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阿P开听证会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郭振宇 2017-03-22 围观:

阿P开听证会

阿P在一个小城里住,可别小瞧这个小城,这是国内着名的古城,旅游旺地。阿P在当地开了一个小饭店,生意不错,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天有不测风云,这天,县政府发出通知,说准备对来古城的游客收门票,一张门票一百五十元。县政府要开听证会,希望大家踊跃报名。

这个消息让阿P很气愤,这一收费,还不把游客都给收跑了,游客跑了,饭店不就完了?这是典型的与民争利,不能答应,要去听证会上跟他们好好理论理论,阿P赶紧报了名。三天后,县政府工作人员给阿P打来电话,说阿P被选中参加听证会了,阿P很高兴,精心准备了发言稿。

又过了三天,听证会如期举行。县长亲自主持会议,他一再强调,别的地方搞听证会都是涨价会,糊弄群众,他们的听证会是真的,收不收费完全听取民意,如果过半数的代表不同意收费,那就绝不收费。接着县长讲收门票的理由,说收费是为了市民好,收入多了,才有钱建设景区维护景区,景区建设好了,游客会更多,这是良性循环,希望市民能支持。

他讲完后,让大家发言。参加听证会的人有的赞同收费,有的反对收费,还有几个中间分子,犹豫不定。同意收费的队伍里叫得最欢的人阿P认识,是社区的胡主任,他讲得嘴角直冒沫子,非常卖力。不同意收费的代表中嗓门最大的叫孔武,他是卖肉的,长得五大三粗,和阿P很熟。

阿P偷偷算了算,同意收费和反对收费的人差不多,自己这方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,阿P想,该自己出马了。于是他站了起来,摆摆手,示意大家安静,然后拿出一摞纸,一人一张给大家分了,分完后,阿P说:“我不想说太多,只用事实说话。前不久,有个小镇景区收费了,可收费后怎样了呢?大家看手里的纸,是一家权威媒体的报道,景区收费后游客大幅减少,仅为上年同期的三成,同时,门票的费用也透支了游客的消费能力,游客吃的少买的少玩的少……所以我认为,古城收费极不明智,负面效应明显。”阿P讲得有理有据,反对收费的代表纷纷鼓掌。

掌声使阿P很得意,胡主任不爱听了,他打断了阿P的话:“你讲得不对,没道理。”阿P看了看胡主任,笑嘻嘻地说:“胡主任,你儿子在外地工作吧?收费后,你儿子要是领对象回家就麻烦了,她进不了城,还得先买张票啊!”大家都哄笑起来。

阿P这一鼓动,不仅几个中间分子跟着点头,还有几个原本同意收费的代表也转变了想法,这一下反对方占了上风。阿P很高兴,看来胜利在望了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发生了意外,胡主任大叫一声,从椅子上跌了下去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。大家赶紧围过来,县长看了看,说:“不好,胡主任中风了,赶紧送医院,我亲自送他去。今天听证会暂时休会,什么时候再开等通知。”然后叫来车,几个人七手八脚把胡主任抬上车拉走了。

阿P有点郁闷,马上就赢了,却出了这么个意外,他想了想,觉得这事有蹊跷,胡主任十有八九是装的,故意搅散会议,好来个缓兵之计。这个胡主任,可真够狡猾的。

第二天一早,阿P刚开店门,就进来几个穿制服的,他们是防疫站的。几人进屋后,说是例行检查,然后拿张白纸到处擦,有一点灰就说不合格,最后算了算,说要罚款一万元。

阿P赔着笑脸求情,想少罚一点,可无论怎么说,对方就是不松口。最后,一个像头头的人表了态:“这次也可以不罚你,但你要明白,不该说的话不要说,尤其是在开各种会议的时候,懂了吗?”

阿P恍然大悟,这几人是为听证会的事来的,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赶紧说:“我明白,下次开听证会我保证同意收费,撒谎是王八蛋。”几人点点头:“这还行。”然后走了。

防疫站的人刚走,工商局的人又来了,阿P很知趣,赶紧说下次开听证会同意收费,工商局的人这才走了。下午税务局的人也来了,他们一进门,阿P就赶紧表态,说同意收费,把他们也打发走了。

