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人算不如天算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王义宝 2017-04-06 围观:

人算不如天算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“神童转世”的诱惑,让人邪念顿起,且看“蓝田大法”如何巧惩恶人……

1。 这个客人很诡异

山东、江苏交界处有一座大山,名叫五莲山,山上有座文殊寺,山下有个村子叫龙湾头,龙湾头山清水秀,人杰地灵。

村前大道边,有一家“好客客栈”,客栈老板姓蓝,四十刚刚出头,胖胖的身体,大大的脑袋,慈眉善目,一双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缝,让人不由得想起五莲山文殊寺院里的弥勒佛。

这天,客栈里来了一个外地客商,没有车辆行李,没有随从陪侍,操着一腔南方口音,说是要住宿。客人自称姓陈,是个员外,家在五莲山南边的苏北,这次出来主要是游山玩水,寻朋访友的。

可奇怪的是,这位陈员外住下后,每天早晨吃了饭,就自带干粮出去游玩,一直到天黑时再回客栈,回来时灰头土脸、一脸疲倦,像是长途跋涉归来。

客人的异常行迹引起了蓝老板的注意,他暗中叫来伙计阿丁,如此这般吩咐一番。

第二天,陈员外刚刚走出客栈,阿丁随后就跟了上去,一直尾随在陈员外身后,想看看他每天出去到底在做什么。

陈员外一出门,蓝老板悄悄开了陈员外的客房,偷偷进门检查起来。陈员外行李不多,只是在床边角落里孤零零地搁着一个丝绸包袱。蓝老板走上前去,打开包袱一看,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:里面竟然包着一个瓦罐,罐里放着满满的骨灰!

出门游玩,带着个骨灰罐干吗?这实在是天下奇闻!蓝老板满腹狐疑,不动声色地退出了房间。

再说阿丁,尾随在后,见那陈员外出了客栈,不上集市,不逛店家,却是直奔五莲山而去,而且只选人迹罕至的地方转悠,每到一处,就四下观望,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。

阿丁接连跟踪了三天,都是如此。到了第四天中午,阿丁正趴在草堆里,偷偷窥视,正在这时,只见陈员外回过身子,大声说道:“朋友,出来见个面吧,一连跟了几天,想必累坏了吧?”

阿丁十分尴尬,慢吞吞地走出来,说他家主人也是为了陈员外的安全,才吩咐他保护员外的。说着,阿丁不解地问道:“在下有一件事想请教陈员外,您天天到这深山老林里来,难道是在寻找什么?”

陈员外没有马上作答,他示意阿丁坐到身边,说:“看你为人实在,我就告诉你事情的缘由吧。”

陈员外说,他的老家就在五莲山脚下。有一年,五莲山一带闹饥荒,陈员外祖上只好携妻带子外出逃荒,后来辗转到了苏北定居,并创下了一份家业。到了他这一代,陈家庄园在苏北已经远近闻名,陈员外的父亲年老以后,把家业交给儿子打理,自己吃斋念经,一心向佛。三年前,老人一病不起,临终留下遗言:“咱老家山东五莲山,人杰地灵,宝刹文殊院千年香火不绝。我死后,你要想尽一切办法,带我回到家乡,把我葬在文殊院附近,让我死后能天天听到文殊院里的钟声,这也是一种慰藉啊!”说完,老人家与世长辞。

陈员外是个孝子,不敢违背老人的遗愿,只好背着父亲的骨灰,千里迢迢而来。可是,把父亲葬在哪里呢?这里的人又怎么会让一个外乡人在山上竖碑建墓?几经思量,陈员外决定找一个天然的墓穴,这才在“好客客栈”住了下来,一岭一岭地寻,一涧一涧地找。

说到这里,陈员外长叹一声,说道:“我几时才能让父亲入土为安啊?”

阿丁被陈员外的孝心打动了,说:“陈员外,您若是有用得到我的时候,尽管吩咐。” 阿丁回到客栈,把陈员外来五莲山的缘故禀告了蓝老板,蓝老板听了,觉得儿子尽孝道,那是人之常情,也就不再多疑了。

这头事情刚完,那头事情又来了:农历三月初三,是蓝老板的父亲故去一周年的忌日,这一天,蓝老板请下了文殊院六六三十六位僧人在家中做功德。黄昏时分,只见一位行者先来点烛烧香,打动鼓钹,歌咏赞颂。随后,文殊院的智真长老摇动铃杵,念动真言,发牒请佛……蓝老板和伙计阿丁站在一边,端着点心、茶水伺候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:原本在这里做功德的是三十六个僧人,眼睛一眨,居然成了三十七人,多出了一个和尚!因为其他僧人都闭目默念,不看四处,所以全都没有察觉。刚开始时,蓝老板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和尚,后来看到他了,又见他一个劲地向自己使眼色、打招呼,正愣着,却见那和尚站了起来,朝厅外走去。蓝老板沉吟片刻,便随后跟着,一路走了出去。

