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躲不掉的相亲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宫新宇 2017-04-06 围观:

躲不掉的相亲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这年头,爱管闲事的人不少,有些人给大龄未婚的姑娘起了个名号叫“剩女”,这不,我也不知不觉地被“剩”下了。

这天,我下班刚进家门,老妈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我:“王姨又给你介绍了个对象,小伙子是公务员,挺斯文的,你抓紧时间化化妆。”

我就纳闷了:我到底哪儿得罪王姨了?她怎么对别人的事这么上心啊!我支支吾吾地回了屋,竖起耳朵听屋外没了声响,就拿上包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换鞋。刚准备开溜,老妈在身后说话了:“等一下,我送你过去。”

逃跑计划失败,我只得在老妈的押送下来到了相亲的茶馆。那男的已经在现场了,我随意一打量,对方长得没啥明显漏洞,但一看就不是我的菜,没法子,只得哼哼哈哈地熬时间。正觉得无聊,突然,我想起以前看过一篇讲礼仪的文章,说女孩子跷二郎腿不好,我顿时想到了速战速决的法子。

我咳嗽一声,大模大样地把腿搁到了茶几上,那男的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。看来还得加强力度啊!我趁那男的没注意,把茶几下面的半盒烟搂到包里,再大大方方地拿出来,给那男的抛了一支,自己夹一支,冲着他嫣然一笑,道:“忘带火了。”然后假模假式地嗅嗅香烟。依照经验,对方此时一定会目瞪口呆,甚至仓皇退场。

果然,那男的看了我一眼,起身走了。我正高兴计谋得逞,不料片刻后那男的又回来了,手里握着一盒火柴!他还真为我找火去了。这下糗大了,有了火,我没理由不点烟啊,但真抽还不把我呛死?我嘴上叼着烟,磨蹭着擦火柴,故意手一松,整盒火柴全掉进了面前的茶杯里。

相亲完回到家,老妈急着问我怎么样,我说:“感觉还行,就看对方的态度了。”这是我最近想出来的搪塞老妈的法子,这样她有火也不好冲我发:是人家看不上我呗。

接下来的一个礼拜,我一直候着王姨传回我被拒的悲惨消息。转眼又是周末,王姨终于打来了电话。老妈接完电话,走到我跟前,我正等着她老人家山洪暴发、电闪雷鸣,不料老妈语气温柔:“侯磊约你下午在长青路上岛咖啡见面。”我猝不及防,问: “哪个侯磊?”“上星期你见过的那个呀!”

我顿时郁闷了:这个叫侯磊的家伙没病吧,难道是我的表演不到位?我打定主意,到时非得好好整整这个烦人的家伙不可。

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,我出现在上岛咖啡附近,透过窗玻璃只见那个侯磊端坐在大堂里,还没有离开的意思,没法子,我只好现身。落座后我点了一杯卡布其诺,侯磊要了份美式咖啡。趁他起身取甜点的时候,我把半瓷缸白糖倒进了他的咖啡里。他啜了一口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,刚要举手叫“服务员”,眼睛一扫,瞄到了桌上散落的糖屑,把一句话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我正忍不住偷笑,这时,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人走了过来。侯磊一见,连声叫对方主任。胖主任一看就是那种花心的主儿,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巧了啊,小侯,在会女朋友?”侯磊赶紧给我们介绍,我缓缓起身,心里顿时又有了主意。

胖主任主动伸出手来,一边说:“郎才女貌,绝配,绝配。”一边拽着我的手不放。此举正中我的下怀,我顺势将胖主任摁到椅子上坐下,跟他像多时未见的老朋友一样攀谈起来,不时还发出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。在我俩的衬托下,侯磊倒像只多余的电灯泡。直到约会结束,胖主任还显得恋恋不舍,我和胖主任互留了电话,约定找机会再聊。搞笑的是,我和侯磊倒没交换联系方式,我当然不会自讨苦吃,他也没张口要,大概是被我的表现气糊涂了。活该,谁让你不开眼,骚扰本小姐呢?

这次约会过后,侯磊没有再通过王姨找我。转眼又到了周末,我想这回能消停了吧,不料手机响起,话筒那头传来老妈兴奋的声音:“老地方、老时间、老人儿、老约会,继续好好表现。记住换身漂亮衣裳,花多少钱妈给报销。”也难怪,至少有两年多了,我相亲还没有见过两面以上的,这个侯磊,怎么跟王八似的,咬住了就不松口?

