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善心如玉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陈墨 2017-03-12 围观:

善心如玉

1.夜路惊魂

腊月二十三小年这天,山杏和奶奶、爹娘一起祭过灶,吃了饺子,就急匆匆地与家人告别出门了。她要赶回城里金老板家。

山杏在金老板家做保姆。金老板三十八岁,在城里开了一家很大的玉器店。他平日里忙生意,怕媳妇在家寂寞,专门高价雇请年轻清爽的姑娘做保姆。做家务其次,主要是陪媳妇说话解闷,山杏就这样来到了他家。金老板夫妇为人厚道,山杏在他家一干就是三年。前两年到了年关,金老板都会给山杏一个红包,让她回家团聚,可是,今年金老板的媳妇有喜了,预产期恰好在年头岁尾这几天,金老板两口子就跟山杏商定,让她腊月十五回家团聚,在腊月二十四之前赶回去,照顾金老板的媳妇生孩子。山杏郑重地答应了。今天到了她回城的日子,下半晌,她特意采了一大把腊梅花,准备送给金老板夫妇。这么新鲜的腊梅花,城里根本买不到呢。

山里只有一条崎岖的小路通向外面的公路。山杏的家在半山腰,每次出山走到公路,需要两个来小时,可是,今天不知怎么回事,山杏走了半天还没到。山里天黑得早,此时月暗星稀,山杏手里的小手电发着微弱的光亮,只能照出前边一米左右的距离。这点光亮,让她感觉路两边更黑了。山风呼呼地吹着哨音,山杏用手紧了紧围巾,抱紧了怀里的腊梅花,使劲加快脚步。

终于出山了,山杏看到公路旁那块竖起的大石头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这块石头就是当地人的站牌,平时不管多晚,这里总会聚着几个候车的人,可是今天奇怪了,冷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。山杏心想:可能是临近年关,人们都往家赶,没人出山了吧。忽然,一阵冷风吹过,让她打了个寒噤,四周死一样寂静,山杏觉得就像掉到了冰窖里,一股彻骨的寒意从四周袭来,她真有点后悔没让爹送她了。

黑暗中,山杏听到“嘀、嘀”两声,她精神一振,汽车来了!车刚一停稳,山杏就一步迈了上去。车里空空的,没有乘客,连售票员也没有,只有司机一个人坐在驾驶座上。山杏将钱递给司机,脸一直冲前的司机慢慢回过头来。这是个中年人,苍白的脸上一双细眯眼仿佛几天没睡一样,红红的。山杏让司机一打量,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。

山杏找了个靠门的位子坐下。就在司机要关车门的时候,车门边忽然挤进一个人来。这是个老婆婆,她穿着脏兮兮的黑色棉袄棉裤,一上车就一屁股坐在了山杏旁边,一股酸臭味随即在车厢里弥漫开来。山杏忍不住将头扭到一旁。老婆婆却像什么都没察觉似的,凑到山杏跟前,问:“姑娘,去哪啊?”山杏只好回过头,只见老婆婆一脸的皱纹里淤着黑黑的泥,山杏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见山杏不说话,老婆婆再次问道:“姑娘,去哪啊?”说着还抬起一只脏手,颤巍巍地要来摸山杏的头发。山杏一激灵,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,越过老太太,从还未关严的车门挤下车去。

山杏的两脚刚一着地,就觉得周围的一切“忽”的一下,仿佛转了一个圈,全都变了。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后山的坟场子里。自己明明在车站啊,怎么会迷路来到这里呢?

山杏还没转过神来,就见刚才的那辆汽车“忽”的一下化成了一个棺材,又“嗖”的一声,闪进一个荒坟里。接着,一个阴沉的、好似尖刀摩擦玻璃的声音在她的头顶炸开:“老婆子,你坏我好事,我绝不饶你!”