这个时候,天色已暗,黑暗之中,两人来到一间屋前,那僧人举手于胸前,说:“阿弥陀佛!施主万勿惊疑,且听贫僧一言相告—当今天下刚定,百废待兴,我受文殊菩萨之命,在五莲山下寻找执莲童子,代菩萨为天下百姓行事,为臣文能治国、武能安邦。今日是令尊一周年祭日,过后就该找个归宿,五莲山文殊院后面的山崖上,有一个水莲洞,水生莲,莲生子,菩萨会让执莲童子转世蓝家的。”

这一番话,说得蓝老板眼睛都直了,心口“扑腾扑腾”跳个不停:什么,眼前这僧人竟然是文殊菩萨派下来的神仙?他要让我父亲的亡灵转世成为菩萨的执莲童子?蓝老板顿时又喜又忧,喜的是他蓝家后代有望成为文能治国、武能安邦的国家栋梁;忧的是该怎样把父亲的骨灰送上山崖?他怯生生地问:“水莲洞有十几丈高,我怎么送父亲上去?”

僧人说道:“只要把骨灰拌上黄泥,做成泥丸,用弹弓弹射上去就可。记住,天机不可泄露。”僧人说毕,飘然而去……

2。 偷梁换柱

俗话说“隔墙有耳”,谁都没有想到蓝老板和那僧人密谈的地方,正是陈员外的客房。外面和尚念经,声音传来,多少有点打扰,但人家在做佛事,又不好多说,于是陈员外早早熄了灯,上床睡了,但没睡着,这一番执莲童子转世的“天机”,被陈员外听了一耳朵!

第二天中午,陈员外便偷偷请来阿丁,备下好酒好菜,一番觥筹交错之后,陈员外说了执莲童子转世的事情,要阿丁帮忙。

阿丁一听,禁不住打了一个“咯噔”:事情再巧不过了,陈员外正在找地方安置父亲的骨灰,而蓝老板父亲的骨灰至今保存在蓝家祠堂里,近日准备下葬,自己又是蓝老板的心腹,他一定会把下葬水莲洞这事托付给自己,只要使个掉包计,将陈员外父亲的骨灰下葬到水莲洞里,水生莲,莲生子,执莲童子不是转世到陈家了吗?

可是,蓝老板待我毕竟不薄啊,我十几岁死了爹娘,要饭要到好客客栈,是蓝老板收留了我,我哪能忘恩负义、以怨报德?这念头一起,阿丁猛然又想到自己前几天对陈员外说的话—“有用得到我的时候尽管吩咐”,话都这么说了,如何推脱?阿丁左右为难、难以决断,陈员外察言观色,见阿丁犹豫不决,便从枕边拿出一个用红布裹着的小包,轻轻放到阿丁跟前,说:“你年纪不小了,这是一百两银子,你拿去买房娶妻,剩下的当本钱做个买卖。”

陈员外苦苦相求,阿丁最终还是允诺了他的“掉包计”,一切按计划行事。

第二年春天,蓝老板喜从天降,老婆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,取名叫“蓝田”。这天,正是蓝田的百日大庆,客栈里所有的客商都被蓝老板邀请到客厅喝酒,就在这时,一辆马车远道而来,在“好客客栈”门前停下,从车上下来一个人,正是陈员外。

陈员外来干吗?上次掉包后,过了一些日子,他老婆便生下了一个儿子,这孩子天生失聪,对世间一切全都懵懵懂懂的,陈员外这下可奇怪了:难道这就是转世的“执莲童子”?可怎么看都是一个呆子呀!陈员外百思不得其解,就再次来到“好客客栈”,想弄个水落石出,可奇怪的是,到了客栈,以前和蓝老板形影不离的阿丁,突然不见了,陈员外心里不禁一个“咯噔”……

按照当地风俗,百日酒宴开始前,要举行孩子抓东西的仪式,那形式和“抓周”一样,以此昭示孩子的志向和前程。一块红绒布早就铺在地上,家人准备了胭脂盒、布老虎、弓箭、锄头、毛笔、戥子等众多物件,蓝夫人把孩子放到红绒布上,任他随意抓取。

那场景可热闹了,只见蓝田慢慢朝前爬着,费力地绕开弓箭、老虎,躲开锄头、胭脂,朝着毛笔,急着爬去。一会儿,孩子伸出那稚嫩的小手,一把抓起毛笔,在绒布上来回划着,周围立刻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,宾朋中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秀才,他不住地点头,感慨道:“蓝田,蓝田,以后定是前程无量!”

