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蚂蚁的故事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谢丰荣 2017-03-22 围观:

蚂蚁的故事

城里来了个年轻人,自称姓昆。他广结书法界朋友,家中收藏了不少大家手笔。这天,一个男子到小昆家拜访,一进屋,就站在正中那幅字的面前,久久凝视。那幅字写的是唐代诗人刘方平《月夜》中的名句:“今夜偏知春气暖,虫声新透绿窗纱。”

小昆上前问道:“朋友,你喜欢这幅字?”来客回答说:“这幅字笔画粗细相间,颇具灵气,实在是妙!”

小昆立即试探着问:“这幅字是何人所作?”来客脱口而出:“本城第一书法高手萧然。”小昆微微一笑,与来客互通姓名,来客叫马义,两人感叹相见恨晚。

马义说想买下这幅字,小昆一听,摇了摇头。马义请小昆尽管开价,小昆则断然说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将这幅字挂在客厅正中?这正说明它在我心中的重要性,我是不会卖的。”

马义却不死心,连续三天登门,但小昆态度坚决:不卖!可马义第四天来时,却得知小昆明日就将把这幅字卖给一个胖老头。

马义不满地向小昆讨说法,小昆支吾着说:“马兄,我们一见如故,理当割爱相让,只是这幅字自有渊源,我……” 马义想了想,说:“生意不成仁义在,我在家备了一杯薄酒,不知昆兄肯不肯赏脸前去,一醉方休?”小昆觉得马义值得深交,就答应了。

到了马义家,小昆一看,他也收藏了不少字幅。那天晚上,两人边赏边饮,好不痛快。小昆随身带着那幅《月夜》,到半夜时分,他将字幅取出展开,趁着酒意问:“不知马兄为何一定要买下这幅字?”

马义见到字幅,脸色一沉,他沉吟良久,讲了一个故事——

有个老书法家,以一幅绝妙的字闻名遐迩。那幅字用笔与传统手法大相径庭,让人过目难忘。不过,后来却传出一条奇闻,说他那幅字并非本人所写,而是他精心饲养的一窝蚂蚁“爬”成的。原来老书法家不知从何处弄得十只蚂蚁,又大又黑,都非凡品。他用一种特殊的药物喂养蚂蚁,以“药”诱“蚁”,故使蚂蚁能按人的意图“爬”出字来。

有人还说,老书法家有一支大毛笔,笔管正是蚂蚁的巢,到他写字的时候,十只蚂蚁就从笔管里爬出,掉进砚台,滚得一身黑墨,又跳到宣纸上爬来爬去,然后就形成了文字。

这么一来,老书法家的字就被称作“蚂蚁体”,他的名气甚至盖过了本城头号书法家苏劳。

那位苏劳,倒很大度,一天,他专门请老书法家在酒楼对饮。只是老书法家不知怎么的,喝了两三杯就昏昏欲睡,他感觉有异,便匆匆回去了。待他精疲力竭地踏进家门,立刻闻到一股刺鼻的毒药味道,只见一窝蚂蚁都躺倒在地,老书法家气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……好在还有两三只蚂蚁能微微动弹,他赶忙捧起蚂蚁,又从墙上取下那幅让他成名的字,跌跌撞撞地把蚂蚁和字幅放到远离毒粉的地方,之后,老书法家气绝身亡……

听了这故事,小昆吃惊地问:“你说的老书法家,可是萧然老师?而那字幅,可就是这幅《月夜》?”

马义点点头,眼睛紧紧盯着小昆,突然开口问道:“这字幅,你是怎么得到的?”小昆说是捡来的。

马义笑了笑,夸他运气真好,又继续说道:“萧然老师视蚂蚁为儿女,他一心要让它们沾上人气,为此还请高人在这幅作品的‘气’字上施了法力,等时机成熟,蚂蚁就能转世为人,哪知一片苦心付诸东流了!”说罢,马义泪流满面。小昆也很感动,但他更想知道马义与萧然是什么关系。

正在这时,马义拉起小昆的手,说:“昆兄,你是个聪明人,又有侠骨柔肠。等会儿你就会明白我是谁、想做什么了。昆兄,你帮我一把吧。”小昆将酒一饮而尽,点头答应了。

马义见状,放声大笑,对天说道:“萧然老师,您待我不薄,我已将复仇大事交给好兄弟了。今后,我愿在您坟头安家,天天陪伴着您!”说完,他将两只掌心贴在《月夜》的“虫”字上……就在这一刻,奇怪的情景发生了:马义消失了,字幅上出现了一只很大的黑蚂蚁,黑蚂蚁冲小昆不停地晃动触须。见此情景,小昆猛地明白了,“马义”两字,加上偏旁“虫”,正好就是“蚂蚁”!原来马义是萧然老师那窝蚂蚁中的一只啊!

