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故事会

本栏目包括故事会官网故事,故事会在线阅读,故事会合集。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全站搜索:

要命的稿费

来源:故事中国 作者:袁夫之 2017-03-12 围观:

要命的稿费

1.肥仔失踪

香港回归祖国前,在九龙地界的庙街,住着一个叫肥仔的人。他好吃懒做,浑身肥肉。不过,因为他表哥就是这地界的黑帮S13会的老大—“花脸狼”,肥仔竟摊上专门负责毒品交易收账的差事。

这天早晨,肥仔正在租住房里睡懒觉,忽然被连绵不断的手机铃声吵醒。他接过一听,顿时吓出一身冷汗。原来今天是S13会每月一次的例会,他居然给忘了。

肥仔赶紧穿好衣服,夹起包,发疯一样向屋外跑去。他知道表哥花脸狼脾气可大了,要是谁胆敢耽误了差事,他可是六亲不认的。可肥仔刚跑到门口又折回来,打开桌子抽屉,拿出了里面准备交房租的两万块钱塞进口袋里,这时,他又看了一眼抽屉里的一副针管和一小袋白粉。他是个瘾君子,但在S13会,花脸狼是禁止成员吸毒的,所以他平时都是在家偷偷地吸。

肥仔犹豫了片刻,决定还是等散了会再说。于是他冲出门,打车向S13会总部驰去。

肥仔一进会议室,只见里头开会的一个个面带惊恐,花脸狼则面色发青、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。

花脸狼心狠手辣,他的绰号,就是从他脸上那道伤疤得来的。他自己说:“当年我从庙街一直打到尖沙咀再到铜锣湾,才有今天的地位。”花脸狼开会喜欢骂人,他说过,开会不骂人,那还叫开会吗?可最近生意顺风顺水,会员们也越来越听话,搞得他开会都没理由骂人。他正窝着火,这时却终于蹦出来一个刺头,还是他的表弟。他便来了个“大义灭亲”!

于是,花脸狼说两句工作,骂一顿肥仔,整整折腾了两个钟头,散会后,他还意犹未尽,把肥仔喊进办公室,又骂了两个钟头。

他看见肥仔吓得浑身冷汗直冒、哆哆嗦嗦,感到非常满意。他料定肥仔今后再也不敢迟到了,便挥挥手,示意肥仔出去。可他哪晓得,他表弟这副熊样不是被他吓出来的,而是毒瘾犯了!肥仔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被这么折腾四个钟头,等他从S13会总部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头昏眼花。眼看就要撑不住了,他见迎面开来一辆海鲜配送车,便不管三七二十一,拦了车,爬上去,说了句:“庙街!”就口吐白沫昏了过去。

开车的车主叫金大牙,跟班的抱着条黑狗,是他的内弟,叫大傻。这可是两个倒霉蛋,这两年他俩做生意做啥亏啥,如今还欠了一屁股的债。刚才肥仔这么一拦车,金大牙只好一踩急刹车,大傻的脑袋就“砰”一声把挡风玻璃给撞碎了。

金大牙正要发火,却听倒在车里的肥仔哼哼唧唧地自言自语:“表哥,别骂了。这月我进了五百万,再有几天就到了,您消消气吧!”此时,大傻怀里的那条黑狗跳到肥仔身上,嗅了一阵,竟把他兜里的两万块房租给叼了出来。金大牙可是个见钱眼开的主, 他见了这两万块钱,赶紧吩咐大傻打扫了满地的玻璃渣,然后开了车,疾驰而去。

现在来说肥仔租房的房东。他见已经过了交房租的最后期限,肥仔还没出现,房子就算空了。庙街可是个热闹的地方,房子抢手着呢。没过几天,房东就带来了一个自称作家的人来看房。此人姓王,笔名“潇湘剑客”,戴一副厚厚的啤酒瓶底近视眼镜,衣着有模有样。虽说他自报家门是个小说作家,却从没发表过一篇作品。

房东带着王作家参观完房子,一边大骂上一个住户是骗子,一边又跟王作家商量:“他有可能会回来,我想把他的东西暂时堆在一个房间里,多放一个月,免收你五分之一的房租,怎么样?”

王作家点点头说:“可以!上一个房客是个肥仔吧?”

房东一愣,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王作家伸出一根指头,指着沙发边一堆零食袋子,说:“第一,这人必然喜欢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零食,懒。”接着又伸出两根手指,指向沙发中间凹下去的部分,说,“第二,从这沙发凹下去的痕迹来看,此人体重必然在一百公斤以上!”

见房东呆住了,王作家又嘿嘿一笑,伸出三根指头,指着肥仔的桌子说:“第三么,他这张相片……”房东一看桌上肥仔的照片,“扑哧”乐了,说:“王先生你可真逗!刚才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你是侦探呢。”

王作家也笑了,说:“其实,我是写侦探小说的。”说着,从挎包里面拿出厚厚一摞信件,说:“这是我每天要去邮局投的侦探小说稿子,从今天开始,我的投稿地址就要写这儿了,没问题吧?”