“啊!”山杏吓得大叫一声,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。她慌忙转身,却见那个脏婆婆就站在自己旁边。借着月色,山杏看到老婆婆脸色慈祥,眼里透出焦急的神色。突然,老婆婆一把抓起山杏的手,说:“姑娘,快跟我走!”拽着山杏就急急往前奔去。山杏像木偶一样不由自主地跟着。不知跑了多久,老婆婆终于站住了,她用手一指,山杏远远地望见了公路边的大石头,石头下站着几个候车的人。这才是平时正常的景象啊,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山杏呆呆的,站着一动不敢动。

这时,老婆婆说话了:“姑娘,你刚才险些遭了毒手。那个假司机,他生前就是个泼皮,在一次斗殴中被人打死,碰巧葬在了灵脉上,魂魄没散,每三年就要到阳间来作祟一次,骗一个八字纯阳的年轻女子进他的坟里,以保他的魂魄不散。”

听着老婆婆那飘飘乎乎的声音,山杏半信半疑,可是,要不是这样,刚才那可怕的一幕又怎么解释呢?这时,老婆婆递过一包东西来,山杏不敢去接。老婆婆轻声道:“姑娘莫怕,你祖上对我有恩,我今天才冒险出手相助。这个给你,拿上它,鬼魅就不敢近你的身了。”

山杏颤声问:“我祖上怎么对您老有恩了?您老救了我,我怎样才能报答啊?”

老婆婆看看天色,说:“姑娘,我急着赶路,不能说太多了,这个灵物你收着,说起来,这也是你祖上的东西,今天,我算是物归原主了。”老婆婆一边说,一边把一包东西塞到山杏手里,接着急匆匆地转身就走。

还没走两步,她又折回身来,对山杏说:“这个阴毒的老山怪不会放过我的,我就从你这里借一朵腊梅花吧,希望这美丽的生命能护佑我。”老婆婆说完,从山杏手中的花束里摘下一朵腊梅,身形一飘,就隐进夜色里不见了。

山杏呆呆地站在原地,刚才发生的一切太诡异了,仿佛是做梦,可要说是一场梦吧,手里明明多了一个东西。在黑夜里,她用手摸了摸,是凉凉的一个圈。山杏顾不得多想,将这个东西胡乱地揣进口袋,像逃一样向公路边那块大石头跑去。

2.“双棒”之谜

第二天上午,山杏来到了城里。经历了昨晚的事,她仍有些惊魂未定。山杏来到金老板家门口,伸手敲了三下门,“当、当、当”,没人应门。她拿出钥匙打开门,屋里静悄悄的没人。这是一套400平米的复式住宅,山杏关好门,径直走进她的保姆房,将那束腊梅花放到桌上,人便像散了架一样地坐在了床上。

歇了一会儿,山杏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了昨晚老婆婆递给她的那包东西,打开一看,是一个通体浓绿的翡翠镯子,在阳光下闪着润泽的光。山杏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镯子,感觉就像在抚摸着有弹性和体温的皮肤。金老板是做玉器生意的,山杏在他家这几年没少见玉器,近朱者赤,凭眼看,山杏就知道这是件上品。听老婆婆说,这是山杏家祖上的东西,可她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?她忽然想起老婆婆说,这是个灵物,便将左手向镯子里一伸,一下便将镯子戴在了左手腕上。还真是神奇,山杏一戴上镯子,郁结在心里的恐惧仿佛被驱散了,觉得踏实了许多。她站起身,将带来的腊梅修剪好,抱着来到客厅,准备全部插到客厅里的大花瓶中。

她刚走到客厅,大门“砰”的一声被打开了。金老板拎着大包小包闯进来,一抬头,见山杏站在面前,立刻大着嗓门哈哈笑了,说:“太好了,山杏回来了。你嫂子昨天夜里生了,你猜怎么着,生了‘双棒’!我正怕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呢。”

“双棒”就是双胞胎的俗称,山杏得知喜讯,高兴地问金老板:“生了‘双棒’?嫂子检查的时候,医生不一直说是单胎吗?是男孩女孩啊?”

“一儿一女!这笔买卖赚了,哈哈!”金老板开着玩笑,山杏也跟着笑起来。金老板放下东西,又说:“不过丫头生下来的时候,不知怎么,被挤了一下,现在放在暖箱里了。”山杏一听,不由得紧张起来,金老板笑了笑说:“没事,医生说没大碍的。你嫂子也饿了,既然你回来了,就由你来做饭吧,我还得回去看看你嫂子和孩子,你做好饭就送过来吧。”金老板说完,把东西一撂,又赶紧出去了。

山杏一阵忙碌,她把金老板买回来的土鸡洗净,在鸡的腹腔里放入葱姜、大枣、西洋参,放到砂锅里炖着,又手脚麻利地煮鸡蛋、和面、擀面条,终于做好了一锅香味四溢的鸡汤面。山杏将砂锅四周围上毛巾,整个装进提笼里,朝医院赶去。

