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局长的灵药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叶雪 2017-03-22 围观:

局长的灵药

王大宇是个年轻公务员,刚被分到公路管理局,当局长秘书。局长五十多岁了,头发花白,微胖,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。他第一次见王大宇,先不交代工作,而是给了他一个药瓶,上面写着很多外文。

局长解释说:“这是古希腊的灵药,你看古希腊人长得个个像健美冠军似的,都是这药的功劳。”

王大宇脸上在赔笑,心里却想,这个局长脑子也太简单了,连这种事也信。

不管王大宇信不信,局长反正是信了,他反复叮嘱王大宇:“记住啊,这药要随身携带,我随时要吃的。”王大宇本来以为局长是随便说说,但是,他很快就明白了这灵药对局长的重要性。

这天,王大宇正忙着准备一个高速公路招标会的材料,内线电话忽然响了,这是局长办公室的。王大宇赶紧接起来,只听局长在电话里咳嗽得很厉害,断断续续告诉王大宇赶紧把灵药拿进办公室。

王大宇不敢怠慢,赶紧拿着药瓶冲进局长办公室。局长正在会见投标的供应商刘总,但他此时咳得满脸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。他一见王大宇进门,赶紧伸手去接药瓶。

王大宇立刻拧开盖子,递给局长。局长颤抖着往手心里倒了一片药,刚要吃,又是一阵咳嗽,连药片都掉到了地上。

王大宇赶紧捡起来,犹豫着要不要扔掉再换一片。局长看出了他的心思,连连摆手,在咳嗽中奋力说:“别……别扔……”他边说边从王大宇手中捏过药,放在嘴里,拿起水杯猛喝一口,咽了下去。他又喝一口水,但又咳嗽起来,水喷了出来,溅到了刘总的西装上。

局长连连摆手向刘总示意致歉。

刘总倒是很从容,他面带笑容,连声说:“没关系。”

局长咳嗽略有平复,苦笑着对刘总说:“我这是老毛病了,一个不注意,呛一口水就能咳嗽半天。全靠这瓶灵药,下次有机会,我给你也弄一瓶,真是很管用啊。”

此刻,王大宇已收拾好了局长的桌子,正要离去,忽然被局长叫住了。他问王大宇:“小王,下午的例会是几点的?”

王大宇看看表,回答说:“还有二十分钟。”

局长又问说:“我的发言稿准备好了吗?”

王大宇暗暗叫苦,局长昨天还让他把例会稿子放一放,先准备招标会的材料,怎么现在又要起稿子来了。但他深知,局长永远是对的,于是,赶紧认错:“没写呢,我疏忽了。”

局长显然有点不满意,他皱着眉说:“这次例会有记者来旁听。我得赶紧准备发言。你呀,下次不能这么马虎了。”

刘总是个聪明人,他一听,立刻起身告辞:“您先忙,我改日再来拜访。”说完出去了。

过了两天,王大宇正在办公室整理材料,一个女孩走进来,说要找局长办事。

王大宇一抬头,顿时愣住了。这个女孩太漂亮了,明眸皓齿,穿一身白色纱裙,看着就像仙子下凡一样。

王大宇顿时觉得自己话都说不利索了,结结巴巴地问:“你找局长……有什么事?预……预约过了吗?”

女孩大概见惯了这种反应,抿嘴一笑:“你去通报一声,说刘总的秘书来送资料就行。”

王大宇告诉局长后,局长点点头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王大宇转身刚要走,局长说,“我有点不舒服,过一会儿,把我的药拿过来。”王大宇答应一声出来了,女孩随即就进去了。

王大宇揣好药瓶,进了办公室。只见局长正皱着眉说:“给我倒片药,我就着杯里的苦丁茶喝。”

女孩听了,微笑着说:“局长,您用茶吃药不科学啊。您是哪里不舒服?”

