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寻找蹬山倒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高凤顺 2017-04-06 围观:

寻找蹬山倒

(网络图片,与正文无关)

百味缺一

现在流行“吃货”这词儿,市交通局的副局长郝农超,就是这样一个爱好美食的人。这天下班前,郝农超给各科室送了一张请柬,说是周五晚上,邀请每个科室出一人到他家做客。这让众人百思不解:一不逢年过节,二非婚丧嫁娶,郝副局长请哪门子客?这家伙搞什么名堂?

不过,白吃白喝谁不乐意?晚上,每个科室还是各派了一人来到郝家,加上三位局长,正好一桌。一行人踏进餐厅,看着满满一桌菜肴,眼都直了:那一盘一盘的各式佳肴,全叫不上名字,是些什么菜呀?

上桌喝酒,自然是局长坐首席。局长姓庞,他也不客气,端起酒杯,指着面前的一盘菜问道:“老郝,这是啥菜呀?”郝农超“嘻嘻”一笑,一一介绍道:“这是‘凤凰展翅’、‘天鸡虾排’、‘龙凤呈祥’、‘点豆成金’、‘爆炒双翅’、‘天女乾坤’……”

名字起得好,味道也着实可口,这一桌酒菜,吃得尽兴,喝得够味。酒足饭饱,庞局长在沙发上坐下,这才想起问道:“老郝,这‘点豆成金’是用什么材料做的,怎么这么好吃?”

郝农超诡异地一笑,说:“很简单,就是豇豆烩金龟子,用的是金龟子的幼虫……”

郝农超还没说完,庞局长就吓得跳了起来:“什、什么?金龟子?”金龟子可是一种有害的昆虫呀,吃水果,啃林木,啥都吃,可恶心哪,他又问:“那‘龙凤呈祥’呢?”郝农超微微一笑,答道:“是蚯蚓和天蛾……诸位,实不相瞒,今天我请大家吃的就是‘百虫宴’,不过,全是可以食用的昆虫。”

一句话惊得众人愣愣地说不出话来,醉酒的也立刻清醒过来,先是庞局长肚子里开始翻江倒海了,他一连张了几次嘴,肚子里的东西涌到喉咙口后,他又拼命咽了回去。众人纷纷站起,有的打嗝,有的作呕,全是满脸的疑惑和惊愕……

庞局长稍稍平静后,他有点恼怒了,责问道:“老郝,你竟让我们吃了一顿虫子?”

郝农超不慌不忙地从书橱里拿出几份报刊,平静地说:“联合国粮农组织呼吁‘食肉者’改吃昆虫,以减少动物饲料消耗,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。我查阅了不少资料,咱们地区有一百多种昆虫可以食用,而且味道可口,今天各位不是尝到了吗?”客人们回味着刚才吃到的菜肴,也确实有味道。

庞局长翻看着那些报刊资料,嘴里嘀咕着:“话虽不错,可你也应该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呀!”

郝农超“哈哈”一笑,说:“我要是提前告诉你们,你们还敢来吗?不过,我这桌还算不上‘百虫宴’,仅有几十种,而且还有一味十分有名的‘蹬山倒’,想尽了办法,到最后还是没搞到,可惜啊……”

庞局长有点好奇:“什么虫子叫‘蹬山倒’,好吃不?”

郝农超说:“那可是好东西,小时候吃过,唉,现在很难找到了。”他看着庞局长,又胡诌了一句:“传说古代的彭祖就常吃它,要不人家彭祖怎么活了八百年呢?”

郝农超前面的话是真的,后面彭祖吃“蹬山倒”的话,可就是瞎编的了。没办法,这是老婆让他这么说的……

百里寻一

果然,就是郝农超瞎编的那半句话,让庞局长来了劲儿,这以后,他几次建议郝农超去找“蹬山倒”。

其实,“蹬山倒”就是蝗虫的一种,郝农超在筹备“百虫宴”时,原本就想用它作压轴大菜,他曾打电话给乡下的父亲,可父亲在电话里说,现在漫山遍野都用农药,“蹬山倒”早就看不见了,不过,偏家岭可能还有“蹬山倒”。偏家岭是父亲的老家,路远山高,是本市最边远的小山村。

