你可以去找我,对你这样的人才,李副市长是非常关心和爱护的。”

“谢谢领导的关怀。”

李炜说完,不由看了小丽一眼,心说还真被你猜到了,领导还真要关怀自己了。不过,这关怀……一时间,他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,看来自己又有新素材了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20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纪念照片
下一篇:六道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