局长苦笑着说:“腰疼,老中医给看了,说是肾虚,还说这病虽然仪器检查不出来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我年轻时下乡爱喝酒,医生说酒色如伐木之斧,五十之前不觉得,一过五十病就都找上来了。现在有时多走几步都出虚汗,全靠这药顶着了……”说完,他接过王大宇递来的药片,吞服下去。

此时,王大宇对局长的这瓶灵药已经有几分敬意了,没想到这药既能止咳,还能治肾虚。

女孩也看了看那个药瓶,然后笑了笑说:“治标得先治本。不瞒您说,我爸就是老中医,回头我给您一个祖传秘方,您再试试。”

局长一听,连连摆手说: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是药不能乱吃,我就认准这瓶灵药了。而且送我药的人说了,这古希腊的药,也像中药一样需要药引子,不同的药引子配上,就能治不同的病。比如配上这苦丁茶,就能治肾虚,还能去火。”

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放下资料,便走了。

王大宇看着天仙翩然离去,心中有点惆怅。不过接下来,他也没有惆怅的时间了。几天后,投标会就要开始了。王大宇忙得不可开交。

到了大会当天,局长又犯病了。只见他坐在主席台上,脸色发青,手不停地摸着太阳穴。王大宇担心局长身体不舒服,所以随身带好了灵药,他摸摸口袋,药还在,心里就踏实了。

几家公司开始投标了,其中一家便是刘总的公司。大家讲标的时候,局长一直用手揉着太阳穴和额头。当三家都讲完后,按规定,投标供应商都退出去了,留下评标人员议标。

经过议标,一家资质很强的公司分数最高,而刘总的公司则落选了。不过分数只是个重要参考,最终结果还要局长来定。评标时,局长的头疼得更厉害了,一言不发,两手捂着头左右摇晃。

这时王大宇兜里的手机响了,不是他的,是局长的。王大宇一看电话号码,吓了一跳,这是局长的领导打来的电话。王大宇赶紧把手机送上去,局长一边接通电话,一边吩咐王大宇:“把药给我倒出一片,不,两片来。这头疼得像炸开了似的,耳朵也嗡嗡的,你们在旁边说什么,我一个字都听不见!”

王大宇赶紧倒了水和药,拿过去给局长。

局长拿着电话正在喊:“领导,您说的话我听不清楚啊,我这耳朵呀,现在离手机稍微近一点就像敲锣打鼓似的。我把手机开成免提,放大声量,就听得见了。”说完,局长把手机开成了免提,放到最大音量,放在桌子上。

这时,会场里的人都听到电话里上级领导清清嗓子,关切地说:“大家辛苦了,你们继续,保重身体,千万不要和你们局长一样,病倒了。”说完,他就挂断了电话。

投标会顺利结束了,在招标结果出来之前,局长因为身体原因,申请调往科协做党建工作。公路管理局是热衙门,那边是冷衙门,正好适合局长静养身体。局长岗位暂时空缺,由上级领导兼管日常工作。很快,招标结果出来了,刘总成了一匹黑马,赢得了这个高速公路项目的竞标。

这天,王大宇正整理局长办公室,准备迎接新领导。他忽然发现了老局长的那瓶古希腊灵药,打开一看,还有一大半呢。他立刻拨通了老局长的电话,说要给他送药过去。

“什么药?哦,那个药!”电话那头的老局长半天才反应过来,看来新的岗位挺适合养病的,他都忘记了自己曾经不肯离身的灵药了。老局长笑着告诉王大宇,那瓶药是自己的上任送给自己的,现在就送给新任局长吧。

王大宇疑惑地说:“您不说明白,新局长怎么知道这是什么药?怎么吃这药呀?”

老局长笑了起来,他说:“这种灵药呀,疗效因药引子而异,也因人而异,随缘吧。”

王大宇听了,只觉一知半解,似乎懂了,又似乎更糊涂了。

半年后,公路管理局的上级分管领导因为贪污腐败落马了,刘总也因为行贿和偷工减料造成事故进了监狱。

有一次,王大宇在街上碰到了老局长,他终于忍不住又问起了那种灵药。

局长想了想,跟他说:“那天刘总来见我,送了两张卡— 一张是银行卡,一张是房卡,贴着他那漂亮的女秘书的名片。这种情况,我只能吃药了啊!”

王大宇也不是傻子,他联系前因后果那么一想,什么都明白过来了。不消说,那次投标会,局长推说头疼,用免提接听领导的电话也是故意的啊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10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