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河豚宴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孔宣 2017-03-12 围观:

河豚宴

民国时期,扬州一带盛行吃河豚宴。为了确保食客的安全,烹饪河豚的厨师们有一条行规:一道河豚菜上来,必须由大厨吃第一口,过半个小时平安无事,客人方能动筷子;若是河豚宴,则大厨必须先把满桌子的河豚菜挨个吃一口。

当时,在扬州的“满江红”大酒楼里,有位大名鼎鼎的大厨姓王,号称“河豚王”,他烹制河豚的手艺无人能比。这天,扬州大户鞠伟派人来传话,说是过几日要在家中举行寿宴,想请王师傅过去做一桌河豚宴。

这鞠伟是个卖国求荣的大汉奸,鬼子占领扬州的时候,他帮着鬼子做了一大堆坏事,抗战胜利后,又抢着在国民政府面前投降献媚,结果摇身一变,竟然变成曲线救国的功臣。看着汉奸国贼春风得意,扬州的老百姓哪个不恨得牙痒痒?

王师傅接到鞠家发来的邀请之后,不禁犯了愁,拒绝吧,恐怕鞠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;可是就这么给这汉奸做寿宴,又心有不甘!王师傅把自己关在后厨,待了整整一宿。第二天早上,他把两个徒弟传文和传武叫进后厨,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。

王师傅叹着气对他们说:“为师这次去鞠府做河豚宴,恐怕凶多吉少,万一出了什么岔子,师父的命倒是无所谓,可怜你们年纪尚小,为师放心不下啊。”

传文和传武清楚,所谓的“出岔子”就是指河豚体内的毒素没有清除干净,而师父是要吃第一口的,到时候肯定第一个中毒。师兄传文当即就表态:“师父您放心,我们俩一定把解毒水准备好,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立即给您灌下去!”

王师傅一听,连连苦笑:“河豚鱼之毒天下第一,根本无药可解。所谓的解毒水只是催吐催泻的药物,如果我已毒发,毒素顺着血液流遍全身,喝这个还有什么用?解毒水是给客人准备的,他们比我晚吃半个小时,毒素尚未入体,大吐大泻一番后,或许还能捡回一条命。”

传文听完,不禁傻了,喃喃地说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该怎么做呢?”

传武却激动地梗着脖子说:“师父,您就非要去吗?您替一个卖国求荣的大汉奸以身试毒,值不值得?不如我们远走高飞吧!凭您的手艺,走到哪里还愁没饭吃?”

王师傅听了,淡淡地一笑,神秘地说:“万一我真的中毒了,倒有一个秘方可以起死回生!”

传文和传武大吃一惊:“这世上还有解河豚鱼毒素的秘方?”

王师傅压低声音说:“你们事先雇一辆黄包车,万一我有中毒的迹象,马上拉上我去运河与长江口的交汇处,以刚刚入江的河水灌服,如果能灌得我呛水呕吐,说明我有救了。”

传文为人老实,连连点头称是。可传武特别机灵,他好奇地问道:“师父,这听起来也和催吐的法子差不多啊。我们事先去那里打一罐子水回来不就是了,干吗这么麻烦,非要跑到运河与长江口的交汇处?”

王师傅笑道:“传武长进了,问得好!关键就在水质上,江河湖海交汇之处阴阳调和,吸天地之灵气、聚日月之精华,此水有解毒的奇效。但是这水一定要新鲜,提前打好是没有用的,必须在长江口上现取现用。”两个徒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。

很快到了鞠府大宴那一天,府上宾朋满座,鞠伟坐在厅堂正中,一副獐头鼠目的模样。此时,王师傅和两个徒弟在后厨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,一条条河豚在他们手下剥皮、洗净、放血、去内脏、切片、下锅,一道道工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过了一个时辰,名满天下的河豚宴上桌了,一道道香气四溢的河豚菜摆上了桌,鞠府的宾客个个食指大动,恨不得先尝为快。鞠伟到底是老奸巨猾,他赶紧对王师傅说:“王师傅辛苦了,不过按照老规矩……”

“我来尝第一口!”王师傅笑了笑,先舀出一勺河豚汤咽下肚去,又夹起一片鱼肉嚼了起来……鞠府的人看着王师傅把每一道菜都尝了个遍,正想动筷子,却又被鞠伟拦住了:“慢着,先等半个小时,看他没事再说!”