庞局长知道这些后,说啥也要去偏家岭找“蹬山倒”,郝农超回家将这事告诉了老婆,两人商议了一番。

去偏家岭村有150里路,这一天,郝农超和庞局长两人,让司机开着车出发了。到了偏远的县城,他们便换乘吉普车,在离小山村30里时,吉普车也不能前行了,只好徒步爬山。

爬过了一道岭,庞局长已经累得直喘气了,他实在走不动了,便就势坐在一块石头上,动弹不得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郝农超突然兴奋地喊道:“看,那里有只‘蹬山倒’!”这句话像一针强心剂,庞局长立刻跳了起来,瞪大眼睛一看,只见一只约有十厘米长的“蹬山倒”,正懒洋洋地趴在一丛杂草里晒太阳。庞局长顾不得满地的荆棘、尖石,撅起屁股,四肢着地,憋住呼吸,偷偷地朝“蹬山倒”爬去。大概这只“蹬山倒”正在睡觉,还真被庞局长一手按住了,可这家伙好大的劲,拼命挣扎,小腿上那几根尖利的毛刺竟刺进了庞局长的手指。庞局长一边吮着指头上的血,一边以欣赏的口气说道:“这家伙怎么这么大劲儿呀,成,就凭这个,我就吃定它了。”

一句话提醒了郝农超,他想起儿时烧烤“蹬山倒”的趣事,便找了几把干枯的枝叶,点着火,揪去“蹬山倒”的头,带出它的内脏,然后捻住躯干放在火堆里烧烤起来。可惜就一只,他只好把烤熟了的“蹬山倒”递给庞局长:“局长,尝尝味道。”

庞局长接过来掰开一看,呵,里面是满满的卵籽,透着一股香味儿,他一口就放进嘴里嚼起来,连声说道:“好吃,好吃!”吃完了,他擦了擦手,“怪了,我怎么浑身有劲儿了?走,前进!”

郝农超听了,心中暗暗好笑:哪有这么神,还不是心理作用?

九九归一

庞局长脚下生风,很快爬上了最后一道岭,偏家岭就在眼前了。他一手叉腰眺望四野,像一个打了胜仗的将军,对郝农超说:“老郝,回局里后你找工程科来这里勘察一下,怎么也得修一条公路吧!”

郝农超赶紧回道:“那是,上级不是一直要求村村通公路嘛!”话刚说完,庞局长却站住了,说:“老郝,村里人要问咱们干啥来了,总不能说来捉‘蹬山倒’的吧?那多掉价啊,人家会笑咱们没出息,咱们就说是来考察修路吧……”郝农超忙说:“对,对,你刚才不是说要修条公路嘛!”

郝农超找的是一个表叔,表叔很好客,听说郝农超他们是来准备修路的,立马把这个好消息传了出去,这一下小山村可热闹了。表叔说一定要他俩住上几天,并表示午饭后就带他们四处转转,这正合庞局长的心意。

整个一下午,表叔带着他们两人满山转悠,介绍山势坡度和进山的最佳途径,庞局长和郝农超一边听着,一边严密地搜索着“蹬山倒”,到太阳落山时,两人总算捉到了十几只。

山里人有自己的待客方式,晚饭还挺丰盛的,可是,庞局长专吃郝农超做的爆炒“蹬山倒”,弄得表叔有点不解:莫不是咱农家做的菜不好吃?郝农超看出了表叔的心思,便解释说:“我们局长是‘老太太啃麻花—专好这一口’,他喜欢这东西。”

庞局长吃得不亦乐乎,还把最后剩下的三个“蹬山倒”装进了塑料袋,说是拿回家给儿子尝尝。正说着,庞局长放下了筷子,问表叔:“能不能养殖‘蹬山倒’?”表叔笑着说:“有养牛、养羊、养鸡、养猪的,没听说过有养‘蹬山倒’的……”

郝农超在一旁听了,忽然想起网上看到的资料,他赶紧说:“有啊,现在养蝗虫的很多,也有养‘蹬山倒’的,我记得好像黑龙江就有养殖‘蹬山倒’的技术传授,投资也不大。”

庞局长听后乐坏了,一拍大腿说:“那就养‘蹬山倒’,我估计到时候城里饭店就会抢疯了!老郝,你回去后赶紧查找资料,写一份报告给市里,偏家岭就是咱们局的扶贫单位,最好走走你家夫人的后门,一定要与偏家岭结对子。”

郝农超的老婆在市“扶贫办”当主任,当天晚上,郝农超就给老婆打了电话,讲了庞局长的想法,没想到老婆在电话里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她说:“市里要求各局委办和贫困村结对子,帮助脱贫,可没一个单位愿和偏家岭村结对子,嫌路远,你们庞局长也是说了一大堆理由,推三挡四的。这回,我就想通过你的‘百虫宴’,让他自己提出来,呵呵,这也是‘九九归一,终成正果’嘛!不过你不能透露这个底,还得吊吊他的胃口,记住啊……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2年第23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