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班长令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朱胜喜 2017-04-06 围观:

班长令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我十八岁就当了兵,在部队一干就是好几年。这年秋天,老班长刘明服兵役到期,恋恋不舍地脱下了军装。送别的时候,我心里挺伤感,却又有些欣喜。因为老班长一离开,就意味着要任命一个新班长。在我们班剩下的人中,就算我兵龄最长了,那么班长的位子,舍我其谁?现在,就只等着连里下达任命我的班长令了。

这天,我正哼着小调在宿舍里制订班里的训练大纲,突然,门一开,连长领着一个老兵走了进来,对我说:“这是从兄弟连调来的,到你们班任代理班长。”

我都还没回过味来,这个老兵就向我伸出手来自我介绍:“你好,我叫李好,请多多支持我的工作,让咱们班的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!”

我只好硬着头皮和他象征性地握了握手,赶紧找了个借口走开了。这时候,我的心里早已乱成一团麻。我是个来自农村的兵,在部队的每一丁点进步,都意味着离走出乡村更近一步,跟理想的幸福生活靠拢一点。可就在这时候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抢走了我的机会。但我又转念一想,他不就还只是个代理班长吗?既然只是一个班代,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公平竞争!

想到这儿,我开始琢磨怎么个竞争法。忽然,我想起来马上就是周末了,一般战士们为了表现,会争着去厨房打下手。为了不让别人占了先,头天晚上我就悄悄溜进厨房,把多余的那把刀偷了出来,藏在枕头下。

可就在吹熄灯号之前,值班员高声通知:“今晚全连内务大检查,看看有没有违禁物品!”

我一听,脑袋嗡嗡作响,枕头下面的菜刀可怎么办?

当连长走进我们班的房间时,我的额头上直冒冷汗。不多久,我就被喊进了连长办公室。不等我解释,连长猛地一拍桌子喝道:“作为一个老兵,竟敢藏匿违禁刀具!”我忙解释:“连……连长,我……我没有违纪。”连长冲我一瞪眼后一指桌上的菜刀:“没违纪?那这是什么?”我欲哭无泪地说:“是刀,是菜刀,是咱们连炊事班的菜刀……”

连长听完我结结巴巴的解释后,用手轻轻地连连拍我的肩头说:“你这个兵……你这个兵……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我从连长房间走出来时,又怔住了,只见李好走上来,安慰地搂着我的肩头说:“喜子,没事了,咱们回去!”

我心想,得了吧,来看热闹,还假惺惺地献什么殷勤。我不会就此放弃的。

一计不成,再实施第二套方案。一个休假日,我和战友们在玩扑克时,通信员高喊:“喜子,有你的信!”我取了信,有意在战友们面前不停地显摆。不多会儿,就有人注意到信封上头印着我老家市政府的字样。没过多久,大伙儿都在传:喜子有亲戚在老家的市委大院里工作,挺有背景的。

当晚,李好找我谈班里的工作。末了,他一脸平静地问我:“你真有亲人在你们老家的市里工作?”我一扬脖子自豪地说:“是啊,是我父亲,不过只是‘小人物’而已。”我说完,开心地笑了。李好见我笑,也跟着一起乐了。

从这以后,战友们时不时地向我打听我那亲戚的情况,我却笑而不语。不过,手头花销却越来越大,我越是这样,越增加了神秘感。

这天,我正在一群战友的簇拥下神吹海吹。这时,李好悄悄地凑在我耳边说:“你父亲来部队找你了。”我一听,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父亲在老家的市政府大院做清洁工,怎么突然跑到部队上来了?

父亲一见我,就责问:“你隔三差五地要我汇钱,又让我用市政府的信封不停地给你写信,我弄不明白,就跑来看看……”

我一边听父亲的训斥,一边瞅着站在不远处的李好,心里冷得像冰窖。我的把戏穿帮了。

刚刚送走父亲,班长令下来了:李好正式被任命为班长。

当天,李好就在俱乐部请全班战友吃饭。席间,他冲我频频敬酒,好像今天荣升的是我。最后,李好用手一拍我的肩头说:“别灰心,俗话说,塞翁失马焉之非福,等待你的天空说不定是碧空万里,任你畅游!”可我却边听边在心里冷笑,妒意十足:这就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不过,不知是不是李好的话应验了。不久,因为我在军报发表了一篇文章,没多久就调到了团机关里做专职的宣传报道员。

之后,我努力地写稿子,又屡屡获奖,为部队拿回不少荣誉。鉴于我的成绩,经过层层考核后,我被破格提升为少尉排级军官。

可就在这时,我忽然得到一个消息:李好为救一个新兵,被子弹打残了一条腿,过早地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。

正当我犹豫要不要安慰一下李好,他却拖着一条伤腿找我来了。

他再次用手拍了拍我的肩头说:“喜子,在我离开军营前,得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我一听,愣了,他有什么秘密非要告诉我呢?李好笑了笑,说:“我也是老班长刘明带出来的兵,他退役时找到我,让我到他这个班任班长。他说这是班长的命令。他还说,喜子你在写作方面很有天赋,你不应该挤在一个小小的班里,否则将来未必有所成就。所以,在连长的安排下,我就来到了这个班,把你‘挤’走了,‘挤’向了属于你的人生舞台……”

听着李好的诉说,我心里一阵阵地颤抖,我的老班长,我的新班长,你们令我羞愧啊。

我一抬头,冲李好说:“班长,在班里时,我不曾叫你一声班长,今天请你对我下达一个班长口令吧!”李好听到这儿,眼眶潮潮地点了点头:“那就来一个齐步走!”

“齐步——走!一二一……一二一……”李好下达了一个对我来说迟到了的班长口令。

我庄重神圣地迈开步子,一行热泪夺眶而出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22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我为啥不是工伤
下一篇:刀客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