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究竟谁的娃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菊韵香 2017-04-06 围观:

究竟谁的娃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赵大海是东城派出所的所长,胆大心细,又尽职尽责,所以他片区里的治安,那是好得没话说。

这天,赵大海在一个小区附近巡查,忽然瞧见前头走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,正东张西望,手里好像还小心翼翼抱着个包袱。

这个背影赵大海一看就知道,是一直在竹竿巷附近拾荒的陈老太。赵大海心想,看陈老太那个小心劲,难不成今天捡着什么宝贝了?

赵大海年轻力壮,几大步就要超过陈老太。趁这时候,他好奇地往包袱里一瞧,好家伙,里头竟然是个不足月的娃娃!

赵大海心里犯嘀咕了:一个六十多岁的拾荒老太太,怎么好端端地抱着个婴儿呢?他赶紧查问道:“我说陈老太,你手里的娃娃是咋回事?”

陈老太被赵大海忽的一声喝,惊得一激灵,她回头一看,才定了定神,怯怯地说:“是……是赵所长啊。我……我正没辙呢。这女娃是我头两天拾荒捡来的,我一个拾荒的,又养不起。赵所长,你说该咋办吧?”

原来是个弃婴,被父母狠心舍弃,怕是有重病。赵大海二话没说,带着陈老太和婴儿直奔派出所,明确分工:“小张,你是女同志,马上送婴儿去医院做检查;小宋,你带陈老太去做笔录,时间地点,一定要问个明明白白;大李和老王,辛苦你们跑一趟竹竿巷,摸排要细,争取找到目击证人。对了,顺便给报社打个电话,发动群众查找女婴的父母。遗弃婴儿涉嫌犯罪,这个案子必须尽快侦破!”

没多久,同事们带着女婴从医院里回来了,还带回个好消息:孩子非常健康,半点毛病都没有!这时候,陈老太也做好了笔录该离开了,可她临出门,还一步三回头地往那婴儿身上看,一脸的不情愿。

赵大海看在眼里,感叹着:人心都是肉长的,这陈老太带孩子才几天,就这么舍不得了,可见这孩子的亲爹妈也太狠了。

赵大海也不知愣了多久的神,却瞅见一个老大爷扯着个小伙子,骂骂咧咧进了派出所。那小伙子许是理亏,耷拉着脑袋任打任骂。一进门,老大爷就嚷嚷着要报案,边说边骂道:“简直气死我了,我养了他二十多年,真没看透他竟是个浑到家的主。”说完就一大巴掌掴上了小伙子的脸。

赵大海连忙拉开他俩,问道:“大爷,到底咋回事?他怎么气着你了?”

“他是我儿子,十足的混账!”老大爷气呼呼直喘气,边骂边道出了事实:原来前天,儿媳生产,是个女孩,可没等老两口见上孙女一面,小两口就犯了浑,偷偷把孩子给扔了!

生而不养,算啥父母?赵大海也黑了脸。小伙子愧色满面,唯唯诺诺,不用老大爷动手就赏了自己两个嘴巴子:“警察同志,我知道错了。等我后悔了回头去找,孩子就……就没了。求你们一定帮我找到她,今后,我会好好照顾她。我发誓!”

赵大海心里倒不像这父子俩那么着急。凭他二十年当警察的经验,按照陈老太和小伙子交待的时间,现在睡在自己派出所里的这个婴儿,多半就是小伙子扔了的孩子。

所以他好好批评了小伙子一顿后,才安抚道:“算你运气好,刚有人捡了个女孩给送到所里来了,你看看是不是你家孩子。你可得保证,从今往后得好好尽好当爹的责任!”

小伙子听了,转悲为喜,千恩万谢,可他看过女婴后却又僵住了,连连摇头说:“不是,她不是我孩子。我孩子生下来就有病,是……兔唇。这年头,生男生女都一样,可孩子是个兔唇,我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,又怕打击我爸,才随便敷衍他了个理由……”

赵大海怔住了,本来以为就要皆大欢喜了,谁知原来是半路又蹦出个案子。他赶紧问:“那你把孩子扔哪儿了?”小伙子忙答说是竹竿巷。

这时,赵大海的手机响了,一看,是派去竹竿巷走访的同事。电话那头反映,暂时还没找到目击者,不过,有个情况值得怀疑。

赵大海急问:“啥情况?”同事回道:“听这一带居民说,两天前的深夜,有人隐约听到陈老太平时住的危房里,不单单有婴儿的啼哭声,还有大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,听上去像女人生娃。”

又是竹竿巷?又是陈老太?赵大海愣了半晌,心想:这个陈老太肯定有问题!刚才我要是不查问,她能把孩子交给我吗?说是要把孩子交给我们处理,可她离开的时候怎么还一脸不甘心?最近媒体老是报道不法分子靠拐卖儿童行乞,难不成她也是其中一员?这个问题严重了,一定要彻查到底!

想到这儿,他喊了两个同事,叫上刚才那父子俩,直奔竹竿巷陈老太寄居的危房。大伙儿前脚还没跨进去,果然就听见里头传来一阵婴儿的啼哭声。待大家推开虚掩的房门循声望去,只见陈老太正在哄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。大家上前一看,那孩子果然是个兔唇!这时候,刚才那小伙子喊道:“这回对了!她才是我女儿。我女儿的左耳朵耳垂上,长着颗芝麻大的黑痣!”

这时,陈老太显然慌了神。赵大海忙质问:“这孩子别又是你从哪儿捡来的吧?我看你就别再编了,人家亲爹可都找上门来了。我问你,早上你交给我的孩子是哪儿来的?”

好半天,陈老太才怯怯道:“这个的确是我捡来的,早上那……那个,是我外孙女。”

赵大海冷笑一声:“你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你一直独居,连女儿都没有,哪来的外孙女?我看你还是坦白从宽吧!”

他这一质问,陈老太急得眼泪汪汪,把这事原原本本交代了:原来,几个月前,陈老太拾破烂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精神不太稳定的孕妇。陈老太赶紧把人领回家,又观察了几天,也就猜出个十之八九了,料定她是在外头流浪,被谁欺负了。

陈老太孤单了一辈子,到了六十,遇上这么个可怜人,顿时心生怜悯。她当时就心一横,认下了这个闺女,决定再苦再累,也得把人留下来照顾好。她还给女人起了个名字叫翠芬。可谁知翠芬刚把孩子生下来,又走失了。

说着,陈老太又看了一眼兔唇娃娃,叹道:“偏巧那天我走到竹竿巷,又听到了这个娃娃在哭。抱着两个孩子,我犯了愁。一个都难养活,更别说俩了,非得送掉一个。可要送人,谁会收养病孩子?想来想去,今天早上我在小区附近走来走去,就是先想给翠芬的孩子找个好人家,这才碰巧遇上您。接下来剩了这个病孩子,就得托老天要有眼,让我多捡点破烂多赚点钱,再给她瞧病。”

说完,陈老太把手擦了擦,从兜里摸出了三张百元大钞,递给赵大海,说:“这些是我拾荒攒下的,本想得空再送过去。我怕人家嫌弃我的钱都是零票,今天特地去店里换的。赵所长,要是你们能给孩子找个好人家,这钱就算我这个当姥姥的一点心意吧!”

听到这儿,赵大海啥都明白了。他一句话都没说,掏出五百块钱塞进陈老太的手里,掉头就走。他清楚,眼下要做的事很急也很多:跑报社,让世人看清一颗善良的心;跑民政,为陈老太她们申请救助;还要发启事,寻找翠芬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22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最佳防盗
下一篇:成功的时机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