第二天,小昆找到胖老头,说:“我看你不是为自己买,不知背后那个高人是谁?”胖老头只好说是替苏劳老师买的。萧然死后,苏劳得到了那支有蚁巢的毛笔,他试着养了几窝蚂蚁,却没有一只会写字,又四处打听那幅蚂蚁体的作品,却毫无结果。

小昆听了,说:“我久闻苏老前辈大名,还是亲自把字幅送给他为好。”

胖老头却为难起来,苏劳行事谨慎,陌生人他是拒不会见的,但胖老头拗不过小昆,只好在前面带路。

苏劳家气派非凡,但他目光阴鸷,见有生人,就责怪胖老头,小昆却凑到一支毛笔前,说:“这就是萧然老师那支充满传奇色彩的蚁巢笔吧?”

苏劳不悦,正想下逐客令,却听小昆又说:“我不光有萧然老师的字,还有……”他卖起关子来,眼光瞟着胖老头,示意不想在外人面前多言。苏劳来了兴致,连忙打发了胖老头。

小昆先取出字幅摊开,苏劳从上至下查验起来,看了很久,脸上露出喜色,却假惺惺地叹道:“唉,萧然是个怪才,竟然能随心所欲操纵蚂蚁,可惜给蚂蚁喂什么药材,毒死蚂蚁不说,也毒死了自己……”说完,他让小昆拿出所带的东西。

小昆随即取出了一个小瓶,揭开塞子,一只黑蚂蚁爬了出来。小昆说,这蚂蚁正是投毒事件中幸存下来的。

苏劳很怀疑,提议让这蚂蚁写一幅“福寿无疆”试试,小昆说,以前萧然老师写字,先要让蚂蚁在腕口处咬上一口,让蚂蚁们沾上他的血,这才能达到心灵相通。

苏劳一听,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,让蚂蚁爬上手腕。黑蚂蚁很不客气地咬了他一口,他一抖,黑蚂蚁掉到了砚台上,在墨汁中滚了滚,跳上宣纸,只见它在纸上时而滚动,时而滑行,时快时慢,真是妙不可言。

苏劳看得心花怒放,可看着看着,他的脸色变了,因为蚂蚁写的根本不是“福寿无疆”,而是“天诛地灭”!

这下他气得暴跳如雷,恨不能一掌拍死蚂蚁,可突然间,他感到四肢无力,头晕目眩,看着被蚂蚁咬的伤口,惊叫一声:“蚂蚁有毒!”

小昆冷冷地看着他,说:“苏劳,这是你罪有应得!”苏劳哑口无言。那天,他请萧然饮酒,的确下了蒙汗药,中途又借故下楼,本想潜入萧然家盗取字幅和蚁巢笔,无奈门锁严实,一气之下,在外边撒了一圈毒粉,然后赶忙离开。哪知萧然见蚂蚁死了,又气又急,竟一命呜呼了。

现在,苏劳气息奄奄,连连哀求。小昆冷冷地说:“放心,你死不了的。萧然老师之所以要用药物喂蚂蚁,是因为这十只蚂蚁本身有毒,他想去除它们的毒性,以便今后变成人不会害人。可蚂蚁的毒性又被你那把毒粉给激发了……你是自作自受,今后你的四肢都将瘫痪,只剩脑子能活动了,正好用来想想一辈子干的坏事!”

苏劳听了,说他们并无冤仇,小昆不能这样对他。小昆则咬牙切齿地说:“不,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!”说完,小昆自顾自地凑近字幅,看着马义所变的那只蚂蚁。小昆哽咽着对蚂蚁说:“大哥,我是老二啊,我们中毒那天,你先苏醒,变成人形离开了,所以彼此都不认识。尽管我们好不容易才变一回人,但是我也决不贪恋,我们同做蚂蚁,一起去九泉之下陪伴萧然老师吧……”

说完,只见小昆伸出两手,用掌心贴到“虫”字上,顷刻间,他整个人都消失了,字幅上又多了一只大黑蚂蚁。两只蚂蚁紧紧相拥,然后相依相偎地从门缝爬了出去……

苏劳躺在地上不能动弹,他终于明白这个年轻人为什么叫“小昆”了,“昆”加上一个“虫”字,不就是“昆虫”吗?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13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