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砍头功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王永坤 2017-04-19 围观:

砍头功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斩头绝技

明朝嘉靖年间,京城的刽子手里,论本事、论名望,没人赶得上张领爷。

所谓“领爷”,乃是刽子手们对本行行首的尊称。不过,这位张领爷,绝非人们想当然那样:膀大腰圆、豹头环眼、胡须满腮;却是副身材瘦长、眉清目秀的文弱书生模样。说起来,张领爷原本倒确实是个才学满腹的秀才,可却因世道黑暗屡试不第,最后,无奈之下娶了刽子手行里老领爷的女儿为妻,又听了老丈人的劝,抛下了考功名的念想,掂起了大砍刀。

自此,他也就得了老领爷一世真传,学得了绝世的砍头功:原来,人的脖颈虽说有长有短,有肥有瘦,变化万千,但颈中间都有一道细如丝、半寸来长的横线纹,叫颈骨纹。这道纹在皮肉下时隐时现,一般人不经指点,难以看到,只有认真观察、多加揣摩才能够认得准。斩犯人头时,只要相准了颈骨纹,刀尖冲后倒提起大刀,横在肘边藏而不显,动手时翻转手腕,刀刃往颈骨纹一抹再一旋,人头便会如熟透离树的红枣一样滚落在地!

后来,老领爷病死,张秀才便顺理成章地成了张领爷。张领爷的斩头绝活堪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无论多么难斩的头他都能刀举头落,从未失过手!与老领爷最为不同的是:老领爷原先秘而不宣的绝技,张领爷却毫无保留地公之于众了。有人怪他不该把这能“吃遍天”的“一招鲜”捅出去,张领爷却不以为意:“死囚也是人,刽子手活儿利索,也好让他们少受点罪,岂不是积德行善?再说,发死囚的财,是造孽呢!”为此,狱中死囚竟把张领爷看作大善人,盼着杀头时能幸遇张领爷执刀,而同行们也很感激他,“领爷”之外,又称他为“师父”,逢年过节到他家行叩拜大礼。

手里积了两个钱,张领爷便开了家南货店做买卖。不到十年,生意居然滚雪球一般越做越大,张领爷竟然富甲一方了,而斩头的生意反成了他的“副业”,几乎全交给徒弟们去做,只有遇到特别难斩的头,他才出马。

情斩铁头

这一年,官府捉到了一名江洋大盗。此人姓宋,练得一身好气功,一口气从脚心贯到头顶,头硬如铁,故名“宋铁头”。宋铁头仗着本领高,纵横江湖二十多年,盗窃杀人、奸淫掳掠,无恶不作,判了斩头之罪犹是死有余辜。但这宋铁头还是不想死,竟在法场上运起气来,肚鼓如蛙,脊背布满牛筋疙瘩,连头加脖颈全如铁铸一般,刽子手别说用刀抹了,就是蹦起来往下剁也伤不了他的皮毛!连上了两次法场,宋铁头依旧活得乐呵呵的。

按律,刽子手杀一个犯人顶多用刑三次,超过三次,刽子手便要被发配到九死一生的烟瘴之地。没奈何,众徒弟只得请出师父。

张领爷披上血红色的法袍来到了法场。宋铁头一见张领爷,“嘿嘿”一笑,挑衅道:“有劳您的大驾了。咱这回比一比,是您的刀快,还是我的头硬!”张领爷面色沉静如水:“我的刀挺快,你的头也硬,有啥好比的?还是让你见个人吧。”说罢手一挥,身后的狱卒带上来一名妇人。妇人衣着朴素,眼噙泪水,一脸幽怨,年貌与宋铁头相当,看得出是他的发妻。

宋铁头嘴一撇:“黄脸婆,你来干什么?老子早已与你恩断义绝,离家在外花天酒地,左拥右抱!如今你也别假惺惺地哭什么丧?给老子滚!”

妇人忍无可忍,扭头而去。

不多时,又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后生被带到宋铁头面前,红着眼睛怯生生地叫了声:“爹!”

宋铁头眼一瞪:“叫我爹?算了吧!你不满周岁,老子就把你们娘俩抛下了,只当没有过你这个儿子。因为老子的臭名声,你到如今还打着光棍,早把老子恨死了,心里哪还会有我这个爹?你走吧!”