一天来了好几拨检查的,阿P有点发傻,他给孔武打电话,孔武说他的肉铺也被查了好几次,看来县长是铁了心要借百姓的嘴收费了。

很快第二次听证会又召开了,还是县长主持,县长这次胸有成竹,他先大讲一通,然后就让大家发言。果然,上次反对收费的这回都蔫了,显然大部分人和阿P一样,被劝告过了。眼看收费的决议要通过了,这时,孔武站了起来,他挥着手大呼:“坚决反对收费!”阿P一见,也站了起来,对着孔武嚷道:“你瞎喊什么!收费百利而无一害,你反对收费,是螳臂当车,跳梁小丑。”

孔武不干了,指着阿P:“你说谁是跳梁小丑?我看你是找打!”他冲过去就给阿P一拳,正打在阿P的鼻梁上,血一下子流了出来。阿P说:“我不行了,我不行了。” 然后瘫倒在地,大家赶紧叫车,县长一见又出了乱子,会开不下去了,只得宣布休会,这次又没开出结果来。

阿P并无大碍,在医院处置一下就回家了。不过鼻子很疼,阿P暗骂孔武,他给孔武打电话,骂他下手太黑,孔武哈哈大笑:“不黑能像真的吗?不黑能把听证会搅黄吗?”

原来,这都是阿P想出来的妙计,他知道这次开会凶多吉少,于是就告诉孔武,会上形势不好就让他打自己,把会搅黄,于是才有了这一出。

第二天阿P早起去市场,他先去买鱼。卖鱼的一看阿P,撇了撇嘴:“今天鱼涨价了,涨百分之二百。”阿P一愣,问:“怎么涨这么多?”鱼贩子说:“别人买不涨,你买就涨。”

阿P奇怪地看着鱼贩子,问怎么回事。鱼贩子说:“你小子昨天表现不错啊,收费收费,嚷得挺欢啊,表现这么好,县长能给个官当吧?”

原来是因为这个,阿P摇摇头,鱼先不买了,他去买菜。不料卖菜的也不爱搭理他,阴阳怪气的。

阿P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,暗想,只能拉着孔武挨家挨户去解释了。“挨家挨户”?阿P想到挨家挨户时,一下子高兴得跳了起来,他有主意了!

阿P赶紧找到孔武,拉着孔武挨家挨户上门,起早贪黑地跑,跑了一个多星期,县城里几乎都走遍了。

第三次听证会又开始了,这回市长也来了,他听说这里搞听证会,很民主,就来看看。这次会议和上次一样,参加听证会的人多数同意收费。县长很高兴:“看来大多数市民还是赞同收费的,既然这样,我看今天就把这事给定了吧。”

这时阿P站了起来:“我说两句。”

胡主任说:“你不是同意收费吗?”阿P说:“是啊,我同意,我坚决同意收费,但我同意没用啊,这不同意的人也太多了。”

胡主任说:“胡说八道,你看这里来开会的,代表了全县的方方面面,几乎都同意。”

阿P摇摇头,说:“要知道不同意的人有多少,大家请看这里。”说着阿P把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,放到主席台上,然后开机。电脑播放出一组组镜头,镜头里都是古城的老百姓,他们先是自报姓名,然后说“我反对收费”,有的是一个人说,有的是几个人一起说,画面一角还记录着人数。录像放了一个多小时还没结束,只好快进,最后,反对的人数定格在三万两千零二十五人。最后的画面是阿P,他做了总结:“以上是这几天我拍摄的,他们都是反对收费的居民,每个人都报了姓名,你们可以一个一个去核实,我们古城人口四万出头,光我采访到的就有三万两千多,这说明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反对收费,你们可以强制收费,但千万不要打着我们老百姓的旗号。”

录像放完了,会议室里先是鸦雀无声,接着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县长的脸却成了茄皮色。

这时,市长站了起来,说:“这是民意,这是人心,阿P,你做得很好,让政府知道了大多数人的想法。”他看了看县长,“你是父母官,我不好越俎代庖,你看这事……”

县长赶紧站起来:“对,市长说得对,阿P做得很好,我们要听取民意,我宣布,古城继续免费开放!”四下里顿时掌声一片。

阿P一下子成了古城英雄,第二天,有不少人来饭店看他,阿P正得意呢,这时有人说:“不好了,阿P,有人给你送小鞋来了!”

阿P向外一看,不远处有几个人,他们都穿着制服,阿P认得他们,有工商局的,有防疫站的,他们器宇轩昂地向饭店走来。阿P一下蔫了,可转念一想:牺牲我一个,幸福千万人,值!顿时又自豪起来……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17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行善是门技术活
下一篇:父亲背上的斑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