房东拍着胸脯说:“没问题,我今天就把房间清理好,你明天来拿钥匙好了!对了,王作家,邮箱钥匙我现在就可以给你,你检查下邮箱。”

王作家微笑着说:“邮箱钥匙我收下,房间的么,也不用急,我一周之后来拿钥匙。”

2.勾心斗角

一周后,S13会发现肥仔失踪了,这让花脸狼很纳闷。S13会的毒品交易由两个人负责,风险最大的出货工作由军师负责。军师姓胡,皮肤白皙,人称“白狐狸”。肥仔只负责收账。可现在,白狐狸没事,肥仔却不见了。而且,和肥仔一起失踪的,还有五百万的货款。

这笔钱,是二十几个买家买货的钱。买家交了钱,就跟白狐狸要货;而S13会却没收到这笔钱,问题肯定出在肥仔身上。

白狐狸怀疑肥仔携款逃跑了,花脸狼摇头说:“肥仔从小和我一起长大,我了解他,他没这个胆子!他八成是落在条子手里了!我们得立刻停止一切毒品交易!哪怕一小袋白粉也不许卖!”

白狐狸有些担心地说:“肥仔会不会把我们招出来?咱们是不是先躲一躲?”

花脸狼说:“就知道跑!货不都安全嘛!条子只拿到钱拿不到货,想要定罪就难了,跑什么跑?”

他见白狐狸还不放心,冷笑一声道:“我这个表弟,虽然又奸又猾又懒又拖拉,可骨气还是有的。小时候他偷我的肉干,被我抓个正着,人赃并获!可我把他打了个半死,他愣是不承认!我就看中他这点!你放心,他不会出卖我们的。”

而这时的肥仔,正被金大牙绑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,高呼救命:“求求你,给我一小袋白粉吧,我家里有五百万,我全给你!”

金大牙用布蒙着脸,冷冷地说:“先告诉我,你家在哪里!我就给你去弄白粉!”

肥仔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哀求说:“给我白粉,求求你,给我一袋白粉!我什么都告诉你!”

金大牙怒道:“废话少说,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!”说着,示意大傻抡拳头,还交代说,“注意,别打脸。”

可是一阵拳头过后,肥仔居然什么都没说,大傻自己的拳头倒打疼了。他转过身对金大牙说:“姐夫,不管用啊,你说他到底有没有五百万啊?”

金大牙冷冷一笑,说:“他死活不说家在哪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家有五百万!”

大傻又问:“姐夫,他说那个叫花脸狼的表哥,还有S13会是什么来路?”

金大牙摇摇头说:“没听说过,恐怕是道上的人物吧!这小子拿道上的人来吓唬咱!不用怕,就算他认识道上的人又怎样?咱俩蒙了脸,谁能认出来?”

大傻说:“姐夫,别费那事了!干脆给他买一小袋白粉,他肯定什么都说了!”

金大牙点点头说:“那就想法子给他买一小袋白粉!套出他的话!”

于是,大傻揣着肥仔那两万块钱,在九龙转了一天,没买到一袋白粉。找人一打听,才知道最近不知怎么回事,所有的卖家都藏了起来,不出货了。大傻赶紧跟金大牙报告,金大牙只好请教肥仔,肥仔给了他一个手机号码,交代说对方姓胡,当然,此人就是白狐狸。

大傻拨通了电话,就听对方警惕地问:“哪位?”大傻嘿嘿一笑,问:“是胡先生吗?我想要些白粉。”

白狐狸一听,心里一颤,慌忙挂了电话,关了机。然后他一溜小跑找到了花脸狼,说:“老大,坏菜了!赶紧跑路吧,肥仔把我们都招出来了!”

花脸狼吃惊地问:“怎么?又出啥事了?”

白狐狸把接到陌生人电话的事讲了一遍,说:“这可是我和肥仔单线联系的手机,别人都不知道。可现在,居然有人打这个电话要货,那肯定是条子!恐怕是肥仔熬不住,把我们都招了。”

花脸狼听完,点上一根烟,定定神说:“不可能!肥仔要是招了,就是个死罪;不招,关几天也就放出来了。做毒品的,连这点还不清楚?肥仔懒,但不笨!”

白狐狸就问:“那这电话是怎么回事?”

花脸狼冷笑道:“可以肯定,肥仔就在条子手中,他是故意把电话给条子,就是要通知我们他在条子手上。否则,条子还打什么电话,直接过来抓人不就完了?嘿嘿,幸好咱们停止了一切毒品生意,条子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!”

白狐狸想了想,点点头说:“老大您说得有理,那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

花脸狼哈哈大笑道:“既然条子想玩我们,那咱们就跟他们玩玩!把手机打开,给他打回去,就说成交,然后随便给他们指定个交易地点。”

白狐狸也笑了,拿出手机,刚开机,就接到了大傻迫不及待打来的电话。白狐狸向对方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刚才手机没电了。不知是哪位朋友介绍你的?”

白狐狸问得太突然,大傻一时想不出什么名字,他“呃、呃”了两声,猛地想到肥仔提过什么花脸狼,就信口说:“呃,这个,是道上的一位大哥,叫花脸狼。”

继续查看更多:故事会2013年第6期的故事

二维码
故事很好,不妨扫二维码分享给朋友们

类似故事大全:故事会

记住www.gszg.net,看好看的故事,就上故事中国网

上一篇:最高境界
下一篇:有个新兵叫顺溜

主题分类