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打赌的后果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杨格 2017-04-06 围观:

打赌的后果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朋友间的一场赌局,赔上一条人命、揭开一场阴谋、引出一段往事……

1. 生死状

龙海市有家不起眼的小五金店,老板叫刘智谋。刘智谋小日子过得不错,喜欢旅游。为了广结“驴友”,他还加入到一个旅游爱好者的QQ群里。群里有十几号人,都是本市人。谁有新发现了,在群里吆喝一声,群友们就闻声而动,吃喝玩乐旅游去。

一天早上,群主韩二平开始吆喝了:离本市200公里左右的突城有新看点,有空的伙计们,咱们结伙看热闹去!

突城是一个县级市,这两年来,一直在忙活一件大事:打造全国第一家“鬼城”。两年拼杀下来,今天是开业大典的日子。突城官方请了许多大腕明星来助兴,十分热闹。

号召一出,马上得到几个人的响应。刘智谋自然不甘落后,还开玩笑说:“去!有时间的伙计们都去!谁不去今晚我变成鬼骚扰他。”

一番调笑后,有五名驴友决定去看热闹,他们约定上午9点半在东门聚合,开车前往突城。不一会儿,四辆越野车准时停在东门。驴友高胜利没车,蹭的是韩二平的车。高胜利的老家在突城,驴友们第一次去突城,有他指点,不会走冤枉路。于是,韩二平的越野车开道,刘智谋的车紧随其后,其他两名驴友的车断后,四辆车很有派头地驶向目的地。

在高胜利的指挥下,车队一路顺风,在中午进入到突城市内。

刚进主城区,两条巨大的横幅扑面而来:鬼城人民欢迎你;走鬼路,发鬼财,鬼城和您心连心!惹得大家欢呼起来。

不一会儿,大家到了鬼城大酒店,在酒店里吃了午饭后,大家在城区各个以鬼为主题的景点玩了一下午,第二天又玩了一个上午。

第二天,吃中饭时,高胜利说:“所谓的鬼城不过如此,不够鬼魅。要不下午我们去云雾山吧。云雾山在鬼城西北方,离城区不过五十多里的路,很有玩头。”大家纷纷说好。

随即,车队再次出发,还是韩二平的越野车做领头羊,高胜利任总指挥。大约半个小时后,车队行驶到炎刘村,韩二平大叫一声道:“这边风景独好啊!”

高胜利问:“韩哥,什么个情况?”韩二平指着窗外说:“这地方风水好啊,奇怪的是,那边怎么孤零零地立着一栋小楼呢?咱们停车,看个究竟!”

高胜利没反对,韩二平停了车,走下车来,前后左右地打量着,高胜利只好跳下车来。刘智谋等人也只好把车熄了火,嚷嚷着为什么停下来。韩二平喊道:“都下来,都下来,看风景!”众人停好车,下了车,顺着韩二平手指的方向放眼览胜。

这块风水宝地虽然风景优美,但也显得诡异,周遭像被凶狠的强盗打劫过一样,到处是碎砖断瓦,而在杂乱而破败的砖瓦之间,突兀地立着一栋两层小楼。

驴友们对这栋特别的孤楼来了兴趣。刘智谋率先跑进孤楼,众人随后也跟了进去。

小楼里没有人,也没有水电,但残留着人间烟火味,似乎主人刚刚离开不久。

一行人转悠了半天,没看到什么好景致,脊梁骨反倒感到有丝丝凉意。可不是,空荡荡的野外,立着一座来路不明的孤楼,能不诡异吗?

几个人扫兴地回到原地。

此时,高胜利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说:“我记得这地方叫炎刘村民小组,一段时间不见,变化太大,我找不到去云雾山的路了。”

众人埋汰着高胜利,要他淡定。高胜利查看了一会儿,似乎从迷惑中醒悟过来,指引着车队左冲右突,颠来倒去,可还是找不到通往云雾山的路,大家骂骂咧咧着,眼看时间不早了,只好开车回突城。

回到鬼城大酒店,已经是晚饭时分,大伙儿进了包厢,看着鬼模鬼样打扮的服务员,几个人的情绪就被调动起来。高胜利说:“咱们每人都说个鬼故事,看谁说的故事最吓人。”

大家都说好,高胜利第一个说:“这故事是我朋友的亲身经历。有天晚上,他开摩托车接女朋友下班,忽然,女朋友用双手搂住他,摸着他脸问,你冷吗?朋友刚想说不冷,却发现女友的双手一直搂着他,从没离开……”

众人迟钝了一下,忽然都拍手叫好。接着,韩二平等人也煞有其事地说了真真假假的鬼故事,大家听得心里直发毛。

该刘智谋说了,刘智谋喝了一大口酒说:“扯淡!我才不相信什么鬼呢。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鬼,就算是有鬼,鬼也怕人。他要是不怕人,干吗不光明正大地来和我们人类较量?干吗要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出来?”