青年脸涨得通红,一抹脸上的泪水,脚一跺,走了。

这时,只听一声“留娃,我的儿,你在哪里?让娘摸摸你也好……”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被狱卒搀扶着走了过来。宋铁头怔住了,只见老太太腰弯背驼,满头白发,一脸皱纹如枣树皮,深陷的眼窝“汩汩”地流淌着晶亮的泪水——那分明是双目已瞎。老太太一手拄杖,另一手颤抖抖地朝前摸索,嘴里不时呼唤,宋铁头喉结一动,哽咽一声:“娘,孩儿不孝……”

一语未毕,张领爷肘后的刀刃已横切过来,宋铁头“扑通”一声倒在了血泊里!张领爷收刀转身,对老太太拱拱手:“老人家,对不住了!你儿孝心犹存,我刀下留情,他头虽断,但皮肉犹自相连。你可找个缝头匠,让他落个囫囵身子。”

一旁的徒弟们至此终于明白,张领爷这是用难舍的母子之情破了宋铁头的一身戾气:他能硬起心肠赶走妻子和儿子,却怎么也赶不走老娘,老娘的一声“我儿”使他软了心肠,而心肠一软,则气消神散,颈骨纹便再也遮掩不住了!

理斩妖僧

又一年,有个聚众滋事、图谋造反的妖僧海法被朝廷再次捉拿归案,判了斩刑。海法可不是寻常人物,相传他会“妖法”,能呼风唤雨、撒豆成兵。几年前,他也曾被朝廷抓住过一次,可却借着表演绳技的时机,竟神奇地越狱而逃。因此这次被收押之后,狱官不敢大意,不仅给他扣上脚镣手铐,披枷戴锁,还用铜丝穿了他的琵琶骨,让他动弹不得,插翅难飞。

虽说只剩一张嘴能动了,这海法还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,先是跟狱卒和刽子手们谈天说地,讲古论今。等众人全听得入了迷,海法便话题一转,又向他们灌输来世今生、天堂地狱、因果报应的“道理”。一来二去,这帮人竟成了他的信徒,口口声声称他为“大师”。

到了海法上法场斩头的日子,刽子手们竟然你推我、我推他,谁都不愿对海法行刑,最终只得抓阄。即便如此,第一个上场的刽子手只被这妖僧眯着眼缝看了一眼,便失魂落魄地叫声:“大师!”跪倒在地,连刀都没敢抽!第二个刽子手鼓起勇气,一边抽刀,一边说:“大师,对不住了,公事公办,身不由己,黄泉路上你莫怨我!”

海法目光如刀,直视着这个刽子手,口宣佛号,念起偈语:“阿弥陀佛!你断我头,便是结怨。伸冤在我,我必报应。最后一念,必定实现。地狱相见,切记切记。阿弥陀佛!”

众人只听“当啷”一声,大刀落地,第二个刽子手又败下阵来。

最后,张领爷又被请到了法场上。被五花大绑、跪倒在地的海法依旧口宣佛号,念起偈语。张领爷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海法的后颈,冷冷地道:“和尚,你说你的最后一念真的能在死后实现?”

“生死轮回,灵魂不灭,必定实现。”海法信誓旦旦。

“我不信。”“你会信的!”“我不信。”“你会信的!”两人你一言,我一语,居然顶上了嘴。海法声音越来越高,张领爷的声音则越来越低,似乎在气势上输给了海法,一旁的监斩官不由替他捏了一把汗。

“敢问和尚,空口无凭,你能做到一件事证明给我看吗?”张领爷突然话题一转。

“能,怎么不能?”海法气势汹汹。

张领爷一步走上前,拔下海法背上那面白色的三角亡命旗,将它插到前面十来步远的地方,然后走回来对海法道:“看到那面旗了吧?你若能死后咬住那面旗,我就信你!”

“好,我就咬给你看!”海法恶狠狠地说道。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张领爷肘后大刀一抽,没等众人看清楚,海法的头颅已然落地。说来也奇,那落地的头颅竟“骨碌碌”不断翻滚着直向亡命旗滚去,待滚到旗下,又突然弹起,嘴一张,两排牙齿紧紧地咬住了下垂的旗角!