到了医院,山杏很快就找到了金老板妻子的病房,进门一看,她吓了一跳:只见金老板坐在妻子床边,神色与刚才判若两人,他一脸憔悴,无助地看着躺在床上抽泣的妻子。原来,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情况发生了变化,原先没什么大碍的女婴,不知为什么,突然脸色青紫,呼吸急促。医生马上实施了抢救,但没什么起色。医生已经通知他们,做最坏的准备。刚才还沉浸在喜悦里的金老板夫妇哪受得了这么大的打击,一下子六神无主,只剩下掏心掏肺的难受了。

这时,一个护士急匆匆地走进病房,吩咐道:“家属,赶紧去二楼药房取药给患儿输液,我们再做一下努力。”见金老板夫妇相对抽泣,山杏赶紧接过取药单子,跑着去二楼取药。两三分钟后,山杏取回了一大一小两瓶液体,又赶到抢救室门口……

抢救室里,女婴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。山杏推门进来,见好几个医生围着一张床忙碌,隔着医生的背影,她看不见床上的孩子,只从两个医生站着的间隙里看见一只婴儿的小手半张着。咦?婴儿的小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?山杏定睛一看,原来,她的小手里不是攥着东西,而是长着一个胎记,那胎记长在手心正中,呈暗红色,就像一朵腊梅花!

腊梅花?山杏不由得激灵一下。就在这时,一个护士过来,从山杏的手里接过药,示意她赶紧出去。山杏往外走着,忍不住又回头看那只小手,没错,就是腊梅花一样的胎记!昨夜那一幕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——老婆婆为了救自己,将镯子塞给自己,然后摘去了一朵腊梅花……想到这,她下意识地用右手摸了一下镯子。她没有注意到的是,随着她的这一摸,一道柔光从镯子上闪过……

山杏回到病房,见金老板正在低声劝慰妻子:“女儿会没事的,万一……咱不还有一个儿子吗?你在月子里千万要注意身体啊!”

一听说儿子,金老板的妻子止住了哭泣,对啊,刚才只顾着女儿了,儿子怎么样了?“快,快把儿子抱来让我看看。”她用手使劲地推着丈夫,恨不得马上见孩子。金老板站起身向婴儿室走去,他想,现在也只能用这个办法转移妻子的注意力了。

不出金老板所料,妻子一抱上儿子,果然露出了笑容。病房里的气氛轻松了许多,山杏也笑着俯身去看那个男婴。就在她低头的一瞬间,男婴正巧睁开了眼。一看那双眼睛,山杏立时浑身一麻,那是一双通红的细眯眼!此时,她分明看见,这双通红的细眯眼里滑过一丝诡异的笑意,一股凉气从山杏的脚底一直升到头顶。

这时,金老板的妻子向丈夫笑道:“儿子和你一样,爱睡懒觉,这么半天了还睡着。”山杏呆住了:怎么,睡觉?难道他们看不见男婴刚才睁开眼睛,诡异地窥视着周围吗?

昨夜老山怪恶狠狠的话又在山杏的耳边响起:“老婆子,你坏我好事,我绝不饶你!”难道他纠缠到了这里?难道那个正在抢救的女婴竟是老婆婆投胎转世?山杏想起,昨夜老婆婆急着赶路的样子,原来那就是老人们常说的赶去投胎啊!山杏明白了,金老板的妻子孕期检查时一直是单胎,忽然间却生下了“双棒”,原来半路中加了一个他—这个可恶的老山怪!

3.翡翠灵镯

想起女婴现在凶多吉少,山杏心里很难过,早知道这样,当初真不该要这个翡翠镯子。她低下头,右手下意识地抚摸着左手腕上的镯子。这一次,她看见了镯子闪出的柔光,再一抬头,就见金老板妻子怀里的那个男婴,脸上诡异的微笑仿佛僵住了,那双细眯眼也好像困乏得闭上了。怎么回事?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?

这时,病房的门一下被推开了,刚才那位护士一进来就笑着说:“好消息,你们的女儿有救了,现在已经有自主呼吸了。”金老板激动得“腾”地站起来,对护士连声说谢谢。

护士一笑,说:“谢什么,也是这孩子命大。”她一指山杏,“本来我们都不抱希望了,哪知用了这姑娘送来的药,病情一下好转了,现在生命体征已经稳定了。”护士说完,一旁的山杏差点流出了眼泪。她在心里祈祷着上天,一定要让女婴健康地活下来。

三天后,医生终于宣布女婴无恙,大人孩子都可以出院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金老板仿佛遇到了大赦,他给儿子起名叫金宝,小名宝儿;给女儿起名金枝,小名枝儿,喜洋洋地张罗着接老婆孩子出院,回家过大年去喽!