很快,半个小时过去了,鞠伟见王师傅安然无恙,这才招呼满堂宾客品尝,大家早就对热气腾腾的河豚宴垂涎三尺了,纷纷大快朵颐。

过了没多久,突然听到有人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鞠府的人一听,都吓了一大跳,纷纷朝四周张望。原来这声音是王师傅的两个徒弟喊出来的,他们看到王师傅脸色突然变得惨白,继而四肢瘫软、口齿不清,这正是吃河豚中毒的典型症状。好在去长江口的黄包车早就备好,两人立刻背着师父拼命向门口跑去。

鞠伟一看王师傅中毒了,顿时吓坏了,他感到自己也有些不舒服起来,不禁大喊道:“快!快拿解毒水来!”拿到手后,他急忙给自己猛灌了几口。

鞠府里的其他人为了抢解毒水,险些打破头,每个人都怕喝少了,拿过瓶子就是一通猛灌。可是为时已晚,没过多久,鞠府的人个个四肢瘫软、口齿不清,眨眼间全家死得一个不剩。尤其是鞠伟,口吐白沫、大小便失禁,死相极为难看。扬州城的老百姓知道后,纷纷拍手称快:“活该大汉奸吃河豚中毒死了,那是天意!只是可惜了王师傅一条好汉!”

再说传文和传武,他俩用黄包车拉着师父往长江口跑,可跑到半路的时候,传武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—按说王师傅已经不省人事,可是他的嘴角却往上挑着,好像在微笑一样。传武和传文一说,传文立刻怒道:“师父都快不行了,你还胡说八道!”

传武再看时,师父脸上的笑容又不见了,当下不敢再多说什么,拉着黄包车一路狂奔。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终于来到了运河与长江口的交汇处,两个徒弟把王师傅从黄包车上抬下来,赶紧用刚刚入江的河水给他灌服。没灌几口,传武又看到师父笑了,这回连传文也看到了。

“难道师父真的有救?”于是,两人更加卖力地给王师傅灌江水。突然,王师傅剧烈地咳嗽起来,坐直了身子:“别灌了,再灌我就要呛死了!”

传文大喜道:“这法子果然管用!师父,我们这回真长见识了!”

王师傅低声道:“我根本就没有中毒,都是装的,咱们赶快离开这里!”原来,他早就在长江口准备了一条乌篷船,金银细软都在船上,显然是为逃命准备的。

传文和传武大吃一惊,如果河豚宴根本就没毒,那鞠伟是怎么中毒死的?王师傅招呼他们说:“赶快上船!到了船上我再和你们细说!”

到了乌篷船上,船夫解开缆绳、荡开双桨,顺江而下。传文赶紧问:“师父,您是怎么让鞠伟这个大汉奸中毒的?”

王师傅微微一笑,反问道:“你想想看,什么东西鞠伟他们吃了,而我没吃?”

传武脑子转得飞快,脱口而出:“解毒水!他们一看师父中毒了,争先恐后去喝解毒水,这才中毒了!”

王师傅拍着徒弟的肩膀,笑道:“没错!那解毒水里早被我放进了剧毒的河豚血。我假装中毒之后,鞠伟一家人个个惊慌失措,以为河豚宴里有毒,喝光了我事先配好的解毒水,所以这帮狗汉奸才会中毒身亡!同时我们还能全身而退、毫发无损。”

传文又问:“那所谓的江水解毒的秘方呢?您不是说如果这运河与长江口交汇的江水能灌得人呛水呕吐,就能去除河豚毒素吗?”

王师傅呵呵笑道:“那当然是假的。因为你们年纪还小,传文又忠厚老实,所以事先没有把计划告诉你们。你们以为我真的中了毒,急得直掉眼泪,如此真情流露,这才让鞠伟这条老狗也信以为真,抢着去喝解毒水,死于非命。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无人知晓,我们则一刻不停地赶到了运河的入江口,马不停蹄地离开扬州!”

王师傅离开扬州后,又在上海当上了酒楼的大厨。不过,此后每当扬州人吃河豚时,还是时常有人提起王师傅借河豚宴铲除大汉奸的故事。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8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代买火车票
下一篇:还不起的人情债

主题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