目睹这离奇而骇人的一幕,众人无不目瞪口呆!下了法场,众徒弟个个惭愧万分道:“徒儿无能,连累师父要遭海法的报应,只怕师父要不久于人世!”随即,众徒弟掂着重礼,一起来到张领爷家。

张领爷自然设宴招待。席上,张领爷见徒弟个个低头垂泪,不由哈哈大笑,反诘道:“那海法最后一念必能实现的话,你们信?”众人答道:“当然信!”

“那么,他的最后一念是什么?”众人又答:“咬亡命旗。”

“他实现了吗?”众人点头:“实现了。”

“哈哈哈,他实现了他的最后一念,还有其他的最后一念吗?还能报复害人吗?”众徒弟一听,愕然了。

此时,张领爷才语重心长地点拨道:“世上岂有死人害活人、冤冤相报的歪理?只不过是海法故意唬人,摄人心魄以图苟延残喘罢了!就算他有能耐死后咬旗,也只是一时的血气之勇被我激起而已。你们事先已被他灌了迷魂汤,信了他的那一套歪理,没有了自己的心智,自然斩他不得。”

此刻,众人才恍然大悟,原来竟是这么个理!徒弟们的头垂得更低了。

智斩权奸

嘉靖四十四年春,朝廷里发生了一桩大事:权倾朝野二十年、祸国殃民的奸相严嵩之子严世蕃遭到大臣们的弹劾,桩桩罪行被一一揭发。嘉靖皇上雷霆大怒,御笔一挥,发了一道诏书,命刑部将严世蕃“一刀斩之”!顿时举国欢腾,人心大快。

可那严嵩老儿岂能忍心儿子断头?于是他厚着脸皮进宫,哭哭啼啼向嘉靖求情,哀求不止。嘉靖要杀严世蕃本也是一时之怒,过后想起严家父子一向对自己恭敬有加、小心侍奉,何况这位严小相公也颇有才华,写的求仙青词最合自己的意愿。至此,他不由暗生悔意。但皇帝的话毕竟是金口玉言,又收回不得。

就在严世蕃临上法场的前一天,刑部忽然又接到嘉靖的一道圣旨和一个锦盒:特赐监斩官御刀一把,命刽子手用此刀斩了严世蕃。待大家揭开锦盒,刽子手们全愣了,只见这御刀锈迹斑斑,刀口无刃,豁口子一个连一个,不像是把刀,倒更像是被狗啃咬过的长烙饼。用这柄刀砍人,分明就是刀下留人的意思!更何况刽子手们早就“相”过了严世蕃的脖颈,那脖颈出奇的粗短,只在脑后堆起一圈厚厚的赘肉。又因他在皇上面前点头哈腰久了,早惯于缩头晃脑,就更难令人“相”准他的颈骨纹。再说那监斩官,本是严氏一党,一接圣旨,就屁颠屁颠地跑回监狱,将这“好”消息告诉了严世蕃。严世蕃听后击掌大笑:看来只要过了法场这一关,皇上就要降旨赦免自己了!

就这情形,大伙儿都揣摩不透,这差事该怎么个办法。实在没辙,众徒弟只得连夜三请师父。

张领爷听了众徒弟的一番言语,爽快地答应下来:“严贼不死,天理难容。斩严世蕃者,非我莫属,我必斩这小儿以谢天下!”又问道,“御刀有刀尖吗?”众徒弟纷纷点头说有,只是无锋。张领爷听后,已是成竹在胸:“这就够了。你们放心回去,今夜我还有点事要办,明天准时去法场!”

次日,法场上人山人海,整个京城的百姓,都想争睹一代权奸的断头下场。

监斩官一看是张领爷来了,吃了一惊,将他扯到监斩棚里的官案前,让他看了那口御刀,悄声道:“聪明人不干傻事,你也看得出皇上并不想要严小相公的脑袋,不妨顺水推舟,手下留情。”

“怎么个留情法?”张领爷不动声色。

“三声断魂炮响起的时候,你虚挥一刀就行了。”监斩官道。

“这不是死罪吗?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1年第22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血缘的疑惑
下一篇:纪念照片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