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老乡靠得住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古四郎 2017-03-22 围观:

老乡靠得住

张晓杰是个新兵,参军入伍的时候,和自己的老乡明亮分到了一个连队,还双双进了尖刀班。

自打入伍,晓杰就一心想提干留在部队里。可最近消息传出来,全营的提干名额只有一个,已经确定给了他们尖刀班的班长。

这下,晓杰彻底蔫了。这时,营长把他和明亮叫去了办公室,交代说:“师教导队将要在咱们这里挑人,你们两个都有希望。”接着,又轻轻摇摇头,“只是你俩要是能再稍稍高一点就好了。不过身高只是很次要的标准,主要还得看训练成绩,好好练吧,看你俩谁的成绩好,谁就有希望去教导队。”

回到宿舍,晓杰对明亮说:“我掂量了一下营长的话,咱们还是有希望的!”谁知明亮却满不在乎地回答:“有没有希望跟我可没啥关系。我不是早说过了嘛,我来当兵只是想锻炼两年,我的人生目标,是赶超我爸,开一家更大的公司。”

晓杰听了,点了点头说:“也是。不过我可没有一个能干的爹,啥都得靠自己。现在这个机会摆在眼前,我一定得好好把握。而且咱们班长马上要提干,你又不和我竞争,那我的希望就更大了。”说完,他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,可他又一想,所谓训练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自己还得加紧练习。

这天,晓杰一个人在宿舍打扫卫生,见几张纸从明亮的床铺上面滑了下来,他捡起来瞟了一眼,发现这是明亮爸爸的来信。这一瞟,把晓杰吓了一跳。原来,在信里明亮爸爸极力要求他留在部队,混个一官半职,还说已经托人找了部队的领导。晓杰心里一惊,明亮怎么明一套暗一套啊?唉,关键时候,老乡也靠不住啊。晓杰的神经又紧绷起来。接下来的训练他拼得更凶了。

谁知没两天,他就在一次单杠训练时把肩膀摔了。明亮见状,催他赶快到卫生所看看。晓杰心想:哼,谁知你到底安的什么心?于是他拒绝去治疗,而且还要明亮千万替他保密。

随着选拔的日子越来越近,晓杰训练更加玩命了。每天晚上,明亮看着他肿胀的肩膀,都忍不住悄悄地劝说,一直这么下去,肩膀就废了。可晓杰却眼一瞪,表示谁劝他就是害他。

几天后,最考验力量的负重圆木奔跑项目就要开始了。晓杰和班长、明亮分到一组。晓杰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力争第一。

这天,晓杰他们配合得力,一两百斤的圆松木在他们三个人的肩上纹丝不晃。到了终点,大伙儿一个劲地鼓掌叫好,晓杰心里好不得意。

这时,营长带着一位军官走到三人面前,说:“晓杰和明亮他们二人可是不分上下,李参谋你先好好看看。”晓杰听了,心里一阵激动,看来这李参谋是来挑人的呀。

他赶紧打起精神,做了一个标准的军姿后,向李参谋敬了一个潇洒的军礼。而明亮却明显驼着个背。

营长生气地一拍明亮的肩膀:“站好了,什么形象!”说着大吼一声,“立正”,明亮仿佛条件反射一般扳正了身体。晓杰扭头一看,嘿,明亮明明和自己一般高,可今天怎么比自己高了一截儿。

李参谋微微点了点头,说:“好,形象都不错,明亮的身高还是可以的。”说着便离开了。

晓杰一下子联想到明亮他爸的信,心里想明白了:噢,你小子还真会耍心机呀,营长以前说过我俩个子不高,你便记在心里,私下里托你爸爸打听李参谋今天来挑兵,就早做好准备了。简直虚伪透了,还好意思放烟雾弹说自己不争名额。

可晓杰也学聪明了,心里明白,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,暗说:明亮啊明亮,你既然无情,也甭怪我无义。

到了晚上,等明亮睡熟后,他悄悄地溜下了床,翻开明亮的鞋子,把鞋垫抽了出来,借着过道的灯光一看,嘿嘿,果真是增高鞋垫。为防打草惊蛇,他又悄悄地把鞋垫放进去。

第二天,晓杰把班长拉到营部小树林,气愤地把事情全说了。班长一听也火冒三丈:“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背后耍阴招的人。你放心,在这件事上我坚决和你站在一起。”

晓杰感激地说:“没错,班长,人家都说‘亲老乡,亲老乡,背后放一枪;老乡好,老乡好,背后捅一刀!’。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就去找营长。”

营长听了他俩的话,沉思片刻说:“其实我们已经研究过了,这次你们连的名额是你,张晓杰。”接着,营长又疑惑地说,“而且明亮昨晚还找过我,表示他不想进教导队。那他为啥还要故意垫增高鞋垫呢?”说完,营长便把明亮也喊来了。

一见明亮,营长就要把事情问个究竟。明亮听后,却哈哈笑了起来:“晓杰,班长,你们的愤怒我理解,今天我就当着营长的面,把原因说清楚了吧。”

明亮走到晓杰面前,真诚地说:“晓杰,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,咱们练负重圆木跑步时,你站在我和班长中间,班长个子比咱们高,我垫增高鞋垫,个子一高,自然就和班长一起把圆木抬高了,这样你的肩膀承重就少很多。我是不想让你为这个项目,把身体累垮了呀。还有,我爸确实想让我留在部队,可我已经回绝了他。他也同意了我的选择。而李参谋昨天来,我当然事先不知道,只是凑巧昨天咱们训练这个项目,我垫了增高鞋垫而已。”

营长一听,赶紧扒了晓杰的上衣,一看他那红肿的肩膀,马上骂道:“真是胡搞,都肿这样了,不要命了。唉,要是明亮不垫增高鞋垫,我看昨天那一场圆木负重训练,你的肩膀真要毁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看了看三个人又说,“你们知道为啥这次又给咱们营加了一个名额吗?就是因为汽车营一个训练尖子本来已经被选上了,可是他训练太猛,不讲方式方法,结果 在一次体能训练中腿部拉伤,站不起来了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14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