金老板把婴儿房设在二楼朝阳的屋子里,紧靠着主卧室。婴儿用具是早就准备好的,问题是,只准备了一张小床,现在却抱回来两个孩子。金老板大手一挥,说:“没事,先让这对双棒用一张床。”说着,一边一个,将宝儿和枝儿并排放在了床上。不知为什么,山杏看着两个并排躺着的孩子,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不安。

为了照顾孩子,家里又请了一个月嫂。月嫂在婴儿屋里靠墙搭了个铺,山杏也从一楼的保姆房搬到了二楼婴儿房对面的屋里。

这天,山杏、月嫂再加上金老板,三个人手忙脚乱地哄睡着了两个孩子,再看表,已经夜里十一点了。金老板嘱咐了几句就去睡觉了。山杏轻轻地回到自己房间,拧开壁灯,和衣睡在了床上。

夜漆黑漆黑的,仿佛是沉到了一坛浓墨里,连四周的空气都凝固了。山杏发现,自己正急急地跟着老婆婆往前走,忽然,一个黑影挡在了前面,是老山怪!他睁着血红的细眯眼,一下子掐住了老婆婆的脖子,嘴里狠狠地嘶叫着:“坏我的好事,我决不会饶你!”老婆婆痛苦地扭动着身子,老山怪发出一阵“嘿嘿嘿”的冷笑……

山杏猛地睁开眼,发现自己睡着了,原来做了一个噩梦。她翻了个身,准备抓紧时间再眯一觉。就在这时,“嘿嘿嘿”三声惊悚的冷笑,在静静的深夜响起。山杏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她屏住呼吸再听,“嘿嘿嘿”,没错,冷笑声就来自对面的婴儿房!山杏一骨碌坐起来,壮着胆子悄悄地向婴儿房走去。

推开婴儿房的门一看,山杏差点惊叫出声。只见婴儿床上闪着两个红豆似的荧光,在暗黑的房间里就像坟地里的鬼火。她赶紧伸手打开灯,灯光下,她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—宝儿的头压在枝儿的脖子上,此时,枝儿已憋得脸色青紫,一双小手难受地上下挥舞着。山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抱出了枝儿。惊恐让山杏全身微微颤抖,她将枝儿抱回自己屋里,放到床上。只见枝儿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,两只小手无力地耷拉下来,右手心的胎记在灯光下是那样苍白。

山杏悲伤地想:老婆婆拿了一朵阳世的花,还是没能保护她,要是她不把镯子给自己……噢,对了,镯子!山杏赶紧伸出右手,抚摸起左手腕上的镯子。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:只见一道柔和的光从镯子里闪过,再看枝儿的小脸,慢慢由青紫变得红润,随着 “哇”的一声大哭,她的小手小脚又生气勃勃地上下挥舞起来。

山杏一阵惊喜,这时,金老板夫妇和月嫂听到动静,一齐来到她的屋里。月嫂怀里抱着宝儿,她见枝儿正躺在山杏的床上大哭,奇怪地问:“咦,枝儿怎么在你屋里?她怎么哭成这个样子?”

山杏此时顾不得许多了,只有实话实说:“宝儿的头压在了枝儿的脖子上,压得她喘不过气来,险些出事,还是让枝儿睡在这吧。”

月嫂抱着宝儿走近,俯身察看枝儿的情况。这时,月嫂怀里的宝儿突然睁开了通红的细眯眼,他舞动着肥嘟嘟的小手,似乎不经意地搭在了月嫂的左手腕脉上。月嫂的心脉被扣住,一股看不见的黑气悄悄地顺着她的心脉向上漫延……很快,月嫂的印堂一片暗黑。

这时,月嫂突然恼怒异常,朝山杏大声呵斥:“你这姑娘是睡糊涂了还是脑子有病?宝儿才几天大,怎么能将头压到枝儿的脖子上?”月嫂一边说,一边将怀里的宝儿交到金老板手里,自己气哼哼地抱起枝儿向婴儿房走去。一想到枝儿又要与宝儿放在一张小床上,山杏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她把脸转向一旁的金老板夫妇,却发现他们正紧张地打量着自己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斗琴
下一篇:红遍全国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