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斗琴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冷空 2017-03-12 围观:

斗琴

在一个旅游区的古镇街头,有个盲人正在拉琴卖艺。琴声悠扬动人,听众围了里三层外三层。一曲终了,盲人停手,喝水休息,满意地听着大家往盒子里扔钱的动静。

也真不巧,这时有个卖二胡的走过,一把二胡顶在腰间,一路走一路表演。大家都回头去看,盲人不高兴了,以为是来抢地盘的,他一改休息十分钟的惯例,拿起二胡又拉起来。那个卖二胡的闻声一愣,停下脚步侧耳倾听。大家这才注意到,这回盲人的琴声有点古怪,听起来十分刺耳。

这时,那个卖二胡的人看见了盲人,赶紧走上前来,毕恭毕敬地打招呼:“听这位前辈的琴声,和在下师出同门。在下周正清,请问前辈尊姓大名。”

盲人不答,抖动弓弦,“吱吱呀呀”地又拉起来,周正清一愣,脸色十分难看。这回稍微有点音乐常识的人都听出来了:盲人是在用琴声骂周正清。他一连拉出十几声怪调,听得大家脸红心跳,不用说,骂的内容相当难听,简直不堪入耳。

周正清想了想,调了调手中的琴,也拉了一段。音乐是诙谐滑稽的风格,但声音尖刻,很明显是在讽刺盲人。盲人气得脸都青了,他慢慢地坐下来,侧耳倾听着什么,然后运足功力,轻轻地拉动琴弦。盲人刚拉了几下,周正清的琴声“嘎”地停了,脸色更加难看。接着,盲人的琴声迅速加急,周正清突然回头就跑,一直跑出几十米,这才心有余悸地回头看,盲人慢慢停了手。

周围的人哈哈大笑起来。周正清远远地喊:“听你的琴艺,是王有才师叔吗?算辈分,我是你侄儿!”接着他说:“师爷临终前让我们来找你,说他当初错怪你了。”

盲人大怒,“呱啦呱啦”拉了几声,好像是叫他滚远点。周正清为难地站着,这时,旁边走出来一个人,他自我介绍姓李,在这古镇上开了家诊所,业余爱拉胡琴。李医生把周正清请到自己的诊所里,说:“先生有何难处,不如说出来,大家帮忙出出主意。”周正清长叹一声,说出了这个盲人师叔王有才的来历。

原来王有才的父亲是位胡琴大师,王有才自幼习琴,天赋极高,二十来岁的时候,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。这时,他父亲发现,儿子常常悄悄溜出去,朝着某个漂亮姑娘拉一段曲子,那姑娘就会着了魔一般,跟着他去旅馆里开房。父亲又惊又怒,惊的是儿子的琴声竟然有这种魔力,真是闻所未闻;怒的是他竟干这种勾当!于是父亲找了几个弟子,趁王有才不备,一拥而上捆了个结结实实,拖回家中审问。一审就审出了王有才的秘诀,原来他用琴声勾搭姑娘,得完全迎合姑娘的心思。怎么能看出姑娘的心思呢?王有才总结了两句话,叫“旋律看瞳孔,节拍听心跳”。

父亲一听目瞪口呆,半晌,突然跳起来,几鞭子抽过去,道:“老子叫你看瞳孔,叫你听心跳!”他暴怒之下,手头失了轻重,鞭子竟抽中了王有才的双眼,王有才脸上当场就开了花。父亲后悔莫及,赶紧把儿子送到医院治疗。不料,王有才却趁大家不注意,独自摸索着出走了,从此就再也没了消息。

李医生吃惊道:“有这等事?难道琴声真的能勾魂摄魄?”

周正清道:“旋律看瞳孔比较难,但节拍听心跳,内行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。不瞒您说,自从出了王师叔的事,王家的弟子对听心跳拉琴这一技法都有所研究。我可以试着专门为您拉一曲。”

李医生笑道:“拉吧,我不怕,我又不是大姑娘。”周正清微微一笑,“嘎嘎”两声试音后,开始拉一首不知名的曲子。

李医生听着听着,突然觉得悲上心头,不能自已,不禁掉下泪来。周正清的琴声转急,李医生的情绪顿时失去了控制,他抓起手术刀,便向自己手腕上割去。

周正清拉住李医生,说:“不好意思,您太上心了。”李医生骇然道:“果然像着了魔一般!”

周正清点头道:“我辈弟子,都受过严格的训诫,绝不能用琴声去为非作歹,但我今天发现师叔并未悔改。他今天听着我的心跳拉曲,想逼我自杀,幸亏我跑得快。现在我要回去与师叔斗琴,并说服他跟我回去。不瞒您说,现在我们创办了一家胡琴厂,专门生产六角胡琴,我行走江湖,其实是为了调查市场。但我又有点害怕,我的功力,比有才师叔差出老远,万一斗不过他怎么办?”

李医生不愧是医生,立即有了对策,说:“你师叔再厉害,毕竟眼睛瞎了,只能靠耳朵听。咱们可以在身上挂几个秒表之类的东西干扰他。你自己只需堵住双耳,用眼睛看他脖子上的大动脉跳动,效果也是一样。”

周正清大喜,两人找出几个节拍器,在周正清身上前后左右各挂了一个,又用棉花塞了周正清的耳朵,以免干扰到自己。准备停当,周正清回到街头,拉动琴弓。盲人一开始还想反抗,可是侧耳听了半天,只听见好几个节拍器在响,两拍子、三拍子、四拍子全有,他一下子慌了神。周正清则越拉越勇,琴声也越来越高亢激切。盲人听着听着,冷汗直冒,心里开始发虚,情绪也颓丧起来,眼看就要认错投降,但他突然明白了什么,赶紧把衣领立起来,盖住了大动脉。这下周正清没辙了,只好硬撑着继续拉。几个回合过去,盲人的琴音里突然露出了惧怕之意,只见他停了手,拎起胡琴就跑。

周正清大喜,追上去喊道:“师叔,你既然认输了,就跟我回去吧。其实当年师爷是错怪你了。后来那个姑娘还来家里找你,说她是自愿的,师爷早就后悔了!”

盲人回头大喊:“这我早就知道了!你以为我是怕你的琴声吗?笨蛋,你没有感觉到一股煞气吗?眼睛白长了,看远一点,城管来了!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9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storychina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吃鱼的毕加索
下一篇:善心如玉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