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别给我玩虚的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冯海鹏 2017-04-06 围观:

别给我玩虚的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小陈大学毕业,考上公务员,分到山高乡给马乡长当秘书。凭着那股子勤快劲和机灵劲,他很快就得到了马乡长的信任。

这不,这天马乡长回山里看父亲也喊上了他。谁想二人却扑了个空。看看时间还早,马乡长便让小陈陪着自己去慰问下住在附近的五保户牛老根牛大爷。

也巧,还在半山坡上,两个人正好碰见牛老根背着一捆柴火,弓着背哼哧哼哧往家里挪。马乡长连忙走上去帮牛老根把柴放在地上,说:“牛叔啊,这段时间过得还好吧?我正找你呢!”说着,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块钱塞进牛老根手里。这牛老根望着手里的钱,又感动又惊讶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这时,小陈眼明手快,赶紧向后退了几步,准备用相机把这感人的场面拍下来。可就那么不凑巧,这时候,镜头里竟然闯进头牛来,正好夹在马乡长和牛老根中间。眼看两个人就要被牛冲散了,无奈,小陈只好按动快门,将就把这个场景拍下来。

回到单位,小陈打开电脑,把照片传进去,却怎么看怎么别扭。本来他是想写篇稿子,连着照片送到县报和市报的,可这头牛也太煞风景了。思来想去,他决定用软件把这头牛给抹掉。正要下手,忽然,一个主意冷不丁从他脑子里冒了出来。

小陈心想,反正这一年来,马乡长嘘寒问暖也帮了牛老根不少。俗话说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自己何不给马乡长进一言,就说照片上反映的是他改变慰问方式,送牛老根一头种牛呢?只要把舆论造出去,事情绝对是对马乡长有利的啊!

主意已定,小陈赶紧找到马乡长旁敲侧击地说完,马乡长犹豫地看看他说:“亏你想得出!万一别人知道了,好事岂不是变成了坏事?”

小陈听出马乡长有些动心,赶紧趁热打铁道:“县报和市报在深山老林里谁看得到?再说,即使看到,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!”这么一说,马乡长扑哧一笑不再说话,算是默许了。

得到马乡长的默许,小陈赶紧写好了稿件,连同照片分别寄送到县报和市报。说来也顺利,没几天,县报便率先把报道登了出来。此后几天,马乡长便多次在不同场合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和肯定。小陈心里暗暗高兴,看得出,马乡长更高兴,时不时拍着小陈的肩膀说:“嘿嘿,你小子!好好干!”

可谁知,没过多久,麻烦来了。这天,马乡长开会去了,小陈正要出政府大门去办事,竟然撞上个人。谁?牛老根!小陈见了他,心就有些虚了。他上前问道:“我说牛大爷,你来有啥事儿啊?”牛老根见是他,犹豫了片刻,嘴里蹦出一句话:“我找马乡长要我的牛!”小陈听了心里咯噔一下,却揣着明白装糊涂道:“牛大爷啊牛大爷,马乡长啥时候还牵了你家牛了?再说,您啥时候养牛了?”牛老根一听,脸“腾”的红了,脖子憋得青筋一下子鼓了起来,急切地说:“反正他答应给的一头种牛没给我!报纸上都登出来了,他是乡长,说话就得算数!你看,我有证据!”他一面辩解一面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皱巴巴的报纸递到小陈眼前。

小陈接过来一看,是一张县报,上面正是他写的稿件和他拍的照片。顿时,他的心里没了底气,没想到老实巴交的牛老根竟然长出心眼来了,明摆着要讹马乡长一头牛了。

小陈把牛老根悄悄拉到一边,先把报纸上说的编了个理由搪塞了他,接着又吓唬他说,再生法儿来闹,以后一分钱也甭想得到手,最后又可劲儿地夸牛老根顾大局识大体重恩情。一番话下来,说得牛老根一愣一愣,嘴唇哆哆嗦嗦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小陈一看这情形,松了一口气,可还没等他一口气喘过来,牛老根竟然一拍大腿,恼道:“俺村里人没你会说,我不和你说,乡长说话得算数,得把俺那头牛给俺,要不行,俺就亲自找乡长要,再不中俺就到县里说到市里说,反正俺有证据!”