一旁的陈员外,看着眼前的蓝田,长得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虽然刚刚出生百日,却朝气十足,灵气活现,再想想自己那呆头呆脑的傻儿子,不禁长吁短叹,闷闷不乐。

酒宴结束,客人们陆续离去,陈员外刚回到自己屋里,却有人敲门,一看,竟是蓝老板。

蓝老板一进门,便从身上取出一个红布裹着的小包,放到了桌上,随后双膝落地,长跪不起:“万望陈员外宽恕在下治家不严之罪……”

原来,去年那个中午,阿丁见陈员外可怜,又加上喝了几杯酒,就答应了陈员外要他“掉包”的事。回去以后,阿丁越想越觉得对不起主人,第二天,就想把银子和骨灰罐退回,不料到了客房,陈员外已经离去。陈员外见阿丁办事实在,又收取了一百两银子,心想他一定会把事情办好,为了避嫌,便匆匆离开了客栈。接着,事情的发展果然如陈员外所愿,蓝老板把安葬父亲骨灰的一应事宜都交给阿丁打理,阿丁看到蓝老板对自己这么信任,更觉得对不起主人,于是便把事情的真相全盘供述。

最后,蓝老板说:“我把这一百两银子和令尊的骨灰一直保存在我的内室,时时留意,一刻不敢懈怠,现在终于物归原主了。想想这几年我真糊涂,只顾自己的生意,忘记了阿丁已经长大成人,自从这事发生后,我就给他置办了几亩地,盖了三间房,让他娶了个老婆,自立门户了。”

陈员外听到这里,恼怒不已:怪不得蓝家的孩子聪明伶俐,自家的儿子呆如木鸡,原来骨灰没有掉包,“执莲童子”还是转世到了蓝家啊!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粗气,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说:“蓝老板,你是真爷们,你要是不告诉我,我就一直被蒙在鼓里了!”

当天夜里,据蓝家的仆人禀报,从陈员外的房间里不时地传出一阵阵醉后呕吐的声音,和恨声连连的呻吟:“姓……姓蓝的,我……我一定会回来的……”

3。 两个女人

一晃一年过去,这天,“好客客栈”人来人往,喜气洋洋,少爷蓝田今天周岁大庆,按照习俗,这次该“抓周”了,真是奇了怪啦,那个蓝田,竟然还是抓了那枝毛笔,那玩意儿,一般孩子谁会喜欢?宾客们自然还是说了一箩筐的恭维话,蓝老板喜不自禁,大摆宴席,答谢前来祝贺的亲朋好友。

快开宴的时候,一辆竹篷马车从远方徐徐而来,在“好客客栈”门口戛然而止,驾马车的伙计跳下车来,挑开敞篷的布帘,恭敬地说:“客栈到了,请夫人们下车。”说着,他伸出胳膊,小心翼翼地从马车上扶下两位二十多岁的少妇。

蓝老板正在门口恭候那些前来贺喜的客人,他在一旁看见了这两个少妇,眼睛都直了:一个短衫长裙,身材窈窕,好像嫦娥出宫;一个穿红披绿,柳眉杏眼,仿佛七仙下凡。她俩轻移莲步,姗姗而来,走到蓝老板面前,道了个万福,问道:“看来今天是客栈大喜之日?”

蓝老板笑容可掬,连忙说:“今天是犬子周岁,特摆下几桌酒席,凡是今天来住店的客人,一律免费入席,哈哈……”说着,他把两位少妇请进厅堂,邀请入席。驾马车的伙计找到账房先生,为两位少妇办好借宿事宜,就匆匆离去了。

前来“好客客栈”贺喜的女眷不少,两位少妇入席后,很快和一桌上的女客熟悉了,两人告诉大家:她们是苏州的刺绣妹子,一个叫大巧,一个叫小巧,听说山东的剪纸漂亮,就前来学艺,准备把剪纸手艺带回苏州,开一家剪纸店。她们已经在附近几个县城跟随一些民间艺人学了几个月,学会了七八分,听说五莲山景色秀美,她俩就来到这里,准备一边练习技艺,一边看看山水。

两位少妇的来意,蓝老板很快知道了,他垂涎她俩的美色,平日里就在一些生活小事上讨好她们,慢慢的,客栈老板和两个女客之间熟悉了起来,她们这一住就是两个多月,白天出去游山玩水,晚上回来研习剪纸。

有一天晚上,蓝老板走到小巧房间门口,只听到里面有一阵阵水声。房门虚掩着,蓝老板从门缝里一瞧,看见小巧在洗澡,门缝很窄,看不清楚。蓝老板像被钉子钉住了一般挪不动腿,他恨不得把门再推开一点,好看个明白,他正想把脸往门缝上靠,忽然,屋里响起了小巧的声音:“当心门板夹了眼睛!”

蓝老板惊得一下扑在门板上,门被撞开,身体冲去,跌跌撞撞,竟滚到了地上,小巧撒着娇说道:“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,偷看人家女人洗澡,算什么男人!”一句话把蓝老板挑逗得如百爪挠心,他扑进屋里,一下压在小巧身上,小巧顺势吹灭了屋里的蜡烛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15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燕子的来信
下一篇:真有福气 等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