韩二平是个爱抬杠的人,他红着脸说:“刘智谋,你别吹牛,你是没碰到那些诡异的事情。要是碰到了,尿裤子都来不及呢。”

刘智谋也喜欢抬杠较真,他眼睛一瞪说:“敢不敢打赌,有本事你找个鬼来,我面对面和他较量,看谁怕谁?”

韩二平说:“你不是扯淡吗?我哪里给你找鬼啊?”

这时,高胜利说:“刘哥,你还别嘴硬。咱找不来鬼试你胆量,可有个地方比鬼还吓人,你不一定真敢去。”

刘智谋倔着脑袋说:“什么地方?你说!”

高胜利说:“刚才我们经过炎刘村民组那地方,不是看到有一座两层小楼吗?那地方不吓人吗?”

“对对对!”韩二平抢过话头说,“你要是有种,晚上在里面待一夜试试。”

“待一夜就待一夜,有什么大不了的!你说赌注吧。”刘智谋梗着脖子道。

两个人抬杠较真早激起了大家的兴趣,众人纷纷起哄,撮合这场赌局。驴友肥头说:“老刘,你真敢在那里待一夜,我们几个凑份子,给你一千块钱。”

刘智谋鄙夷地说:“切!小看哥了吧?哥的‘初夜权’就值一千块?你们要是有种,就赌大点,筹码一万。我待一夜,你们给我一万,我不敢待,我给你们一万。”

乱哄哄的几个人安静下来,一万块,这筹码可有点大了。驴友们结伴出行的次数多了,各自的脾气也了解个八九不离十。这刘智谋天不怕,地不怕,万一他真在那孤楼里待一夜,每人得放二千五百块的血,值得吗?

“我看行!”有人说话了,竟然是高胜利,“咱们现在是四比一,四个男人不能被一个人吓唬住吧?即便输了,又怎么的,不就二千五百块钱吗,就当是给刘哥的精神损失费了。”

大伙像看天外来客似的观瞻着高胜利,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变得慷慨了?在这群驴友中,就数他经济条件最差。外出住酒店时,他总想着法子和别人共用洗漱用品、蹭别人的车,今天如此爽快大方,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

高胜利偷偷地向大家挤眉弄眼。众人想,吝啬鬼都愿意赌,咱们不赌就没面子了。再有,他挤眉弄眼的,似乎留有后手。那就赌呗!

一番起哄后,五个人还真的达成共识,赌!为了郑重其事,双方还订了合约。合约如下:今有刘智谋(甲方)和韩二平等四人(乙方)打赌。若刘智谋9月12日晚在炎刘村民组的一处孤楼独处一晚,乙方愿意奖励甲方一万元人民币;若甲方食言不敢打赌,或者打赌过程中违规,甲方需向乙方支付一万元人民币违约金。此次打赌为双方自愿,由此产生的后果与对方无关。

末了,双方还签字画押了。

2. 试试赌局

吃完晚饭,五个人开车来到孤楼前。熄了车灯,四周死寂无声,漆黑一片,黑糊糊的孤楼阴森森地插在黑幕里,时有阴风吹过,令人不寒而栗。

刘智谋胆子够大,他迈着大步要进去,韩二平拉住他,说:“慢!”

刘智谋说:“韩二平,不是舍不得钱想反悔吧?”

韩二平说:“不是反悔,但是有几个问题。你知道,我们几个晚上是不可能待在这个鬼地方的,如果你中途受不了,变卦了,偷偷离开孤楼怎么办?你完全可以等天亮的时候再来嘛,这样的打赌还有意思吗?”

刘智谋愣了一下,说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韩二平说:“你的手脚必须锁在孤楼的某一处,等第二天我们来给你开锁。”

刘智谋想了想,下了狠心说:“依你的!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5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有理说不出
下一篇:你我都是经纪人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