眼见一个好好的周末又毁了,我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。到了约会的地方,我没有耐心和侯磊绕弯子,就直截了当地问他到底想干什么。不料侯磊神秘地拉着我坐到了靠里的角落,轻轻咳嗽一声,开口了:“这两次相处下来,我觉得你就是我众里寻她千百度的那个人。”说这话时,侯磊表情严肃,一本正经,不像是抽风说胡话,身上也没有一丝酒气。

我愣住了,忍不住调侃道:“你理想中的伴侣就是这样一个人?”

侯磊点点头,反问道:“怎么,你不觉得自己很特别吗?说句实话,为了找到像你这样的女生,我几乎逛遍了本市大大小小的夜店酒吧……”

我听到这里,急忙喊他打住。这小子,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七拐八弯变着法儿在骂人哩。

侯磊忙道:“你误会了,我是真的非常欣赏你,给我几分钟,让我解释一下。”接下来他的一番话把我结结实实地给惊着了。侯磊说,他当公务员三年了,人生目标就是一个台阶接一个台阶地往上爬。可惜他没啥后台,腰包也不鼓,经过观察,他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胖主任挺花心,看来敲门砖要对症下药,也只能牺牲自己的老婆了,这就是他挑选对象的着眼点。“找小姐什么的太低俗,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思想又保守,像你这样长相清纯、作风泼辣的女孩子打着灯笼都难找,还好让我给遇到了。”侯磊说着兴奋难耐,摩拳擦掌,仿佛要放开手脚大干一场。

我听完只觉得后脊梁嗖嗖直冒凉气,整个儿懵了,愣了半晌,才蹦出一句话:“我跟你的上司走得近了,万一粘上甩不脱,不嫁你了,你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?”

“没关系,绝对没关系!”侯磊拍着胸脯打保票,“其实这样更好,我也就不用和在外地工作的女朋友吹了,咱俩可以成为单纯的合作关系。你是我的公关女友,我投入金钱、思想,你以美貌入股,收益对半分。其实合同我已经拟好带来了,你过目一下,如果没有异议,现在就可以签字生效……”说着侯磊就要从怀里掏合同。我再也受不了了,弹簧似的从椅子上跳起来,夺路而逃……

我一路开车回家,还有点惊魂未定。到家后我把今天发生的事向老妈做了专题汇报,不料老妈听完后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数落我说:“又瞎编!”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数码相机。原来老妈觉得这次成功的机会很大,格外重视,我约会时她也没闲着,到上岛咖啡对面的肯德基监视我们来着。瞧,怕我过后不认账,老妈还照相取证呢,这都什么妈呀,赶上克格勃了。

照片是我离开后抓拍的,镜头里只有侯磊一个人。奇怪的是,他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,因为失望而垂头丧气,相反,他的情绪很好,不夸张地说是情绪高涨,正拍着腿哈哈大笑。他面前的餐桌上放着一张纸,一张空白的纸。他在搞什么名堂?

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明白过来,这小子是在编瞎话整我呢,我很不幸地被他耍了。幸亏有老妈的照片,要不,我给人涮了还蒙在鼓里呢!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把栽了的面子变本加厉地找回来,于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对老妈说:“告诉王姨,下礼拜约会照旧。”

多少年了,我从未主动约会过男生,我妈激动得眼眶都湿润了,根本没注意我说话时恶狠狠的表情。

之后的约会,我就开始拼命地整侯磊,先是逼着恐高的他坐了两回摩天轮,接着又带肠胃不好的他吃了三回川菜。终于,侯磊撑不住摊牌了,他解释说,其实他觉得自己不适合干公务员,想辞职和朋友合伙创业,家里反对,急着给他介绍对象拴住他,让他收心。侯磊不胜其烦,勉强答应和我约会。第一回约会,他就看出我没诚意,灵机一动,干脆就拿我当挡箭牌了,省得耽误其他诚心诚意相亲的女青年。他还说,跟我相亲挺刺激的,相当于智力测验,他也有心和我掰掰手腕过过招,权当是工作之余的消遣。我听后怒道:“看,说漏嘴了吧,还不是拿我当消遣?”

光阴匆匆,一晃两年过去了,侯磊早就辞职开办了公司,事业做得有声有色。我也老大不小的了,我俩的斗智约会还在进行着,因为我还没折磨够他呢。最近他常跟我说:“要不,咱俩将就将就得了。”我还在犹豫,不过双方父母催得紧,估计我也撑不了多久了,这辈子没准就便宜了这小子,嘁!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与英雄葬在一起
下一篇:打赌 等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