小陈顿时目瞪口呆。看来,事情是要闹大了!这不光会害了马乡长,接下来要倒霉的就是他自己了啊!想到这里,他的头“嗡”一声便大了,冷汗也一下子冒了出来。

他强装镇定地对牛老根一笑说:“大爷,你先别急,兴许马乡长是忘记了呢。你先回去,我给他讲清楚再说,你看行吗?对了,不要到处乱说啊!”看他态度软下来,牛老根“哼”了一声说:“那中,反正不要糊我,要不我就找县里讨个说法去!反正我有证据,不怕赖我!”说完,扭头走了。

牛老根走了,小陈呆在那儿愣了好半天。没想到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事儿,还真干不得。好主意摇身一变,馊了。这可怎么对马乡长说啊?

下午,马乡长回来了,小陈只好像上刑场一样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汇报了一遍,说完,他头也不敢抬,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果然不出他所料,马乡长把手里的文件往桌上一摔,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看看你办的好事!你的馊主意你自己看着办吧!你想办法给人家弄头牛去!”

小陈就这么讪讪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一个劲地朝着那张报纸发愣。他正不知如何是好,只见马乡长慢慢踱过来,叹了口气,小声对他说:“这事儿我也有责任。一头种牛小万元,乡里穷得都揭不开锅啊。摊上这种事也没办法了。你去,把项目立了,就给他一头牛吧。”

马乡长这句话一出,小陈虽说心里五味杂陈,却像孙猴子解了紧箍咒一般,恨不得立马就把这事给办妥了。

可是,还没等他把事情弄完,第二天上午,牛老根竟然又到乡政府来了。小陈一发现他,立刻是又怕又恨,担心他闹出什么风雨来,就赶紧把他请到没人的地方,好把事情的结果告诉他。谁知道,他还没说两句话,牛老根就摆摆手说:“俺现在啥都不听,俺就求你赶紧领俺去见见马乡长!”他越说越激动,声音一声高过一声,没办法,小陈只好把他领到马乡长的办公室。

一见到马乡长,牛老根蹿过去一把抓住马乡长的手,“扑通”一声跪下,哭道:“马乡长,俺对不住您了!都怪俺心眼歪了,太心急来给您闹了啊!俺就知道你们说话是算话的,昨天擦黑您叫人送过去的一头大种牛俺收到了,可俺的心也不安了一夜,想来想去,俺决定还是把它还给您!乡里也不容易,您平时也没少照顾我!可这次这礼太重了,俺受不起。这不,牛俺牵来了,就拴在乡政府门口的胡同里!”

牛老根说完,小陈和马乡长你看我我看你,却半天也没搞明白。

马乡长只好尴尬地扶起牛老根,说:“牛叔啊,是您的就是您的,将来一定养好牛,生活也算有个着落吧!”就这样,牛老根推辞,马乡长相劝,总算让牛老根把牛牵走了。

牛老根走了,留下小陈和马乡长在那里,百思不得其解。究竟是谁送的牛?牛老根咋就态度忽忽悠悠来回变呢?

正当他俩想破脑壳的时候,有人走了进来,马乡长见了,立马站起来叫了声:“爹,你咋来了?”见是马乡长的父亲,小陈正准备借故走开,却被马老爹叫住了:“你就是县报上写报道的那个小陈吧?”小陈连忙惭愧地点点头。只听老人家说,“那你也留下,我说几句话,你也听听!”说罢,他转身去关了门,等大家都落座后,才开口说,“刚才牛老根是不是来过?你们是不是在猜究竟是谁送他的牛?别猜了,告诉你们吧,是我!”

小陈和马乡长一听,顿时又惊又疑。马老爹看看他俩,叹道:“我就是看了县报的报道,才去找的牛老根,结果,我这才知道根本没那回事!所以,我就给他出主意,想着法子让他来找你们俩要牛!可是听上去你们终归是压根就没打算给,所以,我就把牛买回来送过去了!”

马乡长红着脸对父亲说:“爹,你这究竟是要折腾个啥啊?”

马老爹不搭茬,过了好一会才说:“你啊,爹为啥?我就是想让你们知道,咱老百姓实在啊,我们就喜欢实在的人实在的事!就算像你从前偶尔跟他嘘个寒问个暖的,都远比假装送头牛这些虚头巴脑的大事强啊!做官的别给老百姓玩虚的!”

马老爹说完,起身走了。小陈和马乡长却一起陷入了沉思,而竟然忘记了送送老人家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14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警察制服
下一篇:用手抓和用脚踢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